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砰,砰,砰……”的一聲聲破碎聲響徹在無邊地域之中,隨之而來的又有無邊的威壓,異象和大道歌頌禮讚聲響起:

“大羅,大羅”


“永恆,唯一”

“不朽,不滅”

“超脫,超脫”

這是半步永恆真域大天道,正在爲其鍾愛的和已經超脫成爲大羅仙帝級存在的繚贊聲和歌誦聲。

隨着一個個光繭的破碎,裏面的人族身影也顯露了出,在各個種族,勢力強者的眼中!

這些種族和勢力的強者,在看到是人族的大羅級強者出世後,這一刻各個種族的反應各表不一,有的失落,有的失望,有的臉色難看,有的興奮激動不已等等,一時顯得衆生百態。

而光繭中孕育出世的人族身影,正是葉爸,葉媽,葉南小妹,葉南的直系血脈和葉氏血脈族人等,這一刻他們終於出世了!

這些葉氏血脈家族最先出世的,是修爲最低,靈魂血脈最希薄的那一批。不過也有神聖,渡劫準帝,大乘大帝,地仙帝尊境和天仙級半步真仙境之間!

接着是中間的那一批,和葉南靈魂血脈關係濃郁的旁系一脈,比如說:葉南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叔叔,大伯,舅舅,姨娘等那一脈脈,堂姐,表妹,堂哥,表哥等等這些,他們的修爲境界都是真仙境到半步仙帝太乙金仙境之間爲止,還有其體質,命格等都被大天道本源重新孕育,重組,升維,其個個都顯得尊貴無比!

最後一批則是和葉南最爲親密關係,直系靈魂血脈的葉爸,葉媽,葉妃雪,葉南的衆多親生小孩和其媽媽等十二人了,衪們在出世的時候都已經是大羅仙帝境高低了!

這直系十二尊大羅仙帝中,葉爸,葉媽,葉妃雪和葉南孩子的修爲境界是最高的,已經煉化完了胸中五氣化爲無上神靈,頭頂三花,花開十二品,十二品花中各有伴生至寶鎮壓已身!

並且收縮完了時間命運長河各大平行世界中,屬於自己相似的“那一朵花”,永恆唯一的突破到大羅仙帝境頂級,並隨時都可能跨入半步混元金仙境證就無上存在了!

再下就是其孩子的親生媽媽,她們的修爲境界或許都不如前面幾人,不過也同樣差不多突破到了大羅仙帝境高低的樣子,再有其的命格法相等和葉爸,葉媽,葉妃雪,和其小孩一樣都是無上尊貴,貴不可言,紫氣繚繞的那種無上命格。

只要衪們不斷的修煉,在混元聖境之下,包括混元聖境,衪們都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境界壁壘一說!

隨着衪們能不斷的修煉,就可以不斷迅速的升級到混元無極聖境頂峯,之後再努努力就可以比別人更加輕易的突破到天道境了!

這,不可謂不說是人比人,氣死人,有的人能突然一步登天,證就無上強者境界,逍遙諸天。

有的則是需要經過無數歲月紀元的打熬,渡過千劫萬難,苦苦的一步步修煉着才能抵達這一步,甚至有時候有的還看不到一丁一點前進的希望,最終只能隕落在求道之路途中!

………………………………

在葉氏族人和跟葉南一家或多或少有關係的人,全部出世之後,祂們每一個人的表情都猶如恍如隔世一般,又如大夢初醒一樣!

衪們境界高的首先從懵逼狀態中回過神來,然後接收着從冥冥之中大天道處傳來的諸多信息,和下意識本能的推算着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由於祂們和葉南的靈魂血脈關係密切,所以就算是其修爲境界是混元境以下的,也能從大天道天機處,輕易的推算得到了不少的有關信息,當然這都是大天道有意讓祂們知道狀況的一些信息,多的就算是它也不太清楚了!

這要是換作別人或者其它種族的強者,就算是半步大道境的無上禁忌存在,也休想能從中推演得到一點有關信息!

其中就算是葉氏族人和跟葉南有關係的人物,其修爲不夠高的,或者是和葉南的靈魂血脈關係不夠濃郁的,得到的信息也是有多有少的!

還有,衪們還不能對其它生靈說出一切有關葉南的信息,不然大天道本源意志會視情況而降下天罰,

畢竟葉南這尊半步大道境頂峯的無上禁忌存在,是半步永恆真域本源意志,普升成爲真正永恆真域之上的關鍵人物,所以被它列爲禁忌,一切有關葉南的話題信息不可被知,不可被說,不可被推演的出來!

