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秘書答應一聲,還沒來得及轉身,就見辦公室門被人大力打開,一個人已經走了進來,直接往沙發上大大咧咧地一坐,翹起二郎腿,笑道:「你好啊,喬總裁!」

喬語無奈地看著沙發上的顧棣,對秘書揮了揮手,道:「你下去吧!」

看著秘書關上了門,喬語問道:「顧大少爺怎麼有時間來了?」

「這不是家裡人趕來,讓和喬總裁好好學學的嘛!」顧棣看了看喬語,突然問道,「喬總裁人生這麼傳奇曲折,那在過去的歲月里,有沒有對什麼人心存愧疚?」

喬語眼神一縮,她認真地看了看沙發上的年輕人,道:「沒有!」

顧棣的眼睛一垂,道:「從來沒有嗎?」

喬語點了點,深深看了眼顧棣,反問道:「倒是你,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顧棣心底冷笑一聲,答道:「就是感慨一下,看喬總裁的眼睛里,寫滿了故事!」

顧棣不以為然的聳聳肩,心道:喬語,害了我哥性命,你到現在都不覺得愧疚嗎?

不知道為什麼,喬語總覺得有點不對勁,而這種直覺是她常年遊走在生死邊緣中才能有的直覺!

喬語突然對顧棣笑了笑,道:「今天可能沒辦法接待顧少爺了,我準備去基地一趟,那裡不對外開放的,有時間你再來吧!」

顧棣無所謂道:「好吧!」說完,徑直離開了喬語辦公室!

看到顧棣關門離開,喬語立即給路青打電話:「喂,顧青,你幫我查個人,就是G&D的負責人,顧棣!」

「好的,總裁,弄好了給你!」路青答應道。

喬語掛了電話,心中藏滿了怎麼都揮不開的疑惑!

第二天,喬語沒有去梁氏,她也沒有給任何人交代行蹤,就這麼一個人不知道去了哪裡?

公共墓地,喬語看著墓碑上的照片,傷感道:「G,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轉眼你離開都已經一年了,可惜景銳還沒有找到!」

「我知道,其實你已經釋懷了,你始終沒有對我們下狠手,你一直沒有變,G!」

喬語仰起頭,深深吸了口氣,將眼中的淚水逼了回去。

「你說,想讓我將你帶回來,葬在能看到我的地方,其實,你一直在我的心裡,我們是最好的搭檔,生死朋友!」

不遠處的樹后,靜靜地佇立著一個人影,他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小雲還要再說什麼!可是看著她正低頭認真的看文件的時候,便也閉了嘴!

雖然夫人是小姐的親生母親,但是兩人之間的隔閡也非常的明顯,就算是董事長有意緩和,好像也沒有太多的效果!

對於這樣的結果,小雲兩人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倒是不想多勸!反正夫人她吧……也真是一言難盡!

這個時間點,路上但是很順暢的!夏熏溪到的時候,那些人也剛好在會議室裡面坐著!

聽著他們的研究方案跟後面的計劃安排,時不時做了一些有建設性的建議或者是一些疑問之後,夏熏溪從會議室出來的時候,都已經差不多到了八點多了!

摸了摸自己有些餓的肚子,滿是委屈的看向一旁的陳菲德,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開會一定要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中間休息下不行嗎?

這個工作狂陳菲德!我當時怎麼在那麼多優秀的同學中將你給挑了出來呢!

「外面應該已經到了!去你的辦公室吧!」

陳菲德不由的有些好笑的看著這樣的夏熏溪,領著她往一旁空了大半年的辦公室走去,看著那簡單的三菜一湯,對著小雲說到:「你也坐吧!」

「我真是懷疑,到底我是老闆,還是你是老闆啊!」夏熏溪看著聽話的小雲,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那還不是老闆好說話!」小雲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將整理好的餐盒放在了夏熏溪的面前,再遞上筷子之後才開始擺弄自己東西!

夏熏溪自然而然的接了過來,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用筷子點著自己的兩個助理說到:「感情,你們就是這樣欺負我的吧!」

「時間不早了!明天早上七點多還要坐飛機呢!先吃吧!等一下回去早點睡!」

陳菲德給夏熏溪夾了一筷子她喜歡吃的菜之後,淡淡的說到!

想著自己以前在學校的時候,跟她還是同班同學,那個時候兩人的關係就特別好,差一點自己就表白了,卻沒有想到無形中知道了她的身份!

雖然知道自己跟她應該是沒有希望了,卻還是在她讓自己當她的特助的時候,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看來自己還是放不開啊!

