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眼前紅光一閃,沈林的手中變戲法似的出現了一把黃金特質的手槍。

下一秒,他將槍口對準了王小明。

「選擇?你給的選擇才叫選擇,我要的從來不是選擇,挾持你,威脅總部,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沈林冷聲言道。

這一舉動直接到了後方兩人的應激行為,尤其是那個女孩,墨鏡下柔情綿綿的眼神迅速冰冷,雙眼內猶如流光一般劃過很多東西,最終凝聚而成的眼眸呈現豎立。

猶如蛇瞳。

鬼瞳!

這是一隻十分特別的厲鬼,性質類似於王小明給自家弟弟王小強找到的鬼骷髏,穩定性高的可怕,不易復甦。

它的規律更是十分簡單,鬼瞳所見,規律觸發,帶來死亡。

眼見王小明的生命受到威脅,楚久毫不猶豫的催動鬼瞳,猶如蛇瞳一般的眼睛出現的那一刻,讓屋子裏的溫度憑空低了幾分。

她猛地看向了沈林。

寬鬆的規律也意味着更容易的打擊力跟恐怖。

歷經數次靈異事件,楚久的鬼瞳從來不曾讓人失望。

詭異的瞳孔觸及沈林的那一刻,詭異的感覺從四面八方襲來,這是一種類似因果律的襲擊方式,如無意外,沈林會在一瞬間被抹殺,成為一具屍體。

也正在這時,楚久似乎發現了什麼。

那是沈林的背後,一襲紅衣飄蕩,楚久緩緩上移眼神,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是一個女人,絕美的女人,紅衣修剪的民國風味服裝完美襯托她的氣質,潔白的皮膚,高冷的姿態,一切的一切都讓人不禁自慚形穢。

不由自主的,楚久對上了對方的雙眼。

那一瞬間,她似乎感受到了鬼瞳的戰慄,這是從未發生過的景象。

一行血淚在戰慄間順着她的臉頰一滴一滴滑落。

莫名的恐懼感自心底觸發,並在一瞬間滋長到四肢百骸。

戰慄,恐懼,死亡。

數之不盡的一切都在襲來,楚久在那一刻彷彿看到了地獄。

最後一刻,他聽到了對方冷漠的聲音。

「你猜,你的這兩個保鏢,能不能攔得住我。」他從來沒有這樣對她說過話,今天是第一次。

他竟然說她在說廢話。

雲若月也笑道:「是嗎?那我也祝晉王和晉王妃永遠恩愛,千萬別像我們這樣。」

說完,她沒有喊楚玄辰,轉身,冷冷的走出了壽康宮。

楚玄辰見狀,目光冷冷的掃了蘇常笑一眼,他拂了拂袖,就追了出去。

雲若月走出壽康宮之後,見楚玄辰已經跟了出來,她頓時停住,冷冷的睨向他,「怎麼,看着我被你的前女友嘲笑,你心裏是不是挺爽的?」

他不是那麼恨她嗎?

《雲若月楚玄辰》第335章她生氣了 這些士兵也不知道怎麼了,所有的人都喜歡往趙大娘的那邊偏袒,沒有一個人偏袒梁淺月這邊,就是因為趙大娘平常在他們眼前歡樂的比較多,做的事情可能也比較多吧。

「誰想打擾你我們才不想打擾你呢,就是怕你在這偷懶,所以說才一直在你身邊嘮叨的,那你要不偷懶什麼事不也沒有了嗎?你給人家趙大娘雪雪,你看趙大娘做什麼事情都是有始有終的,而且眼裏面都是我們這些士兵把我們當成親兒子一樣,不要求你像趙大娘做的那樣好,但是最起碼也要有什麼事情可以替他分擔一下吧,算是為我們做一些事情了。」

「那你這樣說話是什麼意思啊?搞得好像我沒有為你們做事一樣,那麻煩不是我弄的嗎?那這些天草藥都不是我摘的嗎?我辛辛苦苦的摘草藥給你們治療,你就只看見趙大娘幫你們療傷,煮葯,但是草藥都是我採的呀,你讓趙大娘去山上采草藥試試,才幾天他就不去了,他哪受得了。」

