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嵩本還一臉輕蔑的神情,這時也不僅嚼舌不已暗道:“白雲山傳程千年果然有真本事,這造雪的過程我是學會了,但我身體內的靈氣夠不夠支持這麼龐大的工程呢?”差不多有十幾分鐘左右明悟覺得上空的水蒸氣足夠了,就把用來提煉水蒸汽的這一高度的空氣溫度也降低了下來。原來是地面到高空十米左右是常溫。高空十到二百米左右是高溫度。200米到400左右又是常溫。而四百米以上一點卻是低溫。水蒸汽上升到這裏正好形成雪雲。這明悟老道竟然以一人之力,控制方圓幾裏,高空幾百米的溫度變化。放眼當世修真各派,能到此程度的人物也絕對不會超過20人。

明悟老道忽然停下步法。長劍高指,一陣冷風過後明悟很道:“雪降!”衆人頓時覺得周圍空氣溫度急劇下降,擡頭一看。天上竟然果真飄下雪花。不!是雪片。不!是大雪片!我草。中國人這時候都想起了偉大領袖毛爺爺的一句詩。燕山雪花大如席!

天上降落下的雪花直徑竟然都有一米多!卡新奧德不聽的唸叨着:“哦買高得!哦買高得!”幾個平時眼高於頂的血族子爵傻了,辛羅的衆槍衛蒙了,就連姜家祖孫三人看着席大雪花也楞了。

這大大大雪下了差不多有5分鐘左右,停了!頭頂會聚的雲朵也慢慢的消散了!明悟發下手中長劍用袖子摸了摸額頭(看來他也累的不輕)後說道:“施`恩!該您了!”

石嵩一邊用心回憶明悟造雪的過程中的靈氣變化一邊淡淡道:“好!”回想起老道拉風的造型石嵩道:“我的法器呢,先還給我。我好用來施展法術。”

明悟楞道:“什麼法器?”

石嵩道:“就是我剛纔丟給你看的那把小刀,你看完怎麼不換給我!”石嵩也想趁次機會把師父留給自己的東西要回來,要不一會還真不好開口了。

當明悟去被擡到一邊不知死活的血族身體中把無情拿出來的時候,石嵩還在迷茫這刀怎麼就扎到那丫身體裏去了。其實石嵩要刀還有一個目的也就是爲了拖延時間,好讓他仔細回想一下明悟是怎麼樣控制靈氣的。明悟拿着無情走到石嵩面前把刀遞給石嵩後說道:“貧道降下的雪最大有直徑2米左右,黑無常先生請!”

聽到老道此話石嵩忽聲想法忙問道:“我要是也求下雪來咱們就比較雪花大小是吧?”

明悟卻不是怎麼走進了石嵩的圈套回道:“正是!”

石嵩心中已有主意道:“好!我求雪的過程別不要打擾我,要那樣可算你輸,也不可在我施法的時候,傷害他們三人,!”說罷指向姜家祖孫三人。

明悟點頭道:“這個當然!還請降雪吧!”

石嵩微笑道:“好!請看!”語罷也擺了個老道一樣拉風的造型,左手叉腰右手拿着無情指向高空!

石嵩雖然難以確定自己身藏的靈氣能不能和老道相比,但卻明白自己在靈氣運用的靈活上絕對難以跟修行多年的明悟相提並論。要讓他把靈氣分成5份各自管理一層高空石嵩還真沒有把握。但石嵩知道師父留給自己的右臂在吸收靈氣上絕對要比老道快上許多。於是石嵩運用功法,無袖的右臂在幾次閃爍後,進入了吸收狀態。這一放開吸收,方圓百里的靈氣竟然全都向石嵩右臂會聚而來。

明悟感受到周圍靈氣的巨大變化當時就是一驚暗道:‘原來這年輕人竟然如此厲害!看年歲上也就20多歲,估計一定是返老還童所致,要不以他小小年紀斷然不會有這般能力。

石嵩這此可不是單純的吸收靈氣,他是讓靈氣包裹着周圍的水蒸氣一起會聚過來。雖然不如老道自己製造的水蒸氣多,但方圓百里的空氣中的水蒸氣都會聚過來卻也是不少,雖然石嵩的功法之限制在離地面50米高的高度上。大約也是十分種左右就在高空50米處,一團雲朵以肉眼可急的速度慢慢的形成了。這雲朵方圓也就2裏左右,遠沒有明悟製造的雪雲面積大。就在辛羅和明悟等人長出一口氣的同時,頭頂上石嵩製造的雪雲竟然快速度的濃縮,由兩裏方面變成了一里,同時雲彩的面貌慢慢的消失。衆人看到是一快巨大的冰塊懸浮在高空之上。衆人的汗都下來了。本來還都一臉興奮的辛羅槍衛們急忙都跑到了屋檐之下,就連一向穩重的明悟老道也不禁後退幾步。這麼大一快冰掉下來不是鬧着玩的,同時明悟也暗暗心驚,這人竟然能托起這麼巨大的一快冰塊在高空之上,這能力。。。。。。。