不過在面對她的時候,那种放松的情緒自己是習慣了,而小雲這個從小就安排在她身邊照顧她的人也這樣就看得出來,她確實是一個很好相處的總裁大人!

陳菲德想,就算是自己沒有喜歡上她,就沖著她這個人,自己也是不會拒絕的吧!

夏熏溪頗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看著陳菲德,在對方無視下,認命的低下頭開始自己的營養補給!

一餐飯吃完,她也懶得回去了!於是自然而然的對著陳菲德說到:「我今天晚上去你家!」

「大小姐!我每天早上不辭辛苦的從大老遠跑你那裡去,我都不覺得累,你晚上不過這麼短的一段距離,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懶!」

陳菲德有些無語的看著此刻恨不得趴下的夏熏溪,這軟綿綿懶洋洋的樣子跟剛才會議室裡面那個頭腦分明處事果斷的她可一點也不像啊!

「可是我就這麼懶啊!」夏熏溪喜滋滋的看著陳菲德說到:「行禮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跟小雲住你那裡,明天早上來接我們兩個!」

「我說你們……」

陳菲德有些無語,還能說什麼呢!

看著她眉宇間流露出來的疲憊的神色,他什麼也說不出來!

認命的兩人送到自己的樓下,看著她們頭也不回的離開的時候,才開車往城北的方向而去!

從城南到城北,確實需要一兩個小時,所以一開始就讓她不要買別墅什麼的了!這樣多不方便!

夏熏溪就像是來到自己家裡面一樣,從另外一邊的衣櫃裡面拿出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就去洗漱去了!

看著關上的浴室的門,小雲一時間有些迷惑!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她老闆自己親自放了這麼多衣服過來,還知道老闆跟陳助理之間什麼事都沒有,小雲真的懷疑自己到了她男朋友家!

也不知道老闆對於陳助理的感情到底知不知道!

夏熏溪出來得很快,有些焦急的拿著自己的手機,對著小雲說到:「明天早上叫我!」

「明天還有幾個剪綵的儀式要出席,不要熬夜,有黑眼圈不好看!」

「碰!」小雲看著眼前猛的一下關上的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認命的去隔壁的化妝間裡面翻出了自己平時購買的面膜!

看著手中的東西,想著自己剛才對老闆與陳助理之間的猜測,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好像自己也將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了呢!

唉!習慣果然是很可怕的東西啊!

當小雲打開陳菲德卧室的門,看著窩在床上耍手機的夏熏溪,將面膜丟了過去!

還忍不住埋怨到:「明天早上長黑眼圈可不要怪我!」

「不會啦!我皮膚這麼好~」

說著還是聽話的讓小雲給自己敷上面膜,看著她叮囑了一句之後又退了下去的時候,才安心的翻看著自己的小說!

電子的清脆的提示音響起,夏熏溪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翻開消息看著上面的小寒兩個字的時候,突然眼睛都跟著亮了起來!

點開那個小小的視屏,看著突然一張大臉就這樣清晰可見的呈現在自己的面前,那細膩的皮膚,那微翹的睫毛,那淡紅的嘴唇,無一不讓她的心跳慢了一分!

只是一下,夏熏溪便反應了過來,這是在拍戲的時候太累睡著了嗎?

雖然沒有那一頭的長發,臉上的狀也卸掉了!可是為什麼看著這樣的他,自己的臉竟然不爭氣的紅了呢!

夏熏溪忍不住在床上翻滾了一下,想了想,將視屏存了起來,然後才故作淡定的回了小寒一句:「還沒有休息?」

可是兩分鐘之後細想這一句話,突然愣住了,怎麼就有一種窺探大神隱私的感覺啊!會不會太露骨了一點?

一個女孩子這樣會不會太不矜持了一點啊?

就在夏熏溪正打算說一句什麼話挽救的時候,那邊的消息已經回了過來!

雲哥說,晚上還有一場戲,拍完就可以休息了!

嗯?粉絲福利嗎?要不要這麼甜!嚶嚶嚶…… 喬語在顧予寒的墓前默默地坐了一會兒,最後伸手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然後起身離開了這裡!

看到喬語走了,樹后的人影才緩緩地走了出來,看了眼喬語離開的方向,徑直來到了顧予寒的墓前。

「哥,我來了!」顧棣看著照片上的人,眼中不禁一熱,「哥,沒想到我們才一年多沒見,再見就已經是這裡了!」

「我知道你愛她,但沒想到你連死都要留在她身邊,哥,你這是何苦呢?」

「不過,既然你這麼愛她,又不忍心傷害她,那麼,你想做的事我來替你完成,就讓她去下面陪你吧!」

說完,顧棣將手裡的花放在了墓碑前,轉身離開了這裡!

