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碎了,尼羅怪那龐大如山的身體碎開了。

一隻小尼羅怪影光一閃想逃,不過,那傢伙很倒霉,逃跑的路線居然跟唐春一樣,而唐春在賣力的跑的同時千鬼船張開等著它的。

自然沒有懸念,倒霉的水怪就如此的進了唐春的千鬼船。

這是唐春目前收的功境最高的一道陰靈,空境八重的尼羅怪。

不過。下一刻唐老大三人只能苦笑著停下了腳步。

雖說都跑到了幾里之外,但是,前面一竿火色長槍如擎天之柱一般立在了三人面前。

赤紅也不曉得用什麼手法讓長槍豎在了三人面前。唐春的龍眸倒是看清楚了,是從空中突然爆開過來的。但是,就是無法超過它竄出去。

「你是誰?」赤紅又盯上了赤血,眼中黑色魔光一閃,居然在空中化形為一面魔鏡照向了赤血。

「老子就是你!」赤血知道躲不開了,蓋天印瞬間就膨脹到畝許方圓,它好像一堵可怕的牆豎著推向了赤紅。而赤紅一聽居然愣了一下。冷笑了一聲大手居然化形為一面方盾一把砸向了赤紅的印牆。

梆!

兩物狠狠撞在了一起,而蓋天印一聲哀鳴居然給撞得龜裂開去。

而赤血噴出一口黑血,幻化的形象立即崩潰,顯露出了本體的赤紅化身來。看得一旁的天宏子頓時驚愕得張大了嘴。

「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分身,意外收穫啊,回來吧我的分身。到時。我又將大漲功境了。」赤紅一聲狂笑,手一抓抓向了赤血。

「快跑。赤紅已經突破半涅槃境了。」赤血一聲怒吼,整個身體居然化形為一枚梭標射向了赤紅。

轟隆……

一聲震天的巨響聲傳來。整個黑色空間全給炸得崩裂開去。形成一個可怕的空間龜紋。

那龜紋越來越大,咔嚓一聲,赤紅狂暴了。剛才居然給唐春扔出來的東西炸得鮮血飛濺。半隻耳朵都給唐春的飛彈炸沒啦。

赤紅瘋狂的往地空中一跺腳估計是想借力,咔嚓一聲巨響。腳下空間本來就給炸得龜裂開去,給他一跺腳,塌陷下去了。

而赤紅的一隻腳沒防備之下給陷了進去。這空間塌陷就可怕了,因為,空間本來是較穩定的。而塌陷的空間之中充滿了一些未知的恐怖危險以及亂流。

赤紅當然知道厲害,趕緊往頭上一拋居然拋出一個傘狀法寶。那東西居然會旋轉,產生了強大的上升之力想把赤紅給扯上去。

「砸死他!」唐老大大叫著,紅晶天王鼎從空中壓了過去。

而赤血跟天宏子也不慢。都以大功力往下砸了過去。不過,赤紅太強大了。三人合力居然砸不動這傢伙。

「就你們三個,老子好好收拾了。」赤紅一聲冷笑,冷冷盯著唐春道,「你炸了我一隻耳朵,我會扒你皮抽你筋,熬魂……」

不過,赤紅沒算到。就在這時候,一條觸鬚居然從空間之中一閃就纏上了他的腳。

「畜牧,你也敢來!滅!」赤紅一聲狂笑,長槍往空間裂縫中一插進去。一股血箭如噴泉一般噴了出來,下邊傳來一道古怪的咆哮聲,頓時,那空間裂縫居然給一震,裂縫更大了。

一個碩大的怪物頭顱一閃居然咬住了赤紅的腳往下一扯。赤紅黑著個臉唰啦一聲就給怪物扯進了空間裂縫之中。啪嚓一聲,空間關閉了,一切恢復平靜。(未完待續。。) 「快跑,別再竄去一隻怪獸來。」天宏子叫道,三人昴足了勁頭踏著水面就奔跑。

