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三方接觸:「大家冷靜一下,我相信包子兄弟說的話,因為我也做了類似相同的夢!」

向開心的一句話就像是一顆炸彈落入群組一般。

雖然是深夜,但遊戲群從來都不會少夜貓子,這個兩百人的遊戲群組,此時正在活躍的至少還有二三十人。

夜貓子又胖了:「是不是哦,怎麼又來一個釣魚的?嘿,我現在倒是被你們吊起胃口了,既然你說你也做過類似的夢,那麼我倒想問下兄弟你在那個夢裡又或是平行世界是什麼身份啊?」

任生:「是啊,我也挺感興趣的,不過話說,第三方接觸和包子兄倒是挺有意思的,我看你們資料卡發現你們的定位竟然都是東寧省樞城的,嘿,有意思,希望你們兩個不是大晚上的拿我們開刷。」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在管理員任生說出會飛的包子和向開心都在樞城時,向開心立刻有了一絲猜測。

進入夢境世界的人會不會只有樞城人?同時真正進入夢境世界的樞城人到底又會有多少呢?

這個想法一旦升起,向開心立刻就陷入沉吟。

而就在向開心沉吟之時,群組內會飛的包子就像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兄弟一般,激動的便圈起向開心來。

會飛的包子:「老哥,你真的也做了類似的夢嗎?我真的太高興了,真的,我就說嘛,那麼真實的經歷怎麼可能是夢,那個,接觸老哥你在夢境世界是什麼身份啊?活了多久?你有看見月之銀狼嗎?特么的我看見過,真的,就在第二場戰役中,真的,太誇張了。」

第三方接觸:「我的身份也就一個小貴族吧,至於月之銀狼我倒是聽說過很多次,但沒見過,不過話說回來,包子兄弟你知道至冬國嗎?」

會飛的包子:「至冬國?你是說北極邊上那個小國嗎?還是說夢境世界中有至冬國?」

向開心這下明白了,這會飛的包子根本就不知道現實被篡改的事。

不過仔細想想,向開心也理解了,因為至冬國的建立可是在夢境世界的一戰末,就會飛的包子那僅僅在戰場上生存了三年的大頭兵是沒可能見到其成立的。

但,這也從側面證明,現實世界的人,甚至是在夢境中沒能見到至冬國成立的人應該都不知道現實被篡改的事。

向開心還無法確定自己的猜測,畢竟他在夢境世界中的身份可是三代銀月貴族,他與至冬國背後的血族、神之巫女可有著極深的直系淵源,他能夠在蘇醒後知道現實的變化或許就跟他在夢境世界中的身份有關。

在向開心的猜測中,甚至現實中就算有人經歷了夢境世界中的二次世界大戰並存活下來也未必知道現實被篡改的事。

夢境中,神是至冬國的神,是神之巫女的神,現實被篡改也極可能是那消失已久的神的化身月之銀狼的手筆。

這麼一想,向開心其實又有些亢奮了。

是的,如果神之巫女還活著,那麼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又能重新獲得血族銀月貴族的身份?

另外,現實已經這般離奇了,那麼自己從夢境中蘇醒是否有別樣的自己都未發現的變化?

夢境影響現實真的可能存在嗎?

存在的!

因為現實的改變早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不過,向開心唯一還有些無法百分百確定的就是至冬國真是夢境中的那個至冬國嗎?神之巫女是否又還活著?

對於二戰時期的事,對於血族的末路,他可是知曉得一清二楚。

失去神明的力量,就算強如神之巫女想來也不過是一顆子彈就能殺死的存在。

不過,無論如何,向開心此刻已經理清了很多頭緒。

另外,就在他想著自己現實中的身體是否有被這神奇的夢境影響時,待他心念意轉之間,下一刻,向開心的黑瞳突然慢慢變紅,而他原本漆黑的宿舍在他的眼中也迅速地變得清晰起來。

與此同時,就在他使用熟悉的力量之時,他感應到了,就在遙遠的西方,源於血族血脈聯繫的感應中,獨屬於女王的力量就明晃晃的存在於那裡。

這一刻,向開心全身都在顫抖,難以言喻的激動與亢奮,讓他甚至有些忍不住大笑出聲。

「艹!讓不讓人睡覺了?」

「向開心你找死啊,大晚上的不睡覺搞毛啊!」

「老四,你丫得了失心瘋啊?勞資的大長腿都被你笑沒了!」

「……」。 大周是一個城市化遠超之前歷代的王朝,這裡面既有生產力和經濟文化發展到了一定階段的原因,也有特殊的現狀在起作用——大量的男丁讓土地勞動力過飽和,多餘的人只能湧入城市,被發展起來的城市工商業接納。

這樣一來,城市的規模自然是迎風就長!