石嵩恐怕是衆人當中流汗最多的,說是要下雪,他想取個巧不以數量頂勝負,以個頭定勝負,石嵩就準備做一個大個的雪花,誰知道過份的濃縮,這雪成冰了。無奈之能滿滿又調整包裹在巨大冰塊周圍的靈氣溫度。使冰塊又一點一點的變化成冰晶。又過了一會所有人驚訝了!如果說剛纔明悟給衆人帶來的是驚訝佩服的話,石嵩這次傑作絕對給衆人帶來的是震撼!無比的震撼。就見一個方面差不多有2裏大小的巨大六角形的完美的雪花形成了。在月光下這片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雪花顯得那麼晶瑩,

“血降!”隨着石嵩一聲高喊。巨大的雪花轟然落下。砸到屋頂上之時候,雪花破碎了,衆人心中也彷彿像自己小時候自己最最心愛的一件玩具丟掉了一般,空擋不以。巨大的雪片打在衆人頭上,沒有人躲避。不知是在驚訝下忘記了躲閃,還是不願意躲開。雪花足有20釐米左右的厚度,打在頭上還隱隱做痛。但這時候誰還能想到痛。

石嵩拂拭了下頭上的積雪咧着嘴道:“我的大一點吧!”

明悟楞楞的看着石嵩,他知道石嵩這就造一片雪花就是取巧的行爲,但如果讓他去造這麼一個舉世無雙的大雪片,他能麼?


明悟黯然的點了頭說道:“佩服!”

掌聲響起。竟然在這個生死對決的場面還能出現掌聲。但確實出現了最先鼓掌的是姜然然。年少不懂事的她看到如此新奇的場景不禁拍手叫道:“哥哥好棒!哥哥好棒!”卡新奧德隨後也拍手說道:“無常大師好手段!”看到老闆鼓掌,辛羅一衆也都在震撼中茫然的拍着手。這次沒人喊:哦買高得!”

但幾乎所有人看着地上的巨大雪片的殘埃,都恰了下自己的臉。疑是夢中。

明悟又道:“這局老道我輸了,而且心服口服,咱們在比較下一局吧。”

石嵩道:“好!老道語出成釘,這點我也小佩服一下。那下局還是你先吧!”

明悟這次怕石嵩在有什麼鬼把戲忙道:“第一局老道已經先行了!這次一定要上修先請”老道真是對石嵩佩服異常現在竟然都稱石嵩爲上修了。

石嵩這下做難不以,自己本來就不知道改如何召喚什麼功德薄,讓自己先來召喚都召喚不出,卻怎麼樣跟人家比功德多少!

~~~~~~~~~~~~~~~~~~~~~~~~~~~~~~~~~~~~~~~~~~~~~~~~~~~~~~~~~~~~~~~~~~~~~~~~~~~~~~~~~

“高先生!你能先停一下車麼?”賽飛凰捂着嘴巴說道:

“停下來幹什麼!你沒聽你的專業司機說麼,車要是停下來,就發動不起來了。咱們不到地方不能停車!”高劍還是一邊重複着瀟灑的駕駛動作一邊悠然說道:

“可是我想吐!”賽飛凰捂着嘴巴看錶情真是有點受不了了

WWW ¤тт kān ¤¢ o

高劍嘴裏還哼着小曲,“如果一天是秒的印記我已等了七個世紀”!“什麼要吐!怎麼你們都這麼禁受不了速度。你`你回頭看看你的專業司機和幽兒不都是好好的!”

趙幽兒果然好好的坐在那裏,在高速行駛的車中手裏還拿着一本服裝週刊在看。可那個專業司機。頭已經靠在了車窗戶上。目光呆滯的望向車外。嘴角不時有白沫流出。看到這個情況高劍馬上該口道:“恩!那個專業司機雖然看上去不能說是好好的但是人家起碼也很穩住嘛,!”

賽飛凰捂着嘴巴已經說不出話來。高劍又道:”在堅持一下,堅持一下就到了 !到了地方隨便你吐,”

高劍的車技果然不是吹出來的,這此高少又以世紀行動引證這一點,出租車司機要用5個小時來完成的路程,但在高少爺的超凡駕駛技術下估計2個多小時就可以到達,這還是要說原來專業司機開過半個小時的前提下,

