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穆凌一聲輕喝,血魔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猶豫,但就在此刻,穆凌那漆黑的眼眸之中恍若出現了一絲褐色的瞳孔。

瞳孔的收縮越來越劇烈,那種感覺,恍若穆凌的臉上鑲嵌了一副貓眼。

那血魔此刻大驚失色,看到這神色的時候,他的那種瞳孔也是忍不住跟著劇烈收縮起來,其節奏竟然跟穆凌一般無二。

「對魔王不敬,下場是什麼?」

「下場是經歷九九魔劫,最後魂飛煙滅。」

「現在知道怎麼做了吧!」

血魔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然後他那虛影之內陡然出現一滴鮮紅的精血直奔穆凌而來,後者隨手將其握住,似乎也是鬆了一口氣。

「屬下拜見荒古大魔王!」

這龐大的血影此刻就在司馬風的身前朝穆凌深深的跪拜下去,司馬風此刻已經恢復清醒,看到這一幕,比看到地獄判官還要為之而震驚。

血魔竟然朝穆凌跪拜了下去,那是他的師父,那是授予他傳承的血魔啊,他怎麼能對一個小小的凡人下跪呢。

「師父,你怎能對這個小雜種下跪……」

「對魔王不敬,殺……」

血魔面無表情,下一剎那已經來到了司馬風的跟前,然後一掌狠狠的拍了下去。

「慢著,他的性命不該你來取,而是他們!」

穆凌伸手指了指李修他們三個人,然後血魔點了點頭,親手將司馬風送到了李修三人的跟前。

這個傢伙可是屠了他們整個村子的人,他們眼睜睜看著慘劇發生卻無力改變,此刻看著仇人如此慘狀,他們的心裡才稍微的平復了一點。

「穆凌,你不得好死,我艹你全家祖宗,老子要是能活著,你休想過一天安穩的日子!」

「不好意思,你沒有那個機會了。」

李修看著司馬風慘痛一笑,當即和莫虎、李斗點了點頭,司馬風的慘叫聲再一次傳來。

看到這一幕,穆凌也是如負釋重的笑了一下:「血魔,你的任務就是守護黑石城穆家和李修他們的安全,有絲毫的異心,下場是什麼你應該知道的。」

穆凌表情冷漠,他的腦海裡面已經憑空出現了很多記憶片段,起碼這血魔只屬於下等魔族,而赤魔乃是荒古魔王。

魔族之間,等級劃分非常的嚴格,下級的人必須對魔王畢恭畢敬,有異心產生便會受到魔劫轟殺,這是自古以來的規律。

而且他手中的東西可是一種來自於魔族的生死契約,一旦捏碎這滴魔血,血魔的性命會同時結束。

所以這血魔的出現對於穆凌來說也並不算是一件壞事,這樣一宗超級打手可是穆家目前最為缺少的東西。

做完這一切,穆凌似乎終於是承受不住赤魔變所帶來的那種反噬。

腦袋仰天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然後他的身軀如一塊下落的石頭直接朝地面跌落下去。

赤魔變的後遺症也是在此刻完全的激發了出來,穆凌終於是無法承受住那種強大的反噬力量暈厥而去。

要知道赤魔變是將人體完全魔化,提前耗盡身體的所有能量,這種催發所帶來的後果自然不會輕鬆。

血魔見狀,朝地面飛奔而下將穆凌托起,然後靜靜的等待李修他們將司馬風折磨的痛不欲生,只是他的嘴角卻是在此刻陡然微微翹了起來。

穆凌自然是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一切,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天之後的事了。


此刻他微微睜眼,感覺到一陣劇烈的疼痛,要知道他可是身懷不滅體血脈,十天之後依舊沒有完全恢復,可想而知那種後遺症是多麼強大。

穆凌睜開眼,第一個進入他眼帘的是一個非常熟悉的面孔,腦袋略微思索了一下,他驚的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

「你,你怎麼在這裡!」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怎麼,我長的就這麼嚇人么,有必要這麼大反應?」