當然也就跟葉南關係密切的人,才能從大天道天機得到這些信息! 這一刻,或多或少明白了事情始末的葉氏家族的人,和跟葉南有着密切關係的人,衪們都擡頭莫然不語,或流淚的看着天空星辰宇宙中,那繼續從未知處投射而來的,那龐大驚天的三尊影像。

葉家村裏,所以有的葉氏族人在半空中議論紛紛的,有的在熟悉着自己渾身那龐大的力量!

“葉南這小子現在這麼牛逼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是到達了什麼境界,單單是這股發唷給我們的力量就強大無比!”葉南的堂哥感受着自己那仙王金仙級的力量,慷慨的說道。

“是啊,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穿越重生到了其它世界,再成就了無上存在,現在是想打破壁壘,回到這邊嗎?”一位熱愛看小說的葉南堂弟說道。


“…………”

“…………”

“南兒,南兒,你還沒死,真是太好了,感謝老天爺保佑啊,老葉你看啊,咱兒子還沒活着……!”恢復年輕貌美的葉媽,在大變樣的老家縣城天空中,喜極而泣般又哭又笑的對着相隔不遠處的葉爸說道。

一時間,大羅仙帝哭泣,天地震怒,以這小縣城地域爲中心的億萬裏天地都爲之色變,天發殺機,風雲色變,龍蛇起陸等異象在變幻着!

葉媽看到這一幕都呆住了,她哪裏見到過這些變化,也不敢相信這是自己造成的,畢竟一切的變化都太快了,她還是以以前的心態來活着看待事情,一時改變不過來!

不遠處天空中,同樣恢復年輕體壯的葉爸看到了這一幕,就有些緊張的飛了過來,安慰着葉媽,不過他的眼睛也是一樣溼潤溼潤的,內心深處感覺到了無限安慰,隨後老懷大笑跟着葉媽,一起看着天空宇宙中的投影,特別是其中一尊熟悉特別強烈的一尊。

京都華清大學的上空,一身雪白仙衣的葉妃雪在出世的那一時刻,就怕傷及旁人般收斂起了自身的神威,力量,然後衆目睽睽的乞立天空中,看着天空宇宙中無邊的異象,沉默不語着,眼睛溼潤似是在懷念着什麼一樣,其神聖苗條無限好的身姿,和無法言說的極限美貌一覽無餘!

不過華清大學和京都內的衆生,卻不敢直視那天空中無限好的身姿,甚至連腦中都是一片空白的,身體僵硬,一點其它的心思都生不出來!

畢竟現在他們所面對的是一尊大羅仙帝,大羅不可視,犯之必死,可不是說說而已的,哪怕是她神威內斂,力量不顯,也不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窺視的!

如果他們強行直視,去抵抗冥冥之中的規則壓力,那等待他們的只有爆體而亡,魂飛魄散!


數千億大集團的上空,同樣神威,力量內斂的冷豔然,她手牽着兩個大羅仙帝級的孩子,一臉懵逼的看着天空中那無邊的異象,心想着:

“還真是被思南和諾涵說中了,沒想到葉南會有這麼驚天的大機緣!”

“或許我該帶孩子去見見公公婆婆了,畢竟現在經過天地大變,局勢不明,一切都的爲以後打算一番才行!”心想着冷豔然便默默地推算着有關葉南以前的風流韻事!

這樣的事也高檔別墅區的上空中,同步上演着,恢復年輕貌美的貴夫人和更加豔麗尊貴的貴少婦,也在帶着兩個孩子爲以後的出路某劃,推算着。

幕然間,一聲驚怒交加的怒吼聲傳遍了整個人族地域,同時威壓鎮世,天地爲大變,空間裂縫遍佈空中,大羅仙帝威勢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

“啊……,我的孩子啊,王大海~你們王家人好狠的心啊,都是一羣畜生,竟然安敢這樣對待我的孩子,不當爲人,等待着被我清算吧,不管是誰,都得死……!”

一聲憤怒,怨恨無比的女聲響起,神威滔天,同時一道身影掠過無邊人族地域,穿梭過一座座大城來到了原魔都內一座偏僻的孤兒院上空,那裏同樣停站着一尊幼小,顯得孤立無助的身影!

