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陸沉吟了一下,回話道:“在下是北漢青州客商,運送一批香料到東瀛,還請放行。”

話音剛落,對面船頭出現一名將領,身穿銀龍戰甲,滿臉鬍鬚,英武不凡。

秦陸神念無聲無息的迫近,探查到對方的修爲在武尊破魂境左右,顯然是一位重要人物。

秦望道也望見了這名將領,他施展傳音入密道:“少主,他叫藍星,是海龍王的藍浩洋的兄弟。”

既然是藍浩洋的兄弟,他肯定知道很多祕聞,要想個法子將他擒拿。

此地距離藍浩洋的老巢血龍島很近,此地拿人定會打草驚蛇,秦陸不等藍星迴話,下令後方的幾艘船脫離陣型,先行撤退。

這個異動引起了藍星的注意,他下令後方的三條戰艦慢慢的靠攏來。

“既然是客商,就請靠岸檢查。我們血龍島主人體恤國王商旅,只抽取一成的費用,只要你們繳納相應的銀兩或是晶石,可以立刻放行。”

海上風急浪高,不少商客都是冒着生死大險謀求生存,這藍星張口就是一成的費用,真是獅子大開口。

秦陸裝作發怒道:“這費用真不便宜,既然是這樣,我們不走了。”

就算繞道血龍海域,也花不了這一成的費用,秦陸正好找着一個藉口,率領樓船如飛退去。

藍星冷笑道:“到了這裏,就算是隻海豚也得讓它脫了皮衣再走,給我追!”

秦陸的樓船全力開動,運行如飛,很快就來到了百里之外。

李大站在船頭,掛上了一面獨特的旗幟,這面旗幟上面繪有一柄銀色戰槍,鋒銳迫人。

秦望道看見這面旗幟,不由得一愣道:“少主,這好像是某個世家的旗幟。”

“不錯!”秦陸笑道:“這種事情我還不打算用我們秦家的名字,有些世家一心要打想名頭,咱們就成全他。”

秦陸掛的是武安侯霍家的旗幟,出兵之前,秦陸就做過周密調差,武安侯和海龍王藍浩洋來往密切,打他的旗號可以先咋呼一番。

藍星的眉頭果然皺了起來,對方既然是武安侯府的,只需要繳納很少的費用,他們爲何掛出旗幟後反而加速撤退呢。

就在藍星苦思的時候,秦陸又後撤了數十里,鑽入了一片濃霧之中。

“哈哈哈- – -”李大佇立船頭,戰刀敲擊着船板道:“藍星小兒,爺爺已經脫險了,別追了。”

上當了,對方是在忽悠自己! 藍星氣得雙目噴火,他“混江龍”藍星縱橫大洋,幾時被人這般戲耍過。

一定要抓住這羣客商,搶了財物,將他們趕下海去喂鯊魚。

藍星傳令艦隊急速前行,旗艦巨震,一道道白色的光球衝入濃霧中,轟然爆炸,四周登時光亮如同白晝。

峽谷高聳,山峯林立,海灣狹窄,地理條件非常不利。

弟弟藍宇提醒道:“大哥,此地地勢狹窄,不妨先撤退,只要咱們控制了血龍海域,日後不愁找不到這幫雜碎。”

藍星擺手道:“不!他們自以爲得計,殊不知在這龜龍羣島,溝壑縱橫,海況複雜,有的地段樓船鉅艦根本不可能通過,而我們的艨艟快艇卻不受阻礙。何況,對方主動撤退,定然是實力不足,放過這塊到手的肥肉實在是不值得。”

藍星開足馬力,繼續前行。

濃霧中,秦陸指揮一干軍士緊急的佈設法陣。

黃色的靈符閃耀,猶如冬雪飄飛,沒入大地。

龜龍羣島的七十二座海島散發出淡淡的白色雲霧,這是地底深藏的礦脈被天心正氣符激發,所散發出來的大地煞氣。

這些煞氣通過玄天奇門遁甲的轉換,變爲法陣可以利用的靈氣,同時七十二座海島也慢慢的和玄天遁甲大陣融合,成爲大陣的一份子。

一干秦家子弟見識了少主的手段,不由得嘖嘖稱奇。

秦陸也感到詫異,進入武聖之後他是第一次使用玄天遁甲,所產生的威力與以往真是雲泥之別。靈氣轉化異常迅速,七十二座海島暗合地煞之術,內藏諸般變化。更玄妙的是,這七十二座海島彷彿已經脫離了原有的天地,與玄天遁甲大陣融合到一處,不分彼此。

