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祁風咬著牙,「我心裡自有答案,不需要哈里叔叔你的提醒……你最好祈禱這件事和你沒關係!若是有,我會讓你的報應應驗得更快一些!」

哈里聽著他這話,不像是假的。

眉心一皺,他忽然禁了聲。

祁風緩緩扭過頭看向他,「所以,哈里叔叔,你是心虛了嗎?」

哈里眼眸一閃,垂下眼帘,他呵呵一笑,「心虛?我為什麼要心虛?」 器焰囂張 他忽然朝著祁風大吼過去。「你這個叛徒,我們白狼族不歡迎你!白狼族的族民們,來把這個叛徒給趕出去!」

他這話一出,根本就沒人應和,白狼族的人們都躲在山洞門口,觀望著,沒人靠近這邊。

祁風冷聲一笑,轉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唐寧看到此處,將術法收回。

轉身看向安格斯,「祁風會不會黑化?」

這是她看到此處,最擔心的一點。

「黑化?」安格斯表示不太懂。

「就是,被仇恨激發了體內的黑暗因子,我擔心他會墮入魔道——」

「不會!」安格斯聽到此,立馬搖頭,「祁風這個孩子很乖的,你不用擔心他的事兒……好好養著身體,他的事兒交給我就好!」

唐寧還想說什麼,祁風進屋來了。

他走到唐寧跟前,撲通一聲跪下!

「老大,我知道你不是凡人,你一定知道,我家裡的火,是誰放的,我求你告訴我,我要去殺了那個人!」

唐寧嚇了一跳,趕緊退開,讓安格斯去將祁風扶起來。

哪知道,祁風脾氣犟,安格斯都拗不過他,只能讓他繼續跪在地上。

「祁風,說實話,這事兒我還沒查清楚,不過,從剛剛哈里的面色來看,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三長老家裡的人乾的……」

唐寧之前想錯了,她不該用宮斗裡面的人物的思想來聯想獸界這些腦袋不會轉彎的人,它們做事衝動,一恨上了,立馬出手並不奇怪!

「我會殺了他們!」

祁風望著安格斯和唐寧冷聲發誓!

「三長老想要掌控白狼族不是一天兩天……他以為,我不知道他暗地裡和北方大漠上的野狼族合作的事兒……其實,我早就查到了,大漠沒有獸族這邊這麼多的動植物可以食用,野狼族早就盯上了這片森林,他和野狼族的合作,到最後,肯定會賠了夫人又擇兵……」 安格斯沉聲說著,他抬手在祁風的背上拍了拍,「祁風,最主要的是,你現在的武力值,不可能於三長老對抗!你需要強大——」

「那我就拜師學藝!」

祁風眼底的堅定,讓唐寧十分動容。

她將安格斯拉到一旁來,「與其讓他找不到門路,被人帶入歧途,倒不如你們幾個好好培養他,讓他將三長老解決了,然後接管白狼族,這樣的話,你也好安心,不是嗎?」

她看到,那天安格斯辭去族長這個職位之後,一直憂心忡忡,加上剛剛他的話,唐寧肯定他肯定是放不下白狼族的事兒。

當然咯,那是他的使命,他的父輩賦予他的使命,狼王傳承給他的使命。

能夠這樣簡單放下才怪!

安格斯聽著唐寧這話,嘴角微微一勾,大手在她小腦袋上一拍,「這個提議不錯!祁風是個好孩子,讓他守護著白狼族,我很放心。」

做了決定,他便轉身去跟祁風說,「從明天開始,我和幾個哥哥開始引導你修鍊!自己要用功,能不能成為強者還是需要靠你自己!」

祁風一聽這話,立馬感動的眼眶紅紅,他連連點頭,「我會努力的!」

「你身體剛恢復,別在地上跪太久,對關節不好!」唐寧將祁風扶起來,將他的眼淚抹掉,「若是你成才!你阿媽和幾個阿爸在九泉之下,會瞑目,會開心的……」

祁風在她這樣的溫柔低哄下,實在是忍不住了,眼淚簌簌的往下掉。

最後,唐寧將他抱進懷裡,在他肩膀上輕輕拍著,希望他能停止憂傷。

安格斯看到這個動作,眸色頓時冷下去。

要知道,祁風已經比唐寧高些了,還有幾個月就成年了,糖糖這樣抱著他,他的心裡泛上酸意,醋的不行之後,他快步走到唐寧身邊,抓住她拍著祁風肩膀的小手,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中。

