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傑也被這拳頭的餘波波及到摔倒在一旁。

好強悍的力量。

石傑在心裏感慨了一聲,隨即便快速的起身。

他再也不敢將這隻大猩猩當做一個畜生對待,要知道小瞧了它,可能會付出性命的代價。

想到這裏,他便迅速的往一旁奔走,但是這大猩猩的拳頭已經是砸了過來,躲閃不及,石傑只好迎着那隻拳頭打了過去,雙方竟然有了持平。

石傑愣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完全想不到這會是自己的力量。

他之前的力量遠遠沒有現在這樣強大,他感覺到了自己體內有着源源不斷的力量往上涌現,突然想到了姜浩天那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該不會是師傅在他的身體內動了手腳吧?

不但讓他獲得了重生,力量也有了提升。

石傑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不再只顧着逃避,也迅速的和這傢伙開打。

不過又一記拳頭下來,他竟然被這大猩猩擊退了數步,而那大黑卻是屹立在原處,一點都沒受影響。

大猩猩又喘了幾口粗氣,他捶了捶胸口,發出了挑釁的聲音。

對待這傢伙也要比之前更加殘忍,因爲他發現這傢伙要比他之前見到的那些偷着上山的人,遠遠強大的多,現在他也就放心的可以下狠手了。

石傑哪裏知道剛纔他能夠在這傢伙手底下過招還是大黑手下留情了的緣故。

他目光閃爍的看着大黑,企圖找出一絲淡定

ωωω ✿т tκa n ✿C○

.

看着朝着他兇狠衝過來的大黑,石傑顯得格外鎮定。

“雖然你力量夠大,但是我也不會輸給你的。”

他快速的移動着,躲避着大黑的攻擊,尋找合適的時機反擊。

大黑在聽到他的話時又大吼了一聲,對於這傢伙的挑釁顯然十分受用。

他迅速的向着石傑衝了過去,一拳頭直接照着石傑的胸口砸了過去,這一次他可是用了五成的力量。

如果石傑不敵,輕則骨折,重則受很重的傷。

他先前可是用眼神向姜浩天請示過可以放開手腳的打。


看到相同的招數之後,石傑眼裏浮現出一絲玩味他笑着說到:“相同的招數,看來你是沒有別的招數了,動物果真是動物,沒有人聰明不懂得怎麼變通。”

他自信地伸出了拳頭,想要接一下大黑的這一擊攻擊。

可是下一秒他卻是震驚的瞪着眼睛,他的身體直接被這拳頭打飛了出去,在空中來了個360度的旋轉,最後重重地摔在了草坪上。

要不是自己摔倒的地方,剛好是柔軟的草坪,如果是冰冷的地面,那後果簡直是不敢想象。


石傑還有些懵逼的看着大黑,顯然是沒有從剛纔的那波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怎麼可能,他可是算計好了,這大猩猩沒有什麼出色的格鬥技巧,才放開了手腳的跟他打鬥,但是沒想到依舊是不敵被他打飛出去了這麼遠。

這他媽是什麼力量呀? 石傑心中震驚不已他握緊了拳頭,再次站了起來。

他沒有發現的是自己的體魄遠遠要比之前強悍上許多,要是放在以往,如果愛上大黑的那一級拳頭肯定會受很重的傷。

收起心思,耳邊又傳來了大黑的咆哮聲,只見他垂打着自己的胸口,朝着石傑的方向跑了過來。

這次石傑也不敢再小看了,這個傢伙知道,他的力量強大到自己都不能夠應對,他開始認真的跟這傢伙對打了起來。

在面對大黑銳不可擋的力量,石傑的那點力量顯然是不夠看的,倒像是給大黑撓癢癢。

石傑一個勁兒的被打得連連後退。

打鬥了好一會兒,石傑的心也逐漸變得冰涼。

每次他的拳頭落在大黑的身上,大黑紋絲未動,反倒是自己被這股力量給彈飛了出去。

還沒等他徹底的反應過來,面前突然多出來一個巨大的黑色影子,一記兇狠的拳頭便朝着他砸了過來,石傑吃驚之餘連忙應對,但是他依舊被騰飛出去了很遠的距離。

石傑嘴角露出一抹苦澀,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最厲害了,我認輸還不行嗎?”

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剛纔那一下可真不輕。

這傢伙竟然這麼兇狠。

石傑有些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向了姜浩天,說道,“師傅,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它比人還要兇狠呢。”

眼底再也不復之前的輕蔑,只剩下了一些敬畏。

姜浩天衝着大黑招手,只見一頭笨重的大星星竟然慢慢的趴下身子,在姜浩天的跟前如同一條忠實的小狗。

絲毫不見剛纔的兇猛。

要不是石傑剛纔跟他進行了一番打鬥,還以爲這傢伙會如此溫順。

姜浩天拿出來一片魚鱗,將它直接嵌入到了小黑的身子裏,一道流光瞬間將小黑給包圍。

等到流光散去的時候,小黑有些委屈的看着姜浩天,他不知道姜浩天剛纔對自己做了些什麼,但是他都流血了,還有點痛痛。

姜浩天平靜的說到:“現在你在腦海裏想象一個人的身影,然後集中精神,即可以幻化出那個人的模樣。”

石傑一聽到這話立刻詫異的睜圓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師傅這是不可能的吧,就算是妖精,那也要經過幾千年的修煉。”

再說了,這些事情不就是神話故事裏面纔有的橋段嗎?