動聽的聲音從這個女孩的嘴裡發出來,聽到其不善的語氣,穆凌連忙下床畢恭畢敬為其行大禮。

「不敢不敢,能得院長大人的親自貼身照顧,真乃我穆凌三生之榮幸啊。」

沒錯,坐在穆凌床邊的這個女孩子就是冥荒學院的院長聶涵竹,對這位院長大人,穆凌可是打心眼兒害怕。

二十歲的院長,用腳趾頭想都能明白這其中的東西,再加上夜姬、虛崖平時對聶涵竹的畢恭畢敬。


他可不敢在這位大美女面前有絲毫的放肆,而且她的老爹可是聶炎啊,他後來知道這事兒都是驚的合不攏嘴了。

綜合這諸多因素,他必須得對面前的這個女子保持恭敬,但這話,是不是真的恭敬可就難說了。

「找打啊你,院長你都敢調戲……」

聶涵竹怒目一瞪,語氣似乎是不怒自威,這充滿寒意的話讓穆凌也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好了好了,逗你呢,看把你嚇的,好好躺著吧,你身上的傷可還沒完全好呢。」

穆凌乖乖的躺在了床上,不過他腦海里的疑問還是沒有絲毫的減少。

「院長大人,你怎麼有空看我來了,看這房間四周的環境,我應該還在黑石城啊。」

聶涵竹的表情也是略微凝重了起來,起身緩緩在房間裡面來回的開始踱步,半晌過後,她突然道。

「我們萬林域處在什麼位置你知道嗎?」

穆凌神色微微一凝,旋即道:「我知道萬林域的四周也有其他龐大地盤的勢力,我們萬林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個。」

聶涵竹點了點頭:「沒錯,大陸板塊是以境為單位的,而我們萬林域的地盤雖然龐大,但對於整個飛雲境來說,也不過是大海之中的一個小島嶼而已,想那飛雲境內的羅幽宗才是真正的超級霸主,萬林域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小手指頭就能輕易滅殺的對象而已。」

穆凌的眼神也是在此刻充滿了震驚,聶涵竹對於這些知識了解的可比他要多。

書本上僅僅只是說羅幽宗只是稍微的比萬林域強大一點,但此刻從聶涵竹的嘴裡他卻聽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消息。

「別信書上說的那些,那不過是為了激發你們的修鍊慾望而已,寫的太離譜了,估計你們的自信心都會瞬間跌落萬丈深淵。」

穆凌點了點頭,這倒是實話,這種事情,少數人知道了就可以,太多人知曉了,並不是什麼好事。

「你跟我說這些是要幹什麼?」

聶涵竹嘆了口氣道:「我只是告訴你,萬林域很弱小,弱小到其他勢力可以隨意的登門拜訪而不受絲毫的阻攔。」

「此話怎講?」

「碧月城大概你應該知道,那是屬於驚弘域內的一個超大城市,而那座城市的碧月學院已經在前幾天向我們萬林域發出了挑戰書,半年後,碧月城會舉行一場奪魁爭霸賽,屆時如果我萬林域內沒有人參加的話,碧月城會出兵橫掃五大學院!」

穆凌的臉色也是在此刻僵住了,碧月城,他是知道的,這座城市的強大幾乎聞名半個飛雲境。

裡面大多數高手都是從碧月學院出來的,現在僅僅只是一個碧月城就敢叫板五大學院,可想而知這座學院的強大。

「我想我們五大學院聯手應該也不會懼怕這些傢伙吧,那真武學院、海蒼學院裡面不都是高手如雲么?」

聶涵竹淡淡一笑:「萬林域內看似寧靜,實際上其中的爭鬥在每時每刻的上演,五大學院真能那麼團結起來,你以為當初你的修為還會被廢掉么,就是因為各個兒的私心太重,碧月城吃定了這一點,才敢放出這個話出來。」

穆凌深吸一口氣,對於萬林域來說,這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碧月城的所有士兵全部由碧月學院供給,而且他們團結一致,根本沒有萬林域內的這種情況。

一旦舉兵,各個擊破成為他們首要的,也是最受用的戰術。

「這個消息已經在萬林域內傳開,其他學院想到的不是怎麼團結一致面對碧月城的挑釁,而是怎麼能在碧月城的進攻下將傷亡減少到最小,還有一部分人的想法,就是努力的培養自家的學生,如果真能在奪魁爭霸賽上打敗碧月學院的高手,那他將會成為萬林域的救世主,那等功勛榮耀,個人和學院將會在整個萬林域揚眉吐氣,揚名立萬。」