東京作為大周實際上的國都,也是大周最繁華的城市,在這樣的地方很自然地發展出了體量很大的房屋租賃業。

古代,哪怕是城市,建築用地價值也不會太高,買賣房屋時真正值錢的是土地上的建材!但大周的幾個大城市,特別是東京汴梁是個例外,這裡大概是最早詮釋『寸土寸金』這一說法的地方。哪怕是官至宰相,在東京買不起房也不稀奇,若沒有皇家賜宅,相公們也得租房吶!

有人統計過,人口過百萬的東京城,一多半都是『客戶』,客戶和主戶是相對來說的,標誌就是在戶籍所在城市有沒有房子。

沒有自己的房子就要租房,在東京專門管理房屋租賃、買賣的牙行叫『樓店務』,既有朝廷專營的,專門經營公家的地產。也有私人的,很多有房子的人家圖方便,都會將自家要出租的房子掛在這樣的私人樓店務。

「官人隨老身來瞧看,找遍東京城,哪裡還有更好的宅第!」一個年約五六十,頭上包著一塊藍蓋頭的婦女熱情地對身後一對夫妻介紹樓店務名下房產:「四四方方格局,前後三層,如此內宅便少去了小人羅唣。一共十五間半屋子,院子有井有花木,這樣的宅第在內城至少要三十緡一月,若是這般好位置開價還能更高!」

夫妻二人顯然是瞧過不少房子了,對老婦人說的話心中有數,曉得她沒有騙人。

夫妻二人是剛剛入京的,丈夫轉入京中任御史台監察御史,從七品——典型的官小權大之職。

這樣的官員薪俸不高,一般只會在朝廷的樓店務賃屋。針對中下級官員,官方會提供廉租房。只不過這樣的廉租房就不能指望有多宜居了,一個小小四合院擠進好幾戶官員是很常見的。

和一般的低級京官不同,這位監察御史姓林,林御史家是福建大族,家境優渥。不說直接在東京買房,至少不用像同僚們那樣扣扣嗖嗖租房。

眼前這座宅子已經是林御史夫妻看過的最合心意的房子了,一來地段好,就在御史台西邊的,玄帝廟後街,平日里林御史坐堂省事。而且這裡是東京繁華區域,無論是衣食住行,還是娛樂生活都很方便。

二來,宅第本身很好,格局正、收拾的乾淨,雖然小了一些,卻非常清雅,很合他們夫妻的喜好。

再來,價錢也算是非常合適了,一個月三十緡!

同樣大小、同樣地段,這樣的房子在東京幾乎是找不到的。

「這宅第若放出去,立時便能賃出,官人能遇上還是因為屋主講究。」婦人詳詳細細道:「屋主賃這宅子並不圖多幾貫錢,只求簡單省事、不要損毀了屋子。所以不讓分出去租幾家,只讓整租,而且還得是官人家這樣有官身的!不信官人去打聽打聽,前面賃這房子的也是位官人,若不是去蜀地為官了,定然是要續租的!」

「再者,官人只要租,三年內也不會有屋主來啰嗦漲房錢!」這一點老婦人說的很肯定,甚至願意立字據。

不只是現代房東會忽然漲租,古代也一樣!東京的房子不愁租,常常有貪心的房主以『裝修』的名義,給房子換幾片瓦、刷兩面牆,然後就要漲房租(畢竟之前簽了契約的,漲房租也需要一個理由,裝修是最常見的,也不能說換幾片瓦就不算裝修)。

幾乎沒考慮多久,林御史和夫人就商量好了,要租!

