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巖點了點頭:“好的!知道了,你們把這東西喝了吧!”

回到廚房,秦巖又拿出兩朵聚靈花,切碎了研磨成粉末,然後倒進小酒杯用酒調好:

“青娘,小媚,這是給你們的,你們把它喝下。只要連續服用九天,絕對可以改善體質。到時候你們一個可以晉升妖靈,一個可以晉升大妖!”

“鬼醫哥哥,這真是給我們的嗎?”

狐小媚不敢置信地問。

之前秦巖說幫她們改善體質的時候,狐小媚還覺得不可能,畢竟改善體質需要靈花靈草,甚至是靈藥。

可是這些東西哪有那麼好找。

更何況她和媽媽只是下人,身份甚至都比不過慕容雪菡和李天霸,所以她們覺得秦巖即便拿到了靈花靈草,也不可能先給她們使用。

但是誰能想到,她們剛剛跟了秦巖幾天,秦巖就兌現了承諾。

“鬼醫大人,這聚靈花太珍貴了,你留着用吧!等以後多了再給我們用!”

狐青娘感激不盡地說。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和我客氣幹什麼?趕快拿上!咱們可是一家人!”

秦巖將酒杯放進狐青孃的手中,轉過身又準備給趙子神、師傅、師姐研磨聚靈花和養顏草了。

聽到“一家人”這三個字,狐青娘心中激動無比。

一直以來,那麼多人想霸佔她們娘倆,想從她們身上得到好處,可是秦巖不是那樣的人。

不但不想着從她們身上得到好處,而且還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給她們,讓她們改善體質。

這種大恩大德,簡直是沒齒難忘。

鬼醫大人將這麼珍貴的東西交給了我和小媚,我們應該怎麼回報他呢?

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恐怕就是這條命了,我以後一定要用自己的性命來報答鬼醫大人。

與此同時,狐小媚也是一樣的心思。

鬼醫哥哥對我這麼好,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都給了我和媽媽,我一定要好好的報答哥哥。

想到這裏,狐小媚準備晚上偷偷地溜進秦巖的房間,將自己最珍貴的貞節奉獻給秦巖。

廚房裏,秦巖拿出一朵聚靈花,用符紙包裹好,交到趙子神的手中:“趙大師,回去了給你孫子泡水喝,連住泡九天!”

“只是泡着喝嗎?”

“對啊!”

“那爲什麼狐小媚她們要兌着酒喝呢?”

趙子神覺得秦巖偏心,自己忙前忙後這麼勞累,秦巖只分給他一朵聚靈花,可是兩個狐狸精卻每天要喝掉一朵聚靈花。

聽到趙子神這樣說,秦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因爲你兒子是普通人,這是靈花,不是普通的滋補品。他如果吃了,就有可能變成毒藥。明白了嗎?”

“還有,我剛纔給我爸媽不也是隻泡水喝嗎?”

趙子神恍然大悟,立即明白自己錯怪了秦巖。

他顯得十分尷尬,摸着鬍子說:“不好意思啊!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秦巖擺了擺手沒有再說什麼,他拿出手機給馬澤洪打去了電話。

不一會兒,馬澤洪接起了手機:“秦巖,有事嗎?”

“師傅,那是當然!我弄到了一些聚靈花,你想不想改善體質啊?我聽說你一直想突破天師,可是受限於體質問題。”

“改善體質哪有那麼簡單,現在……你剛纔說什麼? 愛你似身處迷霧 你弄到了聚靈花?你再說一遍。”

剛開始馬澤洪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反應過來後,立即從椅子上跳起來,激動的聲音都在顫抖。

“師傅,如果想要那就趕快來!記得把我師姐也叫上!”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對了,把我師伯和夢姍師姐也叫上吧!”

秦巖覺得不叫馬騰飛不合適,不叫馬夢姍也不合適。

畢竟馬騰飛對自己不錯,而且馬夢姍爲了幫自己還差點丟了性命,他可不想做不義之人。

馬澤洪有點私心,旁敲側擊地問:“你的聚靈花夠那麼多嗎?你不要忘了,你也需要改善體質!”