路靜看著手裡的紙條,再對了對面前的寫字樓,點頭道:「就是這裡了!」

來到梁景銳工作室的樓層,路靜站在門外,平復了下激動的心情,糾結道:「我要怎麼說呢?於教授會不會嫌我多事?」

路靜正在門外徘徊時,突然,門從裡面被拉開,路靜嚇了一跳,抬頭一看,激動道:「教授!」

梁景銳楞了楞,笑道:「你怎麼來了?先進來吧!」

說著,側身讓開了路!

路靜打量著這件工作室,只見雖然人少,但是也顯得很僅僅有條,看起來很不錯!

路靜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她為難道:「教授,我,你這裡缺人嗎?我想在你這裡實習,沒有工資都行,我就是想多學些東西!」

梁景銳給她面前放了杯水,聽到她的話,詫異地抬起頭,隨即坐在對面的沙發上,沉默了起來!

在他的心中,始終有個疑問,為什麼路靜覺得他熟悉,而他也覺得路靜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所有的一切,都要靠眼前這個女生來解開!

想到這裡,梁景銳點點頭,道:「可以,你去找管理人事的小陳,他會幫你安排的,當然,也會有一定的工資的!」

路靜高興地差點跳了起來,立即道:「好的,於教授,我現在就去!」

梁景銳笑了笑,道:「我已經不是你們的老師了,不用叫我於教授,叫我老闆就好了!」

路靜為這個生疏的稱呼失落了下,但一想到以後可以經常見到他,心情就又好了起來!

梁景銳看著這個單純的小姑娘,心下也不禁微微一笑!

梁氏,喬語終於看完最後一份文件,看了看自己的手錶,急道:「糟了,差點忘了!」

隨即立即收拾了東西,匆匆給秘書交代了一聲,就回到了家!

一進家門,看見已經收拾好東西,早早地等著的梁母,喬語歉疚道:「對不起,媽,我來晚了!」

梁母笑了笑,道:「沒關係,知道你工作忙,現在也不晚,東西都收拾好了,我們這就走吧!」

說完,就帶著喬語出了家門。

今天,是梁家祭祖的日子,喬語要和梁母去梁氏祠堂祭拜,看著眼前熟悉的路,喬語不禁想起曾經在這裡,她和景銳遇到了刺殺,兩人差點就沒命了!

看著陷入回憶的喬語,梁母嘆了口氣,道:「景銳找到了嗎?」

喬語回神,黯然地搖了搖頭,道:「沒有,現在還是沒有什麼消息!」

剛說完,突然,喬語就感到車子後輪胎突然爆裂,而且那聲音聽起來很熟悉,是子彈穿透輪胎的聲音。

喬語立即將梁母護在懷裡,厲聲對司機道:「快趴下!」

可惜已經遲了,只見司機悶哼了一聲,就趴在了方向盤上。喬語心一緊,立即將梁母放開,急急道:「媽,你不要抬頭,一切交給我!」

梁母一把拉住喬語,擔憂道:「你要小心!」

喬語點點頭,將車門迅速打開,接著山道掩護,向著槍聲響起的方向追了過去。

顧棣看到喬語的車被逼停,而喬語也如他所料地下了車,他的嘴角掛起一絲笑意,看了看留在車裡的梁母,手一抬,就要揮下,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的手遲遲沒有落下,最終,他看了眼喬語離開的方向,頭一撇,命令道:「追!」

聽到他的命令,立即有幾道黑色的人影向著喬語的方向追了過去,很快,這裡就只剩下來山道上孤零零的一輛車,和車裡的梁母!

喬語迅速來到槍手躲藏的地方,意料之中的,這裡早就沒有人了,但心下還是免不了一陣失望!

喬語在周圍仔細看了看,當她看到槍手所站的位置,以及隱藏方式時,心中突然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是什麼呢?」喬語喃喃道。正當她要仔細再看看時,突然,身後響起很細微的聲音,如果不是喬語經過特殊訓練,根本就不會聽到這些聲音。

喬語眼光一寒,抬頭看向身邊的大樹,立即攀了上去,剛藏好,只見下面迅速走過兩個穿著迷彩的人!

兩人站在下面,明顯發現了喬語的腳印,兩人互視一眼,隨即向著前方追去!

