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眼眸看向天女的身後,老者看着蘇齊的眼神,雖然不懂蘇齊的意思,但是心裏已經有了警惕。

老者輕輕的向蘇齊點了點頭。

蘇齊一看,頓時鬆了一口氣。

這老頭還算反應快,正好是雷婆找龍王談心,天涯海角覓知音啊,他這可是冒着生命危險提醒他的。

“把那孩子放了,你不是簡陌,想要什麼?你就直說吧。”老者這次語氣裏帶着深深的警告。

目光卻關注着蘇齊的一舉一動。

穿成六零嬌氣小福包 天女面紗下的脣角蠕動了一下,陰沉的笑了笑。

纖纖玉手一伸,瞬間把蘇齊吸到她的手中。

天女快速的掐住蘇齊的脖子。

蘇齊瞬間覺得自己快斷氣了。

他孃的,真想利劍斬亂麻,想和天女在這裏一刀兩斷,可是他現在出手,又是麻雀鬥公雞,不自量力,沒辦法,蘇齊只能在次露出自己的老本行,下……毒。

毒是蘇齊早就準備好的,在天女用玄氣吸他的那一刻,就是下毒的好時機。

俗話說得好,麻雀雖小,肝膽俱全,他蘇齊的空間指環戒,別的不多,整人的東西最多。

“把八大玄器中的第五玄器窺鏡交出來,本座就不會爲難於他。”

天女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滿臉得意的看着了無天尊。

了無天尊神色不動的看了天女一眼。

“你找錯人了,窺鏡不在老夫的手上。”

了無天尊的臉上依然一臉的平靜,不像是在說謊。

“了無天尊,別拉牛入鼠洞,這是行不通的,今天你必須交出窺鏡。”

天女可不想猴子撈月,白忙一場。

“老夫也說過了,窺鏡並不在老夫的手上。”

“你撒謊,穆欣妍在死之前,明明見過你和白傾君還有天族,塔拉族和其它兩個族的人,你怎麼會不可能知道窺鏡的下落,還有你知道這孩子是誰嗎?”

天女的得意的看了一眼了無天尊。

了無天尊把目光移到蘇齊精緻的小臉上,看了一會,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就算是心裏想到了那個可能,表面上也是不動聲色。

“他是誰老夫沒有興趣知道,你們要找的東西,不在老夫這裏?”

了無天尊看向遠處的樹林,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

“了無天尊,你最好想清楚了在回答本座的話,他是簡陌的兒子蘇齊,你是穆欣妍身邊的人,應該明白吧!簡陌重生,不僅重生了,還生了三個孩子,這就是其中一個,你可以感應一下他身上的精元,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看着了無天尊毫不在意的樣子,天女有些急了。 “就算他真的是陌兒的孩子,老夫還是那句話,窺鏡並不在老夫的手裏。”

老者不由得多看了蘇齊幾眼,眼眸的確和陌兒比較像,只是,他真的做到了嗎?他不是巫師,預測不了任何事情,只能隱居這裏,等,是他唯一要做的事情。

天女一聽,掐着蘇齊脖子的手又緊了幾分。

蘇齊努力的呼吸這空氣,只是天女太用力,他已經在翻白眼了,一雙小短腿也在無力的瞪着。

靠,這了無天尊到是老天爺拄柺杖,一竿子插到底了,他可就受罪,只是這毒怎麼還不發作呢?天女要是不放手,他就真的可以去見他外婆去了。

“你到底給不給?”

天女把蘇齊提了起來。

蘇齊憋得小臉通紅,不斷的翻着白眼。

他大爺的,臭女人,先讓你得瑟一會,小爺一定會撐到你毒發的,到時候神仙都救不了你,爲了讓你比小爺早死,小爺就在受一回罪。

“放了他,他只是一個孩子,老夫在警告你最後一遍。”

了無天尊的語氣更加嚴厲起來。

他們是巫族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她們居然抓了陌兒的孩子,這一點不可原諒。

但是閱歷豐富的了無天尊心裏又有些警戒,生怕又是巫族的陰謀,用一個孩子引他上鉤。

也不過了無天尊如此警戒。

百年前,巫族的虧,他們可是吃了無數個。

天女神色不變:“本座說過,想他沒事,必須交出窺鏡來,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可是簡陌的兒子,要是假的,本座又且敢這樣來找了無天尊。”

天女微微看向了無天尊,毒藥怎麼還沒有發生效果呢?看着一臉淡漠的了無天尊,天女心裏有些急了,她密語傳音給秋靈:“秋靈,動手。”