穆凌點了點頭,的確如此,拿最簡單的來說,一旦某個學院在碧月城奪魁,它的招生都會在頃刻之間暴漲起來。

這就是名氣所帶來的效應,但這名氣的首要條件是你得具備那個實力。


「而奪魁爭霸賽也限定了名額,五大學院,一共十人,想必你也明白,這個名額如果咱們冥荒學院不爭取的話,其它四個學院是絕對不會給咱們絲毫機會的。」

穆凌再一次點頭,這等揚名立萬的機會,搶到手還來不及,誰會輕易的給你。

「院長你的意思是?」

聶涵竹深吸一口氣:「我的意思是你們院賽前三名小隊一個半月的假期提前結束,接下來的煉獄將成為你們的主要目標,因為煉獄的成績將決定出那進入碧月城的十個名額。」

煉獄,對於穆棱來說那是一個刻苦銘心的名字,因為在那裡,因為一個人,因為一件事,他的修為被廢,玄脈盡數損毀。

這是穆凌的一個轉折點,但這也是他永遠抹之不去的一場絕對壓制力量的戰鬥。

那一掌,差點讓他從此和修鍊絕緣,不是因為自己的幸運,也許此刻聶涵竹根本不可能站在他面前和他說話。

「難道你打算讓我們四個小隊全部參加煉獄?」

聶涵竹點了點頭:「到時候看情況而定,能不能參加要看他們接下來的表現,而剩下四個月的時間,你們將會在絕域島上度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羽化仙山地處凌雲帝國,坐落於首都聖南,羽化仙山高約一萬八千米,山尖被齊齊斬斷,一座雄偉的大殿佇立其上,這,便是羽化門。

羽化門就像其名字,一萬八千米的高度直插雲霄,羽化門便常年雲霧繚繞,仙氣側漏,今天又是一個煙霧繚繞的早晨,對於羽化門來說是一個在平常不過的清晨,但對於藍海甚至藍家來說都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天,此刻,藍海終於出了客房……

思緒萬千的藍海在門口久久不能平復自己的心情,想起族人對自己說的事,上古八大家族,能與神器抗衡的神祕武器,和教的真相,千年前的事實以及紫魂的身份……

這一切對藍海來說太過震撼,甚至族人中途拿出一件武器,將藍海和紫魂的聯繫徹底斷絕,這都是讓藍海始料未及的。

“臭小子,之前怎麼聯繫斷了?”紫魂說道。

“哦,藍麟拿出的一件武器,名爲困靈,可以將人的靈魂禁錮,無法聯繫外界,那時藍麟在與我示範。”

“哎,沒想到這那場大戰後,歷史全被掩蓋,留下的僅僅是可憐的一部分。”

“呵呵,是呀,以後我不能莽撞了,現在我不是一個人了。”藍海嘆息道。

“你本來就不是一個人,你以爲你‘死後’你的那些小夥伴們就沒有動作?你忘了我放在黑楓的副魂了麼,這兩年那些人可是做出了不小的成績啊,緋色幻影,呵呵。”

藍海一愣,沒想到自己的那些兄弟夥伴竟然爲了自己這麼個“死人”付出這麼多,不禁感到深深有愧,自己不僅沒有爲他們付出過絲毫,反而虧欠了一屁股,自己這個流氓哥當的可真是不稱職啊。

不過眼下自己的任務不是想這些,經過一夜的交談,藍海不僅掌握了藍家的現狀,行動,還知道了自己此刻的任務。

wωw¸тt kān¸¢ ○

“紫魂,現在他們都在黑楓麼?”

“只有汝嫣雪在,你也知道,汝嫣雪……”

“我知道,你現在去通知汝嫣雪,就說我很好,現在還不到相見的時機,等時機到了,我流氓哥自會出現,讓她轉告其他人。”

遠在千里之外的黑月城中,一個靈魂狀的物體像是接受了什麼命令一樣,來到暗處,幻化成藍海的樣子像黑楓飛去。

…………

“什麼人。”汝嫣雪本在處理緋色幻影的事物,但忽然自己佈下的藥陣顫抖,汝嫣雪便知有人來了,開口道。

“呵呵,小雪,是我啊。”藍海從暗中走出來,雖一臉微笑,但無法掩飾眼中那深深的思念之情,自己用那種方式離開衆人,只有汝嫣雪知道真相,卻根本不能說出來,這委屈,任誰也無法煎受。

啊!!

汝嫣雪看清來人面貌,立刻捂嘴驚訝的叫了出來。

“流,流氓哥!”此時汝嫣雪有千言萬語,卻發現根本無法說出一個字,只有深深的叫了一聲流氓哥,飛撲到藍海的懷裏。

“我去,沒想到還能有這美事,藍海這混小子冷的跟塊冰似的,怎麼這麼多女孩載他手裏。”紫魂心中暗暗叫道。

“流氓哥,你,你終於回來了,雪兒,雪兒好想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