~~~~~~~~~~~~~~~~~~~~~~~~~~~~~~~~~~~~~~~~~~~~~~~~~~~~~~~~~~~~~~~~~~~~~~~~~~~~~~~~

馬影坐在沙發上拿着一杯葡萄酒不停的搖晃着杯身,看着紅色的液體在酒杯中一圈一圈的旋轉,馬行龍正在窗戶前打着手機!

“好的 !好的!我會把今天拍攝的照片全部發回去。恩!”

“估計他們已經發現我們的飛機了!但並沒有採取行動!”

“妹妹很聽話!您放心!”

掛斷電話後馬影迫不及待的問道:“哥哥爸爸自己說!明天我們跟大部隊一起過去麼?有我的份沒?”

馬行龍微笑道:“沒有!”

馬影嘟起嘴巴說道:“又不讓人家參加!今天人家不是很聽話麼。我還想看看那個破的比劉X還快的到底是個什麼人物!”

馬行龍柔聲道:“影子!要聽命令!爸爸說明天胡叔叔就到了,到時候你商量一下胡叔叔吧!”

馬影又一臉興奮的問道:“沒天怎麼行動!全把他們抓起來?還是?”

馬行龍搶過妹妹手裏的酒杯一口喝掉後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這第二局明悟老道怕石嵩在出什麼“奇招”所以要石嵩先行召喚功德薄。石嵩翻遍腦中非常盜全部心法口訣,那裏有和功德挨邊的半點詞語!這可愁煞石嵩,明悟看石嵩沉思不語就問道:“上修爲何還不作法?”

石嵩雖然一身愁腸但卻擺出一副坦然的表情搖頭緩道:“查驗功德卻是通天之事,但我剛纔降雪頗耗真元。你老道卻是休息了半天,怎麼現在卻讓我先來?”

姜興漢也跟着插話道:“有理!有理!”他還以爲石嵩真是累了,其實石嵩對於剛纔的降雪冷汗是出了不少,但是累卻是一點不累,方圓百里吸收過來的靈氣在幫助他完成降雪任務後剩餘的全都被石嵩吸收右臂當中,此時的他可還要比降雪之前精力充沛不少。卡新奧德的翻譯在一旁多事,聽石嵩說要休息一下,讓明悟先來,爲了顯示自己漢語的精通,就隨口翻譯給身邊的一個槍衛聽,這槍衛早已經被石嵩剛纔手段震成石嵩的粉絲了,當下說道:“理應休息嘛!”他這一樣一說別就紛紛過問是什麼意思。槍衛在給人一解釋!

如理應休息這樣的話語,就不是一個人在喊了,不少槍衛都議論紛紛,直到卡新奧德咳嗽一聲後,衆人才反應過來,自己方纔可是幫着敵人說話了。


明悟見石嵩說的有理!又仔細一想這召喚功德薄一事想要取巧也是不能,功德薄上的數字可不是人爲。那卻是仙人所寫。改是多少就是多少,於是點頭道:“好!那就由貧道先來!還望上修看罷功德薄後,能明白貧道苦衷,去了貧道賣過的帽子!哎!”雖然老道修心及好!但是總讓人賣國賊這樣叫着也是異常的不舒服!

石嵩歪着頭說道:“苦衷?哼!什麼苦衷也是不能賣國吧!不要多言了,開始吧!”這次石嵩反倒着急起來,喊着快點開始,他也想看看這功德薄是如何召喚而來的。

明悟點了點頭後,後退一步,右手輕甩衣袖。袖風過後被已經鋪滿雪水的地面立時被清掃出一個直徑差不多在一米左右的圈行空地。老道在清掃出來的地面上席地而坐,手恰法印,口中唸唸有詞。明悟老道這一手可以說是及其漂亮,袖風掃地不難,可正好就掃出這麼一個圓來。而且還就是舉手投足之間,石嵩看罷心中暗道:“看來自己在道法的純熟上跟這老道士還是相差甚遠!”

