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縫不大,也不深,但行動還是可以的,爲了安全起見,張林也沒有生火,就這樣靜靜的盤坐在了石縫當中。

連續的奔波加上戰鬥讓張林已經感到疲憊,體內靈氣也基本消耗得差不多了,趁着這個夜晚,他需要將自己恢復到巔峯狀態,等到天明,再往前趕。


進入這片密林,纔算是真正進入到隕落之界,因爲所有的寶藏和機遇都是在這連綿的山峯和密林當中,那最後的一道勝利之門,也在這山脈的盡頭。

當然,機遇多,危險自然也多,隨着越是往裏的深入,危險也越來越多,強橫的魔獸也都在密林的深處,想要更多的純陽丹,在這些小魔獸身上是得不到的,只有那些強橫的魔獸才能讓你迅速富足起來,而這些的前提,便是你有足夠的實力。

在這裏面不僅要防着那些兇悍的魔獸,躲避着各種危險,還要防着一同進入到這裏面的人,往往最危險的,其實並不是魔獸,就是這些人。

有資源就有爭奪,進入這隕落之界的有上千人,當資源出現之時,必然就會引來一場拼命的爭奪,甚至還會出現黑吃黑的現象,直接搶劫。

當然,搶劫也要看好人,像張林在沙漠中碰到的那幾個窮鬼,就是搶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隕落之界想來應該是不小,傳送到這裏面也已經半天了,到現在張林也只看到了沙漠中的那幾個人,其他人都不知道究竟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牛人,竟然能憑空造出這麼大一個空間來。

手中手印結出,體內大吞噬術運行而起,一股股純淨的天地能量蜂擁的向他匯聚了過來。

也不知道是隕落空間的能量太過濃郁,還是這大吞噬術本來就很強大,靈氣的恢復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張林便感覺體內開始充盈起來,照這樣的速度,每一次靈氣的恢復,應該都不會超過三個時辰。

“呼!”眸子微眯,一層能量霧氣在張林周圍旋轉,他的一呼一吸之間,形成了完美的循環,這樣快速的修煉,如果不是還有着寶藏誘惑他,張林都有種直接在這修煉一年的打算。

但是想要變強,那便得拼,安於現狀並不是他的終究之法。

“啪!”就在張林正沉浸於這濃郁的能量當中時,突然間,一個東西從上面掉了下來,最後落在了石縫之口。

被這突然的聲響一驚,張林睜開了眸子,他沒有動,但是體內靈氣卻悄然運轉了起來。

嘶嘶!

輕微的聲響從石縫口傳來,緊跟着,一個可愛的小腦袋冒了起來。

藉着微弱的月光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條白鱗蛇。

“又是蛇?”目光落在這小腦袋上,張林眉頭微皺了皺,下午剛剛跟一條巨蛇大戰了一場,現在又出現了一條小蛇,而且從這小蛇身上的氣息張林能夠感受到,這條小蛇似乎比那黑蛇都還要強悍,只不過讓張林沒有動的原因是,他在這條小蛇身上感受不到殺氣。

小蛇僅有半米之長,通體雪白,一雙紫色的眸子眨巴眨巴,很是好看。視線在白鱗蛇身上掃了一下,張林發現,在白鱗蛇身上似乎有着幾道傷口。

“該不會是扮豬吃虎吧!”看着這受傷的可愛白鱗蛇,張林想過去把它抓過來,但又怕這東西是個扮豬吃虎的主,眼睛盯着白鱗蛇,就這樣,他沒有動。

他沒有動,白鱗蛇也沒有動,但是片刻之後,石縫之外,張林突然聽到了一陣地動山搖的聲音。

聲音傳來,張林能夠看到,白鱗蛇眼神中似乎有着恐懼之色,想往張林這來,又怕張林對他不利,想後退,似乎又忌憚後面的東西。

聲音越來越近,張林知道,那東西應該是朝自己這邊奔來了,能弄出這麼大動靜,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善類,再不跑,恐怕等會兒都跑不了了。

“想要安靜的過一晚上都不行,都怪你啊!”站起身來,張林朝白鱗蛇招了招手,“過來吧,我帶你跑!”

