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巖懶得對這種小人物動手。

“趙鵬飛,別打了!我現在想讓你辦一件事情,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願意!當然願意!”現在除了不讓趙鵬飛去死,趙鵬飛幹什麼都願意。

秦巖點了點頭,大有深意地說:“那好!我不想再看到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趙鵬飛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秦巖的意思,諂媚無比地說:“巖哥,你放心,我絕對辦到!”

“好!我們走!”秦巖對着半空一指,扯掉了狐青娘佈下的罩子,帶着李天霸等人向車上走去。

“主人,這就算了?”李天霸有些意猶未盡。

他想給楊文忠和楊子怡上點刑罰,讓他們嚐嚐什麼叫“舒爽”。

秦巖擺了擺手:“這種殺人的事情,我們以後儘量不要去做!更何況有人願意……嗯?”

秦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擡起頭向對面的一棟高樓樓頂上望去。

他感覺到一雙眼睛正在看着他,而且炯炯有神。

不過當秦巖擡起頭之後,那雙躲藏在暗中的眼睛消失不見了。

“主人,我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偷窺我們!”慕容雪菡給秦巖悄悄傳音。

“嗯!我也感覺到了!”秦巖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向四周望去。

剛纔那種被蛇盯上的感覺不見了。

當秦巖他們回到香榭花提的時候,那種被偷窺的感覺又出現了。

秦巖十分好奇,到底是誰在監視他。

“天霸,天成,你們去小區四周轉轉。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秦巖轉過身吩咐。

“好的!主人!”

李天霸和宇文天成轉過身分別向小區東西兩個方向走去。

“哥哥,宋鞠夫婦剛剛甦醒了!”

當秦巖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狐小媚打開門大聲叫起來。 前一段時間,秦巖雖然縫好了宋鞠夫妻碎裂的魂魄,但是他們一直沒有甦醒。

隨後秦巖使用道術開始溫養他們的魂魄,不過效果不大,他們依舊處於昏迷中。

原本秦巖以爲他們很難再醒來了,誰能想到今天居然甦醒了。

秦巖三步並作兩步,快速走進家裏面。

此刻宋鞠和他老婆正坐在沙發上。

當宋鞠看到秦巖後,立即站起來:“秦大師,謝謝你!謝謝你!”

之前宋鞠以爲趙子神是大師,他現在才知道,趙子神和秦巖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真正的大師是秦巖。

秦巖擺了擺手:“一些小事,不足掛齒!”

“秦大師,不知道我兒子宋哲怎麼樣了?”宋鞠十分掛念宋哲,畢竟宋哲是他的獨生子。

其實宋鞠和他老婆剛醒來,就詢問狐小媚宋哲在哪裏。

狐小媚不敢告訴他們真相,因爲宋哲被秦巖聯手羅光和周小雨殺掉了。

“這……”秦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過秦巖想了想,覺得還是實話實說比較好:“他被我殺了!”

“啊!”宋鞠夫婦當即驚叫起來,臉色在瞬間變得煞白。

“宋總,實在不好意思,我不能不殺他!因爲他變成了陰陽魂,覺醒了前世的記憶,而且殺了很多無辜的人。”

秦巖無奈地嘆了口氣,他也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巖,你爲什麼要殺他!你爲什麼?”宋鞠老婆大聲嘶吼起來,滿眼憤怒地瞪着秦巖,眼中似乎要噴出火來。

“大姐,你要冷靜。宋哲他的確該死!他不但殺了很多人,而且還想殺了你們。如果不是我哥哥,你們早就死在宋哲的手中了!”

狐小媚立即幫助秦巖解釋。

“我不管!我不管!你還我兒子!”宋鞠老婆衝到秦巖面前,一把抓住秦巖胸前的衣領,瘋狂地搖晃起來。

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即便自己孩子殺人放火,他們也會袒護,特別是一些家庭婦女。

宋鞠老婆現在就是這樣。

Www☢ttκǎ n☢℃O

秦巖擰起眉頭,冷冷地看着宋鞠老婆。

他覺得自己或許救錯人了。

看到秦巖生氣了,宋鞠怕秦巖在震怒之下殺了他們,立即拉住了他老婆:“你幹什麼呢?秦大師是爲了我們。”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我兒子!秦巖,我告訴你,殺人償命,你必須給我兒子償命!”

