未分類

真龍虛影的出現,讓所有地球人類都躁動起來,尤其是華夏人。華夏可是有些濃郁的真龍情節,真龍乃是華夏的圖騰,他們更是自稱龍的傳人。如今見到真龍,心情激動可見一般。

看着下方激動的華夏人,敖臻的心頭浮現一絲暖意,然後說道:「茫茫星河,能夠遇到故鄉,這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如今故鄉蒙難,本神也應盡一份綿薄之力。」

感受到外層星空宇宙對他的排斥越來越強,敖臻不再多言,化作一道流光融入華夏大地,化作了一條星辰龍脈,開始不斷的吞吐星空元氣,蘊養地球。

敖臻的神力分身雖然只有五星絕巔的體量,但是本質卻是六星神魔。融入地球之後,龐大的神力散溢而出,讓大地變得更加厚重,地表的無盡冰雪全部融化,匯入大海之中。

不僅如此,無數已經死亡的植物重新泛發生機,變得鬱鬱蔥蔥。尤其是華夏境內,更是散發着一股別樣的靈機,身處其間,彷彿能夠得到神秘力量的滋養,體質、精神都能得到極大的增長。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驚喜莫名。地球的重新復甦,讓他們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能夠生活在故鄉,又有誰願意前往那陌生、危險的紮根呢!

看着底下陷入歡呼中的人類,金大雕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躁動的情緒,深深看了地球人類一眼,然後展翅化作一道流光消散在星空中。

巨雕的離去,更是讓所有人都長出了一口氣,露出劫後餘生的慶幸來。就算那些堅強的軍人此時也癱軟在地上,但是卻沒有人笑話他們,反而露出理解的笑容。

保家衛國,守衛人民,他們不畏犧牲;面對危險,面臨挑戰,他們敢於獻身,他們就是如此可愛的人。但同時他們也只是一群普通人,也會害怕,也會累,也需要安慰,需要理解。

再說王磊等人,他們返回地面之後,第一時間就向領導彙報了萬妖星的相關情況。他們雖然只是在萬妖星呆了一天多的時間,但是憑藉着人類的智慧,仍然套取了不少萬妖星的基本情況。

聽到王磊等人的述說,眾人的心情沉重萬分。像金雕那般強大的妖族,也不過是萬妖國度的一個大將軍而已。而這樣的大將軍,萬妖國卻有至少十數位,想想就覺得恐怖。

還有萬妖女皇,能夠壓服眾多妖族,成為妖族女皇,實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更不用說神秘莫測的妖神了!

不過以他們的智慧,很輕易就能推測出,妖族的妖神就是那條真龍。這讓他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只要他們不是太過分,看在故鄉的份上,妖神大概率不會為難他們。

更讓他們稍微心安的是,萬妖女皇也是個愛好和平的妖,輕易之間不會挑起戰爭。這對如今的人族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只要人類不擅自挑釁妖族,兩族和平相處的幾率很大。

如此一來,他們只要默默的發展就行,暫時不用擔心來自外界的威脅。可人類的劣根性在此時展現的淋漓盡致,面對危機,人們能夠同心協力,共渡難關。可一旦天下太平,那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就不可避免的上演了。

不談人類,此時金大雕已經返回了萬妖星,正在妖皇殿中向白素述職。簡單的講述完他此行的經過後,金大雕頓時渾身戰意的便白素髮起挑戰。

感受到金大雕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勢,白素不由調笑道:「原來是突破五星妖王境了,難怪有膽量挑釁我!走,域外星空一戰!」

兩妖頓時化作流光,飛出了萬妖星,在域外星空展開了一場大戰。這場戰鬥打的十分激烈,龐大的能量波動,讓萬妖星的眾妖一陣變色,同時也激發出眾妖對力量的渴望。

三天之後,白素一身白衣,滿面笑意的落在妖皇宮中。而金大雕卻沒有返回萬妖星,徑直便地球而去。這一戰,他又敗了,不過他卻沒有絲毫傷心,反而流露出幾分高興的神色來。

如今,他已經和白素處於同一個境界。白素能夠戰勝他,不過是因為掌握的神術更多而已。只要他實力更進一步,打敗白素輕而易舉,地球上的核能就是他更近一步的資糧。 點點的星光閃爍著,這在雲燕的腦海里卻早已照亮了一切回憶。