這白鱗蛇也像是通人性一般,聽得這話,它眸子一亮,身形一躍,竟然向張林躍了過來,最後纏在了張林的手臂之上。


“走!”張林也沒想到這東西竟然這麼機靈,目光向石縫口處望了望,腳下一蹬地,飛快的掠了出去。 夜色,籠罩着幽森的樹林,一聲聲野獸的咆哮之聲在黑夜中此起彼伏,而在這一道道聲音中,一種沉重的腳步聲讓人尤爲心悸。

手上纏着白鱗蛇,張林剛一踏出石縫,一道碩大的身影便讓他愣了下來。

這是一頭猩猩,一頭巨大的猩猩,嗜血金猿。

房屋般大小的身形立在密林當中,在黑夜的映襯下,讓人不寒而慄,亮閃閃的眼睛彷彿能射出光芒一般,就這樣惡狠狠的盯着剛踏出石縫的張林。

目光落在嗜血金猿身上,張林只感覺一陣頭大,這東西長得跟恐龍一樣,看着都嚇人,而且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這東西的氣息不在引氣境中期之下,若是打起來,他絕對不是對手。

“你說你這麼小個東西,你招惹他幹什麼!”瞟了瞟纏在手臂上的白鱗蛇,張林苦笑一聲,真不知道這兩個體型完全成對比的東西是怎麼打起來的。

不過現在也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等會兒嗜血金猿一巴掌扇下來,夠他們喝一壺的。

腳下一蹬地,像是抹了油一般,張林的身形飛快消失在了石縫之口。

嗜血金猿愣了愣,還沒整明白怎麼回事,張林的身形就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不過它那亮晶晶的眸子卻是看得清楚,被張林帶走的,還有白鱗蛇。

“嗷!”仰頭咆哮了一聲,嗜血金猿一轉身,踏着震天的步伐飛快的向張林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漆黑的密林當中,一道身影宛若靈猴一般,穿梭在一顆顆大樹之間,而在他身後,一個山嶽般的身形蠻橫的撕開面前層層的阻礙,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張林出靈境後期實力,太遊虛步催發至極致,速度已是不慢。不過那嗜血金猿更是沒有落後,雖然看上去體型龐大,但卻絲毫不影響它的速度,憑藉着身上那股蠻橫的力量,硬生生在林中開闢了一條道出來,緊追在張林身後。


“嗷!”嗜血金猿怒吼的聲音迴盪在了整片森林,從那憤怒的吼聲張林能夠聽出來,這大猩猩似乎是不追到他們決不罷休,也不知道這小玩意兒把大猩猩怎麼了,居然讓大猩猩有這麼大的恨意。

碩大的體型在密林中橫衝直撞,每一次落腳,大地都彷彿震了一下,凡是嗜血金猿所過的地方,那些小魔獸皆是倉皇的逃開了,沒有一個敢接近的。

張林在前面跑着,雖然他的身體輕盈,但即便這樣,他的速度似乎還是趕不上這嗜血金猿。

約莫有一刻鐘時間,張林跟嗜血金猿的距離便已經不到百米,照這樣下去,被追到是遲早的事。

這嗜血金猿相當強悍,張林能夠從它身上感受到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憑他現在的實力,就是用上所有底牌,包括震天鈴,恐怕都不會是對手,所以,他現在只能跑,可這大猩猩的速度太快,張林將太遊虛步催發到了極致都顯得趕不上,現在若是不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嗜血金猿追上來了,到時候就連跑都沒有地方可以跑了。

震天鈴倒是上品玄器,但在他沒有達到化形境之前卻只能飛一次,上次在山洞的時候用了,現在震天鈴也派不上用場。

“你妹的,這大半夜往哪跑去啊?”張林的腳步一直在往密林深處深入,可到現在他也沒見到一個可以隱蔽的地方,後面的嗜血金猿越來越近,這要是再找不到隱藏的地方,那就只有正面交鋒了,不過正面交鋒的結果,是很顯然的。

腳下沒有停,張林使出了吃奶的勁逃跑,可這個時候,他的腳步卻停了下來。

視線落在前面,在他跟前不遠處,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處崖壁,一處不知道有多高的崖壁。

崖壁陡峭而且光滑,想要爬,那肯定是爬不上去的。

“這是要往絕路上逼啊!”視線落在那石壁之上,張林心底苦笑了一聲,這個時候出現一個崖壁,那不是明顯斷生路的嗎?看這樣子,是逃不了跟那大猩猩的大戰了。

嗜血金猿一步步向張林踏了過來,每落腳一次,那沉重的聲音都撞擊着張林的心房,讓他心跳不自禁加快。

不是張林怕死,只是兩者之間懸殊太大,這一下若是對上,張林有八成機率被那大猩猩撕成碎片。

“呼!”深吐了一口氣,張林順了順心,既然逃不了那便只有面對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張林目光在遠處的崖壁隨意的一掃,忽然間一個崖縫隱隱間似乎出現在了視線當中。

