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二十二艦隊上,胖子萊因哈特手握長劍,身披盔甲,和木恩站在一起,在這一刻,以前那個被自己未婚妻戲耍當槍使的胖子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指揮帝國大型戰爭的將領,而在他的身後,跟隨著一個個強大的戰士。

「昨天你給家人寫信了?」木恩突然出聲問道。

萊因哈特搖了搖頭,但又點了點頭,隨後解釋道:「我想給家人寫信,但怕他們太過於傷痛,所以乾脆就不寫。」

「那你昨天在幹什麼?」木恩繼續問道。

萊因哈特沉默了一會兒,腦海中想起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子,笑了笑將這個念頭甩出腦海,難得很溫柔地回道:「給我的未婚妻寫信。」

木恩略微有些詫異,沒有想到這個胖子竟然還在惦記著他的未婚妻。

萊因哈特笑了笑,沒有告訴木恩自己寫那封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他只是希望那個女人看到的時候,能夠有一絲遺憾和愧疚便足夠了。

「準備戰鬥吧!」萊因哈特道。

前方的死靈安靜而來,在離人類防禦網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突然減緩了速度,隨後黑色浪潮猛的漲縮了一下。

「嗡!」

那是一圈圈奇異的波紋,和之前的黑色氣流有著本質的區別,猛的從死靈浪潮中爆發出來,並且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擴張開去,帝國的所有戰士都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武器,一顆顆冷汗從他們額頭滲出來。

從來沒有見過死靈用過這種力量,所有那必然意味著某種極為恐怖的威力。

透明奇異的波動緩緩撞上了金色防禦網,隨後讓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曾經看似脆弱其實無比強大的防禦網就像是被寒冷所凍住,發出幾聲咔咔后便徹底凝固在了星空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一層被冰封的水膜。

隨後「砰」的一聲,無數金屑掉落,人類最為依仗的防禦網就這麼徹底破裂了,所有人都暴露在了死靈的面前。

戰士們喘息著,騎士馬眼眸中露出恐懼的色彩,隨後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殺,就這樣,無數帶著鬥氣光輝的戰士朝黑色浪潮撲過去,視死如歸,而死靈也瘋狂而來,就像帶著鐮刀的死神,掃入了帝國的軍隊之中。

不僅僅只是在帝國這方面,還有遠處康德星系的聯邦艦隊和神聖星系邊緣的教廷騎士們,一線的防禦網全部破碎,人們開始陷入與死靈戰爭的糾纏之中,生命在黑暗中浮沉,連鮮血都不曾看見便已身隕。

以死靈佔據上風的大災難中期就這麼拉開了序幕。

而這個時期,聯邦林卡星系邊緣,帝國正在對聯邦的狙擊艦隊展開反擊,帝國紫曜星系,奴隸解放運動的風潮正在逐漸興盛,甚至有貴族也開始支持起這場運動來,在神聖星系,教皇的獻祭典禮盛大召開,但卻帶著宗教改革的暗流洶湧。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是一個人人都走向天堂的時代,這是一個人人都墮入地獄的時代,誰會在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未完待續。。)

ps:破碎的世界完畢,這幾乎就是大災難時期的最主要線路,但大災難時期還沒有結束,不過小小的透露就是,也不會寫到大災難時期的後期了,大災難的後期會在新的一卷中出現 「twothingsfillthemindwithevernewandincreasingadmirationandawe,themoreoftenandsteadilyreflectuponthem:thestarryheavensaboveandthemorallawwithinme.」


這句用古魔法語寫就的話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世界上有兩件東西能夠深深地震撼人們的心靈,一件是我們心中崇高的道德準則,另一件是我們頭頂上燦爛的星空。《√頂《√點《√小《√說,w↙ww.2≮3wx.c∽om

而它被印刻在前共和國一位偉大哲學家的墓碑上,他叫康德,聯邦的康德星系便是由他而命名,可見這位哲學家在曾經人們心中有著怎樣的地位。

然而讓人十分遺憾的是,這位哲學家直到死都依然沒有能夠真正揭露和說明道德到底是什麼,它是規範人們日常行為的準則嗎?還是某種深埋於人們心中還沒有被發現的理性的終點?