怎麼可能會發生在現實生活當中?

姜浩天也不再理會他,只是靜靜的看着大黑,他聽着姜浩天的話就閉上了眼睛,開始凝神。

他周圍瞬間被一道亮麗的光芒所吞噬,等到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那頭笨重的大猩猩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石傑這次驚訝的說不出來話,他癡癡的看着面前的那個男人,樣貌極其普通,放在人堆裏即可消失不見,任誰都想不出來這傢伙的廬山真面目會是一頭大猩猩。

雖說萬物之大,無奇不有,但是這種超越常識的事情,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不可能。

姜浩天淡淡的說道,“這就是化形。”

石傑被震撼的不輕,腦袋還有些發暈,他看着面前的那個大男人,忍不住說道,“師傅你是神仙吧?”

姜浩天在看到這傢伙的化形之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這傢伙直接幻化成了一個光頭,模樣十分兇悍,穿着短袖和皮褲,光從外表看就不是那種好惹的人。

這傢伙是電影看多了吧,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


早知道就應該給他看一些中規中矩的人物。

大黑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他好像一瞬間變矮了許多,就連看到的事物方位都有些變化,伸出自己的爪子想要拍胸卻看到了一雙手,這是人類的手。

他慌慌張張的向四邊張望。

視線落在了吃驚的石傑身上,那傢伙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嘴巴都合不攏了。

這時他聽到姜浩天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個樣貌不可以,重新幻化一個。”

聽到姜浩天的話,大猩猩又閉上了眼睛,開始重新凝神。

這次的他只是看上去胖了許多,肌肉同樣的發達。

姜浩天看着他那亮的可以發光的光頭腦袋忍不住搖了搖頭,這傢伙對於光頭型男的執着超出了他的想象。


算了,也不管他了,現在胖了許多模樣,也不像剛纔那樣兇悍了。

石傑過了好一陣子纔回過神來,他看着面前的姜浩天還是忍不住說道,“師傅你說的那個修仙志就是要當神仙的吧。”

姜浩天看到他這沒出息的樣子,只是淡淡的說道,“我說過這件事等你日後就能知曉。”

睡着的姜昕兒悠悠轉醒,她看了看周圍,邁着小短腿就朝着姜浩天跑了過去,奶聲奶氣的叫了起來,“爸爸抱。”

姜浩天看到女兒臉上的神色便柔和了許多,他對於女兒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直接將昕兒一把抱了起來。

小公主嘟着嘴巴說道,“爸爸,昕兒肚子餓,昕兒想要吃東西。”

“好,爸爸這就帶你去吃飯。”

小公主高興的點了點頭,他又在四周張望着大黑的影子。

雖然說第一次見面兇猛的大黑差點傷到了自己,讓姜昕兒受了驚嚇,但是時間久了她也就喜歡上這個高大凶猛的朋友啦。

“爸爸,大黑呢?”姜昕兒一邊問着,一邊看着站在他不遠處的光頭。

大黑目光炯炯,一直看着小主人,聽到她的話時,就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嗷嗷嗷的叫了起來。

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小主人他的身份。


可是這模樣落在姜昕兒的眼裏並不是這個意味,她皺着小臉,她在姜浩天的耳旁說道,“爸爸這個怪叔叔是誰呀?他幹嘛自己打自己。”

姜浩天輕笑了幾聲,這才緩緩地說道,“他就是你的朋友,大黑呀。”

姜昕兒吃驚地看着大黑,有些不相信。

“爸爸,大黑可是個大猩猩,他不是人,爸爸你不要騙昕兒。” “爸爸怎麼會騙你呢?他就是大黑,你知道爸爸一向很厲害的,爸爸對大黑施展了魔法,才讓他變成了這個樣子。”

小丫頭瞬間就相信了姜浩天的話,還高興的說到,“爸爸我也可以學習這種魔法嗎?我要是學會了的話,我要把小黑他們也變成可愛的人。”

“這種魔法只能夠用一次,等到過些時候爸爸如果在找到這種寶貝的話就給昕兒用好不好?”

姜浩天眼底滑過一絲幽光,早知道昕兒感興趣的話,他就應該先將這片化形魚鱗拿給昕兒玩。

小丫頭乖巧的答應了下來。

姜浩天一邊說着話,一邊抱着昕兒下了山。

身後還跟着兩個跟班。

大黑雖然變成了人類,但是他那龐大的身軀,縮在了老虎車裏,一下子就將空間變得很是擁擠。

他有些不舒服的挪動了一下身子,卻讓整個車子跟着震動了起來。

石傑自告奮勇的當起了司機。

正在衆人準備出發的時候,突然草叢裏竄出了一條白色的影子,擋在了車子的前面。

姜浩天看過去發現小白滿心歡喜地衝着他們搖尾巴,可憐兮兮的看着姜浩天,彷彿是在說他也想要跟着一塊兒去做任務。

姜浩天想了想說道,“算了,你也跟着一起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