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巖用槐木劍劍尖挑起蔡宏宇的下巴,挑起眉毛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怎麼樣?服不服?”

“哼!”蔡宏宇冷哼了一聲,轉過頭向其他地方望去,顯然是不服。

“算了,看在你是蔡家人的面子上,我就饒了你!”

秦巖收起槐木劍,轉過身往回走。

就在這時,蔡宏宇惡向膽邊生,揮掌向秦巖的後腦勺拍下。

看蔡宏宇動手,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當即大聲提醒起來:“主人,小心!”

秦巖裝出錯愕的樣子,轉過身揮起槐木劍向後劈去。

“咔嚓”一聲,蔡宏宇的右胳膊被秦巖一劍斬斷。

鮮血頓時就像噴泉一樣,從斷口處飈射而出,濺的滿地都是。

“啊!”蔡宏宇抱住右胳膊大聲哀嚎起來。

好幾個蔡家人撲上去,有的抱住了蔡宏宇,有的給蔡宏宇止血,有的給蔡宏宇包紮傷口。

醫神小農民 “秦巖,你居然敢砍傷我們蔡家人!”

蔡家人紛紛指責起來。

砍斷蔡宏宇胳膊要比打傷蔡天騰要嚴重的多。

胳膊斷了,即便再接上,以後想使用道術也特別難,因爲施展道術需要捏指掐訣,這是一個精細活,而且追求速度。

越深奧的道術,捏指掐訣的速度越快,花樣也越繁瑣。

也就是說蔡宏宇的道家生涯有可能就此斷絕了。

除非他自殺變成厲鬼,然後修行鬼術,這樣就能晉升成鬼王。

不過沒有一個人願意拋棄肉身變成鬼,除非是沒有辦法。

但是被打傷了,最多調理幾個月,幾個月後又能活蹦亂跳的施展道術了。

“我……我也沒有想到會這樣啊!”

秦巖裝出手足無措的樣子,其實心裏面卻冷笑起來。

原來剛纔秦巖早就猜到蔡宏宇要對他出手,所以故意留下一個後背給蔡宏宇。

這樣砍掉蔡宏宇的胳膊,秦巖可以說是無意而爲。

如果秦巖直接砍掉蔡宏宇的胳膊,那可就是故意爲之了。

“哼!秦巖,你就是故意的!”

“你必須砍斷自己的胳膊,否則的話,你今天就別想走出這裏!”

蔡家人紛紛大吼起來,大有準備羣起而攻之的架勢。

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立即飄到秦巖背後,與秦巖呈三角之勢,準備隨時應對憤怒到極點的蔡家人。

“蔡家人還真是不講理,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一道懶散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聽到這個人話,蔡家人轉過頭向門口看去,眼中滿是憤恨。

與此同時,秦巖也轉過頭向門口望去,他看到一個邋里邋遢的老頭從門外走進來,身上滿是酒氣。

在老頭的腰上繫着一個酒壺。

這個酒壺像軍隊裏面用的水壺,呈扁平狀。

高冷老公是男神 看到老頭後,所有的蔡家人都不說話了,似乎十分懼怕老頭。

老頭搖了搖頭,以嘲諷的口吻說:“蔡家怎麼一代不如一代啊!連個有血性的都沒有!”

“姚啓靈,你和一幫晚輩耍什麼威風,有本事和我過兩招!”

這時,又一個人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

聽到這個人的聲音,蔡家的人個個喜上眉梢,紛紛議論起來:“二叔來了!”

“蔡玉,你個鱉孫,你以爲我怕你啊!”姚啓靈轉過頭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

緊接着,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從門外走進來,目光凌厲地向房間裏面所有的人掃去。

當蔡玉看到蔡宏宇缺了半條胳膊後,不由勃然大怒:“這是怎麼了?” “二叔,是秦巖砍斷了宏宇師兄的胳膊!”