明悟一坐到地上,石嵩精神也跟着緊繃起來。馬上用起非常盜法的萬般真氣都能感知都能吸收的特點,感應明悟周圍靈氣的變化。石嵩就感覺明悟坐到地上後周身真氣全都會聚在雙手法印之上,並沒有放出體外。

但見明悟雙手在充盈靈氣的環繞下,顯得那樣的蒙朧。就在石嵩還沒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就見明悟雙手同時向前一指,明悟身前虛空之中竟然出現一個半米見方的黑洞。緊接着黑洞中飄出一方白稠,這方白稠無風自動。稠布兩端上下起伏,使得整張白稠始做波浪。明悟額頭已見汗水。就見他盯了白稠一會後,右手縮到身前打了個指響。

這個動作卻把在緊張氣氛中細心觀看的衆人看的一陣氣悶,心道你這麼大歲數了也學什麼小年輕玩瀟灑,事情還沒搞定呢,還來個指響,但隨後大家就明白明悟不是裝酷。一個指響過後,明悟身手向前在白稠上滴了一滴自己的鮮血,原來他這一下是把自己的拇指撮出血來。

血落到白稠上入石投靜湖一般,蕩起無數波瀾,轉而幾行紅字出現在白稠之上,石嵩等衆人向前幾步,要看個端詳,卻見明悟低聲吆喝一聲:“起!” 身前的白稠竟一點點的變大升高。直到懸浮在衆人頭頂之上,如涼棚一般,石嵩擡頭觀瞧見上寫。

“劉君道,入塵215年。房金狼命。命裏七災皆破,尚有一難未平,攢功德12578件,”

卡新奧德的翻譯也郎聲把這幾個字個給辛羅衆人都翻譯了一遍,但如二十八星宿中的字用意大利語說出是不倫不類,那人又用英文說了一遍衆人還是一臉茫然。

方綢一點點的淡化,最後終於消失不見。明悟站起身來微笑道:“慚愧,慚愧。貧道功德不多,卻也不少,下邊就讓貧道瞻仰上修業果。”

石嵩剛纔跟本沒有探查明白明悟老道是如何搞的,就見他先集攢靈氣,隨後就虛空一點。靈氣竟然全都莫名消失。隨後就出現了這本功德薄。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石嵩硬着頭皮上前一步。打着哈哈說道:“我終於讓你老道給唬住了,如果我沒猜錯你是白雲山的掌教之人,全派都在爲你一人集贊功德,你就是做盡了壞事,卻也能抵償的了呀!好吧!就讓我以一人之功德比拼你們全派的善果!”石嵩這翻話正是說中了明悟的心中,明悟之所以敢和石嵩比較功德就是因爲他是一派之長,全派之人積讚的功德卻有半數都要記在他的身上。必定沒有他的教誨就沒那些行善之人。

石嵩也是硬着頭皮打哈哈,怎麼招喚功德還沒搞明白呢,就算此時他知道如何召喚。石嵩心道:“我那裏來的什麼功德,要是給要飯的一塊兩塊的這個也算的話還能有幾點吧!沒辦法人家都看着自己呢。只見石嵩雙手背到身後,站有2秒中後雙手猛然前擺,口中大喝一聲:“起!”衆人就覺得一股勁風貼着地皮吹過,風過處幾乎所有人的褲腳都沙沙做響。風帶着雪水,順着褲子到衣服裏邊旅行了一圈,就在衆人小弟弟都打過冷戰之後大家發現,正個院子的雪水差不多都讓石嵩一揮之力吹到牆邊,當然也有及少的一點進入到了衆人的褲子當中。

石嵩這個開場又比老道明悟的拉風瀟灑。但要是有明眼人在場就讓分辨出石嵩這動作和明悟動作之間的難易程度。石嵩這看上去霸道非常,但遠沒有明“悟袖過一圈清”功底純熟,但場中那有一個明眼之人!

石嵩瀟灑開場之後,也學着明悟坐到地上,手恰法決,口中低聲唸叨。

“功德薄出來吧!功德薄出來吧!功德薄出來吧!功德薄出來吧!”但就這樣念也不是個事呀!石嵩無奈只能抱着瞎貓碰死耗子的僥倖心理。也運靈氣於雙手之上。石嵩全身上下最強的部位就可以說是手了。手臂當中又是非常盜煉氣的集中點。所以石嵩這翻動作遠比明悟老道來的快。石嵩一邊運氣一邊想道:“這老道剛纔是把靈氣插入眼前後,靈氣就全都不見了,這靈氣那去了?隨後就出現黑洞!黑洞中就出現白稠。!對白稠!”石嵩想想明悟老道召喚功德部的場景又聯想到那功德薄的形狀,石嵩笑了。主意來了。