「那隻怪獸想再打出空間是不可能的,剛才的空間裂縫是給少主用什麼炸開的。」赤血說道。

「是啊,少主,你那什麼東西威力如此的大。連赤紅的半隻耳朵都給炸毀了?」天宏子問道。

「衛前輩給的一枚黃階的『天地九寶丹』,說是可以炸死九重境高手。可惜的是赤紅居然達到了半涅槃境,不然,早給炸死了。」唐春說道。


「黃階寶丹,果然不同凡響。」天宏子感嘆道。

三人在渡河過程中又滅殺了幾隻七八重境的魂獸,這下子唐春的千鬼船可是大大的飽餐了一頓。這廝乾脆撐開千鬼船當船使用,在地獄河上航行。

「少主,你這船可是比我的萬鬼幡厲害得多了。你看,周遭幾百米內的魂獸們都嚇得跑光光了。」赤血一臉驚詫。

「當然,我這船現在可以滅殺空境七重境高手了。」唐春說道。

「不曉得赤血死了沒有?」天宏子說道。

「八成是沒命了,空間塌陷太可怕了。而在空間之中有著許多未知的可怕存在。

不要講半涅槃境,就是道境強者掉進空間塌陷之中能否生還都難了。

首先,你要生還得先打破空間再出來。剛才空間裂縫也是少主的寶丹再加上赤紅的一撞之力才莫名的炸開的。空間是相當穩定的,這種塌陷也十分的難得。

以半涅槃境想打破空間再出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當然。還有一種原因。有些地方也存在著空間不穩定的現象。

比如,地獄河上空就有這種情況。不然,以寶丹之力也不可能能炸開的。那處的空間有些詭異。」赤血倒是一點不擔心了。

「這樣說來赤紅也有可能打破出來的了。」天宏子說道。

「就是出來也絕對受了重傷。他難道還敢來找咱們不成?」赤血冷笑道。

「奇怪了,赤紅這次秘密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天宏子說道。


「昌飛雄肯定是為了少主,不過,如果說赤紅是為了攻擊昌飛雄也不可能。我在想,赤紅是不是也是為了少主之事。」赤血說道。

「八成是了,少主現在成了域外第一丹師。通魔教當然也需要丹藥的。而且,通魔教將有大動作。這段時間在養精蓄銳,更需要丹藥的了。少主現在可得注意了,你現在成了域外新倔起的新貴。而且。也成了對手的目標。」天宏子說道。

「昌飛雄這一受傷估計也得幾個月才能好轉,黑馬皇室倒不用擔心什麼。就是神冰宮要注意,黑馬皇室的老太祖有著半九重境實力,相信神冰宮也有此類強者。不過,只要不是布下天羅地網。打不過逃還是完全有可能的。」唐春點了點頭。

「跟這些老牌的大勢力相比,咱們朱雀宗還是缺了頂尖強者啊。如果能出一個半九重境就不怕他們了。」赤血說道。

「放心,一切都將有的。」唐春信心空前膨脹。

「也是,我倒忘了少主是修鍊方面的曠世奇才了。以少主現在空境七重實力都可以滅殺半八重,甚至跟八重境也能打成平手了。再過些年。少主一旦突破到八重,完全可以滅殺九重強者。」赤血笑道。

