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穆然一眼便是看穿了嚴飛英的實力,在心中想到。

「風舞苗疆!」

嚴飛英踏出,身後的滾滾狂風彷彿受到了他的感召,朝著秦穆然襲殺過去。

「元龍拳!」

秦穆然運轉《元龍訣》,丹田之中的勁氣也在爆發,不過秦穆然卻是牽引著其中一絲的勁氣注入到了拳頭之上。

拳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在如此的環境下,顯得有些不起眼。

「破!」

秦穆然大吼一聲,元龍飛出,向著滾滾狂風衝去。

雲從龍,風從虎。

風動乃是雲定。

元龍一處,巨大的龍身便是攪動狂風,讓狂風無法動彈,無法逼近。

「哼!再吃老夫一掌!九鳳掌!」

不得不說,嚴飛英的實力很是強大,見滾滾狂風被秦穆然硬捍阻攔了下來,他也是迅速出手,向著秦穆然沖了過去,打算近身搏鬥。

這一掌,同樣是百年苗疆的傳承絕學,九鳳掌!

嚴飛英一掌拍出,勁氣化成九鳳鳥的虛影,九鳳鳥九個頭高昂明吭,若是被這一掌打中,不死也也得殘廢。

「元龍腿!」

秦穆然通向迎著嚴飛英而去,嚴飛英用掌,秦穆然便是用腳。

一腿橫掃而去,打的空氣都呼呼作響,同時浩蕩的勁氣傾泄而下,與嚴飛英的九鳳掌碰撞。

「嘭!」

耳邊傳來有如雷暴的聲響,掌與腿的碰撞,將兩人紛紛震著後退了幾步。

「小子,實力不錯,老夫倒是低估你了!」

嚴飛英看著秦穆然,眼睛之中再也沒有先前的輕視。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哪裡來的妖孽!

朝廷裡面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號人物,為什麼之前都沒有聽到一絲的風聲!

如此年紀,修為達到了暗勁中期,但是他的戰力,卻已經能夠和自己這個暗勁後期相比,甚至,嚴飛英已經快要踏入暗勁巔峰了!

「哼!只能怪你眼瞎!」

秦穆然毫不留情地回駁道。

「大言不慚!現在,受死!」

嚴飛英被秦穆然這麼一個小輩羞辱,堂堂暗勁後期的高手竟然被這麼鄙視,是可忍,孰不可忍!

「鏗!」

嚴飛英這一次亮出了他的兵器!

秦穆然的話,逼的嚴飛英使用出了武器! 它應該就是魔王它創造出來的假伽椰子,雖然樣子和真的伽椰子一模一樣,但危險、恐怖,遠不及伽椰子,甚至是。

說這麼多,也是無用,還是要看到底情況會是如何,接着看吧,“沒事吧”,李肅、秦風、劉美熙還有葉黎四人趕過來之後,秦風他馬上就問道,聽到秦風的聲音,於是程陌他就沒有再下手了,沒有再對伽椰子下手了,這樣。

“大家小心一點,我去開門”,李肅等人走到一間房間門口,李肅示意大家小心一點,然後自己就準備去開門了,李肅小心一點啊,你每次就是這樣,有什麼危險,你都喜歡自己一個人去抗,但是,你也別忘了,你還有一個人。

你還有一個陳婷在地獄俱樂部等你呢,或者是,靈異事務所,反正一句話就是,在現實世界,還有一個人在等你呢,她可能是你以後的妻子,以後的愛人,所以,你可千萬不能辜負她啊,她的父母已經雙亡,現在你就是她最大的。

最大的期望了,你就是她的全部,你就是她的一切,所以,你如果是死在任務世界裏了,死在這任務世界裏,那麼,那麼大家都不會原諒你,哪怕你,即使是已經死了,都不會原諒你,所以,你不能死,那麼,要怎麼樣才能。

才能減少你的死亡率呢,那就是,不要衝動,不要什麼事情,不要什麼危險,都自己先去試,那樣的話,你很容易死,知道嗎,雖然說,陳婷她沒有在你的身邊,但是,我們大家還是有義務要跟你好好說說,聽不聽,那是你的。

