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巖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原本驚天動地的吶喊聲頓時消失不見,秦家的弟子們紛紛閉上嘴等着秦巖訓話。

“我聽說大家很多人吃了我的靈藥後實力大漲,我心裏面非常高興,我希望大家能夠再接再厲,繼續將這種精神發揚下去。你們說好不好?”

秦巖話音剛落,這些弟子們紛紛高聲大吼起來:“好!”

“那麼接下來就請大家展示一下你們的實力吧!”

“家主,讓我先來!”秦夢第一個跳上擂臺。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可以開始了。

秦夢當即將她學到的最好的道術展示出來。

與秦昌齡說的一樣,秦夢的實力居然真的達到了長老的級別,這樣的話秦家就相當於又多了一個高手。

接下來又有幾個秦家弟子給秦巖展示了一下,這幾個秦家弟子的實力也都達到了長老級別。

看到這裏,秦岩心中十分欣慰。

無論是各大隱祕世家,還是各大道派,想培養出一個長老至少需要幾年甚至是十幾年,可是現在秦家一下多出來七八個長老,這在任何隱祕世家和道派中都絕對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如果秦家此刻是道派的話,那麼以秦家現在的實力肯定可以達到第一道派的水平。

展示完道法,大家都走了,秦巖在秦昌齡等人的陪同下回到了議事大廳。

他們聊了一些最近各大道派以及鬼域、邪靈殿和妖族的動向。

各大道派、邪靈殿和鬼域都沒有什麼大的動向,但是妖族卻傾巢出動,離開了妖族森林,來到了俗世。

但是妖族的妖特別奇怪,他們既沒有對殭屍動手,也沒有對其他的勢力動手,而是將族內的各個成員分散在全國各地,好像在尋找什麼。

這引起了很多勢力的關注,人們都覺得妖族在尋找一件至寶,而且是比千年血玉還厲害的至寶。

否則妖族不可能那麼輕鬆的讓秦巖拿走千年血玉,卻去尋找其他東西。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妖族這麼做是在尋找兩個女妖,這兩個女妖正是女祭司的媽媽和妹妹。

秦巖也來了興趣:“哦,妖族人在找什麼?”

“我們也不知道,但是看妖族的架勢,他們應該勢在必得,我也覺得他們在尋找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器。”秦昌齡說。

“如果我們能趕在他們之前找到就好了。”另一個長老說。

秦巖搖了搖頭說:“我們都不知道他們在找什麼,我們怎麼可能趕在他們的前面。”

“家主,我們如果擒下妖族的一個小妖,通過搜魂不就知道了嗎?”這個長老立即向秦巖獻計。

秦巖立即搖頭:“不行,我們如果這麼做,一旦被妖族發現,我們將變成妖族的敵人。到時候妖族絕對會傾巢而來,對我們展開瘋狂的報復。”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你們知道爲什麼其他勢力都沒有向妖族的人下手嗎?”

聽到秦巖的話,其他人似乎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們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莫非就是怕妖族報復嗎?”

秦巖點了點頭:“很明顯就是這樣的,所以我們千萬不能現在去招惹妖族。”

“還是家主想的透徹。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我相信總有人會忍不住向妖族出手的。到時候我們即便不出手,妖族尋找什麼東西的消息也會傳進我們的耳中。”

秦巖點了點頭說:“對,就是這樣,我們最好還是躲在幕後,讓其他人去辦事。”

“除了妖族的事情外,還有沒有其他的事情?”秦巖接着問。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唐朝一個古墓的殭屍全部出來了,據說這個古墓的主人還是一代唐皇,他們和漢朝的昌邑王打起來了。原本唐皇有玉璽,昌邑王已經聽從了唐皇的號令,但是後來不知道爲什麼,昌邑王居然可以無視玉璽的存在,可以和唐皇對着幹。”