在兩尊身影接近之後就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щщщ★Tтka n★C○

“小囡囡,媽媽好想你啊,沒想到你這些年吃了這麼多苦,受了那麼多的委屈,都是媽媽的錯,媽媽不該把你弄丟的,媽媽我真該死啊……!”一名年輕貌美,身材高挑,禍國殃民,卻哭泣自責的女子,抱着小女孩囡囡不斷哭泣出聲道。

而被抱在懷裏的小囡囡,則是無聲的流着淚,緊緊的擁抱着她的媽媽,血脈相連的至親感覺讓她迷戀,並開始放聲大哭着!

“媽媽……”

“你是我的媽媽嗎?小囡囡終於等到你了……”

“5555555……”

“媽媽你也受了很多苦吧,小囡囡好你啊……!”

小囡囡一邊大聲哭泣着,一邊雙手緊緊的抱着女子,生怕一放手就會消失不見,恍如夢中一樣!

一時間,天地兩名大羅仙帝的哭泣,風雲變幻,天道大怒,天崩地裂,山川斷裂,河水倒流,一副末日天災來臨的樣子!

原來這名女子原本是羊城劉家的人,大名劉小花,小名叫阿花,人長的年輕貌美,身材高挑,禍國殃民,妖豔的模樣,家裏小有資產,是一個做生意發家富裕的家庭!

有一天她和閨蜜在街上逛街,被一人無意中看到,頓時驚爲天人,一眼就愛上了她,而這人就是南方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長子王大海,所以狗血劇情來了!

從此王大海化身爲舔狗,瘋狂的追求着劉小花,企圖抱得美人歸,並且爲了以防萬一,他把劉小花所有的男性朋友,和想靠近追求劉小花的男人,通過各種手段都給趕走了!

不過劉小花對他這些做法很是不感冒,對他也是不來電,沒感覺,不過礙於他王家大少的身份沒多說什麼!

接下來的日子劉小花每天都被王大海糾纏着,煩不勝煩,每次都跟他說過了她劉小花不喜歡王大海,叫他放棄不要再繼續糾纏她了,可是王大海卻不當回事,繼續通過各種花樣手段來企圖打動她!

可惜劉小花就像是塊硬骨頭一樣絲毫不爲所動,並且他越舔她就越討厭,越抗拒!

最後,還是王家的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動用了家族裏的關係,施壓,打擊了劉家的各個產業,導致了劉家生意損失慘重,還威逼着劉家人把劉小花嫁給王家大少王大海,還說能嫁進王家是劉家多少世才修來的福分,所以要珍惜!

面對龐然大物般的王家,最後劉家人不得不屈服在這種淫威,壓迫之下,讓劉小花和王大海訂了婚,安排了婚期!

不過劉小花劉大小姐卻非常的抗拒這種婚姻安排,所以有一次她趁着家裏人不注意就離家出走了!

她來到了魔都之中,並在機緣巧合下有一次她認識了葉南,然後在葉南這種花叢老手的有意無意製造機會的追求之下!

很快的她就在一次醉酒中失身給了葉南,兩個人頓時就結合在了一起,在葉南的炮火連天的轟擊下,她一次次的被征服着,心靈愉悅滿足享受着,並選擇性忘卻了以前的一切煩惱!

被征服後接下來的日子裏,兩人很快的就合居住在了一起,開始了沒羞沒臊的生活!

直到在一次無意中,劉小花得知了家裏由於自己的逃婚,又被王家打壓着快要破產的樣子,父母也被氣的住進了醫院!

所以她坐不住了,在留下了信息給葉南後,就孤身返回了羊城, 013號凶案密檔 ,珠胎暗結,這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由於是懷孕初期,孕吐的比較厲害,被劉家人發現了她已經懷有了身孕,所以王家人也很快的就得到了這個消息,一時間整個王家大怒!

婚期將近的時候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讓王家這個南方四大家族霸主之一的龐然大物,在南方成爲了一個笑話,之後在其它南方三個霸主家族一臉看戲的表情下,王家的報復很快就降臨到了劉家!

首先是王,劉兩家的婚姻解除,接着是各種打壓劉家生意上的動作,接連不停的降臨,家族生意各種莫名其妙的被違法違章,打壓,退款,銀行催債,資金鍊斷裂等等!

這導致整個劉家拼盡底蘊也只堅持了半年左右就破產了!


然後王家人還不放過劉家人似的,劉家人接下來又不斷的發生各種意外,不是這個人出事被抓,被判刑,就是那個人發生了意外住了院,或者莫名死亡,就連劉小花的父母也住進了醫院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就被過逝了!

