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紫如和飄萍姑娘都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江帆竟然如此精通音律,飄萍姑娘宛然一笑道:「讓江公子見笑了!」

「呃,你們配合太好了!還有這作曲的人十分高明!他內心之中期盼著一位夢中情郎,可是一直未見,心中未免酸楚,感嘆知音難覓啊!」江帆搖頭道。

「咯咯,江帆公子果然高明啊,這曲子是秦公子所做。秦公子,不知道江公子所言對否?」飄萍姑娘望著秦紫如咯咯笑道。

秦紫如臉上泛起紅暈,她十分吃驚,沒想到眼前的江帆竟然知道了自己作曲時候的思想,心裡吃驚道:「難道此人是我的知音嗎?」

秦紫如微微低下頭,瞟著江帆,「江公子見笑了,在下作曲之時的確有此意思,沒想到被江公子窺破了!」秦紫如微笑道。

江帆看到秦紫如臉上一抹紅暈,他心裡暗自高興,「嘿嘿,看來秦紫如對我有幾分好感了,我只要和她再接觸幾次,她就要陷入我的情網了。」江帆暗自喜悅。

「咯咯,江公子,你覺得這首《月色》還有什麼不足地方嗎?請指教!」飄萍姑娘望著江帆微笑道。

「是啊,請江公子指教!」秦紫如對著江帆拱手道。

江帆微笑道:「呵呵,指教不敢,《月色》之中,只是人的思念,卻少物的寄託,如果能夠加入小鳥、流水、蟲子的叫聲,那就更加優美了!」

「哦,江公子所言極是,可是笛子吹奏有所限制,如何吹奏出這些聲音呢?」秦紫如皺眉道。

「是啊,不但笛子無法吹奏,就算我彈奏古琴也無法表達出來呢!」飄萍姑娘搖頭道。

江帆笑了笑,「大自然的聲音逃不過音律的變化,五音包容萬物之音,只要大自然有的聲音,無論笛子、蕭、古琴都可以演奏出來。」江帆望著請紫如和飄萍姑娘微笑道。

兩人都露出驚訝之色,「江公子,你的意思你可以吹奏大自然所有的聲音?」飄萍姑娘震驚地望著江帆。

「對啊,江公子,這是真的嗎?」秦紫如吃驚地望著江帆,她沉浸音律這麼多麼年,拜訪過不少著名樂師,還沒有聽說過誰可以演奏大自然所有的聲音呢。

江帆點了點頭,「這當然是真的!音律的五音無所不容,只要是大自然的聲音都可以演奏出來。」

「哦,既然如此,那請江公子為我們演奏大自然的聲音。」秦紫如望著江帆微笑道,她還是不相信江帆所說的話。

江帆望著秦紫如,「秦兄弟,我沒有帶笛子,請借你笛子一用。」江帆望著秦紫如微笑道。

秦紫如臉微紅,露出遲疑之色,「怎麼了?秦兄弟,你怎麼和女人似的,這麼小氣呢,我只是借用,並不要你的笛子。」江帆微笑道。

秦紫如頓時不好矜持了,她急忙拿起笛子遞給江帆,「請江公子演奏大自然的聲音。」秦紫如望著江帆道。

江帆接過笛子,微笑點頭道:「不知道你們想聽什麼聲音呢?你們點播吧,只要你們說出,我就演奏出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我想聽流水的聲音,請演奏!」秦紫如望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拿起笛子吹奏,笛子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如同小河流水一般,「哦,這是小河流水的聲音!」飄萍姑娘驚訝道。

接著江帆笛聲突變,流水聲變大,發出轟鳴聲音,那是瀑布的流水之聲,「哦,這是瀑布流水的聲音!」飄萍姑娘吃驚道。

接著江帆再次變換笛聲,潺潺流水,從小山坡而下,「哦,那是溪水的聲音!」秦紫如吃驚道。

接著江帆有演奏了大雨、小雨、雷陣雨的聲音,聽得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目瞪口呆,沒想到笛子竟然能夠演奏出這麼多大自然的聲音出來。