她依昔的記得,那年,她不過還是個十二歲的孩童,可她爹卻因為欠了許多賭債,不得已才將她賣到暮雲府里來。

她那年哭得嗓子都喊破了,她爹爹也是狠心的扔下她,拿了暮雲府給的銀兩就走了。

從此,她也只能認了當奴才的命。

不過就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又能做些什麼事呢。

雲燕想起那些年她因為犯了錯事被關進柴房餓肚子的經歷。

雖然現在想著,事已隔了許多年,但她心中還是很感激一個人的,這個人就是暮雲楚大小姐。

雖然大小姐當時過得也不好,被現在的二夫人丁敏雪整得有上頓沒下頓的,但她到底心兒是善良的。

小時候的暮雲楚大小姐會隔著窗戶給關在柴房裡的小雲燕扔食物。

儘管她自己也被二夫人丁敏雪打了個半死,但她對雲燕的情誼,雲燕是到現在都沒有忘記的。

「小姐,你真的變了很多,以前你都是順著二夫人的意思,看著二夫人的臉色長大的,如今你還是我認識的大小姐么?」

雲燕說著眨了眨有些困惑了的眼睛,但她始終還是沒有睡下。

一來,是因為在這極有可能會有野獸出沒的地方需要有人來守夜。

二來,是因為她害怕的不敢入睡。所以也就任由著心思想起往事,想起那些她一定要讓自己記起的往事。

二夫人丁敏雪有個弟弟,他嗜賭成性,還時常爛醉如泥。

他就像極了雲燕當年的爹爹,賭博起來六親不認,爛醉起來胡言亂語。

當年只不過是十二歲的雲燕剛進府里,自然是不知道這些情況的,所以她見誰都喊主子。

有一天,也就這麼巧,賭博成性的二夫人弟弟丁大壯又來府里找她姐姐要錢來了,雲燕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府上的貴客,所以對他也格外留意和用心服侍。

沒想到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居然看上了才滿十二歲的雲燕,硬是要拉了她回去給他當妾去。

不過這算是鬧得挺大一件事的事卻被當時的大夫人也就是暮雲楚的親生母親尤氏給阻攔了下來。

這樣算起來,她雲燕是欠了暮雲楚和她母親兩個人的人情了。

「小姐,你和夫人都對我恩重如山,這要讓我怎麼報答你們才好?」

雲燕喃喃自語的說,雖然她現在的困意一點一點的襲來,但她卻努力的讓自己的眼皮子睜開些,然後她手裡的一根防狼木棒又握緊了許多。

「小姐,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奴婢我都誓死相隨。」

離暮雲楚和雲燕不遠的地方,一雙眼睛正緊盯著她們。

「嗷嗚~~嗷嗚~~」

一聲聲狼叫聲傳來,雲燕嚇得從困意中徹底醒了過來。

「小~~」她剛想喊暮雲楚,卻見她此刻睡得正香,所以她也就沒有喊她醒來。

雲燕轉身又往火堆里加了些木柴,讓火燒得更旺一些,這樣即便是有野獸,那也不敢立馬就撲過來。

「嗷嗚~~」

這狼叫聲聽著都讓人後背發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程薇薇不知道宿舍在哪裡,瞎走了一圈才看到箭頭。

她覺得既然靳珩能找到這裡來,就說明他也能知道她別的信息,乾脆就先使喚著了。

但程薇薇今天的心情著實不好。

昨晚跟陳樟的不愉快還沒有消除,今天又跑出個靳珩來。

好不容易要開展的新生活,突然就覺得沒戲了。

……

《不得涅槃》第145章那是個傻子 霍格沃滋是聖誕節前三天就開始放假的,假期大約一個月左右。

相當於我們的寒假。

對凱瑟琳來說,可能是一個意外頻出驚心動魄的夜晚,

對留在家裡的人來說,卻是個難得的可以放縱自己的假期。

第二天是放假,

對韋斯萊兄弟來說

又不是真的在家裡,聖誕節的裝飾不用自己操心,

也不會老清老早有人把他們叫起來打掃衛生,清理地精。

對哈利來說,

妹妹和教父都說,可以把這裡當自己一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沒有總差他做家務的佩妮姨媽,沒有費農姨夫,沒有破舊肥大得從來就不合身的衣服。

也沒有總是以欺負他為樂的胖得像頭豬一樣的表哥達力。

他已經夠胖了,但總還是喜歡搶他盆里的自己做的東西。

每次在姨媽家吃飯,他都吃不飽。

而這,

估計每次吃飯他都會吃不下。

哈利波特知道,

甚至,兩人可能都不會管他的學習和要交的作業到底做沒做。

小天狼星的態度就是,

你怎麼樣都好,以後如果考試沒考好,布萊克家族家裡金庫那麼多錢,你完全可以啃老。

凱瑟琳的態度不必教父好差多少,似乎成績這回事怎麼樣都行。

但唯獨黑魔法防禦術和魔咒怎麼著也不能比她差太多吧?

但今天是放假第一天,

真心像天堂一般的生活。

哈利注意到凱瑟琳送完赫敏之後沒有回來,但去廚房拿飲料的時候教父剛好和克利切在說凱瑟琳的兼職。

教父在問克利切在準備什麼?

克利切則很認真的說,凱瑟琳小姐明天早上回來的時候一定是餓瘋了。

如果條件允許,

她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豆漿。

豆漿這種東西肯定是現磨比較好吃,但是要提前一天準備。

「明天早上?」

「什麼正經的兼職要做一整夜?」

哈利不太明白,

為何去聖芒戈就不是正經職業了?

但鑒於小天狼星本來就和自己家族裡的家養小精靈不太…不太對付,哈利明智的就當自己沒有聽到。

不用說,

在教父和他的家養小精靈之間他肯定幫的是教父。

他本想現退出去找個地方等一會再重新跑到廚房,但沒想到被教父看到了。

「我想,我還能再要一些飲料。」

哈利假裝自己剛剛才到,

「可以嗎?」

「當然,」

面對哈利,小天狼星總是溫柔友善的,

「我說了,這裡是你家。你想要什麼都會有。」

「克利切,給我一些飲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