青光閃耀,秦陸將青色的雲龍旗握在手中。

煞氣沖霄,空中雷鳴電閃,陰雲密佈。

下方海波翻卷,百丈高的水牆浩蕩奔涌,艨艟快艇被水波擁擠,不由自主的撞向兩旁的山壁。

藍星冷笑,袖子裏射出幾點藍色光芒。

“喀喇”巨響,藍色光芒猶如電蛇,在空中扭動身軀,化作百丈大小的一條水龍,牢牢的盤踞在上空。

水氣浩蕩,和下方的海洋結合到一處,無儔巨力使得艨艟快艇安若磐石。

“水龍真符?”秦陸微笑道:“有點意思。”

雲龍旗怒卷,時空變幻,七十二道煞氣沖霄,空間突然裂開一條恐怖的裂縫。

地獄裂縫,秦陸利用玄天遁甲大陣的力量施展出來的武道神通可謂是驚天動地。

裂縫猶如太古魔神的大嘴,黑色的裂縫中無數九幽火焰閃耀,一尊尊魔王手持各種兵刃,身後寶幢連天,魔氣沖霄。

幾艘艨艟快艇被大力抓扯,破空飛起,可是還沒等它們進入裂縫,就被魔道真力粉碎。

光芒爆閃,一些士兵衝出快艇。

可是迎接他們的是恐怖的天魔怒火。

藍色的火球爆閃,不少士兵被火球轟擊成血霧,慘不忍睹。

藍星的臉色也變了,他和弟弟藍宇取出法器水龍浮塵,三千根拂塵銀絲飄散,猶如絕代神龍的龍鬚般靈動飄逸。

沒錯,這拂塵就是真龍龍鬚所製造,擁有強悍的龍族神通。

藍家兄弟施展水龍拂塵,一團團龍形雲氣急速凝結,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氣團。

氣團中龍紋隱現,蘊藏着神祕恐怖的力量。

一道絕世電光衝破氣團,青色神光大放,下方數百道巨型水柱衝入雲霄,和氣團凝聚在一處,形成六合青龍陣。

以法陣對抗法陣,藍家兄弟臨危不亂 企圖衝出包圍。

龍吟聲破空,滔天海浪與天上雲彩共舞,青色的乾坤雲龍罡氣橫掃六合八荒。

“轟隆”青色神龍逆天狂舞,狠狠的轟擊在地獄裂縫上。撞擊瞬間持續了數百下,地獄裂縫的口子逐漸縫合,空間重歸平靜。

“龍遊八荒,戰龍在野!”藍家兄弟一左一右,六合青龍產生千般變換,與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真意相合。

青龍張牙舞爪,仰天怒嘯,萬道青色劍芒從龍嘴中噴出,劍芒邊緣是金烏、翼蛇、窮奇等上古異獸,神祕的力量涌動,就連玄天遁甲深處的乾元真武陣盤也晃動了一下。

藍家兄弟修煉的是玄門正宗的功法,這倒有些出乎意外。

秦陸腳踏天罡禹步,上應北方玄武星辰,長刀傲指蒼穹,體內的星辰微粒散發的星辰神光匯聚成一道道真武符咒,閃電般斬落。

藍家兄弟的乾坤雲龍罡氣遇上真武符咒,猶如飛雪遇上烈陽,噼裏啪啦的聲響不絕,六合青龍龍身炸裂出一個個大洞,精純凝練的龍身被打破。

“呼呼!”真武符咒暴漲,匯聚成利劍般的神芒沖霄而起。

蒼穹震動,北方天空一角,七顆星辰閃耀,皎潔如日月。

“這- –這是天地力量,他要引動玄武星辰之力,不好,快逃!”