了無天尊似乎注意到了天女的舉動,他高深莫測地打量她。

天女裝沒看見,感覺到蘇齊微抽的身體,她蹙眉,微微放鬆了自己的手。

呼!終於呼到了一口空去,蘇齊用力的吸着。

從來不覺得吸氣還得這麼用力過,他的小命差點休矣。

秋靈假裝往天女身邊走,實則是在下另一種毒藥。

毒藥順着她的手袖裏緩緩落出,風又是迎着了無天尊吹的,秋靈眼眸裏閃過一絲驚喜,加快了抖動手袖中毒藥的動作。

蘇齊一看,他奶奶的,又來一次。

他側目看着秋靈的動作,令他詫異的是秋靈的動作了無天尊卻發出了。

蘇齊心中一驚,這了無天尊看起來並不像表面上那樣看着平靜。

只聽咔嚓一聲,秋靈的手被了無天尊的玄氣硬生生的扭了轉了一圈。

“啊……。”

秋靈響徹雲霄的痛呼聲驚起了樹林裏的鳥。

撲哧的聲音很是悚然。

天女一看秋靈的計劃失敗,怒目圓睜的看着了無天尊。

“如此拙劣的手段你們巫族是百用不倦,當年,這樣的下毒方式,你們巫族的人可沒少用,這樣慣用的技倆,還是改一改的好。”

了無天尊淡漠的說道,一臉的平淡無奇。

天女眼眸猛地一沉,被他發現了,天女心裏有些緊張,她雖然也是玄武一階的高手,可是和這個修煉了百年的天尊來戰鬥,那好比老鷹追兔子,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要不然她今天也不會帶着蘇齊一起來了,遲遲沒有蘇紫陌的消息,老族長又下達了密令,給了她幾個穆欣妍手下天尊的名字,讓她尋找八大玄器的蹤跡和殺了名單上的人。

天女沉聲道:“哼!那又怎麼樣,了無天尊,簡陌的兒子還在本座的手中呢?難道你想看着簡陌的兒子死在你面前嗎?”

說着,手上的力道又加強你幾分,那種快斷氣的感覺在次襲來,蘇齊簡直鬱悶死了,那該死的毒性怎麼會這麼慢呢?

忽的,了無天尊神色微變:“你覺得老夫會袖手旁觀嗎?”

一聽,天女皺了皺眉,沒想到了無的警覺性那麼高,她面無表情地看着對方,半晌,沒有說一句話。

了無天尊微微側身,有些緊張的看着蘇齊。

“啊!”那知天女一聲驚呼!掐着蘇齊的手猛的一鬆,蘇齊快速的往地上倒去,了無天尊身影虛幻了一下,蘇齊已經在他的手中,速度快的驚人。

“孩子,你沒事吧?”

了無有些緊張的看着滿臉漲紅的蘇齊。

呼!蘇齊這會那來得及回答了無天尊的話,他忙着呼吸空氣呢?在不呼吸,他要死了。

呼!他奶奶的,要是在被那個女人掐一會,他指定見閻王去了。

他蘇齊可以可以包容天女綁架他,但卻不能縱容天女傷害他。

她若動了他,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過她的,他蘇齊也有自己的底線。

“好痛……。”天女用力的握住自己突然疼痛不已的手臂。

她的幾個手下也顧不得其它的,紛紛緊張的看着天女。

過了好一會,蘇齊才覺得自己能呼吸了,他對着了無天尊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了無天尊其實已經被發現他被人點了啞脈,秋季那並不快的動作又怎麼逃得過他的眼睛。

他快速的蘇齊的背後點了兩下。

“咳咳……。”

蘇齊雖然難受,可是有聲音的世界真好!

“蘇齊,你對本座做了什麼?”

天女痛得滿頭大汗,不用想都知道是蘇齊對她下了毒。

這個該死的臭小子,居然能悄無聲息的給她下毒。

“你他孃的得健忘症了,你們綁架小爺的當天,小爺就對你們說過了,綁架小爺是要付出代價的,你今天居然敢對小爺下手,你去死吧!你!得罪了小爺,小……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你若從中利用小爺完成你自己的計劃,反……倒是禍害你自己。”

蘇齊還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語氣卻出奇的冷。

了無一聽,滿臉驚喜又欣賞的看着蘇齊,驚訝他的機智,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居然還有時間下毒,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這個小混蛋,把解藥交出來。”

天女不顧形象的怒吼道,劇烈的疼痛讓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怎麼都甘心敗在一個孩子的手裏。 ♂!

“解藥,你還想要解藥,小爺我一向嫉惡如仇,沒有殺了你,你就應該感激小爺了,要不是剛纔小爺急中生智,現在已經是你腳下的屍體了,你還想要解藥,你以爲自己能浴桶裏放屁,自以爲能乘風破浪嗎?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就等着替自己收屍吧!”