最後江帆停止吹奏,望著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微笑道:「讓你們見笑了!」



秦紫如和飄萍姑娘一起鼓掌,「哦,江公子,你吹奏太好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演奏大自然大聲音呢!今天我真是大開眼界了!」飄萍姑娘鼓掌贊道。

「是啊,我從來沒有想到還有人可以演奏大自然聲音,我十分震驚,你演奏太棒了!」秦紫如望著江帆讚美道。

看到兩人都讚美江帆,納甲土屍暗自笑道:「嘿嘿,看來我以後也要學點音律了,以後泡妞方便啊!」

「呵呵,你們過獎了,我就把《月色》演奏一遍,加入大自然聲音,你們看看效果如何?」江帆拿起笛子,開始演奏《月色》的曲子。

江帆吹奏著《月色》曲子絲毫不差,而且加入了大自然的風聲、流水聲、蟲子叫聲,使得《月色》變得完美了,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都聽入迷了。

一曲終畢,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獃獃地望著江帆,她們被曲子感染了,都陷入了其中,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都不禁流淚了,尤其是秦紫如竟然淚流滿臉。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呃,你們是怎麼了,都傷心了?」江帆望著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微笑道。

兩人這才緩過神來,她們急忙擦掉眼淚,「哦,江公子,我們失態了,讓你見笑了!」秦紫如尷尬笑道,她心裡十分震驚,江帆只聽了一遍,就可以絲毫不差地演奏《月色》,非同一般啊!

「呵呵,沒什麼,我的曲子讓你們想起了各自感情!感情這東西是摸不著看不見,但是你可以感受到她的真實,用心了就是真情,沒用心就是虛情!」江帆微笑道。

秦紫如望著江帆,「江公子果然一語道破感情的真意!看來江公子對感情頗有體會啊!」秦紫如淡淡地望著江帆,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是啊,像我這種風塵女子,哪知道情為何物!我們不能用心,也用不起真心!」飄萍姑娘也感慨道。

「呵呵,此情只待追憶時,當時只是心惘然!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風塵女子也有真情啊!」江帆笑道。

飄萍姑娘露出驚訝之色,「江公子不僅精通音律,文采竟然如此出眾!此情只待追憶時,當時只是心惘然!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這真是千古絕句啊!」飄萍姑娘鼓掌喝彩道。

秦紫如姑娘也念著:「此情只待追憶時,當時只是心惘然!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真是好詩詞呢!」

江帆暗自好笑,「嘿嘿,我隨便借用古人的詩詞就變成好才華了!好的詩句我多著呢!」江帆暗自笑道。

「江公子,我們還玩對對聯吧,我和秦公子出上聯,你對下聯如何?」飄萍姑娘望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好呀,我特別喜歡玩對對聯呢!你們誰先出上聯?」

飄萍姑娘望著秦紫如,「秦公子,你先出上聯吧!」飄萍姑娘微笑道。

秦紫如點了點頭,「好的,江公子你聽好了,我上聯是:『處處飛花處處』,請江公子對下聯!」

江帆鼓掌道:「秦公子好詩詞啊!我的下聯是:『重重綠樹綠重重』,你看如何?」

一旁的飄萍姑娘姑娘喝彩道:「江公子對得好!我也出一個上聯吧,我的上聯是:『挑挑揀揀,花色美,個個稱心』,請江公子對下聯。」

江帆暗自讚許,這個飄萍姑娘不愧是春花閣的頭牌,她的意思是說客人到春花閣來挑選姑娘,她們的姑娘個個都很漂亮,讓客人都十分稱心如意。

江帆略微思索,面帶微笑,「呵呵,飄萍姑娘,我的下聯是:『進進出出,笑開顏,人人滿意』,你看如何?」江帆微笑道。

江帆的意思是說春花閣客人進進出出的男人十分滿意春花閣女人的服務呢。還有一層意思就有讓人往歪處想了,男人和女人之間那點事不就是進進出出嘛!