好了好了,知道了,那就先看看你打開門之後,會看到什麼吧,看到李肅要去開門了,衆人沒有跟上去,反而是都後退了,甚至是,就連劉美熙她也後退了,哎,也許她是害怕吧,也許她是真的害怕吧,不然的話,她應該不至於。

李肅一個人上前去開門,其他人卻都紛紛後退,這一點,也就不怪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了,因爲,畢竟生命比什麼都重要,在這種不知道有沒有危險的情況下,那正常的反應,一般也就是現在其他任務參與者們的這種反應了。

要想活下去,必須得小心翼翼,這是在任務世界裏,每個任務參與者都應該要懂的事情,但是,就是有一個人,他“不懂”,他甚至會說,“爲什麼呢,爲什麼一定要這麼害怕呢,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而如果。”

“而如果是爲了救人而死,那就是重於泰山,那就是死得其所,爲任務參與者服務,爲他們的生命保駕護航”,致我們心目中永遠的毛老爺爺,身雖死,名可流傳也,李肅,他的願望只是,保護好和自己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

如何是還可以拉呢,所以,所以嘛,是不可能再拉的了,“大家小心一點”,李肅把門打開之後,還好,並不像之前程陌那樣,假的伽椰子就站在門口,這次,門口是沒有鬼魂了,不管假的還是真的,“任務參與者李肅,如有。”

“如有再發言現象,立刻抹殺”,這,奇怪,李肅他怎麼了,怎麼突然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出來了,哦,差點忘記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忘記,李肅他是不能說話的,這李肅啊,這什麼記性,生死大事,他都可以忘記啊,哎。

好危險,還好只是警告,要不然的話,李肅就真的是無語了,因爲,人死了,哪裏還能說話,“李肅,你別說話了,讓我來幫你吧”,劉美熙也聽見那個聲音了,那其他人呢,是不是也都聽見了,還是說,劉美熙她的這句話只是。

只是巧合,只是巧合而已,是剛好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她才說道,也許是,她並沒有忘記,李肅是不能說話,一開始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說了,就提示了,李肅他不能說話,在這棟房屋裏,他也不能以。

聽到劉美熙的話,李肅的心裏還是有一點高興的,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就是:關心,而劉美熙她正是一直如此,所以,李肅心裏感到開心,施恩莫忘報,李肅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但是,如果有人願意報恩,那李肅他也是很高興。

這間房間也不算小了,在這間房間裏,李肅等人到目前爲止,還是沒有找到伽椰子,哪怕是假的,也沒有找到,那麼就奇怪了,難道說,這間房間裏,它就是一個普通的房間嗎,它就沒有一點與衆不同的地方嗎,比如說,放衣櫃。

放衣櫃裏突然出現一隻假的鬼魂,然後嚇大家一跳,這樣也好啊,至少讓大家再恐懼一點嘛,但是,它真的,真的就是沒有,沒辦法,李肅等人只好出去了,但是,就在李肅等人快要出去的時候,就在這時,李肅他突然感覺到。

這是,不對,這隻鬼魂,它的怨氣陰氣沒有之前的那隻鬼魂那麼重啊,那這隻鬼魂它是,就在李肅感覺到不對的。

不對的時候,李肅猛地回頭,就看見了一隻非常恐怖、嚇人的女屍,就朝着自己撲了過來,李肅當即立刻反應過來,隨後馬上就是一腳,把那隻女屍,倒是踢出去了比較遠,可見李肅他的這一腳,是有多大力,但更奇怪的是。

不過還好的是,那隻女屍它,它現在不能動,李肅還真的是厲害,就一腳過去,這麼大的威力,嚴重懷疑他用了道法,但肯定又是腳下留情,要不然的話,估計那隻女屍它,它現在就該魂飛魄散了,原來,原來啊,是這樣啊。

是這麼一回事,魔王它之所以只限制了李肅他不能說話,而沒有限制他不能使用道法,就是因爲這個啊,是因爲有,有女屍啊,有其它的鬼怪啊,不止伽椰子它一隻鬼魂在這裏啊,但是,有一點不對啊,爲什麼李肅等人,他們。

已經越來越接近了,畫面也已經越來越不穩定了,李肅他彷彿感覺到,這個畫面它,它出現的目的,絕對沒有那麼。 嚴飛英的武器竟然是一條鋼鞭!