蘇齊得意的抖着小短腿,這似乎成爲了他的金牌動作,每當心裏得意的時候,他就會擺出這副造型來。

不過心裏的氣不足以消。

今天他要是放了這個女人就是放虎歸山。

日後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巫族的人那是殺一個少一個。

今天這毒,可是沒有解藥的,雖然他知道解藥的配方,可是也沒有時間可以煉製丹藥了,在說這麼惡毒的女人,也是死有餘辜。

“去把解藥搶過來。”

天女不相信蘇齊說的話,因爲她感覺到了這毒藥的霸道,已經漸漸的滲入了她的心脈,沒有解藥,她必死無疑。

“來啊!小爺身上別的沒有,就是滿身的毒藥,你們要是碰了小爺一下,下場就會跟她一樣,穿腸肚爛而死。”

首當其衝的秋葵瞬間停下了腳步,一臉防備的看着蘇齊。

“嘖嘖……!”

蘇齊鄙視的看了一眼秋葵。

“不長腦子的東西,難怪只能做一個守門的,這麼不懂得審時度勢,難道你就沒有看出來,你們今天是不可能活着回去的嗎?”

“你,你什麼意思?”秋葵一臉害怕的看着蘇齊,就連天女都出事了,何況是她們。

“真是笨得無可救藥,小爺都說得這麼清楚了,你還不明白,了無天尊又怎麼會讓自己的行蹤被人泄露呢?”

蘇齊這一提醒,大家都明白了他的話。

“他說的對,況且,老夫從來不會饒恕巫族的人,巫族和我木塔族有不共戴天之仇。”

了無臉色沉重的上前幾步,大手一揮,一道亮光猛的劃過幾人的胸口。

幾人都來不及哼一聲便猛地倒地身亡。

天女一看想,滿眼的驚恐,她在了無天尊動手的時候,已經服下了一粒解毒丹,希望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可是這了無天尊的伸手也太快了,就一招,就把她的人全部殺死了。

蘇齊優雅的彈一彈身上的灰塵,淡淡道:“現在輪到你了。”

了無天尊面無表情的走過去。

天女咬了咬脣,眼裏的驚駭越來越深,她快速的強行運用異術消失在原地。

蘇齊搖了搖頭,惋惜的道:“這事偶爾還是會超出預算,無需大驚小怪,再說,這麼好的棋子就此死了,那個老族長一定會覺得很可惜的。”

蘇齊咬了咬脣,擡眸意味不明的看着了無天尊。

了無天尊輕聲道:“是有一些,但始終覺得留着她是一個禍患,是老夫剛剛出手太慢了。”

蘇齊微微笑道:“富貴險中求,名利危中取;是

她太狡猾了。”

“可是……”

了無天尊想要在說什麼,蘇齊卻收回目光,打斷道:“了無天尊的這裏是什麼地方,風景可真漂亮。”

蘇齊看了看四周,計劃失敗了,他奶奶滴,本想來一個真的拋磚引玉,結果了呢?那磚還沒有拋出去,人就已經死了。

那個女人就算逃跑了也不一定能活得下來。

“這裏是桃源村。”

了無天尊一臉微笑着說道。

一雙眼眸卻仔細端詳着蘇齊的小臉。

“你的眼睛很像你孃親。”

“哦!”蘇齊隨意的哦了一聲,並不以爲意。

“了無天尊不懷疑齊兒了嗎?”

其實,蘇齊是看出了了無天尊心裏的懷疑,要不然也不會遲遲不救他,可這又能怪誰呢!防人之心人人皆有。

“對不起,齊兒,老夫現在不能有事,必須萬分小心纔是。”

了無天尊聽出他言語間細微的不悅,小心使得萬年船這是他多年積攢下來的經驗。

“了無天尊,齊兒瞭解,將心比心,第一次見面,誰都會防着對方。”

蘇齊知道心裏的擔心,只不過換了誰,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齊兒真是懂事,今晚就隨老夫進村,休息一晚在回去吧!”

蘇齊擡眸看了看天色,他大趕回去倒也來得及,只是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他會有些不習慣。

看着蘇齊猶豫,了無笑了笑。

“齊兒,這個村子幾乎與世隔絕,不會有壞人的。”

蘇齊一聽,皺了皺有些癢的鼻子,不以爲然地道:“了無天尊,齊兒不是這個意思,齊兒只是覺得不習慣而已。”

“哦!無妨,齊兒,這裏並不差,該有的都有,隨老夫回去吧!”

蘇齊快速點了點頭,要不就在山上住一晚,那天女獨自逃走了,要是命大的話可能能活下來,要是她的命只到這裏,她縱然再不甘心,也無法翻天。

不過上天會眷顧善良的人,善良的人,運氣永遠不會差。

蘇齊一邊走跟着了無天尊走,看到進村路兩邊地裏的莊家,綠幽幽的。

蘇齊突然想起孃親說過,時間,會給勤奮的人留下智慧的力量,給懶惰的人留下空虛和後悔,這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他的勤奮,總是給他帶來了一次又一次活命的機會,世界上沒有絕望的處境,只有對處境絕望的人,人只有強大起來,纔不會被別人當做附屬品,孃親說的話,他都用心去記,用心去學。

“了無天尊,你見過我孃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