秦紫如和飄萍姑娘都是聰明人,她們立即想到江帆另外一層意思,兩人都臉紅了,飄萍姑娘倒好點,畢竟她見多識廣。秦紫如就不一樣,她可是沒有接觸過什麼男人,也就是初戀都沒有,她的臉更紅。

飄萍姑娘紅著臉望著江帆,「江公子,你可真會作弄人啊!秦公子還是你出上聯吧!」飄萍姑娘嬌羞道,她故意把尷尬傳給了秦紫如。

秦紫如沒有推卻,望著江帆,「江公子,我的上聯是:『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請江公子對下聯!」

江帆望著秦紫如紅撲撲臉蛋,他此時就恨不得把她摟在懷裡親熱一番,「呵呵,秦公子我的下聯是:『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你看如何?」江帆笑道。

一旁的飄萍姑娘撫掌笑道:「對得好啊!江公子真是好才華呢!江公子,你就以我春花閣出一個上聯吧!」

飄萍姑娘這是故意考核江帆應變的能力呢!江帆望著飄萍姑娘和秦紫如,他略微思索片刻,「我的上聯是:『滿園春色關不住,個個發癢』,請飄萍姑娘對下聯?」江帆壞笑道。

飄萍姑娘臉羞紅,她怎麼好意思對這種下聯呢,她急忙對著秦紫如道:「秦公子,還是你還對下聯吧!」

飄萍姑娘一下把球踢給了秦紫如,秦紫如當然明白江帆上聯的意思,她思索片刻,搖頭道:「江公子,我也對不出下聯,還望賜教!」她直接把球踢給江帆了。

江帆就知道她們對不出來,「呵呵,我的下聯是:『一支紅杏出牆來,歡迎來搞』,你們看如何?」江帆壞笑道。

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臉到都羞紅,「江公子,你這人太壞了,怎麼出這種無聊的對子啊!」飄萍姑娘嬌笑道。

秦紫如望著江帆,她沒有說話,心裡暗自道:「這世間男人就沒有一個正經的么!難怪姑姑說男人沒有一個不好色的,特別有文才的男人!」

江帆看出了秦紫如流露出不悅之色,他微笑道:「剛才和你們開個玩笑,我們繼續探討詩詞!」

江帆、秦紫如、飄萍姑娘三人繼續討論詩詞,討論完詩詞之後,又繼續討論音律。江帆一時興起,他立即撫琴彈奏一曲《高山流水》,聽得秦紫如和飄萍姑娘兩人都痴迷了。

不知不覺,江帆就和秦紫如、飄萍姑娘三人探討四個多小時,秦紫如站了起來,對著江帆和飄萍姑娘拱手道:「飄萍姑娘、江公子,時間不早了,在下告辭了!」

「哦,秦公子今天難得這麼盡興,再玩一會兒吧?」飄萍姑娘挽留道。

「是啊,秦兄弟,再玩一會兒吧,等會我們一起走!」江帆微笑道,他知道秦紫如要回去的,平日她就在飄萍姑娘這裡呆三個小時,今天超了一個小時了。

秦紫如搖頭道:「哦,江公子,恐怕不行啊,再晚點回去會被父親和母親責備的,我必須回去了!」

「哦,既然這樣,我也回去了,秦公子我們剛好同路,我們就一起回去吧!」江帆的手搭在秦紫如的肩膀上。

秦紫如臉微紅,急忙推開江帆的手,「江公子,你也住在黑蠻谷嗎?」秦紫如望著江帆驚訝道。

「是的,我也住在黑蠻谷,以後我們就一起來春花閣和飄萍姑娘探討音律和詩詞,你看可以嗎?」江帆微笑道。

秦紫如略微一點羞澀,點頭道:「好的,不知道江公子住在黑蠻谷什麼地方?」

「我就住在黑蠻谷的滿天星酒樓附近,秦公子,你住在黑蠻谷什麼地方呢?」江帆故意問道,其實他已經知道秦紫如住在什麼地方了。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我住在黑蠻谷的北面,距離滿天星酒樓不是很遠。」秦紫如微笑道。

「哦,太好了,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回去,以後有空我們可以在一起研究音律和詩詞。」江帆拉著秦紫如的手,隨手遞給飄萍姑娘一張十萬的符銀票,拉著秦紫如一起往外走。