沒有人知道這一點,亦或者說,被生活折磨地快要發瘋的人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這一切,尤其是那些處於戰區的人們,一方面因為戰爭的緊張局勢和戒嚴,一方面因為物資的短缺和人口減少,在帝國的第二道防線后。有許多星球都因為這兩個原因,而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暴亂和反抗。


但值得慶幸的是,人們除卻在忘卻道德的大部分時間內,總算還記得有約束他們行為的法規存在,所以再亂也只是一些小地區的動亂,有各星球的衛軍在,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所以在一天清晨開始之後,人們便繼續自己的生活,他們抬頭看看自己身處環境中的景色,想著今天的事情——那顆出現在空中的恆星或許不是太陽。但足夠為他們提供光和熱。那些植被也不是樹和草和花,長得奇形怪狀,但確實也很好看,還有被圈養起來的各種動物。 辣味田園 。日子平淡如水。卻又格外真實。

從祖星上出發到星空中播撒種子,人類的生活方式或許會有一些改變,但大部分依然沒變。神藏於一個人心中的習慣可以改,但深藏於一個種族中的習慣卻通常不會有太大變化。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些人們感到周圍的氣氛有些奇怪。

比如那些平日里趾高氣揚高高在上的貴族老爺似乎都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準備從星球上離開,比如那些衛軍本來因為戒嚴要求所有人不得離開星球的也莫名放開了口子,再比如星艦港口的生意突然繁忙了起來,有小道消息說前線已經潰敗,可怕的死靈馬上就要來到這裡了。

於是,感覺不對勁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在那個前線潰敗的消息傳出后,人們心中的恐慌再次湧現,數以十萬計的人們想要離開前線的星球,但因為戒嚴的星際港口本就星艦缺少,星際旅途的價格又大多昂貴,所以這種因為無法離開星球而產生的恐慌很快便化作了大規模的暴亂。

星球上的衛兵們自然是開始鎮壓這些暴亂,就算是世界末日來臨了,他們也一樣需要忠於自己的職責,雖然不少衛兵都想要找機會找門路離開,但對於大部分同樣處於底層的衛兵來說,他們和普通人的命運是一樣的

而最痛苦的是,他們知道前線防禦網的崩潰,這件事是真的。

暴亂引起的集體性殺戮事件就這麼發生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瞬間崩塌,每個人都像防著賊一樣防著身邊的人,甚至包括親人在內,和歷史上所說祖星的道德淪喪似乎就這麼簡單地發生了。

在旺卡星球上,昔日因軍事而繁榮的商貿城鎮一個個都變得空曠無人起來,人們自發地攜帶行李朝星際港口而去,有的是為了逃亡,有的是為了去抗議,有的則安著不好的心。

末日來臨,道德崩潰,難道還不能讓人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把?

這是那些人的看法。

一個身穿白色教士袍的男人帶著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壯漢走在大街上,男的十分英俊,但看上去很貧窮,小女孩長得十分可愛,舔著一根棒棒糖跟在男人身後,蹦蹦跳跳的,另一個壯漢則露著一臉憨厚笑容,兜帽遮在頭上,一身寬大衣服卻依然掩不住其強大的身軀。

「林,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他們都一副匆匆忙忙的樣子?」

英俊男子看著周圍空曠的小巷街道,笑了笑回道:「大概都是準備逃離這個星球吧?」

女孩又想了想,問道:「這顆星球也不大,有這麼多的艦船讓這麼多人離開嗎?」

英俊男子保持了沉默,答案很顯然是沒有,不過隨後他摸了摸女孩的腦袋,拉起她的手繼續朝前走去:「走吧,在那場教皇的獻祭典禮儀式上,我還想早點趕到去見一面我們的聖女呢!」

女孩有些不樂意,吐吐舌頭道:「哼!明明是少爺你的聖女吧?」

男子有些無奈,看向不遠處跟著的壯漢,壯漢下意識又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隨後義正言辭地表示自己站在男子的一方,結果自然招來小女孩的一頓暴打。

英俊男子自然就是一路空間穿越而來的徐林,而另外兩個人則是阿卡沙和莫格里斯,看著還在打鬧的兩人,徐林則是有些沉默地看著周圍荒涼的場景,目光遙遙地投向了星際港口的方向。

這個時候在那裡,應該已經擠滿了人,甚至爆發了衝突吧?

徐林又想起一路過來的幾顆星球遇到的場景,有因為互相之間搶奪物資糧食而拚命的人,有瘦骨嶙峋死在路邊的屍體,也有嚎啕大哭不知道親人去了哪裡的小孩子。

他伸手救助了幾個,但又能夠救助幾個呢?

