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太公說道。

「什麼另一種可能?」

杜白衣眉頭皺得老高,臉上滿是不爽。

秦太公便說道:「正如北風兄所言,牛角魔使何等狡猾,要想引蛇出洞可沒那麼容易的啊。即使我們大軍進,直入紫鼎國,牛角魔使最大可能的行動就是閉城不出!」

「閉城不出?為什麼?我們都攻進他們的領土了,他還能閉門不出?」

杜白衣瞪大眼。

秦太公傲然一笑道:「若是以前,他們當然會群起而動,在邊境之地和我們打個不可開交。但是,今時不同往日……」

說到這裡,他不無自傲的說道,「前陣子,牛角魔使領軍來襲,卻被我秋水宗聯盟擊退,丟盔棄甲而跑,士氣大減,人員傷亡眾多,你說我們攻過去,他們豈會傾巢而出,必定是閉門守城啊。」

「這麼說的話……」

杜白衣眉頭一皺。

確實,邪道大軍傷亡之下守城為上,而且正道在魔化之土上呆的時間越長,受到的壓制力就越多,兵力會呈現出無形的衰退狀態,對於邪道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另一邊,宋銘等人則是冷笑了一聲。

對於這場戰鬥的真實情況武極宗這邊是早了解過的,邪道大軍根本沒有受到多嚴重的傷害,只是技術性撤退罷了,但秋水宗卻把這事情吹得神乎邪乎的,說成了一場擊潰邪道大軍的大勝利。

也就是說,秦太公這樣的推斷出點就是錯誤的,但是用這話來堵住杜白衣的嘴卻是再好不過,所以,眾人雖然心裡冷笑,卻也沒有捅破這事。 「白衣老弟想想,若他們閉門不出的話,那就成為了一場持久的攻城戰。▽□番△茄▽“`.-f-q-x-雖說他們大戰失利,丟盔棄甲而跑,但是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啊,再說了,他們三萬大軍只動用了兩萬人,還有一萬的後備兵力沒動呢。固城不出,吃虧的是咱們,要想救人,那更難咯。」

秦太公說道。

一席話說得杜白衣臉色沉重,對秦太公的好感也降到了極點。

原本想著對方會幫自己說話,不想卻被數落一番。

自然,心頭最犯糊塗是宋北風這邊,秦太公如此好心怎麼都讓人覺得不對勁。

就在這時,秦太公話鋒陡地一轉道:「但是,若然能夠想到一個方法,能夠確保牛角魔使一定會領兵出城,那麼這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他即閉城不出,能有什麼方法把他給引出來?」

杜白衣聽得便是頭大,牛角魔使何其狡猾,如今兵力受損,肯定不會出城。

「看來,太公兄是有方法的。」

這時,宋北風道了句。

「太公兄你當真有方法?」

杜白衣頓時起了興趣。

「其實說來也巧了,今次我過來見北風兄,是為了談及一件至關重要的隱秘,但如今聽了白衣老弟這話,才現這隱秘若利用得好,把邪道一網打盡也不成問題。」

秦太公沉聲說道。

宋北風嘴角泛起冷笑,果然如此,秦太公一路打壓,把救人之事說得那麼難不過就是個鋪墊罷了,到頭來只是為了把他自己給捧得高高的,當然,這事情一成,杜白衣也就欠了他一個大人情。番○茄□`-.

可真是想得好周到啊!