然後,冷眸看著祁風。

「男兒有淚不輕彈,要哭你就回房間去抱著被子或者夏天哭,你糖糖姐姐要和我上樓去休息了!再見!」

他語氣冰涼,把祁風嚇得一愣一愣的,最後抽噎兩下,趕緊收起了哭音。

唐寧也有些莫名其妙,被安格斯帶到樓上后,她看到安格斯黑黑的臉色時,才明白了些許。

然後,笑著抱住他手臂,踮起腳來,「咦……你不會是在和祁風吃醋吧!」

「他快成年了,已經懂得情愛了!不要讓他喜歡你!」安格斯皺著眉說著,「其餘男人我可以接受,但是,這種沒成熟的小輩,收到家裡來,只有你照顧他的份兒……」

他明顯是不想讓唐寧多操勞。

唐寧也不是一個喜歡姐弟戀的人,她挑眉一笑,「放心啦!我對這樣的小弟弟沒興趣!」

安格斯將她一把抱起來,「所以,你是喜歡成熟款?」

「對啊!不過,太成熟也不行,不喜歡大叔……」就喜歡熟的剛剛好的男人,不用過分調教,也不用被他牽著鼻子走。

兩人勢均力敵,多好。

她的肚子已經有些顯懷了,安格斯將她放在床上,她抬手輕輕在肚子上撫摸著,「這個孩子除卻剛開始讓我受過累以外,現在居然很安分,安分到讓我很詫異的地步。」

要知道,剛開始孕吐很厲害,而且,每天頭重腳輕。

這才過了一個多月,居然就安分下來了。

「安分還不好嗎?難道你想每天都抱著盆子吐?每天連床都不能下?笨蛋!」

安格斯在她額上敲了一下,將被子給她蓋好,準備下樓去。

唐寧卻拉著他的大手,將他一把扯進了懷裡,「安格斯……」她在他耳邊柔聲喚道。

「嗯?」男人大手撫上了她光滑白皙的天鵝頸。

「陪我睡一會兒午覺好不好?」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她想要多和他們待在一起,哪怕只是一分鐘,她也不想錯過。

她很久沒有這樣撒過嬌了,安格斯心裡一軟,有溫暖的氣流漫上心口。

他掀開被子,躺到了唐寧身邊,將她摟進懷裡,「怎麼了?我感覺到,你好像在難過……」

唐寧搖搖頭,她總不能將月老的話告訴他吧。

安格斯肯定不會相信自己的話,但是,肯定會在他的心裡留下陰影。

她不想這樣。

「沒事兒……我只是在為祁風難過!」她小臉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安格斯,我討厭分別,以後不管做什麼,請你一定要跟我保證,你能再次回到我的身邊,讓我不要為你的離開傷心難過。」

安格斯聽著這莫名其妙的話,被窩裡,五指穿過她的五指,將她的小手緊緊握在手裡。

「我跟你保證,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不管去哪裡,都不會離開太久~你永遠不會因為我的離開而傷心難過!」

他說著,懷裡的丫頭緩緩閉上眼睛。

他摟著她脖頸的手一直在她的小腦袋上輕輕撫摸著,唐寧嗅著他的氣息,覺得十分安心,閉上眼很快就睡著了。

安格斯垂眸看著她眼帘下的青灰,想到從人族回來時,唐寧情緒的突變,再結合著唐寧剛剛的話。

安格斯的心裡,大概有了一個模糊的影子。

低頭在唐寧的額上烙下一吻,吻一路往下,落在她的鼻尖,然後,是她的唇瓣。

唇瓣緊貼的時候,他的氣息有些亂掉,不過,擔心會打擾她睡覺,安格斯只是舔了舔,便離開了她的唇。

他原本耷拉著的尖耳朵倏然立了起來。

他低下頭,用毛耳朵在她的小耳朵上蹭了蹭,然後,將俊臉放在她的頸窩裡,閉著眼,心滿意足的睡了過去。



祁風拜師學藝的事兒,唐寧在晚餐桌上,跟其餘幾個男人提了一下。

麥克和艾薩克倒是覺得沒什麼,凌風和雲天羽卻皺緊了眉頭。

「我和戰神修鍊的是靈力,而祁風以及,獸界的人,修鍊的都是玄力!不同宗,沒辦法教他……」凌風緩聲開口。

唐寧仔細想想,「那你們可以助他修鍊啊!有你們兩位大神護法,相信,他的玄力肯定會突飛猛進,早日到達強者巔峰!」 玄力修為到了強者巔峰,便會進入很長一段時間的沉寂期,若是有仙根,便會進入上玄階段!上玄階段一旦突破,便是通了仙界,可位列仙班了!