在這種混亂的時代里,似乎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正當的理由犯法,他們破壞著本就脆弱的法律法規,同時將那些還希望能夠維持秩序的人狠狠地扔在地上,並且重重地踩上了幾腳,也不知道目的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強大,還是安慰自己恐慌的心靈。

這裡馬上就會變作混亂的地獄,惡魔叢生,或許等不了死靈的到來,便會消亡了吧?

徐林想著,隨後繼續前行,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在他的不遠處,竟然有一個巨大的營地不知何時搭建起來,用來收留那些無家可歸的人,甚至免費提供食物和水,而在這個營地的牌面上,寫著幾句讓徐林震動並且最終決定做些什麼的話語。

「我們從未將你拋棄,我們從未真正離開,我們一直就在你的身邊,我們一直就在你的心裡……或許我們救助不了幾個人,或許我們自己也將要滅亡,但請讓我們心安,在臨死之前,乾乾淨淨地走向人生的終點……道德,最終還是成為我們拯救自我的力量,我們衷心地讚美它,並且渴望它將永存於未來我們孩子的心中……」(未完待續。。)

ps:戰爭,是人性美顯現最多的時期之一 這處大型營地的建造者是旺卡星球上的一位老貴族克拉克.帕斯卡,在當地頗有名望。

老克拉克憑藉父親曾經在黃昏星系的功勛獲得了子爵的身份,但這個身份並沒有給他帶來太多的便利,除了有一個莊園和少許財富外,他的子孫依然逃不出要被強制徵兵的規定,隨後在聖戰之中,老人的兩個孩子都死在了戰場上,他便一直獨身一人生活,順便幫助當地教會人士做慈善。

所以當死靈防線破壞的消息從前方傳來的時候,老克拉克是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這個消息,儘管是極為機密的,當消息傳來的時候,他甚至還有機會真正逃離這裡,但老克拉克卻沒有選擇這麼做。

老人遣散了家中的僕人,隨後便以小莊園為中心,建造了這麼一處營地,起初的時候,不過只是小鎮的規模,後來越來越大,不過三天的功夫,便已經有了一座中等城市的模樣。

徐林帶著阿卡沙和莫格里斯進入了這片營地之中,營地外圍只用簡單的藩籬遮擋起來,進了裡面也不見有高大的城牆,唯有簡陋的房屋搭建著,來來往往的也基本上都是些貧窮的人們。

一個看上去是營地負責人的人正在周圍忙忙碌碌地走來走去,見到徐林三人,只是打量了一會兒便走上來問道:「三位是來資助我們家老爺的,還是只是進來看看?」

徐林以貴族禮儀回敬,充滿禮貌地回道:「我進來就是有些問題想要問問而已。」

那名負責人點了點頭,依然很是平靜絲毫沒有即將面對恐怖死靈的驚慌態度問道:「那麼您想要知道些什麼呢?」

徐林看著這位負責人不同於其他人的對待方式,笑了笑問道:「您也是一名貴族吧?為什麼在這裡當這麼一個負責人?」


對方一怔,隨後笑著回道:「被您看出來了,我以前確實是一個貴族。只不過後來因為貴族爵位審核制度出來后,沒有審核通過,所以就從貴族降為了平民,索性一些禮儀規範依然記著,所以就被帕斯卡老爺收留做一個管家。」

頓了頓,對方自然而然地看了眼徐林。笑道:「其實我猜,您也是一位貴族是嗎?而且還不像是我們旺卡星球上的貴族,倒像是從紫曜星系來的,沒錯吧?」

徐林並沒有隱瞞的意思,當然也不會告訴他自己是帝國赫赫有名的羅爾德拉克家族繼承人,只是隨意地走著,隨意地看著,而對方也並沒有絲毫不耐煩或是要離開的意思,一直跟在他的身邊。像是一個陪侍。

感覺很奇怪。

阿卡沙用眼睛緊緊盯著他,但感受不到任何的威脅后,這才沒有趕這個傢伙走,莫格里斯自然是沉默地跟在不遠處,偶爾抬頭看看遠處,便有一頭巨大的鷹隼從高空中飛過,帶著凌厲的氣勢。