老婦人引著兩人去定契,契約和錢料理好了,又忙不迭去了宜春門內北桃花洞——『桃花洞』是東京風月場所最多的坊,南桃花洞是私妓所在,北桃花洞則有著二十八家官伎館。

北桃花洞擷芳園,老婦人來的時候紅妃正在逗一隻小貓,這是姐姐師小憐剛剛買下的。渾身虎斑光華燦爛,所以取名為『小於菟』(小於菟就是小虎的意思)。

老婦人一進來,忙堆笑道:「好稀罕的虎斑貓!在別處竟未見過,難為大娘子、小娘子何處尋來!」

虎斑貓在本朝以前是十分珍惜的貓種,周初依舊少見。但承平大幾十年了,時人又愛貓,因繁衍得力,如今虎斑貓已經是中等貓了。師小憐買來的這隻小於菟賣相上佳是沒錯,但也只是十幾貫錢就買到了,若是一般的虎斑貓,則只需數貫。

但這個話大家都不會多說,師小憐客氣地讓老婦人坐了,道:「魚婆婆今日登門,是二姐在玄帝廟後街的屋子賃出去了?」

「是是是。」老婦人,也就是魚婆婆連連點頭,拿出契約和錢給師小憐和紅妃看:「租房子的是一位官人,說是御史台監察御史,家中富裕,便不耐煩與小官兒們一起擠那官租屋子。」

房子是師紅妃名下的,她特別看了看,契約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一旁則是一包銀幣,足足一百二十枚!

華夏古代雖然有用金銀充當一般等價物,但真的作為『合法貨幣』,這卻是一直沒有的。歷史上直到宋代開始,到明清時期,白銀才真正成為事實上的貨幣,普通百姓生活中也離不開它。但即使是如此,白銀也沒有像銅錢那樣成為鑄幣。

但這這個時間線上的大周則不同,因為商品經濟的飛速發展,也因為銅礦的缺乏,五年前飽受『錢荒』之苦的朝廷決定發行銀鑄幣,形成『銀銅本位』的貨幣制度。

銀幣發行了兩種,一種是一兩重無孔實心銀幣,衝壓而成,正面是長城圖案,背面是『永興通寶』四字(如今年號永興)。一種則是一錢重方孔圓形銀幣,也是衝壓而成,一面光板,一面同樣是『永興通寶』四字。

大周一錢大約四克,一兩就是四十克,眼前一百二十枚銀幣都是一兩的,放在眼前確實是分量十足!

東京租房的規矩是押一付二,再加上新搬進來要以一個月房租為『禮金』,頭一次付房租就是四個月,一百二十枚大銀幣是正好的(此時一貫錢兌換一兩銀子)。

考慮到此時東京普通市民一日勞動所得大約在兩百文錢左右,紅妃也不得不感嘆,這年頭收租果然好賺!要知道一個月三十貫錢,平均就是一天一貫!按照東京的消費水平,已經足夠十幾人一大家子日食膏鮮、光鮮亮麗了!

同時,也很感謝這輩子親生母親師瓊。

別看此時官伎們都過著奢華無比的生活,很多官伎的排場即使是大家貴女都望塵莫及,但真要說到積蓄,她們卻是沒有的——官伎就是要有足夠奢華的生活,不然就會被看輕,這被認為是官伎身份的一部分!所以一開始『節儉』這個詞就和官伎無關。

所以,一般到最後,一個官伎也很難有多少積蓄,這也是孫惜惜的母親沒給她留下錢財的原因。

師瓊則不同,她在維持官伎體面之外,並不像很多官伎有許多開支巨大的愛好,由此給師小憐、師紅妃姐妹留下了一筆大約數萬貫的遺產。

其中紅妃繼承了玄帝廟後街那所宅第(當時價值三千貫左右,如今應該漲了一些)、一家女澡堂兩成的份子(每年分紅大約百貫,價值一千貫左右)、所有現錢大約五千貫、一部分古董和當代字畫(這部分價值很難估價,大約數千到一萬貫)。

姐姐師小憐則繼承了傢具擺設、另一部分古董和當代字畫、珠寶首飾、庫存的綾羅綢緞。這些東西算錢倒是比紅妃的更多,但因為東西的屬性不同,真的想要賣到估價那樣的價格卻是有難度的。