我只想安靜的寵老婆啊 要知道,鞭子比較長也比較難以控制,一般對於力道的掌控要求極高,而且鞭子相對於刀和劍來說,沒有那麼的霸氣,所以男子一般都很少用。

「小子,老夫縱橫江湖數十年,今天能夠讓你看到老夫的鋼鞭,你死也能夠瞑目了!」

嚴飛英甩了甩手中的鋼鞭,霸氣地說道,看著架勢,大有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與此同時,秦漢等人也是殺了過來,向著秦穆然這邊匯合。

一路上,他們殺的人也是不少。

雖然說苗寨里的人實力都不弱,可是面對這群天驕榜上的天驕終究還是弱了點。

「老大!」

董宇豪看到秦穆然,喊道。

「宇豪,你的刀借我用下!」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董宇豪,說道。

「好!」

董宇豪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手中還在滴著血珠的寶刀扔到了秦穆然的面前。

「鏗!」

秦穆然一把抽出斜插在泥土上的寶刀,一道寒光一閃而過。

刀身微微一抖,原本依附在刀身上面的血珠全部被抖落在了地上。

「好刀!」

秦穆然感慨了一句。

「小子!好刀是好刀,但是在你的手中也沒有任何的用,因為你註定是一個死人了!」

嚴飛英手持鋼鞭,看著秦穆然惡狠狠地說道。

多少年了,嚴飛英只要出手,都是一擊必殺,什麼時候還要輪到鋼鞭出場,一個暗勁中期的小子,自己竟然沒有能夠殺死他,還被逼著用武器了,這是嚴飛英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接受的。

「老小子,你瘋了吧!」

董宇豪等人聽到嚴飛英如此大言不慚的話,頓時回懟道。

「你說什麼!」

嚴飛英原本已經覺得秦穆然夠狂的了,可是現在聽到董宇豪的話,他覺得董宇豪更加的囂張張狂。

「我說老小子,你是不是上歲數了,耳朵不好了!你要是耳朵不好呢,就回去休息,養老去,在這裡瞎摻和什麼,關你毛線啊!」

反正有秦穆然撐腰,董宇豪也沒有什麼顧忌的,口吐蓮花,說的嚴飛英臉色一陣陰,一陣陽的。

「找死!」

嚴飛英被董宇豪說的大怒,手中的鋼鞭「啪」的一聲甩出,打的空氣炸響,隨後以浩蕩的威勢向著董宇豪打了過去。

這一鞭可是嚴飛英含怒一甩,若是被打中了,恐怕連合抱粗的大樹都能夠輕易打斷,更不用說董宇豪那脆弱的小身板了。

「鏗!」

一陣刺目的火花憑空冒出,剛才嚴飛英的那一鞭實在是太快了,以董宇豪的身手根本就躲不過去,秦穆然若是不出手的話,這一鞭絕對會實打實地落在董宇豪的身上。

一刀,便是將鋼鞭以原來的軌跡打了回去。

「老頭,你的對手是我!別動我兄弟!」

秦穆然看著嚴飛英冷漠道。

「好小子,今日我便先殺了你,然後你的這群兄弟也別想逃!」

嚴飛英大怒,手中的鋼鞭再次凌空甩出,頓時,天空中出現了一道接著一道的鋼鞭虛影。

「金蛇狂舞!」

鋼鞭甩出,在空中綻放出了無數道的虛影,就好似一群銀蛇從四面八方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虛影,實影相互交織著,很難分出真假。

「今天就讓你嘗試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刀法!」

「天刀三式!」

秦穆然手持董宇豪的寶刀,體內,丹田微微震顫,勁氣漫延至全身的經脈。

「一刀山河開!」

秦穆然的身後,濃烈的刀意瀰漫開來,一股狂風席捲而至,秦穆然的劉海都在微微晃動。

「斬!」

以力劈華山之姿朝著嚴飛英劈了過去,這一刀,好似從天而降,又好似九天降下的刑刀,山,河何其的偉岸,都承受不住這一刀的力量。

「嘭!嘭!嘭!」

縱然嚴飛英的金蛇狂舞很是厲害,也虛實難斷,但是在秦穆然如此霸道的刀光面前,也是無所遁形,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一切!