因爲是在黑夜,離得又遠,看不太清,而且崖縫是豎着的,前面還有着大樹遮擋,所以張林不敢確定。

嗜血金猿正在飛速向他靠近,這時候他沒有多想的時間,也不管那究竟有沒有崖縫,張林腳下一發力,再度向前掠去,而這個時候,他跟嗜血金猿的距離已經不到二十米。

身形向前暴掠,視線逐漸的清晰起來,果然,在那崖壁之上,有着一條兩米寬的崖縫,因爲是在黑夜,又有着密林阻擋,因此很難發現。

見到這個崖縫,張林一喜,這崖縫的寬度僅能一個人通過,那體型碩大的嗜血金猿是絕對擠不進去的,只要衝進崖縫,那就算安全了。

崖縫離張林越來越近,他腳下猛然發力,身形閃電般就向那石縫掠了過去。

而就在他身形離那石縫僅有十米之遠時,這時候一個大石突然從旁邊飛了過來。

見到這個飛來的大石,張林心頭一凜,如果現在再往前衝的話,必然會被大石轟飛,如果頓下腳步的話,那便遲滯了行動,到時候必然會被嗜血金猿追到。

“媽的!”心中暗罵了一句,最後張林還是頓下了腳步,這種時候先保命是要緊的。

身形向後猛的一撤,閃過了大石的撞擊,而這一撤,卻阻擋了他前進的腳步,這時候,嗜血金猿正好從大石剛剛飛來的方向掠過來,最後擋在了崖縫之前。

碩大的身形將整個崖縫完全擋住,現在是想過去都過去不了了。

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這呲牙咧嘴的大猩猩,張林腳步向後略微退了幾步,把白鱗蛇放進袖口當中,龍吟槍握在了手裏。

“嗷!”嗜血金猿大吼了一聲,根本沒有多餘的動作,也沒有浪費時間,蒲扇一般的手掌狠狠的向張林扇了過來。

見狀,張林不敢有絲毫怠慢,身形飛快向後退去,有着太遊虛步,想要閃過這毫無花俏的一擊還是不難,嗜血金猿的手掌帶起一股勁風,最後狠狠的落在了一顆大樹之上。

“嘭!”一掌之下,那抱大粗的大樹頓時攔腰折斷,這一掌若是拍在張林身上,那他就是不死也是殘廢。

嗜血金猿實力強悍,離近了張林才發現,這東西的氣息已經達到了引氣境後期的境界,張林現在出靈境後期,若是正面交手的話,他絕對不是對手,甚至連一招都接不下,所以,這個時候他不能再有所保留了。

手掌從懷裏伸出,震天鈴握在了手中。 張林帶着白鱗蛇,被嗜血金猿逼到了一處山崖之下,原本山崖上有着一道石縫能夠讓他逃過去,可沒想到在最後關頭卻是被嗜血金猿擋了下來。


跟這個引氣境後期的魔獸正面交鋒,張林不得不拿出底牌了。

“嗷!”一巴掌下去落空,嗜血金猿咆哮了一聲,緊跟着,踏着那震天的步伐,再度向張林沖了過來。

嗜血金猿眸子血紅血紅,身上瀰漫着一股濃郁的殺氣,也不知道這白鱗蛇究竟把這東西怎麼了,竟然讓的它如此憤怒。

不過這個時候張林也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望着那山嶽一般的身形向自己踏來,他單手一拋,震天鈴飛到了半空當中。

“變!”口中輕喝了一聲,伴隨着他聲音的落下,緊跟着便是見到,那原本只有雞蛋大小的震天鈴突然迎風暴漲,只是頃刻間,一鼎水缸大小的古樸洪鐘便出現在了半空當中。

上次在山洞中張林無意間接受到了震天鈴的信息,信息很多,但張林的實力根本發揮不出震天鈴真正的威力,現在只能用來砸人。

古樸的洪鐘散發着金色的光芒,一聲輕微的嗡鳴之聲從震天鈴上蔓延而開,讓的嗜血金猿的腳步都是頓了頓。

“給我砸!”眸子中掠過一抹狠厲之色,張林雙臂揮動,緊跟着震天鈴牽動着周圍涌動的能量,狠狠的向嗜血金猿砸了下去。

震天鈴乃僅次於神器的上品玄器,即便是這樣毫無花俏的硬砸,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嗜血金猿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看到震天鈴向它砸來,它也是不敢怠慢,碩大的拳頭頓時迎了出去。