聽到這個長老的話,秦巖想起了妖族聖地裏的昌邑王。

他記得玉璽可以號令昌邑王,可是現在昌邑王卻能對抗玉璽,這讓秦巖有些吃驚。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就是昨天的事情,而且唐皇殭屍和漢朝殭屍就在我們旁邊開戰了,就在東面八十里。”這個長老對秦巖說。

秦巖沒有想到距離他們這麼近。

之前九窈多次幫過秦巖,秦巖覺得這一次他應該幫幫九窈,讓九窈將昌邑王他們這幫邪惡的殭屍收服了。

“爺爺,我有個請求。”秦巖對秦昌齡說。

“家主,你有什麼話就直接下命令,現在你是家主,我只不過是一個長老。我也要聽從你的命令。”

“既然這樣,那我就下命令了,秦昌齡,秦浩明,秦武靜……你們聽令。現在馬上隨我下山。”

秦巖點了十個長老的名字,幾乎將秦家的長老都叫上了。

聽到秦巖的話,秦昌齡等人愣住了,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要讓他們下山。

看到大家滿臉疑惑的表情,秦巖對他們說:“實不相瞞,唐皇對我有恩,他們這次收復昌邑王我必須祝他們一臂之力。”

聽到秦巖這樣說,大家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家主,每次大戰之前,無論是道門還是鬼域,無論是妖族還是邪靈殿,大家都會集合在一起對殭屍開戰。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如果我們去幫助殭屍,我們極有可能犯衆怒!”

其中一個長老不是特別同意秦巖幫助唐皇,立即給秦巖擺道理。

秦巖搖了搖頭,對這個長老說:“如果我臉曾經幫助我的恩人也要放棄,你們覺得我配不配給你們當家主?”

糾纏不休,Boss強勢來襲 “我相信我能當上你們的家主,正是因爲我高尚的人格,出衆的能力才選我的,如果我是一個忘恩負義之徒,你們還會選我嗎?”

“現在唐皇他們就是我的家人,我如果怕引火燒身,連自己的家人都放棄,你們覺得我還有資格當你們的家主嗎?”秦巖慷慨激昂的說

聽完秦巖的話,秦昌齡第一個站起來:“家主說的對,我們正是因爲他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才會選他,所以我同意去幫助唐皇。”

第二個長老也站起來表明態度:“我也同意家主說的話,唐皇在未來顯然是我們的朋友,如果我們不能保護好朋友,那以後誰還願意做我們的朋友。”

緊接着,第三個長老、第四個長老甚至是第九個長老也都紛紛表態,表示同意秦巖的做法。

後來就連反對秦巖的長老也同意了秦巖的做法。

當大家達成一致後,秦巖立即帶着他們悄悄的下山,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秦家東面的八十里地。

幾個小時後,秦巖他們來到了唐皇和昌邑王激戰的地方。

原來這個地方是一個漢朝古墓,此刻漢朝古墓的四周一片殘垣斷壁,只見一片片樹林全部倒了,地上的花草更是枯萎致死。

就連很多山頭都被肖平了,一看就知道這裏經歷過一場大戰。

“他們之間的大戰應該結束了,我們恐怕來晚了。”秦昌齡有些惋惜的說。

秦巖卻搖了搖頭:“不晚,他們反而到了決戰時刻,你們聽。”

說到最後,秦巖指向了古墓。

所有的人同時都豎起了耳朵。

古墓裏面隱隱約約傳來一聲聲怒喝聲,以及打鬥聲。

“家主,還是你的聽力好,這麼小的聲音居然都能聽得到。”

秦巖笑着說:“走,我們去古墓裏面看一看。”

說罷,秦巖帶着大家走進了古墓。

剛走進古墓,秦巖就感受到了一股股靈氣撲面而來。

秦巖忍不住睜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情況?爲什麼這裏的靈氣這麼濃郁?莫非這裏有靈地嗎?如果真的有靈地,那這裏的靈地絕對是上等靈地,甚至是比我保市的那塊靈地還要好。

想到這裏,秦巖對秦昌齡說:“爺爺,恭喜你了,我找到可以供養靈花靈草的靈地了。”

聽到秦巖的話,秦昌齡有些摸不着頭腦:“你說什麼?”