宋鞠老婆指着秦巖大聲咆哮起來。

“媽的!給臉不要臉!”慕容雪菡看不下去了,她顯出身形飄到宋鞠老婆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將她提到了半空中。

宋鞠老婆嚇壞了,戰戰兢兢地看着慕容雪菡。

宋鞠也被嚇壞了,一個勁地向秦巖求情。

秦巖想了想,覺得沒有必要和宋鞠老婆一般見識,她畢竟只是一個婦道人家。

“算了!你們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們!”秦巖擺了擺手,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慕容雪菡不甘心地將宋鞠老婆扔到沙發上。

宋鞠拉起他老婆趕快離開了秦巖家。

“唉!原本以爲辦了一件好事,想不到惹了一身騷!”秦巖自嘲地嘆了口氣,轉過身上了二樓的房間。

爲了縫補宋鞠夫婦的魂魄,秦巖花費了不少時間,不少精力。

誰能想到宋鞠老婆居然這樣對他。

其實這種恩將仇報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太多了。

離開秦巖家,宋鞠老婆咬牙切齒地說:“秦巖,你等着,我遲早有一天要弄死你!”

“老婆,秦巖這種大人物可不是我們能惹起的!”

“難道就任由他殺了我們兒子?”

“可這一切都是兒子的錯啊!”

“我不管!我要爲我兒子討回公道!”宋鞠老婆咬牙切齒地說,根本不管他兒子有理沒理,也根本不管他兒子做了什麼。

宋鞠無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他心中清楚,自己遲早會被他老婆害死的!

名門寵婚 既然妖魔鬼怪殺不了他,那我就炸死他,用槍打死他。

宋鞠老婆在心中咬牙切齒地暗想。

她有一個侄子,是搞化學的,不但會自制炸藥,還會自制手槍。

她準備和她侄子買一把槍,買一包炸藥。

做好了決定,宋鞠老婆打車直奔她侄子家。

秦巖根本不知道宋鞠老婆要殺他,坐在房間裏面開始修煉道術。

兩天後,秦巖準備去古墓醫藥公司看看,在夏柏明的陪同下驅車直奔古墓大廈。

他剛剛坐上車,手機就響了。

秦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趙子神打來的。

“趙大師,什麼事?”

趙子神最近好長時間沒有和秦巖聯繫了,秦巖覺得趙子神給他打電話肯定有事。

“秦大師,我剛纔發現羅盤指針轉到了死門之上,這可不是好兆頭啊!”

原來趙子神給秦巖做了一個可以預測兇吉的羅盤,一旦秦巖遇到大凶之兆,羅盤就會轉動。

今天趙子神起牀後發現羅盤的指針指向了死門,當即給秦巖打來電話提醒秦巖。

“哦!有這種事情?”秦巖十分奇怪,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趕在虎口中拔牙。

“是啊!你最好不要出門了!”趙子神提醒秦巖。

“嗯!好的!謝謝你!”

秦巖轉過身下了車。

如果是別人提醒秦巖,秦巖不一定相信,但是趙子神提醒秦巖,秦巖是絕對相信的。

看到秦巖他們又回到了別墅裏面,宋鞠老婆恨得牙癢癢。

她昨天晚上潛伏到秦巖小院,將一個遙控炸彈裝在了車下面。

只要她按下炸彈,秦巖和車就會飛上天。

秦巖雖然在別墅四周佈下了三疊陣,但是三疊陣只對鬼怪殭屍,以及邪靈起作用,對普通人不起作用。

接下來的三天裏,秦巖每天想離開,趙子神都給他預警,說有不祥之兆。

弄得秦巖都神經衰弱了。

“趙大師,不會吧,怎麼每天都有不祥之兆?”

“秦大師,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這是真的!我沒有必要騙你!”

趙子神也十分無語,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不不不!我非常相信你,否則我最近幾天就不會待在家裏面了!”

說到這裏,秦巖話鋒一轉:“不過總這樣也不是個辦法,你能不能幫我找出這個人?” “秦大師,以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行!”趙子神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說。

媚尊天下 “那好!我來想辦法吧!”