喬語看著兩人的背影,眼中升起一抹疑惑,但她仍然沒有動,過了一會兒,只見剛才離開的兩人突然又回來!四周看了看,沒見到喬語的身影,於是只好離開了!

喬語等他們走遠了,這才從樹上下來,沿著來路走去,誰知剛走了沒幾步,突然,喬語停了下來,厲聲喝道:「出來,藏頭露尾的算什麼男人?」

等了一會兒,突然,緩緩地從一顆樹後走出一人,只見那人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只能大概看出,對方是個男人!

喬語眯眼看去,冷冷道:「你是誰?」

神秘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站著。喬語心中憤怒,也不再問,直接提起拳頭迎了上去!

可惜,還沒攻到神秘人眼前,突然,就見從他身側衝出來兩人,一左一右地圍住了喬語。

喬語心下一驚,立即閃開,她咬了咬牙,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刺殺我?」喬語看了看兩人,心中疑惑,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是剛才的刺殺,還是面前的這幾個人,都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

三人都沉默不語,喬語心下惱怒,不管了,擒賊先擒王,先拿下那個神秘人再說!

想著,喬語一個閃身,繞過面前的兩人,直接攻向最後的那個黑衣人。

看到喬語攻來,黑衣人冷笑了一聲,伸手一擋,逼退喬語,深深地看了喬語一眼,就徑直轉身離去!

隨即,那兩個人也悄悄的退後,前後不過一會兒,喬語的面前就空無一人!

喬語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四周,突然,她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立即向著梁母的方向奔去!

來到他們的車子邊,喬語探頭看去,只見梁母正沉默地坐在後座上,前面死亡的司機身上,蓋著梁母的外衣!

喬語立即鬆了口氣,問道:「媽,您沒事吧?」

梁母猛一抬頭,看到喬語,立即放鬆下來,道:「我沒事,你怎麼樣?剛才都是什麼人要刺殺我們?」

喬語看了看司機,答道:「我沒事,媽,至於那些人,我會查清楚的,現在我帶你回去,好嗎?這件事我會報警的!」

說完,喬語小心的將司機挪去副駕駛位置,然後拿出手機,通知路青過來清場!

得知喬語遇到刺殺,路青吃了一驚,他迅速帶人過來,一見面,就問道:「總裁,怎麼回事?」

喬語搖搖頭,吩咐道:「你先去那邊的山路查查,我現在帶母親回家,剩下的交給你了!」

路青點點頭,道:「放心吧,總裁!」

看著路青帶人去查探,喬語的眼中劃過一抹深思,這次到底是什麼人做的呢?

拐角處,顧棣看著喬語那邊,緩緩地取下連勝的墨鏡和黑色帽子,對身後的人道:「都處理乾淨了嗎?」

身後兩人道:「都處理好了,請首領放心!」

顧棣笑了笑,道:「這次只是對她的一個警告,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回頭看了看兩人的神色,冷哼了一聲:「怎麼,心軟了?」

兩人猶豫了下,道:「首領,畢竟喬教官也是我們FC的一員,這樣做,會不會~?」

「啪~」顧棣回身就是一巴掌,冷冷道:「別忘了,G是怎麼死的,你們這麼快就忘了他嗎?再有下次,一定嚴懲!」

「是,首領!」兩人慌忙道。

狠狠瞪了兩人一眼,顧棣剛準備離去,突然,他的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顧棣直接按了拒絕鍵,隨即將手機一扔,徑直離去!

喬語帶著梁母回到家裡,安慰了梁母一番,見她神色還好,隨即放下了心,擔憂道:「媽,您還好嗎?」

梁母笑了笑,道:「沒事,小語,你放心吧,畢竟這樣的事我也經歷了不少,今天還可以,對方只是警告,沒有下殺手,不過,我擔心,這次過後,下次他們一定會下殺手的,小語,我已經老了,不要緊,倒是你,千萬要小心!」說完,拍了拍喬語的手背,臉上劃過一絲擔憂!

喬語心裡一暖,道:「媽,放心吧,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不管是誰,我也一定會揪出你的! 夏熏溪興奮了許久,看著時間,沒有辦法,只有一臉心痛的關了手機睡覺了!

一大早起來的時候,心情莫名很好!昨天晚上竟然夢到跟自己的男神在粉絲見面會來了一個擁抱,簡直是不要再興奮了!

以至於這樣的她看在小雲他們的眼中有些莫名的反常,想了想,小雲提醒到:「小姐,你這樣的花痴臉有點影響你的形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