“砰!”一聲悶響,泛着濃郁金色光芒的震天鈴劃過虛空,最後轟然跟嗜血金猿的拳頭撞在了一起,伴隨着悶響之聲的響起,一圈能量波盪當即便以撞擊點爲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

“嗡!”嗜血金猿引氣境後期,力道非常強悍,這一拳之下,震天鈴竟然都被彈了開來,籠罩在震天鈴上的光芒也是黯淡了些許。

受到震天鈴的牽引,被這股強悍的力道撞擊,這時候張林顯得有些不好受,面色漲紅,胸口氣血一陣翻騰。

震天鈴被彈開,嗜血金猿那碩大的身軀也是向後退了幾步,不過,僅此而已,引氣境後期的魔獸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望着安然無恙的站在那的嗜血金猿,張林現在清楚,硬拼的話,他不會是嗜血金猿的對手,即便他搭上所有的底牌,畢竟兩者間的差距太大。

既然打不過,那便只有創造機會跑了。

強壓住胸口翻涌的氣血,張林雙臂再度一揮,半空中的震天鈴再次向嗜血金猿砸了過去,而在震天鈴向嗜血金猿砸去的同時,張林腳下一踏,竟然主動向嗜血金猿掠了過去。

望着這一幕,嗜血金猿怔了怔,隨後它的拳頭轟向了半空中的震天鈴,右腳一擡向衝來的張林踢了出去,剛剛它嚐到了震天鈴的威力,因此,這一次它將大部分力量用在了拳頭之上。

暴掠的身形衝向嗜血金猿,然而,在張林身形接近嗜血金猿的時候,他並沒有伸手去攻擊,腳下太遊虛步催動到極致,身形突然一個扭動,竟然繞到了嗜血金猿身後,趁着嗜血金猿注意力被震天鈴牽引之際,他身形一個閃掠,箭一般衝進了後面的崖縫當中。

“轟!”在張林身形衝進崖縫當中時,震天鈴也是跟嗜血金猿撞在了一起,張林不管體內再次翻涌的氣血,手一招,那被彈出的震天鈴迅速變小,最後飛回了張林的手中。

嗜血金猿還沒反應過來,便看到震天鈴突然變小,而後飛進了後面的崖縫當中,當它的視線落在張林身上時,它才意識到,原來它被玩了。

“嗷!”憤怒的咆哮聲響徹在整個山崖之底,震得張林耳朵嗡嗡作響。

嗜血金猿眸子通紅,一股極度暴戾的氣息砰然爆開,龐大的身軀一個彈射便向崖縫掠了過去。

嗜血金猿的身軀龐大,而那崖縫只有兩米之寬,不管它怎麼擠,也是擠不進去的。

“砰!”碩大的拳頭瘋狂的轟在崖壁之上,整個山崖彷彿都輕微的顫了顫,一塊塊碎石從山崖滾滾落下。

嗜血金猿已經變得瘋狂,碎石落在它身上,它抓起石頭便向崖縫裏的張林甩了過去。

“我靠!還有這招?”見到一個個臉盆大小的碎石向自己飛來,張林眼睛一瞪,龍吟槍快速揮動,將這些砸來的碎石金屬擋了下來。

嗜血金猿的力道非常強悍,雖然張林能夠藉着龍吟槍將這些碎石擋下來,但幾下下來,他的手掌也麻得沒有了知覺。

一槍將飛來的一塊碎石轟碎,張林將龍吟槍往身後一背,轉身便向崖縫深處跑了進去。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嗜血金猿瘋狂的在崖縫外咆哮着,可奈何它體型太過龐大,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林消失在眼前。


漆黑的崖縫當中,張林一路狂奔,良久之後,依然能夠聽到嗜血金猿的憤怒咆哮迴盪在崖縫當中,也不知道這小東西怎麼招惹到這大猩猩的,偷看嗜血金猿老婆洗澡的話應該不至於這樣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