就見石嵩坐着坐着忽然倒立而起,本已經聚集在手上的靈氣慢慢散去,指向天空的雙腳卻在此時,有一種仙氣環繞的蒙朧感。這時候衆人也才發現,方纔瀟灑拉風牛比非常的這位上修,竟然沒有穿鞋。

石嵩倒立約有個四五分鐘後,緊跟着也大喝一聲雙腳向天一踢,一道光束直衝天際。就在衆人仰頭看着這突如起來的強光之時,一張跟明悟老道召喚出來的差不多大小的方綢已經出現在了石嵩腳上,石嵩不等衆人反應就雙手一撐。一躍而起。手中指響連打,方綢更是圍繞着自己亂飛。本已經被吹到牆邊的沒有融化的雪花又都飛舞起來。在石嵩跟前上下環繞。幾乎把石嵩整個都包裹起來。石嵩這翻動作是把衆人搞的眼花撩亂,不過衆人也覺得看着過癮。這多拉風,看方纔老道那幾下,一點生氣都沒有。

幾秒後圍繞在石嵩周圍飛舞的雪花慢慢的飄散了,石嵩也現身於衆人之前,在他面前的還一方綢步。石嵩也大喝一聲“起!”方綢隨聲而起,慢慢變大升於衆人頭頂之上。之間方綢上幾十個血紅大字,上書!

“黑無常!入塵21年。金日女命, 命裏無災無難。攢功德88888件。”

明悟此時在也矜持不住,在地上左右走動,不停的換角度看着方綢上的字。石嵩大聲道:“老道還有何話可說?”

明悟此時雙手竟然都有些顫抖指着頭頂的“功德薄”說道:“這!這字體。我怎感覺!”

石嵩說道:“你感覺個屁。”語罷飛身跳起對着空中的功德薄就是一腳!一腳過來“功德薄”消失了。


石嵩站定後微笑道:“怎麼要耍賴了?”

明悟嘴巴動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看了看石嵩又看了看遠方。轉身看了看卡新奧得。卡信奧德也看明白了明悟老道是輸給人家了看到明悟向自己看來,當下對着明悟點了點頭,明悟長嘆一聲後說道:“你們走吧!上修大法,今天讓我大開眼界,明悟本該從此歸山閉隱。但這件事的因果卻是我白雲山今世必有之劫。希望他日在見上修之時,卻不是在般尷尬的環境當中!”

石嵩也不答話。看來楞楞發呆的姜家祖孫三人一眼後說道:“我們走!”當石嵩三人走離研究所後,辛羅衆人沒有一個人出聲,都靜靜的站在院子當中。明悟仰頭望天喃喃道:“那卻是功德薄不假,但上邊的字跡,自己和我召喚出來的大不一樣,而且還像新書寫上去的一般呢!”

其實石嵩那裏是召喚出了什麼功德薄。他運功之時仔細回想了一下,明悟老道召喚出來的功德薄的樣子,只後運用剛剛領會的餛飩圖的功能,幻化出一張差不多的方稠而已。萬物初始皆爲混沌,明悟老道又那裏能查的清楚石嵩“召喚”出來的是不是真正的功德薄,着功德薄雖然不是凡間之物,卻也沒有脫離萬物之形。至於上邊的紅字,卻是石嵩寫上去的。石嵩連打指響正是因爲血不夠用的緣故。天下第一盜門傳人,寫上幾個字那速度還不是眨眼之前,就這石嵩爲了安全起見,還舞動周圍的雪花來迷惑衆人的視線。

剛走出研究所不遠,姜守護就快步趕上前邊的石嵩抱拳說道:“先生精通仙法。小人姜守護先帶家父和小女謝過先生救命之恩。”

石嵩忙攙扶起就要下跪行禮的姜守護說道:“姜先生嚴重了!卻不知姜先生和辛羅之人有何仇恨?怎敢來此地刺殺卡新奧德!”

姜守護和其父對望一眼,見姜興漢點頭,姜守護纔回頭對石嵩說道:“先生可知,辛羅來此目的?”

石嵩道:“恩!知道!他們是來盜墓取寶!”

醬守護有問道:“那先生可知道他們盜取的是何人墓?”

石嵩奇道:“難道你們知道?哦對了!這位老先生知道的事情還真是不少。”

姜興漢其實也早也認出石嵩就是自己在最後驛站見到的那個坐在門邊之人,當下低頭道:“老眼無用了,當時竟然無識的聖人!”