秦巖明白馬澤洪的心思,這種寶貝比那些法器還珍貴,除了至親之外不能隨意給別人使用。

而且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到時候必然會有很多人上門討要,甚至是刀兵相見。

其實馬澤洪根本不知道,秦巖這裏的聚靈花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當然了,對於不相干的人,秦巖即便有再多也不會給他們使用。

這是原則問題。

秦巖笑着說:“我知道!你放心吧!”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澤洪就明白了,秦巖這是發財了。

秦巖現在還沒有告訴馬澤洪他們,他已經獲得了鬼農傳承,如果知道了,必定會爲秦巖高興。

掛了手機,秦巖想了想,好像自己身邊的人,沒有什麼人值得自己贈送聚靈花了。

接下來秦巖開始弄養顏草。

他準備給馬嬌和馬夢姍一個驚喜,讓她們從極品美女變成極極品美女。

養顏草對於男性同胞來說,使用的價值並不大,但是對於女性同胞來說,這絕對是令她們瘋狂的東西。

第一農女:傻夫追妻忙 之前秦巖就想過,用養顏草弄成藥丸,然後賣給天下廣大愛美的女性。

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大賺特賺。

最後將這些錢兌換成冥金,去冥府消費遊玩。

秦巖雖然沒有去過冥府,但是聽說冥府的遊樂場比人世間的刺激多了,那可是要命又要錢的地方。 得到秦巖的消息後,馬澤洪將這件事情和馬騰飛說了。

聽說秦巖得到了聚靈花,馬騰飛一臉的不相信。

特別是聽說秦巖要給他們四個人同時改善體質,馬騰飛就更加不相信了。

他們馬家這麼大的陰陽家族也沒有一朵聚靈花。

聚靈花可比那些鬼花鬼草珍貴多了,一般都生長在與世隔絕的深山老林中,而且還有鬼王、屍王或者是妖王等強者守護。

“澤洪,你沒有聽錯吧!”

“家主,其實我也不相信。不過我覺得秦巖這小子不會說謊!”

其實馬澤洪也不相信秦巖能搞到這種東西,但是他覺得秦巖不會騙他。

馬騰飛摸了摸下巴,猶豫不決地說:“那咱們去看看?”

馬澤洪笑了笑說:“我覺得應該去看看!”

“可是毛家最近蠢蠢欲動,咱們兩個人如果都離開這裏,我怕他們會對我們不利!”

自從毛詹砼死後,毛家就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在集結力量,準備和馬家大幹一場。

毛詹砼可是九陰之體,是整個毛家的希望。

現在毛詹砼死在了秦巖的手中,毛家決定爲毛詹砼報仇,即便和馬家魚死網破也在所不惜。

毛家的人根本不知道,毛詹砼其實不是秦巖殺的,而是那個蒙面人殺的。

馬澤洪笑着說:“我覺得正因爲這樣,我們纔要去秦巖那邊。一旦我們兩人中有一個因爲改善體質,突破天師晉升爲天尊。毛家絕對會認慫。”

現在的陰陽世家中,已經沒有天尊了。

天尊對於任何陰陽世家來說,那都是巔峯級的存在。

馬騰飛想了想,覺得馬澤洪說的很對,當即決定帶着馬嬌和馬夢姍去保市。

爲了封鎖消息,馬騰飛和馬澤洪商量,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馬嬌和馬夢姍。

至於其他人,肯定更不能告訴。

中午吃完飯,馬澤洪和馬騰飛帶着馬嬌和馬夢姍開車直奔保市。

“爸!我們這是去哪?”馬嬌好奇地問。

“去看你師弟!”馬澤洪一邊開車一邊說。

去看秦巖?難道師弟那邊又出什麼大事了?

想到這裏,馬嬌臉色變得很差。

她覺得只有出事了,爸爸和師伯纔會去保市。

因爲最近馬家實在是太忙了,一是忙着清理毛家派來的臥底**細,二是忙着整頓馬家的人員,三是忙着防備毛家偷襲。

可以這麼說,馬家現在已經忙成一鍋粥了,自己爸爸和師伯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閒情雅緻去保市纔對。

特別是師伯,作爲一家之主,更不應該離開馬家。

“爸,秦巖那邊是不是出事了?”馬嬌擔心地問。

“沒事!去了你就知道了!”

馬澤洪越是不說,馬嬌就越擔心。

馬夢姍也一樣,她也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

哼!你不告訴我,我就給師弟發短信。

馬嬌拿出手機悄悄地給秦巖發了一條短信:師弟,你那邊是不是出事了?

秦巖收到短信,立即給馬嬌回覆過去:是啊!出了天大的事情!你來了就知道了!