「趙大娘怎麼受不了?你以為他天天在軍營里幫我們這些兄弟們洗衣做飯療傷,這些活就輕巧了嗎?不比你乾的那些要累多了,那我們當然說他好了,你如果能天天這樣子對我們,我們也說你好,你可以做到嗎?你現在洗個衣服弄個毛房都牢騷不斷的,還想偷懶,我們能放心嗎?你說這樣我們能對你像趙大娘那樣嗎?」

這些士兵也是一群白眼狼,侯爺這幾天不在,他們就可勁兒的欺負梁淺月。

「說的可真輕巧呀,那以後這些事情你讓趙大娘做試試,我做他的活,讓他來做我的活,你看行不行,你可以去問問他,他願不願意,他可聰明著呢,他才不願意做那些出力還不討好的事情,天天的圍着你們轉不好嗎,每天還都能聽到你們誇她,心裏不知道有多高興呢。」

「你可別在這瞎胡說,趙大娘才不是那種人呢,他天天對我們那麼好,是因為他把我們當親人才這樣的,誰像你,天天圍着侯爺一個人轉就行了。」

梁淺月一聽士兵提起宴墨他就生氣,明明自己是清白的,宴墨也是相信自己的,但是宴墨還是懷疑自己站在趙大娘那一邊,這些士兵天天都欺負自己宴墨也不知道。

「我怎麼天天就圍着宴墨轉了,我這幾天什麼時候見過他,之前我也一直在山上采草藥,根本就沒和他在一起,你不要血口噴人,算我討好宴墨又怎麼樣,你看不慣我你也去呀,看他搭不搭理你。」

梁淺月知道宴墨肯定是打心底站在自己這一邊的,肯定不會對他的士兵有所偏袒的。

「我相信侯爺是一個可以秉公辦事的人,他絕對不會顛倒是非黑白的,他肯定是站在對的那一邊肯定不會,因為你是一個弱女子,就站在你這邊,我對侯爺還是有信心的,他也絕對不是那樣重色輕友的人。」

「那你就錯了,你以為你了解宴墨嗎?他是你們的侯爺,但他也是一個男人,憑什麼就非得站在你們這邊了,站在我這邊不行嘛,難道不讓我做什麼事情都是錯的嗎我就永遠不會是對的那一方嗎,那你們就覺得趙大娘是對的,不也是在固執己見,張大娘平日圍着你們轉,蒙蔽了你們的雙眼,讓你們看不清楚,所以說你們打心底里都是站在他那一邊的。」

通過梁淺月這麼一指責士兵,也是啞口無言了,灰溜溜的跑走了。

「你怎麼跑了?不是說我都是錯的嘛,不是說我是那種壞人嗎?你怎麼跑了呀,怎麼不接着過來指責我了,是心虛了嗎?」

梁淺月見士兵灰溜溜的跑了,心裏更加堅信了自己。

「梁淺月趕緊過來幫忙煮飯,再晚一點我們倆晚飯都吃不上了,你能不能跟趙大娘學一學,做事有一點點準頭呀,幹什麼都拖拖拉拉的,一點兒也不利索,年紀輕輕的就這樣了,再年長點該怎麼辦呀。」

「我年紀輕輕的怎麼了?就算我現在拖拖拉拉的又怎麼了,還不是一樣有人要,那你幹活再利索找他娘幹活再利索也不是沒有人要,大佬的事情也不用你着急了吧,你先管好自己再說。」

梁淺月一臉也是不滿,但是也得幫忙煮飯呀,畢竟這麼多人都在等著呢。

「梁淺月,你去幫忙弄點柴火吧,我下午弄的這些柴火可能不太夠煮飯的了,要不然的話待會兒飯就煮不好了,你去那邊先弄一點點夠用的,回頭我再去弄。」

張大娘守着這麼多士兵,明目張膽的指揮梁淺月干這干那。

「行,趙大娘,那你等一會兒,我現在就過去取,要不然的話,這麼多人都指着我一個人的這些柴火呢,一個個都等著吃飯呢,我要不去的話誰去呀,不能讓趙大娘你去吧,要不然的話他們該不樂意了。」