考慮到珠寶首飾、綾羅綢緞、家居擺設等等都是那時成為官伎不久的師小憐用得著的,而紅妃更需要能保值、好打理的(她年紀還小),這樣分配說不出任何問題來。

這樣一來,紅妃小小年紀就擁有了接近兩萬貫的私財——這在此時的東京算不上多驚人,此時所謂的『中產之家』,財產上的門檻大約在一千貫到兩千貫之間,至於富戶,門檻則是三千貫到五千貫。在別的地方,富戶及富戶以上的比例在百分之五以下,東京則可達到四分之一,實在不愧是天子腳下、首善之地。

因為此時會按照百姓財產統計,將百姓人家分為五等,一二等是上戶,也就是富戶,三等是中戶,四五等是下戶,所以這說法並非隨口說說,是有統計基礎的。

又因為東京汴梁匯聚了天下的高官、勛貴、巨賈,所以巨富也特別多,五千貫是富戶的門檻沒錯,但家產在百萬以上的也有很多,十萬以上的更是比比皆是!

但不管怎麼說,一個小娘子自己一個人就能有這樣一筆私財已經很少見了!因為那些傳聞中的驚人財富往往是一個家族的,這些家族家大業大,人也多。比如家族一個女孩子出嫁,此時流行陪送豐厚的嫁妝,但即使是家財在百萬以上的人家,正常陪送的嫁妝也不過就是這個數而已。

※※※※※※※※※※※※※※※※※※※※

感謝在2021-02-1719:44:29~2021-02-1902:13: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luoxueshi5、貓貓揣手、黃滿蹊10瓶;小寶貝、zywyr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涼依晗嘆了口氣:「我當然知道他們天賦不差,可是他們以前被常國公在哪玉芙城的一畝三分地保護的太好了,常瑞一點武功也不會,就是個文弱醫者,你說醫就醫吧,他倆醫者的優勢也不知道用,連那麼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大塊頭都對付不了,還讓他弟弟幫忙,最重要的是他們兩個竟然還能讓自己受傷了?!」

涼依晗說著說著都來氣:「說的好聽點他們是沒有接觸過人心險惡,但在我看來這就是迂腐,愚蠢!」

「好了好了~」渃墨離輕……

《腹黑帝女要逆天》第162章:你是藥師? 「葉曦小姐這是全球十二位頂級婚紗設計師共同為你打造的最頂級的婚紗,造價是一億八千萬,其中鑲嵌了999顆鑽石,寓意著長長久久。」

「葉曦小姐,這是全球最大的珠寶商,最頂級的婚戒設計師詹姆斯先生量身為你定做的婚戒,其中鑲鑽了一顆全球最大的海洋之心的鑽石,足足39克拉。」

「葉曦小姐,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款名為「無與倫比」的鑽石項鏈其價值之高,造假是五個億,是目前為止最昂貴的鑽石項鏈,主要是因為它那顆罕見的黃色鑽石吊墜,這是一顆重達407.48克拉的內部無瑕黃褐色鑽石,這顆寶石與玫瑰金項鏈連接在一起,以18K玫瑰金鑲嵌,由90顆、總重約230克拉的其它白色鑽石進行裝飾。

這個奢華項鏈的總重量達到了驚人的637克拉。

在美學上,「無與倫比」的設計類似於藤蔓植物,因為主要的鑽石懸掛在莖上。

在一年前,這一枚鑽石項鏈,被當時人王殿當代人王以五個億三千萬的價格拍賣所得,今天也是姜天先生為葉曦小姐你準備的結婚你去。

……

看着被一個個送上來的結婚婚紗,項鏈,鑽石等等,葉曦整個人都麻木了。

光是這一身行頭,至少價值十個億。

她更是很明確感受到周圍眾人投來的羨慕的目光,如此奢華高調的一個婚禮,如果自己是主角該有多少啊。

時間流逝,很快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葉曦化好妝,穿戴好婚紗珠寶,整個人瞬間煥然一新。

所有人看到眼前的葉曦都忍不住屏住呼吸,心中充滿了震撼。

美,太美了,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麗,完美的身材,潔白的肌膚,修長的美腿,完美的鎖骨,絕美的臉蛋,飄逸的長發。

她的美傾國傾城,她的美彷彿是行走在人家的女神。

不敢有絲毫褻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