他覺得獲得鬼農傳承,找到靈地,種下靈草,每一件事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所以才以調侃的口吻這樣說。

誰能知道馬嬌理解錯了。

不等馬嬌發過來信息,秦巖又給馬嬌發了一條:好了!不聊了!我正在忙!

秦巖正忙着給師傅、師伯等人配置改善體質的靈藥。

像馬澤洪和馬騰飛這樣的體質,只是簡單的服用聚靈花效果不大。

如果能將聚靈花、納魄葉、回魂根等靈花靈草,按照一定的比例搭配研磨熬製成靈藥,才能將它們的藥性徹底發揮出來。

師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有沒有受傷?嚴重不嚴重?

馬嬌趕快給秦巖發了一條短信。

秦巖沒有看,正在專心致志地研磨靈藥。

變成情人的方法 師弟!你說話啊!你爲什麼不說話啊!

看到秦巖一直沒有回信息,馬嬌急的都要瘋了。

她不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師弟是不是被毛家的人偷襲了?師弟是不是受傷了?

師弟你可千萬不要死啊!我可不想當寡婦!

馬夢姍用胳膊捅了捅馬嬌,壓低聲音說:“秦巖那邊怎麼樣了?沒有出事吧?”

馬嬌嘆了口氣,將手機交給了馬夢姍。

當馬夢姍看到裏面的信息後,心裏面也胡思亂想起來。

師弟那邊到底怎麼樣了?不會真的出大事了吧?哎呀!這個秦巖,實在是急死人了!

她現在恨不能馬澤洪把汽車當飛機開,恨不能馬上就看到秦巖。

兩個多小時後,終於到保市了。

當馬澤洪根據地理位置共享的信息來到香榭花提後愣住了。

奇怪,這可是純別墅小區啊!秦巖怎麼會住在這裏?

“爸,你這是到哪了?你不要亂轉啊!趕快去找秦巖啊!”

看到不是保市師範大學,馬嬌當即埋怨起來,她現在恨不能插上翅膀,直接飛到秦巖的身邊,將秦巖扒光了,好好的幫秦巖檢查一下身體。

在馬嬌的印象中,秦巖此刻應該還住在學校的宿舍中,和張迪那個二把刀道士在一起。

“沒有問題,秦巖的微信顯示的就是這裏!”

“那你還等什麼,趕快開車啊!”馬嬌立即又催促起來。

“師叔,你快一點啊!”馬夢姍也忍不住說。

馬澤洪無語地和馬騰飛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女大不中留”五個字。

馬澤洪點了點頭,無奈地說:“好的!我知道了!你們不要着急!”

馬嬌真想說能不着急嗎?可是最後還是忍下了。

走進小區裏面,馬騰飛好奇地問:“秦巖這小子什麼時候住在這裏了?我記得他家沒有這麼富裕的親戚啊?”

在馬騰飛的想法中,秦巖即便發展的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裏買下一套別墅。

馬澤洪也是這樣的想法。

不過秦巖之前創造的奇蹟太多了,他雖然懷疑,但是覺得秦巖還是有可能做到了。

來到秦巖家門口,馬澤洪看到秦巖、李天霸,還有一對老年人站在門口。

不等車停穩,馬嬌和馬夢姍分別“砰”的一聲打開車門,同時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到秦巖身邊,抱住秦巖大聲叫起來:

“老公,你沒事吧!”

她們兩個一邊說,一邊關切無比地打量起秦巖,幾乎是從頭到腳,從前到後。

最誇張的是馬嬌扯開秦巖的衣領向裏面看去,馬夢姍撩開秦巖的衣服向後背望去。

老公?這是什麼情況?

秦巖父母驚駭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馬嬌和馬夢姍。

這麼漂亮的兩個女孩,居然叫我們家兒子老公。

如果只是一個,秦巖父母也能理解,但是兩個同時這麼叫,他們就不淡定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

秦巖也一臉懵逼,詫異無比地看着馬嬌和馬夢姍,同時躲閃着她們的扒衣行爲。

兩位師姐這是怎麼了?對着這麼多人就扒我的衣服! 皇帝大叔是帥哥 難道是飢渴難耐想喝我的“靈液”了?

哎呀!我又開火車嗚嗚嗚了!以後可不能這麼污了!

啊?什麼情況?居然還扒衣服!

秦巖父母忍不住又互相對視了一眼,從各自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震驚。

雖然農村現在也非常開放,但是他們還沒有見過小兩口在大街上互扒衣服的行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