飄萍姑娘看到十萬兩符銀票,她露出喜悅之色,對著江帆微笑招手道:「江公子,歡迎你下次再來探討音律和詩詞啊!」

江帆頭也不回道:「好的,我下次和秦公子一起來!」

秦紫如看到江帆打賞了飄萍姑娘十萬兩符銀,知道江帆很有錢,「你在黑蠻谷做什麼生意的?」秦紫如驚訝道。

「呵呵,我是做女人生活用品生意的,剛到黑蠻谷,生意還沒展開呢!對了,你黑蠻谷有什麼熟人嗎?」江帆對著秦紫如微笑道。

秦紫如不解地望著江帆,「你要找熟人做什麼?」秦紫如驚訝道。

「秦兄弟,你應該知道在黑蠻谷沒有人幫助,要推銷產品是很難的,因為我要找人罩著。」江帆望著秦紫如微笑道。


秦紫如明白江帆的意思了,江帆是要找一個靠山,這個做生意就沒有來敲詐,「哦,你準備在黑蠻谷什麼地方做生意呢?」秦紫如望著江帆道。


江帆知道秦紫如是水靈族的,水靈族在黑蠻谷的北面,要想她幫忙也只能在黑蠻谷北面做生意,其他方向都不是水靈族的管轄。

「呃,秦兄弟,黑蠻谷你什麼地方有熟人呢?」江帆望著秦紫如微笑道。

「我認識的人是黑蠻谷北面的水靈族人,如果你在黑蠻谷北面做生意的話,我可以幫助你。」秦紫如望著江帆微笑道。

「哦,那太好了,水靈族大都是女人,那我的產品應該很暢銷的!秦兄弟,你可要幫我忙啊!」江帆手搭在秦紫如的肩膀上道。

秦紫如微微皺眉,她想掙脫江帆的手,但是又怕江帆誤會,只能任憑江帆手搭在肩膀上,她臉微紅,「江兄弟,你想我怎麼幫你?」秦紫如瞟了一眼江帆。

江帆微笑道:「其實很簡單,我聽說水靈族的族長有一位女兒秦紫如長得很漂亮,你能夠請她來幫我做產品代言人嗎?」

秦紫如心裡怦怦直跳,沒想到江帆要找自己幫忙,可是她不明白什麼是「產品代言人」,望著江帆驚訝道:「什麼產品代言人啊?」

「嘿嘿,產品代言人就是讓秦紫如小姐穿著我的產品做宣傳,這樣大家都知道水靈族族長的女兒都用了我的產品,你說我的產品是不是很暢銷了呢?」江帆笑道。

江帆手搭在秦紫如肩膀善上,身上散發著一股男人氣味,秦紫如心裡怦怦直跳,臉上發燒,她扭頭望著江帆,「哦,你這人還真會想辦法呢!竟然想讓秦紫如出面幫你啊,我可沒有這個本事。」秦紫如搖頭道。

「呃,秦兄弟,你也姓秦,應該認識秦紫如吧,你就不能幫我一把?只要秦紫如肯做我產品代言人,錢不是問題!」江帆望著秦紫如露出一副著急之色。

秦紫如笑了,「哦,你準備花多錢錢請秦紫如做你的產品代言人呢?」秦紫如微笑道,她想知道江帆能夠出多錢請自己出面。

「我願意出三十萬兩符銀請秦紫如小姐做我產品代言人,只要她做三天宣傳就可以了!」江帆微笑道。

秦紫如微微吃驚,三十萬可不是小數目,而且只做三天的宣傳呢,雖然她水靈族還算富裕,但是她水靈族也不可能在三天里賺到三十萬兩符銀。

兩人在大街上走在,馬甲土屍和秦紫如的兩位女僕走在背後,納甲土屍的嘴巴很厲害,逗得兩位女僕咯咯直笑。

秦紫如望著江帆,「江兄弟,你三天就花費三十萬兩符銀,你能夠賺到這麼多錢嗎?你這樣做不會虧本吧?」秦紫如皺眉道。

「嘿嘿,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你能夠請到秦紫如做我產品的代言人,那我就有把握賺到這麼多錢!」江帆微笑道。

「呃,你賣什麼貨物,能夠賺這麼多錢?」秦紫如好奇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