就是不知道,祁風會不會有這方面的潛力了。

雲天羽看了一眼祁風,望著他的眉心,許久后,收回眼神,緩緩點頭,「好!」

唐寧察覺到了雲天羽的眼神,她眼眸微微一閃,沒在言語了。

飯後,她拉著雲天羽去了屋外,坐在圍欄上看著天上的星星,「你是不是從祁風的體內看到了什麼?」

她靠在他肩膀上,低聲問道。

「嗯!這孩子靈根不錯!只要潛心修鍊,必會有所成就,只是我擔心他這樣將仇恨放在心中,總有一日,會被恨意吞噬,墮入魔道!」

雲天羽現在面對唐寧,半句謊言都沒了。

唐寧聽到此,臉色微微一變,她直起腰,扭過頭看著雲天羽,「有你在,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吧?」

雲天羽自信一笑,抬手捏住她粉嘟嘟的臉蛋兒,「當然!」

此刻的笑容,是那隻騷狐狸才能露出來的壞壞模樣,唐寧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腰身,「臭狐狸,你放開我的臉!」

雲天羽躲開,順手又捏住了她另一邊小臉。

唐寧急了,伸出手,想要捏雲天羽,奈何手太短,指尖都觸碰不到他的臉頰。

兩人在屋外打鬧的聲音被屋內幾個男人聽到了,凌風無奈搖頭,「戰神居然也會這麼無聊……」

「殿下你無聊起來,比起本座,過之而無不及!」

雲天羽的聲音從屋外幽幽飄來!

凌風收拾桌面的動作頓住,最後,哼哼一聲,無話了。

雲天羽見唐寧的小臉兒開始泛紅,便鬆開了,輕輕給她揉了揉,緋紅緋紅的小臉看起來十分可愛,他忽然捧住她的臉頰,妖孽的臉頰壓過來,趁著唐寧嘟著嘴氣呼呼的時候,吻住了她粉嘟嘟的唇瓣。

他想要她,整晚整晚的想著。

以前將這份情感壓抑著的時候,他從未有過這樣焦灼的感覺。

當他開始面對這段感情后,一切開始變得不受控制,她和麥克洞房那夜,她的低吟聲,她的主動,她的柔軟模樣,他雖然沒有看的真切,但是,詭異的是,腦海里腦補出了非常清晰的畫面。

之後的每一晚,那樣的畫面,都會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讓他身體滾燙的無法入眠。

偏偏白日里又要裝作無欲無求的清心模樣。

戰神殿下覺得,裝逼的人設真的很難堅持了!

想到唐寧現在肚子里有一個,雲天羽到底還是沒能做出更過火的動作,感覺到她快要窒息時,鬆開了她的唇瓣。

「殿下,你未免太老司機了……」他的吻技,比上次來說,簡直不要進步太快!

她都懷疑,他和凌風同住著,是不是親身跟凌風討教過。

「老司機?所以,你是在嫌棄我這個比你大了幾千歲的傢伙老咯?」他摟著她開始圓潤的腰身,聲音低沉著問道,危險的氣息縈繞著唐寧,唐寧無語癟嘴。

「老司機不是這個意思……」唐寧的小拳拳在他胸口錘了兩下,讓他放開了自己。

她起身來,雲天羽給她理了理亂掉的衣衫。

然後,用傳音入密的方式,跟唐寧說,「我明日去一趟占星老者那裡!」

「去做什麼?」唐寧疑惑不已。

「算一下安格斯他們三個的未來,若是能算到他們的死因更好,我們能夠做好防備!」

雲天羽的話,倒是提醒了唐寧。

占星老者卦象堪比預言家,從未失算過,若他能夠算出安格斯他們幾個的未來,自己就不必再次擔心這麼多了。

小手抱著雲天羽的手臂,「那你可要注意安全!我等你回來……」

月老說,安格斯他們的生命線,大概能夠維持到一兩年左右,到時候,孩子都出生了,可以安排和戰神的婚禮,也可以等安格斯幾人的事情處理好之後,再說和戰神成婚的事兒。

雲天羽颳了一下她的鼻樑,暖聲開口:「好!」



翌日大早。

唐寧醒來后,下樓時,艾薩克已經煮好了早餐。

將米碾成末拌上些許蔗糖,揉成了米團,在裡面包上了豬油渣製作的湯圓餡兒,下到鍋里煮熟,撈起來時,軟糯的香氣在廚房裡散開來。

艾薩克忍不住,嘗了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