「他們怎麼會不樂意呢?你千萬別往心裏去呀,他們也都不是故意的,一個個大男子漢餓著肚子誰也不好過呀,像我們這些女卷肚子餓點沒關係,但是得讓他們男丁吃飽飯呀,不然身子可吃不消。」

「好,我這就去行了吧,那我多弄點柴火吧,不然的話待會兒你還要再去一趟,那多麻煩呀,他們又該心疼你了,說我讓你幹活了干多了我自己去吧,你就在這好好待着守着他們吧。」

梁淺月說完之後便自己一個人朝山上跑去,天已經有點黑了,他自己其實也很害怕,但是沒有辦法。

「這麼多柴火夠了吧,趕緊幫他們弄吧,不然一會兒就都該說我拖拉了,不讓他們吃飽飯,該說我報復他們,讓他們一個個餓肚子了。」

「你這是哪的話?你幫他們煮飯不都是因為我嗎?都是因為要幫我才這樣的,他們不會說你的,如果他們說你的話我會教訓他們的,他們一個個男子漢怎麼能這麼計較呢!」 「哈哈,今日吾兒與那吳崖比武,獲得了勝利,真是為我秦家爭光啊,哈哈!」秦家的族長秦長空在秦家正堂內樂的合不攏嘴。

原因不是別的,正是因為自己的兒子打敗了吳崖,進入了本屆比武大賽的前五名,而就在剛才,公會會長裕和告訴他,本屆比武大賽的前五名會被帝國內最大的最有名氣的宗派紫雲宗給收為內門弟子。

這對於秦家絕對是天大的好事,紫雲宗的弟子分為記名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傑出弟子以及親傳弟子。先不說其他的,就是外門弟子,秦家也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出現過了內門弟子,據家族中古籍介紹,秦家就出現了一位內門弟子,那時候的秦家可以說是帝國內的大家族,可惜自那先祖以後,秦家就從此沒落了,最後才來到鹿陽城安家。

不過現在秦長空可是心花怒放,想起剛才裕和的話,以自己兒子秦睿的天賦以及聰明才智,在內院弟子絕對會混出一個名堂來的,到時候如果能夠晉陞到傑出弟子甚至是親傳弟子,別說是鹿陽城內的家族,就是帝國的皇室也會將他們看為座上賓的。

「睿兒啊!明天的比武其他人不必在意,只有那聶武你可是要小心啊!」秦長空對着身邊的秦睿語重心長地說道。

「呵呵,爹,你就把心放到肚子裏吧,要是其他人說不定我還真得注意一下,但是聶武,哼,他與我較量過多次,從來沒有戰勝過我,這次也是不例外。」秦睿滿不在乎的說道。

「正因為如此,我才更擔心啊,他被你打敗過多次,卻沒有頹廢下去,今天在擂台上更是挑釁與你,此子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啊!」

「爹,今天他能挑釁我,完全就是以為他父親給他淘了一卷不錯的功法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吃飽了,先撤了。」說完,秦睿便一溜煙跑出大門去。

看到秦睿毫不在乎的樣子,秦長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秦家的四大長老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族長,或許少爺已經胸有成竹了,我們不必擔心他了。」大長老秦伯持捋了捋鬍鬚,慢悠悠的地說道。

「希望如此吧!」

秦睿來到了秦家的後山上,在一座墳前跪倒在地:「娘,保佑孩兒,明天的比武一切順利,打敗聶武,摘得桂冠。」

秦睿嘴上對秦長空說不擔心,但是在比武台上聶武給他的那強烈的壓迫感讓他清晰地感覺到,明天的比武似乎沒有他想像中那麼簡單,這次又有着紫雲宗的插手,聶武肯定不會讓自己順利地被錄取的。

祭奠完自己的母親,秦睿便跑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大睡,為明天的比武來養精蓄銳。