這些事情發生後,剩下的劉家人,成了一盤散沙,支離破碎着,人心惶惶,有的被迫離開了南方,有的則是無聲抗爭着,或無力離開!

而劉小花在臨產之後,孩子卻在一次莫名其妙的事故後,被人抱走消失不見了,怎麼找都找不到,這讓她一臉茫然,瘋癲,又充滿了死氣!

就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劉家就發生衆多的事情,滅頂之災等等,那龐大的壓力,心理負擔已經差不多的把劉小花給壓跨了!

現在孩子又不見了,這根救命稻草的消失,直接導致了劉小花的崩潰,她就這樣精神失常了,整個人瘋瘋癲癲,嘴裏念念叨叨着,麻木的走上了尋找孩子的生命里程!

在尋找孩子的生命時光裏,她穿着破破爛爛,體瘦皮包骨,時常一次次發生各種意外,差點死去,雖然最後人是熬過來了,不過生命本源也枯涸了,整個人的面容蒼老如八九十歲的老人一般!

那時的她不再是年輕貌美,禍國殃民的劉小花了,而是一個瘋瘋癲癲的糟老婆子,也就一股尋找孩子的意志執念支撐着她不倒下,不然人早就沒了,也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刻,人族地域中各地的葉氏族人見到這種情況,推算了一番,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之後,都紛紛大怒着!

“欺人太甚,欺我葉氏一族沒人嗎?安敢這樣欺辱我葉氏家族子弟,所有跟這事有關的人,都等待着被吾等清算吧,誰也逃不掉……!”在葉南老家,葉家村裏推算明白事情始末的葉家人,都大怒着橫跨人族地域趕往着魔都,又或趕去羊城緝拿所有跟這事有關的人員!

“什麼狗屁的南方四大家族,什麼狗屁的王家,惹到我葉家人,我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葉南的大伯氣勢洶洶的和其他葉家人,前往羊城抓拿王家之人,去魔都謝罪!

“對,對,所有跟這事有關的人全部要讓他們生不如死,點天燈,誅滅全族……”葉南的堂哥在一旁說道。

小縣城上空的葉爸,葉媽,京都華清上空的葉妃雪,魔都數千億大集團上空的冷豔然,高檔別墅區的貴少婦和貴夫人等,也在這一刻明白了事情始末後,都雷霆震怒着!

隨後便帶着各自的小孩從各地一步步跨越了無限地域,聚集到了魔都偏僻幼兒園的上空!

就連原本在一旁觀望的各個種族勢力的強者,都來不及上來打招呼,就發現人都不見了,這下祂們也都查覺到了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所以都紛紛的跟了上去,一時間整個人族地域風雲涌動!

不多時,魔都偏僻的孤兒院上空,一尊尊威壓蓋世的葉氏強者不斷降臨着!

而最先到來的是同在一個地方的冷豔然和其兩個孩子,隨後是貴少婦和貴夫人再加上其的兩個孩子,她們在到來之後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或相互打量着對方!

接着到來的是葉妃雪,葉爸和葉媽三人,在這三人到來之後,囡囡和她媽這時也顧不上哭泣了,和冷豔然,貴少婦,貴夫人等紛紛的上來問候着葉爸和葉媽!

“叔叔,阿姨您們好,我叫劉小花,這是葉囡囡,囡囡快叫人,這是爺爺,奶奶還有姑姑!”劉小花帶着葉囡囡來到葉爸,葉媽和葉妃雪面前介紹道。

“爺爺好,奶奶好,姑姑好~”葉囡囡脆生生的道。

“哎喲,真乖,小囡囡寶貝兒,來讓奶奶抱抱……!”

葉媽說着和葉爸上前就抱起了小囡囡,親了兩口,溺愛慈祥的看着小囡囡。

“真是可愛的小囡囡,小花啊,以後你就叫我媽吧,這些年來讓你們娘倆受了那麼多苦,真是苦了你們兩個了,不過我們一定會爲你們討回公道的,跟這些有關的人一個也逃不了,敢欺我葉氏無人,哼……!”葉媽抱着小囡囡對劉小花道。

“對,一個也不放過,敢欺負我嫂子,我讓他們好看,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哼哼,還有嫂子你好,我叫葉妃雪,是葉南的妹妹!”葉妃雪在一旁附和道。

“你好,小姑子……”

一邊看着的冷豔然,貴少婦和貴夫人見差不多了,也帶着孩子上前向葉爸葉媽和葉妃雪介紹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