「什麼?!」

嚴飛英瞪大了眼睛,哪怕是他也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刀法會這麼的厲害,竟然能夠以純粹的力道化解了自己的金蛇狂舞。

「老夫就不信了!老夫一個暗勁後期的人打不過你暗勁中期的小崽子!」

嚴飛英徹底不信邪了!

「狂響八鞭!」

嚴飛英手臂震動,手腕輕甩,體內的勁氣順著手腕,湧入到鋼鞭之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嚴飛英甩出手中的鋼鞭,在空氣中打出八響,隨後,八道響聲有如手雷般,向著秦穆然沖了過去。

這是純粹的力道攻擊,嚴飛英是想要以力抗力了!

「一刀滅鬼神!」

秦穆然驟然間再次目光一稟,手中的寶刀劈出了一道刀光,這道刀光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其中蘊藏的殺意是不可估量的!

一刀劈出,刀光之中的恐怖刀意在瞬間凝聚成了牛鬼蛇神,而另外一股刀意卻是化身成為了正義,要將這些牛鬼蛇神全部磨滅。

一陰一陽,一暗一明,一靜一動,都蘊藏在這一刀之中。

天刀三式,秦穆然很少使用,因為他們能夠造成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對於本身勁氣的要求也很高。

這一刀下去,嚴飛英的狂響八鞭就顯得有些不堪一擊了。

「嘭!嘭!嘭!」

恐怖的黑色刀光,將嚴飛英的鋼鞭直接斬斷,同時並沒有停留,以勢如破竹之勢向著嚴飛英而去。

嚴飛英不敢相信手中特殊材質的鋼鞭會被秦穆然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斬斷了。鋼鞭的破碎,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黑色的刀光已經接踵而至,穿透他的身體。

「額…….」

嚴飛英身軀一震,整個人眼睛瞪得有如銅鈴般大,眼白更是佔據了大部分。

他看著秦穆然,難以置信。

恍然間,他想到了自己師傅傳授自己鋼鞭的時候說過的一句話,鞭在人在,鞭亡人亡。

當初,他覺得師傅知識是讓自己珍重這個鋼鞭,現在看來,似乎是一則寓言。

鋼鞭被秦穆然毀掉,而自己,也在刀光之下,喪生!

「哐當!」

嚴飛英被秦穆然的刀光一劈兩半,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他們剛進去的時候,沒有發現呢,尤其是李肅,爲什麼就連李肅他也沒有發現呢,不對,這件事不簡單,這棟房屋,也絕對不簡單啊,就連李肅他,他都看不出什麼來,是真的看不出,要是看得出的話,那李肅他早就會做好準備了。

就是因爲,因爲沒有發現嘛,才導致這一下這麼突然,“李肅哥哥,我好害怕”,葉黎她又來了,感覺她就是傻白甜,傻傻的,有點可愛,白白的,皮膚嫩,至於甜,那又沒有吃,就不是很清楚了,當然,吃不是那個吃,也不是。

從頭到尾,李肅他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但是,不是李肅他不想說話,而是,李肅他真的是不能說話,不能說話,大家懂嗎,就是那種,很想說話,但又不能說話的那種,就好像,某人是羣主,每次碼完字去看手機的時候,都是。

都是九九加,然後,然後呢,大家猜猜看,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況,那當然是,翻記錄啊,拼命的翻聊天記錄啊,要不然呢,還能怎樣,有時候也是不想翻的,就好像現在的李肅一樣,他也是不想說話的,他就靜靜的看着其他。

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在說話,一人一句,甚至是,有時候還一人連續說幾句,就比如是這樣,差不多其實就是這樣,葉黎第一個說完之後,李肅當然是不能回答她的,這之前也說了,接着大家繼續說道:“我去,這麼恐怖。”