「那究竟是什麼隱秘?」

一聽營救計劃有了希望,杜白衣大感興趣的問道。

「這隱秘就是——天地縱橫陣破壞之謎!」

秦太公掃了一眼全場,這才慢悠悠的把話說了出來。

「什麼?」

饒是宋北風等人,都不由得吃了一驚。

畢竟關於天地縱橫陣如何被破壞一事,幾經調查之後仍是一團霧水,而這個問題確實關乎到整個正道的存亡問題。

看著眾人驚訝的表情,秦太公一臉的滿意,然後便亮出了陰陽草,將當初敖戈所言之事一五一十的重講了一遍,還包括那換體之術的事情。

「竟是如此一回事……」

宋北風蹙起眉頭,心頭又生出疑惑來,這秦太公居然能夠率先獲悉其中的秘密,尤其是換體之術,這絕對是邪道那邊機密中的機密,這著實讓人驚訝,同時又莫名的生出不安來。

「不愧是擊潰了邪道大軍的秋水宗啊,太公兄果然厲害得很,這等隱秘都被你洞悉了,那麼咱們要做的是?」

杜白衣也免不了一番稱讚,畢竟天地縱橫陣一破,大家都是唇亡齒寒,如今這謎底揭開,自也欣喜。

秦太公深邃的一笑道:「眼下,牛角魔使閉城不出,一則在恢復元氣,二則是在等待著魔化之土侵蝕到我們巨牙城,那樣一來,他們再度攻城的話可就得事半功倍了。◇番茄小△說網“-.」

「確實,那……」

杜白衣聽得直點頭。

「那麼,咱們就把他這個計劃給破壞掉!」

秦太公聲音一沉。

杜白衣頓時明白過來,「這樣一來,他就會手腳大亂著了道。」

「沒錯。」

秦太公笑起來道。

「那太公兄要如何破壞他的計劃呢?」

宋北風此時說道。

秦太公便道:「說來也簡單,其一,在邊境已經被破壞的陣法區域重新布設天地縱橫陣陣柱。」

「重新布設?天地縱橫陣的陣柱並沒有多餘的,而且製造一根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和極多的資源,雖然已經在秘密打造,但是沒有三五月是沒辦法出爐的。」

宋北風搖了搖頭。

秦太公便一笑道:「這事情老夫當然知道,所謂布陣無非只是障眼法,糊弄人罷了,只要夠像就行。而作為陣柱的標誌,便在於能夠遏止魔化之土,到時候只要召集大批擁有凈化能力的玄師一同施術,令瀰漫的魔化之土呈現出衰退的跡象,再加上我們泄露出去一些消息,牛角魔使必定會認為是真的。」

「太公兄還真是深思熟慮啊。」

宋北風滿含深意的說道。○番茄–`.-f`q`x-s`-.-com

按秦太公所言,來這裡只是為了說一下這陣法被破壞的隱秘之事,但眼下看來分明有滿盤打算,這什麼掩人耳目的陣法斷然是幾經考慮后才成形的策略。

「北風兄過獎了。」

秦太公厚著臉皮的笑,然後又道:「待陣法修復完成,便傳出消息,說是咱們經過數年的研究已經掌握了天地縱橫陣陣柱高修復的方法,盡量把話傳得厲害些,這話一旦傳到牛角魔使耳中,他必定會大笑,而且準備伺機而動,通過毀壞一大片的陣柱來打擊我方的士氣。」

「但是這樣一來,主動權便在邪道手裡啊,他們什麼時候離城攻擊,這時間都說不準啊。」

杜白衣又皺起眉頭來。

「對,單單隻是這樣的話,咱們只不過是引蛇出洞,蛇出洞的時間尚不在掌控內。那麼,咱們就需要做另一件事情。」

秦太公笑道。

「另一件事情?」

杜白衣立刻問道。

秦太公便道:「即是——攻城!」

「攻城?」

杜白衣聽得有些糊塗。

秦太公微微一笑道:「簡單的說,我們集合兵力,借著如今士氣正濃攻入邊境,目標便是邊境四大重鎮之一的烏鐵城。之所以進攻烏鐵城而不直接進攻三鬼城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先把老虎的牙齒拔掉。但是,烏鐵城是塊硬骨頭,再加上敵人的兵力可以通過各城的傳送陣轉移,因此要啃下這塊骨頭絕不容易。☆番茄“-.-f-q-x`s-`.-c`o-m`」

「那……然後?」

杜白衣又問道。

「這城自是久攻不下的,那麼,既然攻不下城自然我們就要退,但是,牛角魔使豈容我們就這麼退去?他可是急需一場大勝利來提升士氣呢,那麼他們必定就會追來,而他們一動身,就是白衣兄你們救人的時機了!」