其中一個蔡家年輕人指着秦巖大聲說,語氣中充滿了憤恨。

蔡玉眯起眼睛向秦巖看去,眼中寒芒閃爍,看的秦巖脊背發涼。

秦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找死,我蔡家人也是你隨意打殺的!”蔡玉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的天靈拍下。

秦巖身形一閃向後急速退開,但是秦巖發現無論他向哪個方向退,都無法躲過蔡玉。

蔡玉的手就像一個罩子一樣,時時刻刻籠罩在秦巖的頭頂上。

秦巖遇到過很多天師,也遇到過很多屍王和鬼王,都能輕鬆的躲過他們的攻擊。

可是今天蔡玉如影隨形,令秦巖避無可避。

莫非他是天尊?秦岩心中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

除了天尊,秦巖想不到哪個天師有這麼厲害。

即便是遇到李天霸和宇文天成那樣的高手,秦巖也不會狼狽成這樣。

就在蔡玉的大手快要拍在秦巖頭頂上的時候,姚啓靈將手插在了秦巖頭頂和蔡玉大手中間,並且替秦巖擋下了致命一擊。

“蔡玉啊!你好不講理啊!你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就想要人家的命。”

姚啓靈撇了撇嘴,搖着頭一臉鄙夷地說,似乎十分看不起蔡玉的作風。

蔡玉陰沉着臉,眯起眼睛向姚啓靈望去:

“這還用說嗎?是他砍斷了宏宇的胳膊!俗話說的好,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他砍斷了宏宇的胳膊,我就要殺了他。”

“也許是宏宇該死呢!”

“你……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其實我剛纔早就到了,而且看到了發生的一切!”

姚啓靈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一面鏡子,念動咒語點在上面。

鏡子上面立即閃現出當時的情景。

看到剛纔蔡家人的醜態,蔡玉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通紅。

“好啊!原來是你們這些人無理取鬧!等我有時間再收拾你們!”蔡玉臉色不善地說。

蔡家年輕一輩紛紛低下頭不敢說話。

蔡天騰輕聲在嘴裏嘟囔起來:“不是你讓我們找機會弄死秦巖嗎?真是的! 陛下黑化后超難哄 現在又怪我們多事!”

原來蔡玉和蔡詢有矛盾,而秦巖正是蔡詢請來的。

不過蔡家的對外聯絡工作一直是蔡玉在主持,所以蔡詢想請秦巖來,必須經過蔡玉這一道門檻。

“秦巖,你跟我來!”蔡玉陰沉着臉說,轉過身向門外走去。

秦巖有些詫異,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秦巖還是跟着蔡玉走出了門外。

其實事情很簡單,蔡詢的老婆姚曼玉得了鬼疾,蔡詢聽說秦巖獲得了陰陽鬼醫的傳承,所以就想讓秦巖幫忙救治姚曼玉。

因爲蔡詢信不過蔡玉的人,便派姚曼玉的侄女姚莎莎去找秦巖。

走在路上,蔡玉臉色陰沉地看着姚啓靈:“你怎麼總跟着我?”

“我沒有跟着你啊!我跟着秦巖啊!我怕他走在半路上被人暗殺了!”

姚啓靈搖頭晃腦地說。

原來姚啓靈是姚莎莎的父親,是姚曼玉的哥哥,也是蔡詢的大舅哥。

蔡玉停下腳步,語氣陰冷地問:“姚啓靈,你什麼意思?”

“我不是在說你,你緊張什麼啊!我是說你們蔡家那些不懂事的孩子!”

姚啓靈嘴上面這樣說,心裏面卻冷笑起來:

老子防的就是你,你以爲老子不知道,那些兔崽子就是你唆使的。

今天秦巖被姚莎莎送進會客大廳之後,姚啓靈就一直躲在暗中,秦巖和蔡宏宇等人衝突的整個過程他都記錄了下來。

蔡玉心裏面也非常清楚,姚啓靈防備的就是他。

“哼!”蔡玉沒有再理會姚啓靈,背抄着雙手繼續向前走。

姚啓靈笑眯眯地走到秦巖身邊,拍了拍秦巖的肩膀說:

“小鬼醫,老頭子我剛纔可是豁出命似得保護了你,你一會兒一定要好好給我妹妹治療鬼疾啊!否則的話,不但他們要弄死你,我也會弄死你的!”