“還好有李肅在,要不然的話,我們大家就掛了”,這是秦風他說的,他現在是,不要形象的了,好像是,他本來就沒有什麼形象,只是,大家認爲他有而已,但其實,他是沒有的,哎,不說他了,要不然的話,等下就說不完了。

秦風說完之後,程陌他接着馬上就說道:“還有其它的鬼啊,這棟房屋,還真它孃的邪門”,程陌他彷彿是爆了。

會殺人的鬼,它也有怨念,只是它的怨念不是很大,但它殺人也絕對是不眨眼的,這一點,是絕對的,是百分百可以肯定的,所以,不能冒這個險,“李肅,你有辦法的話,還是把它徹底的消滅掉吧,拜託了”,這個時候,她。

劉美熙她向李肅說道,她覺得應該消滅這隻女屍爲好,因爲實在是太危險了,不能保證它不會傷害自己,也不能保證它不會傷害任務參與者們,所以,消滅它是最好的辦法,沒有之一,其實劉美熙她說得也對,這是在任務世界裏。

在任務世界裏啊,明明看到有危險,李肅他還一直猶豫不決,這是那個什麼公在作祟啊,不能對鬼魂再仁慈了,李肅,你需要果斷一點,它是女屍,它是厲鬼,它已經不是人了,那你還留它做什麼,你不就是要驅除邪物嗎,那麼。

那麼現在機會來了啊,它,就是邪物,等着你去驅除掉,也是說,就你一個人有這個能力,要不然的話,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早就去做了,還會等到現在嘛,當然不會,所以,你要快點了,鬼知道,接下來還有沒有其它的什麼。

“是啊,李肅哥哥,你趕緊把它消滅掉吧,我有點害怕它”,聽這話,就知道是誰說的,那絕對是葉黎她,除了她,在這裏是沒有別人會這樣子說話了,李肅他此時,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聽大家的話,將它消滅掉,還是,留它一命,希望它之後能夠改正,不再殺人,但是,這個誰又能保證呢,到底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李肅在心裏向。

不想再多看那隻女屍一眼,那麼到底,這隻女屍它是有多恐怖、多嚇人呢,它不就是,兩顆眼珠子已經掉在。

已經掉在臉上了嗎,還有就是,它的的確確是面目全非了,但它生前還是長得不錯的啊,切,誰要說它生前啊,現在說的是,它死後,它死後這麼恐怖、嚇人,真心是不想看到它,讓它消滅吧,李肅,對了,大家不要覺得它那。

“這是爲什麼,大家說,是不是有點奇怪”,“對哦,好像是的,之前那隻鬼,它不就是一隻真正的鬼嘛,那怎麼沒說是任務完成了呢,真它嗎的奇怪了”,秦風剛剛說完,程陌他就馬上說道,好像是,可能他這一下,也剛好是。

剛好是想到這裏了,然後他才這麼激動,不過,也沒錯,秦風和程陌,他們二人說的也沒錯,之前那隻鬼魂,它怎麼就不算完成任務,難道它不是真正的鬼魂嗎,它到底是真正的鬼魂,但是,它不是真正的伽椰子,而這棟房屋的。

祕密的森林 這棟房屋的任務是,找到真正的伽椰子,但其中,可能會遇到其它的邪物,或者是一些假的伽椰子,如果是遇到假的伽椰子,那還好,要是遇到了其它的邪物,那就有點危險了,主要還是要看李肅他能不能及時的控制着場面。

隨後,大家才馬上想到,對了,李肅他是不能說話的啊,哎,有病,都有病,大家瞬間都覺得自己有病,還讓李肅他感到不好意思了,這魔王也真的是,不是限制這裏,就是限制那裏的,還讓不讓任務參與者們之間好好交流了。

爲了任務的難度,難度的設定,魔王它也只好,只好限制李肅他一點點東西,反正,不是道法,就是說話交流方面的,原因還不是因爲,李肅他有天生陰陽眼,道法又那麼高深,一般的鬼魂任務,對於他來說,基本上就沒有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