「好,好,真是太好了,這簡直就是精妙絕倫之策啊。」

杜白衣直是大喜之極。

「不過是剛剛臨時想到的主意,或許細節上還需要斟酌一二,不過大體就這樣了,北風兄以為如何啊?」

秦太公笑言道。

「太公兄這臨時之策真是驚艷。」

宋北風淡淡說道。

「北風兄,如今既然策略制訂清楚了,也大有可行之道,你該不會再反對了吧?」

杜白衣沉聲問道。

「老夫說過,只要方法可行,當然會救人。眼下按太公兄的說法,確實可行,那麼自沒有推辭的理由,二位就召集部下集合,大家一起好好籌謀這事情吧。」

宋北風說道。

「沒必要如此麻煩,這方法即是老夫想的,便由我們秋水宗這邊來定策略吧,待周詳策略出世之後,再送來給二位過目,若可行,立刻行動便是。」

秦太公說道。

「好,這樣當然更好。」

杜白衣當即贊成。

「白衣老弟,可有興趣到巨牙城一座?順便提提意見。」

秦太公邀請道。

「當然,當然要去。」

杜白衣立刻點頭,於是便隨著秦太公而去。

待人走了,宋銘便重重哼了一聲道:「好個秦太公,此番是在給咱們下套子啊!」

「沒錯,這主意分明就是籌謀已久,等個時機拋出來罷了,如今杜白衣一來,他估摸著怎麼回事,就立刻湊上來了,拉攏了杜白衣,若然營救成功,功勞可就是他的,咱們都不過是出力氣的。」

宋古德沉聲說道。

這時,宋北風淡淡說道:「杜白衣是如何得到俘虜的情報?」

「北風師弟的意思?」

宋銘蹙起眉頭來。

宋北風冷笑道:「杜白衣的情報網路連咱們都不如,我們也是從默師弟那邊才得到這消息,他們怎會得知得如此快?只怕本就是秦太公把消息泄露出去的,然後才能夠如此藉機行事啊。」

「這個狡猾的老狐狸!」

宋銘握著拳頭大罵道。

「秋水宗此番奪下巨牙城,已是名聲大旺,若然再藉此機會營救了四百俘虜,又獲得了金獅國的感激,那麼勢力將會扶搖直上,那我們宗門受到的威脅可就更大了。」

宋古德擔心道。

「我現在所擔心的,可不只是這一點,還在於這整個策略中可能包含的其他事情。」

宋北風沉聲說道。

「其他事情?」

眾人聽得都是心頭一沉。

「秦太公為了奪取無限令碎片,不惜和斗星館合作,更帶著殺害默師弟之心,此人如此不擇手段,如今雖然口上說是幫助營救,但誰知道他葫蘆里有沒有賣其他葯。」

宋北風說道。

眾人頓時臉色一變,宋銘立刻說道:「師弟的意思是,他很可能藉助這一場戰事來對付咱們?」

「這並非不可能,只是對方會以何等手段,何等手法來做這事情。當然,若然沒有自是最好,但若然有陰謀,怕是防不勝防。」

宋北風沉聲說道。

「那……那……咱們該如何是好?」

宋銘幾老都不安起來。

「無妨,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讓秦太公吃虧的人,不是有嗎?」

宋北風說到這裡,卻是一笑。

「對啊。」

宋銘幾老頓時一拍腦袋,想起李默來了。

李默之前一身殘軀,便讓秦道銘兩度奪島計劃失敗,更丟了命,秦太公也沒佔到半點便宜,如今李默回歸,又豈會讓秦太公佔便宜?

論打鬥,他們幾人倒是不怕誰,但這陰謀詭計卻是如冷箭般防不勝防,而能夠見招拆招,更狠咬對方一口,除了李默又還能有誰呢。

這麼一想,頓時心頭一下子塌實了。 三天後,秋水宗派人把營救計劃的詳細策略書遞送到了燕皇門這邊,宋北風立刻帶著策略書抵達了無根島,一路到了大殿。▽番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