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修觀諸不足,那不足一邊行法訣加固小千域,一邊笑吟吟道:

「男人大丈夫,何以多淚耶?」(未完待續。。) 小千域遭血雲削弱,一絲絲崩潰。雖其速不甚大,然長時這般模樣,彼等亦是難逃厄運!

「大人,吾等交替與你加註法力如何?」

「呵呵呵,汝等之所修與某家之不一,怕是無濟於事也!」

不足苦笑道。

「史家哥哥,何不以那初創之法訣嘗試之?」

風兒悄然傳音道。

不足聞言沉思半晌,忽然坐地,閉了雙目,雙手掐訣,口中妙音呢噥,那廣袤之小千域外,大千世界之百里方圓,那諸物之萬般生機緩緩與不足之靈、魂、靈識、生機之力交合融生為一。而後隨不足之意念慢悠悠緊緊包裹了此芥子般大小之小千域,那小千域之邊緣崩潰之速終是停止。

此時那小千域中諸修方才有心思觀視此域四圍。

「天也,此大人做法而成么?怎得無邊無際如是耶?」

「大人當真天人也!」

有修放開識神掃視,尋常陰陽合之識神可囊括十數萬里之遙,然於此境達至尚遠。甚或有修駕了雲頭往一向直趨,行了一日夜,卻然仍如在虛空!視野之內,識神之外無有邊際也。

那不足運施聖修之法,非但耗費法能,便是生機已然波及,不過一日夜,其髮髻上似是有一層白霜,那發居然半白!面貌已是更復蒼老了幾分!

「史家哥哥,收了此法訣吧!」

那風兒雙目落淚,顫抖了聲音道。

「風兒。此禁忌海已然成赤色汪洋,血祭之力漲之至強,此時收回道訣,怕是此小千域會霎時崩塌也!這般不過蒼老得幾分,總好過此間一干眾修並你我二人魂飛魄散!風兒無須焦慮,待得耗過此危機時刻,自然安穩也。」

周邊四圍一眾大修觀視不足,焦急而又無奈何,唯暗自祈禱!

又復七日之光景,那不足忽然收了初創之道法。渾體一軟。癱倒地上。其面無血色,雙目痴獃,其慘白森然之顏色,令得眾修驚懼。那風兒雙目浸滿淚水。緊緊兒抱了不足不言不語。

「大人。大人」

「無妨事!其外界禁忌海中血祭之威能已然耗完。不過似是有一不明力場禁錮了此地,便是某家之小千域已然無能逃脫也。」

於是那不足便輕浮域中,一邊施法穩固此域。一邊恢復體能。約是半日忽然小千域大動,那撕裂破碎之聲息漸趨大焉!不足強自運施**,不過數息之時刻,其七竅淤血,模樣駭人。待其復倒地昏厥,那小千域已然消散,而諸修卻然身居一方莫名之空間矣。

「布陣,守護大人!」

那向忠大喝一聲。七十六修眾家兄弟迅疾布得一陣,成六芒之星狀,法陣運施,閃耀出藍色之晶光。其威能駭人,縱大修亦然不敢親往。

數個時辰罷,不足醒轉,觀諸四圍之眾家兄弟,不足微微笑道:

「何須如此大動干戈!」

「大人,如何?」

「已無大礙!」

「史家哥哥,吾等此時身陷此莫名之地,不知喜耶?憂耶?」

那風兒觀不足完好,心下高興,便岔開了話題道。

「此地乃是人、妖兩族至尊級大能之所欲求也,當是大機緣之地。況既來之則安之,何懼?諸位兄弟,吾等亦尋個機緣可好?」

「善!」

眾齊聲道。隨即隨了不足前行。

「大人,吾等何不派出前哨探查,以防彼等大能突襲?」

魏廬悄然問曰。

「彼等此界頂尖之大能,法力神通何以度測!其識神之力遠及百萬里,派出前哨又有何用?前些時某曾與一妖族大能激戰,差一點便身死道消也。而彼毀歿某家之混沌小球,所生之界力有毀山填海之威能,然其不過重傷爾!某家雖見機得早,逃脫的一劫,然不過稍稍有一絲兒波及,便差一點玩完也!」

「啊也,彼等這般厲害!如此便這般合力前行也罷!」

一路上人跡罕至,雖偶有獸禽經過,然眾皆不敢施法輕動。倒是外間罕見之仙草、靈藥得了不少,便是珍稀之仙材法料亦是得手甚多。一眾弟兄盡皆喜笑顏開。

這般行進的數天,彼等數十修才出了那座大森林,眼前忽然開朗,一大平原延展而開,觀之無垠。


「此平川之地只怕有百萬里之遙也!」

那向忠嘆息道。

「四下里無有丘陵谷底屏蔽,怕是遭大修等聚殲甚易也。」

姚祥低聲道。

閃婚老公好神秘 大人,如何行止請定奪?」

「嗯,某以為彼等大修盡數往機緣處撲大食去也,吾等便在此偏僻之角落得些小機緣吧。待得彼等行出,吾等再走不遲。萬不可相阻大修,失了性命也。」

於是修眾前行,踏上此片廣袤之大平原。一路之上諸修無聊,便自聊些閑話。待得其聞知此禁忌海之秘辛,眾皆大驚!