石嵩忙道:“聖人之名可不敢當。小子只不過,運氣好些修習了煉氣強身的盜法而已。對了!你知道他們要盜取的是何人之墓”

姜守護知道石嵩此問是怕自己是套他的話忙道:“這羣洋鬼子要盜取的是大蜀丞相諸葛亮諸葛祖師之墓!”

“哦!你們如果得知?”石嵩奇道:衆人說並沒有影響快速的趕路。將興漢還時刻注意着身後。

姜守護慚愧的低下了頭道:“我姜家世代擔任守護墓地之責!卻沒想到到我們父子這裏竟然。。”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流下淚來,不是因爲體痛,也不是因爲心痛之是因爲那份譴責。

石嵩嘴裏喃喃念道:“姜家!姜家,難道你們是姜維之後?”

姜守護點了點頭道:“正是!祖師昇天之前曾經暗命伯約先祖,告訴以後他墓地將要設立的方位。並叫先祖給於時代守護等待祖師回來,可“”

姜然然在爺爺懷中看到爸爸流淚忙道:“爸爸不哭`爸爸不哭,然然以後一定聽話彌補在調皮了!”小孩子還已經父親的傷心是因爲自己的調皮。

石嵩此時也難斷真假,不知道諸葛亮之事是否要告訴這父子二人,仔細想了一下,還是覺得回頭問問諸葛亮本人在說,當下道:“你可放心,我和師和諸葛前輩大有交情,此事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這次來此也就是爲了此事。沒想到辛羅還能請來這個道法厲害的老雜毛。他一人我還不懼,但我想他跟我打賭就是爲了拖延時間,他一定暗中通知了同門之人,所以我這纔不在多停,不過你大可放心,我絕對不會讓諸葛前輩墓中之物落到外族手中!”這翻話說的大義領然。姜家父子進過石嵩手段,早把石嵩當做神仙一流的人物看待,看到石嵩有此承諾,不禁都面露激動之色,老頭姜興漢手抖的更是查點把懷中的姜然然掉到地上。

“先生大恩,守護真不知道如何以報!”說完姜守護又要下跪,石嵩忙一把抓住他手說道:“快些離開這裏,要不等白雲山衆道人回來咱們可就走不掉了。等我回去找我師哥咱們慢慢計較此事。”心中暗想:“戰樓之中除了諸葛前輩的骸骨也就別無他物了,辛羅衆人遲遲不走,難道這戰樓還有什麼祕密。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諸葛前輩!”

石嵩也知道二人武功不凡,要不姜興漢也不能在剛剛進夜就感到這裏,當下伸手接過姜然然抱在懷中了,說了句先回最後驛站,說罷率先雲運用輕身功法向前奔去。姜家父子二人也緊忙跟上,姜興漢跑着跑着四下一望忙喊道:“先生!方向錯了!”

石嵩張大嘴巴:“啊!”

正是以爲這一陣方向的錯誤,石嵩才和趕來的高劍錯過,此時高劍的飛車已經開到離研究所約有兩裏左右的路地段。車已熄火,賽飛凰下車又東倒西歪的跑到遠處去吐。專業司機還穩重的坐在車上。但口中的沫子流的更多了。高劍交代一句:“你們在兩個不用在此等我!”


塞飛凰一邊用餐巾擦這嘴角一邊面露難色道:“高先生!你還是帶我一起去吧!我在這也回不去,還不如讓帶我一起去。”

高劍這纔想到這車算是報廢了,這他們怎麼回去,自己和趙幽兒身有法力,可賽飛凰卻是沒有。

~~~~~~~~~~~~~~~~~~~~~~~~~~~~~~~~~~~~~~~~~~~~~~~~~~~~~~~~~~~~~~~~~~~~~~~~~~~`

另一面白雲山四道也趕回到研究所。一場激戰剛剛完結,另一場又將要開始? 白雲山明字輩四道趕到研究所的時候,衆人已經散去,唯獨卡新奧德和明悟站在院子當中,當然卡新奧德後還跟他那個翻譯,至於明悟帶的那個眼鏡道士則因方纔受到石嵩一記重擊後,摔倒,人卻事情不大,但鏡片碎了,這孩子近視程度已經到了不到眼鏡往那裏一站就迷糊的程度,明悟就讓他進去休息了。


“掌門師兄!卻不知道您這麼急叫我們趕回來有什麼事情。”高大的明靜修道多年性子還是急的很,這跟他的道號是一點邊都不沾。四人降在地面。收了飛劍後就都走到明悟跟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