與此同時,聶家的後堂中有着一少年剛剛練完一套掌法,看其面孔,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在比武台上挑釁秦睿的聶武。

「呵呵,秦睿,這麼多年了,一直是讓着你,明天我會讓您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

第二天,秦睿起的很早,伸了伸懶腰,將自己好好打理一番,然後就跑到比武場去了。

等到他來到比武場時,五大家族的族長以及公會會長裕和都已經入座,靜靜地等待着大會的開始。

隨着人們陸陸續續的到來,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裕和站起身來,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別人的面子或許不給,但這鹿陽城明面上第一高手的面子大家還是要給的。

「諸位,今天是本屆靈武大會的最後一天,我想各個家族都會派出自家精銳弟子來進行參戰,好了,廢話少說,比武開始,第一場,秦睿對戰葉瑞澤。」

秦睿緩緩走到比武台上,葉瑞澤向其拱手施禮:「秦睿兄,還望你不吝賜教。」

葉瑞澤擁有着一頭暗紅色長發,未綰未系披散在身後,光滑順垂如同上好的絲緞。秀氣似女子般的葉眉之下是一雙勾魂攝魄的深紫色瑰麗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風情。朱唇輕抿,似笑非笑。肌膚白皙勝雪,似微微散發着銀白瑩光一般。

秦睿在五大家族中能夠真正交心的只有葉瑞澤,其他的人一律看不上眼,包括他的小舅子陽俊楚。

雖然這葉瑞澤男生女相,顯得十分嬌媚,但是為人豪放,從來不去欺壓別人,與秦睿情投意合,只是沒想到,今天的比武他們倆居然是第一場。

秦睿對這個安排也是很無奈,不過二人在一起十幾年,有些事只需一個眼神就明白了,他向葉瑞澤眨了眨眼,葉瑞澤明白過來,原來秦睿是想要戰平手就好。

二人很快交戰在一起,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誰都沒有使出自己真正的本事,但是場上的聲勢又確確實實很大,場外的人根本看不出來。

不過裕和與五大家族的族長倒是看出一點貓膩,二人聲勢雖然可以,但是一招靈武技能都沒有使過,完全就是靠的近身格鬥,要是身體素質好,他們兩個人能夠打一天,裕和當然不會讓他們如此耽擱時間。

「你們兩個,如果不想比武,就立馬滾下台去,不要浪費時間。」

秦睿與葉瑞澤見時機已到,雙雙使出靈武技能。

「十絕掌」

「龍魄斬」

二人的靈武技能在空中對接,場上甚至都出現了旋風。

「這兩小子,至於么?」

等到靈武技能過後,場上空無一人,再看場下,一邊一位,秦睿和葉瑞澤都被對方給打下台去。裕和心中已然明了,不過他沒有揭穿,這兩個傢伙天賦都是不錯的,能夠出現並列前五,那麼紫雲宗就會將他們都收走,他臉上也是很有光的。

「這一場,平局。」

裕和宣佈了此戰的結果,秦、葉二人心裏也是十分開心。

接下來一場就是聶武與陽俊楚的一戰,陽俊楚在五大家族年輕一輩中,實力可以說是最差的一個,根本不可能與聶武一戰,因此他們倆之間的戰鬥直接是一邊倒的。

事實也確實如此,陽俊楚都有棄權的心了,但是同為五大家族的他丟不起這個人,不過他在聶武手中僅僅堅持了五招,就被聶武給打下台去。

「接下來是最後一場,不過聶武,你的對手現在是兩個人,分別是秦睿和葉瑞澤,你可以挑選你的對手,當然你選的必須要經過他們同意,否則還是要抓鬮才可以。」

「好」,聶武眉毛一挑,對着秦睿十分傲氣「秦睿,你可敢與我一戰。」

「呵呵,求之不得。」

秦睿跳上比武台,還沒等裕和喊開始,聶武就對着秦睿發起了瘋狂的攻擊,秦睿也沒想到聶武說動手就動手,倉促迎接。

「哈哈,秦睿,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

「風神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