“我說我找到靈地了,這個古墓裏面就有一塊上好的靈地。我移植到咱們秦家的靈花靈草有救了。”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秦巖的話,秦昌齡先是楞了一下,隨即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並且自言自語起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另一個長老同樣激動萬分:“幸虧我們聽從了家主,來到了這裏,否則我們怎麼可能在這裏找到靈地,真是好人有好報啊!”

靈地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找到的,如果靈地都那麼好找,那每個道派都會有自己的靈地了。

可想而知,靈地是非常稀有的,特別是上好的靈地。

秦巖笑着說:“不過大家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只有收了昌邑王,才能拿到這些靈地,否則的話昌邑王是不會讓我們拿到靈地的。”

“對,我們先幫唐皇收了昌邑王。”秦昌齡對大家說。

秦巖帶着大家向古墓的深處走去。

昌邑王的古墓雖然不如九窈古墓那麼複雜,但是裏面也佈滿了機關和各種密道。想找到唐皇他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秦巖他們現在實力高超,根本不在乎什麼陷阱,他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走錯地方。

因爲他們在古墓中能聽到瘋狂的打鬥聲,這打鬥聲似乎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這說明唐皇和昌邑王的激戰已經接近了尾聲,勝負馬上就要揭曉。

秦巖根據羅盤的指示,走過一條條密道,向唐皇他們所在的地方快速走去。

十幾分鍾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唐皇和昌邑王決戰的地方。

這是一個古墓大殿,大殿極大,足有半個籃球場那麼大。

唐皇他們被困在一個陣法中,昌邑王正在指揮漢朝的殭屍瘋狂的攻擊唐皇等殭屍。

秦巖看到九窈和唐皇都受傷了,至於十三大將軍更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眼看是快不行了。

“唐皇,你一定想不到吧,你居然會死在我的手裏。哈哈哈!只要我拿到你手中的玉璽,我就可以稱霸整個殭屍界了。”昌邑王得意洋洋的大笑起來。

“只可惜你生不逢時,恐怕拿不到玉璽了。”

就在這時,秦巖突然從大殿外走進來,語帶譏諷的對昌邑王說。

與此同時,秦昌齡他們緊跟着秦巖走了出來。

聽到秦巖的話,無論是昌邑王,還是九窈和唐皇,他們都露出了驚訝無比的表情。

不過昌邑王是害怕到了極致的驚訝,而唐皇和九窈卻是高興到了極致的驚訝。

他們都沒有想到秦巖會在這一刻出現。

“秦巖,怎麼會是你?”昌邑王失聲大叫起來,臉上在瞬間變的一片蒼白。

“秦巖!”九窈驚聲尖叫起來,她沒有想到秦巖會在這個時候趕來。

如果秦巖再遲來幾分鐘,也許她和她父皇就要死在這裏了。

秦巖對九窈點了點頭,笑着安慰她:“九窈,你放心,我馬上救你出來。”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向昌邑王看去:“昌邑王,如果你現在歸順唐皇,我可以留你一條生路,如果你敢說半個不字,那麼對不起,我絕對讓你生不如死。”

說罷,秦巖的眼中綻放出道道寒芒。

“秦巖,我和你拼了!”昌邑王心裏面清楚,他已經背叛過一次唐皇了,他現在即便歸順了唐皇,唐皇也會殺了他。

所以他只能拼命了。 昌邑王念動咒語對着陣法指去,陣法“轟隆隆”的響起來,就像山崩地裂一樣。

緊接着,一塊塊虛無的巨石從陣法中飈射出來,向秦巖他們壓去。

秦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神輕蔑的看着這些巨石。

“轟!轟!轟!”