「吾等不過為祭品、為犧牲之物罷了!」

「然則此界數百萬之修眾為祭品,彼等不懼因果輪迴么?」

「六道崩毀,只存其映射之形貌,除卻凡俗仍在輪迴中,大能者之流哪裡會懼怕因果之論也!」

那風兒聞言忽然嘆息道。

不足訝然而視,忽然道:

「某家本古大陸之修,逃難落魄地中大陸上。初,聞得此大陸為修真之國度,世俗官僚卻然由修行者為之,而凡俗如同豢養之獸禽,只為延續血脈,維持物種不滅,甚至驚得發獃。自古有修行不涉紅塵之鐵則,陸仙不滅凡俗之定律,然俱往矣!」

「大人,此因當是夫人所言之六道崩毀所成之惡果也!」

「嗯,不錯!是故六道不起,三界無道!」

「然六道統轄三界大能,彼等怎許六道再興?」

有修慨嘆道。

「不錯,此萬中無有一絲勝機也,然總得有人為之!」

那不足淡然道。

「然那修行鐵則當真囊括三界一切生靈么?有無超然於外者也?」

「有!便是聖!成聖者之流才是修行之正途!彼等胸無自私,捨身為三界,而後成聖!萬古長存也!」

「大人,吾等何不修聖人之法?雖艱難曲折,然唯正途也!縱身死道消已然有其大意義之所存也!」

吳泓忽然低聲道。

「善哉!吳泓之論也!」

不足贊道。



「便是如此!吾等亦然謀思過地中大陸之怪異修道。經營凡塵,不礙修行么?卻然榮華富貴享樂不已?今觀之,乃是為方便組建且統籌千萬修眾,以便血祭而成就數修之修行也!如此大道,毀之也罷!」

眾一邊諷古喻今,一邊討論往後修行之方向,至大平川中央時,竟然將其修行之方向定在六道之重構上!

「吾等從此之修行便非是為己,乃是為六道也!乃是為三界重構秩序也!」

眾堅定道心,立誓其為平生之志向!

若此時有大能者之流聞之,怕是笑破了肚子也!區區數十修,居然欲翻天覆地!

「大人,前方似是有修打鬥也!」

「嗯,快快布了大陣,緩緩前行!莫要與彼等有涉!」

「是!」

於是此等一干修眾小心翼翼往前行去。(未完待續。。) 萬里之外,烏雲繚繞,煙塵四溢。那狂暴之法能波動,撼動此方天地氣機,動蕩不休。不足等雖法力超然,然此時居然駕不得雲頭,唯御流風而行。

「大人,吾等是迂迴而去么?」

「然也!某家可不敢與此等大修比拼!」

於是,眾御流風繞道而行。行不得千里路,忽然耳邊傳來一聲冷哼道:


「爾等低階人修怎能入此間大圓滿之大修勉力而入之禁忌之地?待吾滅殺此人修大能,便來取爾等狗命!」

眾聞言大驚,面面相覷不知所謂。

「眾位皆吾人族道友,還不快快過來相助,難道等吾隕落,爾等再遭其屠戮么?」

「大人?」

「罷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走!先去探視一番再作定奪。」

於是眾隨了不足前行。

再前行數千里路,終是接近其地,不足等抬眼觀視,只見兩修,其一髮髻散亂,三縷長髯殘缺不全,口角瘀血,渾體衣物凌亂不堪,其單手持一拂塵,已然一番殘缺不全之模樣,頭頂上數十丈虛空中一柄仙劍散出森然之寒光。那修微微抬眼,只是氣喘吁吁道:

「諸位道友助貧道誅殺此賊子,事後其身上寶物盡數歸爾等如何?」

「前輩,吾等耗盡法能方在那血雲之侵襲中偷生,此時縱有相助之心,已然無力也!」

那不足前行一步道。老道聞言忽然冷哼一聲道:

「汝等以為貧道隕落,此妖族賊人會放過爾等么?」

「哼。人族之小子們,爾等有膽便一起上,滅殺爾等一般螻蟻小修,便在言語之間!」

那二修一邊相持一邊威脅、利誘不足一干眾修。然那老妖之言論激得眾修怒火熊熊。

「大人,吾等助老前輩滅了此賊修如何?」、

不足不語,只是定定兒望了那老道。

「小子,貧道可以承諾,事罷保得爾等在此禁地不死!」

「好!布陣!」

「啊哈哈哈!人族賊子果然狡詐!殺!」

那妖修突然長身而起,將一柄巨刃掄起,望了老道當頭擊下。那道長揮動拂塵便欲接下。那巨刃卻閃過一邊。化為千丈之巨。橫掃不足等修。向忠等運施法能,以大陣之力相抗。而不足卻口中五雷刑天道法訣大起,那大戰之萬丈方圓天地凸現濃雲,其內驚天之威壓。便是那大圓滿之兩大敵對之修亦是詫異心驚!

轟!

大陣之力與那巨刃相撞。那七十六修眾齊齊一震。往後滑行數十丈,便是那大地上亦是現出數十道驚人之深深溝壑!

然天幕上濃雲中萬道粗壯之雷電亦是如大網撒下,望了那大妖轟轟隆隆擊下。那大妖臉色大變。祭起數件法器寶物,往空擊去,然那等寶物不過稍稍舒緩天雷之下擊,數十道天雷毀歿了其幾乎所有法器寶物!那驚天動地之爆響,便是數千裡外已然可聞!

不足臉色蒼白,顯見得運施此等法訣,其自家消耗亦是非小!那大妖渾體受擊,漆黑焦灼,身形踉踉蹌蹌,幾乎立之不穩!

「敢傷吾本體!好!好!好!螻蟻小修,吾賜汝一死!」

那大妖突然大吼一聲,身形大展,幻化為一條百十丈長短之巨型蛟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