說罷,姚啓靈摳了摳鼻孔,從裏面摳出一點鼻屎,“啪”的一聲,彈進了路邊的花叢中。

就像一個不修邊幅的路邊乞丐一樣。

看到姚啓靈的樣子,周小雨和慕容雪菡一陣嫌棄,立即向後飄了幾步,儘量和姚啓靈保持距離。

聽到姚啓靈的話,秦巖擰起了眉頭。

姚啓靈這分明是在威脅他,不過剛纔如果不是姚啓靈出手,他極有可能已經死在了蔡玉的手下。

想到剛纔那兇險的一幕,秦巖的額頭上不由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秦巖在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的修煉道術,爭取早日踏上天師。

到時候就不用怕蔡玉這樣的高手了。

同時還能和慕容雪菡她們玩九九八十一種姿勢。

之前秦巖以爲天師就是天,但是現在秦巖才知道,天師之上居然真的有天尊,而且天尊的實力居然那麼恐怖,簡直可以秒殺天師。

與此同時,秦巖也終於明白了一句至理名言: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對了,小鬼醫,明天蔡家要舉辦道術大會,我估計他們爲了報復你,肯定要讓你參加,你放心,到時候我罩着你。”

姚啓靈笑眯眯地給秦巖許好處,並且將蔡玉的陰謀當場拆穿。

聽到姚啓靈的話,蔡玉咬緊了牙,腮幫子頓時微微鼓起。

秦巖沒有想到蔡玉居然會針對自己。

可是他們兩個只是第一次見面,往日無緣近日無仇。

秦巖卻不知道,有一種仇恨叫站隊。

現在秦巖站到了蔡詢那邊,那就相當於和蔡玉在爲敵,蔡玉自然不能放過秦巖。

不一會兒,蔡玉帶着秦巖來到一間大瓦房外。

“蔡詢,你找的人來了!”蔡玉一邊敲門一邊說。

“吱”的一聲,一個老婆子打開了門。

“二家主您來了!”老婆子看到蔡玉立即恭敬地施禮。

蔡玉擺了擺手,沒有說話,他轉過身走了。

姚啓靈轉過身追上蔡玉:“蔡玉兄,走,咱們下一盤圍棋去!”

“我累了!要睡覺!”

逆仙龍帝 “我怎麼覺得你想耍什麼陰謀詭計!”

“你……”

“我開玩笑的!莫當真!”姚啓靈裝出開玩笑的樣子,爽朗的大聲笑起來。 看着蔡玉和姚啓靈漸行漸遠,秦岩心裏面知道,姚啓靈肯定是去監視蔡玉了。

“鬼醫大人,裏面請!”老婆子退到一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巖點了點頭,擡起腿向裏面走去。

就在秦巖剛剛跨過門檻的那一瞬,老婆子突然壓低聲音在秦巖的耳邊說:

“鬼醫大人,這是二家主賞賜給您的,希望您能見機行事!”

秦巖低下頭,看到老婆子將一塊胎玉塞進了自己的褲兜。

嗯?這是……

剛開始秦巖愣住了,但是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老婆子顯然被蔡玉收買了,所以纔會這麼做。

不過秦巖根本不準備幫蔡玉,因爲蔡玉這個人陰險狡詐、惡毒狠辣,更何況蔡玉剛開始還想置他於死地。

也就是說,蔡玉現在是秦巖的仇敵。

秦巖想了想,對老婆子點了點頭說:“好說!好說!”

老婆子以爲秦巖答應了,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就連皺紋似乎也舒展開了。

其實她根本不知道,秦巖是不可能答應她的。

對於蔡玉這樣的人,秦巖是既要收好處又不會幫他。

走進屋裏,秦巖看到一箇中年男人站在牀榻前,牀上躺着一箇中年婦女。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中年婦女臉上黑氣縈繞,沒有絲毫血色,一看就知道命不久矣。

“你就是秦巖?”中年男子看到秦巖,原本陰沉的臉上頓時綻放出陽光般的微笑。

“我就是!你就是蔡詢?”

“正是在下!秦大師,你快看看,我夫人她的鬼疾怎麼樣了?”

蔡詢拉住秦巖的手,將秦巖帶到牀前,滿臉愁容地看着姚曼玉。

秦巖伸出右手中指和食指,搭在姚曼玉的手腕上,立即感受到一股股鬼氣從姚曼玉的軀體內涌出,想衝進秦巖的體內。

“秦大師?怎麼樣?”

“哦!不是什麼厲害鬼疾,只需片刻我就能治好她!”

聽到秦巖的話,蔡詢激動無比,拉住秦巖的手接連道謝。

老婆子的臉色卻陰沉無比,目光不善地看着秦巖。

秦巖對老婆子眨了一下眼睛,老婆子恍然大悟,安安靜靜地守在一邊。

鬆開蔡詢的手,秦巖念動咒語向姚曼玉的眉心指去:

“天地蒼蒼,陰陽茫茫,因果循環,移魂換魄!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