掛了趙子神的電話,秦巖擰起了眉頭,思索着用什麼辦法將這個人召出來。

慕容雪菡顯出身形,飄到秦巖耳邊說:“主人,要不你找個替身?”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眼前頓時一亮。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如果我找個替身,對方肯定以爲是我,絕對會向我的替身發起攻擊,到時候我就可以順藤摸瓜將他找出來了。

只是讓誰去當替身呢?

秦巖覺得這是一個問題。

“主人,我幫你去吧!”慕容雪菡提議。

“不行!我不能讓你去!也不能讓別人去!”

這麼危險的事情,秦巖是不會讓慕容雪菡去的,也不會讓李天霸他們去。

因爲他們是秦巖的親人。

秦巖想了想說:“雪菡,你去找個畫皮鬼來當我的替身吧!”

畫皮鬼是鬼類的一個分支,她們一般多爲女鬼,可以將別人絕世的容顏畫在畫布上,然後施展鬼術蒙在臉上。

這樣的話,畫皮鬼的容貌就和畫布上的人長得一模一樣。

有些畫皮鬼更厲害,不但可以畫別人的容貌,還可以畫別人的身材,將自己變成魔鬼身材絕世容顏。

不過這種畫皮鬼很少,一百個裏面能出一個就不錯了。

“好的!”慕容雪菡轉過身準備離開。

“等等!你最好找一個殘害過別人的畫皮鬼!”

雖然大部分畫皮鬼變換容貌都是爲了勾引男性,吸收男人身上的陽氣,但是也有個別畫皮鬼不害人。

讓不害人的畫皮鬼當他的替身,秦岩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主人,你真是一個好人!”慕容雪菡笑着說。

慕容雪菡之所以能對秦巖這麼死心塌地,就是因爲秦巖是一個好人,而且慕容雪菡覺得秦巖以後也絕對是一個好老公。

一想到秦巖晉升到天師之後可以和自己探討男女的長短深淺,慕容雪菡的臉在瞬間一片通紅。

“好了!快去吧!”

秦巖擺了擺手,示意慕容雪菡趕快去辦事。

慕容雪菡微微頷首,轉過身穿過牆,飄出了別墅。

晚上凌晨一點,慕容雪菡抓着一個女鬼回來了。

這個女鬼長得十分委婉乖巧,屬於那種男人看一眼就想保護的女生。

“主人,這個畫皮鬼害人不淺,我抓她的時候,她正在狂吸一個男人的陽氣,而且那個男人眼看就不行了。”

“哦?是嗎?”秦巖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起這個女鬼。

一般情況下,很少有鬼怪會狂吸一個人。

因爲受害者一旦太憔悴甚至生病了,他的家屬一般都會請道士,無論什麼鬼怪都不喜歡惹麻煩。

不過只吸一個人也有好處,第一,不用到處去獵豔目標。第二,同一個人的陽氣只有一種特性,鬼在吸收的時候,特別容易轉換。

如果吸收不同的人,就相當於吸收不同的陽氣,轉換起來比較麻煩費事。

“天師,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只要您饒了我,我給您當鬼僕都沒有問題!而且我會九九八十一種姿勢。”

畫皮鬼可憐巴巴地祈求起來。

她說到最後還給秦巖拋了一個媚眼。

秦巖搖了搖頭,根本懶得理會畫皮鬼這一套。

畫皮鬼一般都很醜,否則她們也不會去畫皮了。

更何況秦巖有慕容雪菡、周小雨她們,怎麼會看上一個畫皮鬼。

“你叫什麼名字?”秦巖眯起眼睛問。

“我叫梅梅!”畫皮鬼緊張地說。

“嗯!名字不錯!梅梅,我想讓你辦一件事情,如果你辦成了,我就放你走。如果你死了,那隻能說是你的造化不夠。”

“不知道天師想讓我辦什麼事情?”

秦巖給慕容雪菡使了一個眼色,慕容雪菡點了點頭,當即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梅梅。

“這……這是不是太危險了?”梅梅也不傻,像秦巖這樣的天師都不願意以身涉險,說明這件事情非常危險。

“哼!你如果不去做,那只有死!”慕容雪菡冷哼了一聲。

梅梅想了想,當即點頭:“好!我願意!”

她此刻也想通了,不去,那是必死無疑。去了,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