這些巨石瘋狂的砸在秦巖的頭頂,但是並沒有對秦巖造成任何傷害。

秦巖隨手一指,這些巨石就像爆米花一樣“啪啪啪”的崩碎了,並且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幼稚,我既然敢來說明就不怕你的陣法。”秦巖冷笑起來。

原來秦巖在進入大殿的時候,他已經破掉了陣法,此刻的陣法就是一個樣子。

“昌邑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歸順不歸順唐皇?”

“去死!”昌邑王大喝一聲再次指揮陣法攻擊秦巖。

秦巖沒有想到昌邑王這麼頑固,簡直是無可救藥。

他轉過頭對秦昌齡他們點了點頭。

秦昌齡等人當即念動咒語,拿出一柄柄桃木劍,踩着七星天罡步向陣法衝去,刺在陣法的陣眼上。

只聽見“咔嚓”一聲,陣法的防護罩就像破碎的雞蛋一樣,被打開了。

與此同時,昌邑王受到陣法的反噬,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鮮血。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漢朝殭屍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的王爺這麼快就被秦巖打敗了。

秦巖雙腿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然後輕飄飄的落在昌邑王面前。

他伸出手一把掐住昌邑王的脖子冷笑起來:“昌邑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這可是你自找的。”

說罷,秦巖將昌邑王就像小雞仔似的扔到了九窈的面前:“九窈,昌邑王現在歸你了,你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九窈十分驚喜,她激動的看着秦巖:“秦巖,謝謝你。”

秦巖擺了擺手:“你和我還用說謝謝嗎?這是我應該做的,難道你忘了你之前也幫過我嗎?而且還不止一次。”

秦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九窈對他的好,他記得清清楚楚。

“你父皇沒事吧?”看到唐皇精神萎靡,秦巖關切的問。

“我父皇中了昌邑王的暗算,實力受損非常嚴重,不過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九窈嘆了口氣說。

原本昌邑王根本不是唐皇的對手,但是昌邑王詐降,在唐皇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重傷了唐皇。

“你準備怎麼處置昌邑王?還有他的這些屍兵屍將?” 至尊重生 秦巖掃了一眼漢朝殭屍。

“我準備殺了昌邑王,收編他的屍兵屍將。”說到最後,九窈眯起眼睛向昌邑王望去,眼中閃過兩道寒芒。

聽到九窈的話,昌邑王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不停的大聲求饒:“九窈公主,求求你繞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九窈冷笑起來,一腳踢在昌邑王的臉上。

昌邑王被踢的向後倒飛出去,跌落在地上。

不過他緊接着又爬起來,繼續跪在九窈面前大聲求饒。

當昌邑王看到九窈無動於衷之後,他又轉過頭向唐皇拼命的磕頭:“吾皇陛下,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保證以後對你忠心耿耿,絕不背叛。”

唐皇什麼也沒有說,對昌邑王招了招手。

昌邑王楞了一下,隨後匍匐着爬到唐皇的面前。

在昌邑王爬到唐皇面前的那一刻,唐皇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狠厲,他伸出手狠狠地拍在昌邑王的頭頂上。

只聽見“砰”的一聲,昌邑王的頭就像西瓜一樣被唐皇拍的稀碎,他的身子搖晃了一下摔到了地上。

秦巖沒有想到唐皇這麼狠辣,一句話也沒有說就把昌邑王殺了,不愧是做皇帝的料。

九窈掃了一眼漢朝的各個殭屍,對他們大聲的說:“誰願意歸順我皇陛下?”

上百名漢朝殭屍紛紛跪在地上,不約而同的大聲說:“我們願意。”

九窈點了點頭,轉過頭向她父皇看去。

唐皇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九窈當即飛身而起,落在漢朝殭屍面前,在每一個殭屍的嘴裏都塞了一顆藥丸。

秦巖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藥丸,但是他覺得這肯定是控制漢朝殭屍的藥丸。

看到這裏的事情都處理完了,秦巖對九窈說:“九窈,我還有事情要做,你先在這裏照看你父皇,我一會兒再過來找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