「赤血,你的主身好像給人下了什麼似的。」唐春問道。

「嗯,肯定就是那娘們乾的好事兒。看來。我的主身是沒有用處了。算啦,今後我就是我,他就是他。惹老子火起照樣子滅了他。主體又怎麼樣?」赤血的話寒森森的不帶一絲情感。

下邊倒沒遇上什麼麻煩。幾人順利到達浮雲島。

這浮雲島其實並不大,它好像一片青色雲彩飄浮在海面上。水面上霧氣蒸騰。不時還有一些仙鶴飛過。給人一種人間仙境的感覺。

而浮雲島上卻是熱鬧得很,那都是因為一個人。他就是『先知大師』。

來這裡的客人八成都是來請先知大師推演一些疑難問題,以及命數的。幾人進了浮雲客棧,胖子跟小麒麟興匆匆的去巫宮打探一下消息。

不過,僅僅過去半個時辰。小麒匆匆飛了回來,老遠就喊道:「不好啦,胖子給人打了。」

「打了,怎麼回事?」唐春感覺好笑。

聽說巫宮的巫師們從不出手打人的。而且,也沒見哪個不開眼的去攻擊他們。因為,他們是受人尊重的巫師們,是先知大師的門生。

「這個,其實,巫宮的人也太囂張了。我們一到了巫宮想求見先知大師。

結果有個黑衣的巫師相當的翹皮,冷漠的訓叱我們去領號牌。

聽說是要按號排隊的,結果領來號牌一看,居然是1500號。

也就是說前面還有1500人在等著先知大師推演。

如果按號排下去,咱們估計得等到後年再來了。

胖子一聽就急了,說是有急事能否通融一下。想不到巫師們都很冷漠,說是絕不可能。


旁邊有幾個傢伙譏諷胖子,說你誰誰誰呀,你難道是黑馬帝國的老太祖,就是他過來也很客氣的什麼的。

胖子受不了啦,跟他們反嘴了幾下。想不到那幾個傢伙居然是黑馬帝國天家的人。

所以馬上就打起來了,而且,他們那邊有高手。


而且,天家在黑馬帝國很有勢力。一呼百應。結果,胖子給吊起來打了。」小麒憤怒的說道。


「走,去看看。」唐春一聲冷笑,一邊飛一邊問道,「天家,就是黑馬的那個顯赫家族是不是?」

「沒錯。聽說就是天宏城天家的人。」小麒說道。

「少主,天宏城天家可不簡單。是可以比肩四大城的大勢力。家主天蒙據說也突破到了七重境。而且。據說最近天家老祖天一刀回來了。最近天家勢氣高漲,已經向聯盟委員會提出了加盟的申請。儼然有擠身域外一流勢力的傾向。」赤血說道。

「天一刀什麼實力?」唐春問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此人在千年前就是七重境強者了。後來失蹤了幾百年,現在回來估計至少得空境八重了。

而且,聽說天家最近正在搜找一個什麼人似的。

據說是此人殺害了天家家主天蒙的二叔天不流。而天家長老天升天醒這兩位強者都死在那人之手。

這個都是最近朱雀宗偵察堂探出的消息。」赤血說道。

「呵呵,那個人嘛,就是本人了。」唐春笑了笑。

「你?」赤血給愣了一下。

「沒錯,我是從浩月島域進入域外島域的,在虛空之中遇上了天家的飛行梭。他們想攻擊我,結果自然是被我滅了。想不到胖子居然又招惹上了天家。好好,有緣份啊。」唐春一臉玩味兒似的笑著,天宏子打了個冷顫,笑道,「看來,天家攤上你又得倒霉了。」

幾人說著就到了巫宮。

唐春看到胖子給吊到一顆大樹上,上身衣袍都給人脫了,身上有著縱橫交錯的鞭痕。一道道血槽深及骨頭。

「這就是惹了我們天家的榜樣……」有個天家年青人正囂張的揚著鞭子一邊抽打著一邊高叫著。

叭……

一道脆響聲來自空中,剛才正揚鞭的年輕人早被唐春一巴掌直接就煽掉了半個腦袋。頓時,鮮血飛濺。唐春伸手一抓就把胖子給抓到了身邊。

「敢打我們天家的人,全得死,上!」那個剩下半臉邊的傢伙慘叫道。頓時,五六個天家高朝著空中的唐春幾人出手了。

叭叭……

赤血一個人出手就夠了,全是採取的是近身肉搏。幾拳幾腿下去。天家高手全都哀嚎著倒地。

而且,赤血可是狠角色。幾個天家人全給他打斷了手腳光榮的加入了殘疾人協會。

「不知道胖子是我們朱雀宗少主的弟弟嗎?」赤血一臉冷煞煞的盯著周遭的人。

那些個先前有出手相幫的傢伙全都嚇得臉色蒼白。趕緊往人堆後邊擠,生怕被胖子指點出來就倒霉了。

「說。還有誰打了我弟弟?」唐春一雙眼冷冰冰的掃著人群,沒人敢吭聲。

畢竟,天家六重境顛峰那位強者都給赤血兩拳干倒在地,手腳直接踩斷了。哪位還敢再冒頭惹事兒。

「啊,是朱雀宗的赤血長老。」有人認出來了。頓時,人群又鬨動了。

「再不出來的話我弟弟認出來全都得死!」唐春的聲音又響起了。

這次有效果了,僅僅分把鍾就有十來個傢伙臉色蒼白著走了出來。

一出來就軟倒於地叫道:「唐少宗主,我們也是沒辦法。我們只是附著在天家的一些小家族。如果當時不出手我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了,唐少宗主,你大人有大量。」

「每人各狠抽自己十個耳刮子,打得本少不滿意的話全都得死。」唐春的冷哼聲又響起了。

「好大的口氣,這域外不光一個朱雀宗。跟幾大宗相比,你們狗屁不是。」這時,一道冷冰而熟悉的聲音傳來,抬眼一掃。

百米外站著一個全身銀袍,頭髮金黃的英俊男子,不是黑馬帝國王子殿下昌醉紅那傢伙還是誰。

這傢伙一臉高傲,一臉不屑,旁邊還站著一個黑衣老者以及幾個世家弟子模樣的人以及一些親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