藍家兄弟化作青光,和大陣中的六合青龍融合在一處,御使着罡氣巨龍滾滾向前。

“轟隆”,玄武七宿震動, 史上最強萬年老二 ,玄天遁甲中雲旗變幻,一尊巨大的法壇從天而降。

法壇方圓千丈,巍峨如同山嶽,法壇四周靈旗跳動,神火閃耀,七尊道家真神佇立,神道氣息陽剛至大,莫可抵禦。


法壇轟然擊下,恐怖的雷霆匯聚成一條條電蛇破空舞動,空間被壓縮,六合青龍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活像一條在淺水溝中艱難掙扎的鱔魚。


法壇震動,轟然落下,六合青龍頓時被碾壓成齏粉,散亂的靈氣也被法壇底部的吸靈法陣吸收個一乾二淨。、

兩道青光爆閃,試圖逃離。

吸靈法陣轟然怒放千道彩光,浩瀚的靈氣漩渦怒卷,藍家兄弟被法陣捲入其中,化作兩團血霧。

空中雷霆閃耀,電光霍霍,潛伏在其中的秦家子弟龍精虎猛,迅疾殺出。

失去主帥,一干海盜鬥志全無,猶如土雞瓦犬,紛紛潰散。

空中紅色閃電如同鬼魅,三十六名紅符甲士利用旗門轉換,刀芒閃動,一顆顆人頭當空飛舞,煞是恐怖。

半柱香的功夫,七艘艨艟快艇被擊毀,六百名海盜盡數伏誅。

秦陸沉聲道:“秦家子弟,隨我出戰!”

出戰?莫非敵人已經來了?

就在一干子弟驚訝之際,空中風雲變幻,三道青色巨龍橫空飛舞,猛烈的撞擊在旗門處。

生門,對方攻擊的是生門。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陸竟然放棄了玄天遁甲,扯開旗門,與敵人堂堂正正對決。

秦陸拔刀在手,紫色刀芒吞吐閃爍,氣勢浩蕩無匹。

剛纔藍星和藍宇兩兄弟奮力反擊,玄天遁甲的真氣消耗巨大,已經失去了作用。何況,這次出海的秦家子弟,武道修爲雖然不俗,卻缺乏實戰經驗。秦陸就是要磨礪鋒芒,打磨一支真正的鐵軍。

鐵和血,永遠是磨礪人的利器。

前方,藍色的雲團洪流滾滾,無數柄利刃閃耀着震懾人心的光芒。

藍色的盔甲,藍色的旗幟,這是海龍王藍浩洋一手打造的精銳——冰藍甲士。

“藍浩洋,可敢與我一戰?”秦陸挺身出陣,聲裂蒼穹。 一團藍光暴閃,一名壯漢手持開山闊刀,擋在前方。

這名壯漢身長九尺,光頭紅臉,臉龐如刀斧劈成,線條生硬,兩道濃眉下是燃燒着血色火焰的目光。

海龍王藍浩洋,縱橫海上的武道強者。

“你殺了他們?”藍浩洋聲音冷酷,這根本不是人類能夠發出的聲音,聽上去就像一把燒紅的劍刺入冰水中那般灼熱。

“是又如何?”秦陸傲然道。

“那就去死!”藍浩洋身影撞破重重空間,藍色闊刀散發出幽藍色的光芒,凝鍊的如同實質的藍色光幕將秦陸緊緊籠罩。

“六合冰龍罩!”藍浩洋一出手就是絕殺大術,毫不留情。

藍色的冰龍罩龍氣洶涌,遠古洪荒的猛烈龍氣撕裂空間,禁錮時空。

武聖強者,妙悟天地法則,一出手就是驚天動地的武道神通。

這六合冰龍罩融合了大洋的水之力,加上六合青龍的龍族神通,冰龍罩內一根根寒冰錐密佈,猛然收縮,空間形成一個長滿冰刺的圓球。

冰冷凜冽的勁氣激射,眼見秦陸就要被寒冰錐洞穿。

天狼鎧甲表面浮出青色光芒,一根根狼毫豎立,如同鋼針。


秦陸猛地一撞,青色光芒中一頭頭巨狼奔騰,狂野的氣息撕裂天地。

天狼衝撞,這是野狼不可抗拒的生命力和頑強意志。

冰錐被狼毫撞碎,刀芒怒卷,氣吞八荒。

這一刀長達數十里,直衝雲霄,天際雷霆震動,發出猛烈的和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