徐林終於停下了腳步,立定后看向那個負責人。淡淡地開口道:「其實我想您應該認識我,或者知道我是誰對嗎?」

那位負責人再次恭敬彎腰。指了指徐林的胸口,並沒有隱瞞地回道:「任何一個曾經效力於康斯坦丁家族的貴族,都不會忘卻在那個家族頭上,還存在著一朵令人仰視的紫荊花,而值得慶幸的是,我曾經見到過。」


康斯坦丁家族。

聽到這個名字。一直保持沉默的莫格里斯頓時將目光投過來,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壓力。

在曾經離開紫曜星的那段歲月里,莫格里斯一直跟隨在道格拉斯身邊接受幽靈戰士的訓練,並且以狼的名義在帝國地下世界行走,和自己的家族早已斷了聯繫。但這並不代表這位昔日在家族中頗有名聲的小騎士不再關心生自己養自己的地方。

康斯坦丁家族,在脫離羅爾德拉克家族之後,依然還是黃昏星系極為重要的軍事家族之一,只不過隨著軍事管制的日益加強,以及帕特里克家族那把大劍在黃昏星系的崛起,康斯坦丁家族逐漸退出了核心的圈子,後來又因為其家主被神秘人偷襲重傷,整個家族不得不離開了黃昏星系,返回到了其家族本在紫曜星系東部的星球上。

之後席捲而來的貴族審核制度,導致康斯坦丁家族內許多貴族成員都失去了爵位,就連原先在紫曜星上的家族負責人也受到了牽連,公爵的爵位被硬生生削減到伯爵,在軍隊中的實權也大大縮減,之後康斯坦丁家族便隨著羅爾德拉克家族的徹底消失,而漸漸消失了,就像一個忠誠的騎士,伴隨著他的主人,黯然離開。

然而對於莫格里斯來說,他知道這對於家族來說,能夠存活下去已經是極為幸運的事情,因為在帝都中,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家族都因為羅爾德拉克家族衰落的原因,從最高的家主到最下面的男女老少僕人馬夫,全部都拖進了裁決所,直接變成了一具具死屍,而康斯坦丁家族和羅爾德拉克家族的關係這麼密切,然而能夠僥倖存活,不得不說是一種幸運。


那名負責人笑了笑,自我解釋道:「我是原先肯塔法家族的成員,在一次康斯坦丁家族會議上出現過,我記得那個時候那位家族繼承人的小少年胸口上就別著這麼一枚徽章,後來我詢問了一下,這才知道是屬於紫荊花家族的標誌,從此再也沒有忘記過,您……應該是紫荊花家族的族人吧?」

徐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道:「難怪你一見到我,就立即迎了上來……其實我來這裡,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看看能夠建立起這麼大規模營地幫助人的老克拉克是誰,你能夠帶我去看看他么?」

負責人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隨後一行人坐上了營地的魔法船,朝營地內而去。

一路看過去,看著那些很簡陋的房子,阿卡沙抬起頭好奇地問徐林道:「少爺,這些人怎麼不住到那些城市裡去啊?剛才過來的時候,那裡明顯空蕩蕩的樣子啊?」

徐林張張嘴,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小蘿莉這件事情,他回想起前一世,明明有大量房子空餘的城市,但入住率卻很低的現象,只能搖搖頭淡淡地回道:「很多時候房子這種東西,並不是來住人的,越是華貴的房子,越是早就掌握在其他人的手中,即便他不住,也不會允許別人去住,因為裡面囤積著大量的金鷹錢幣。」

阿卡沙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顯然不怎麼理解其中的含義,不過小姑娘很快就把這件事情拋在了腦後,對她而言,人又不是和她一個種族的,她才不會去關心這些人的死活。

倒是在操控魔法船的那位肯塔法家族繼承人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他心中又何嘗不知道徐林在說什麼。

帝國沒有如同聯邦那樣的福利保障制度,所以對於很多人來說,有屬於自己的一塊棲身之地便極為重要,但在那些有權有勢的貴族老爺傾軋下,很多人的棲身之地都被不斷剝奪,以至於後來不得不將自己賣給那些貴族,所以別說是進入城市居住,就算是在郊區的不少村莊小城鎮,他們都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

這些事情在帝國到處都是,誰也沒有辦法,即便是在死靈一族快要降臨的消息傳來,也依然沒有人敢真正住到城市去。

而還有一個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如果死靈真的來了,在城市和在這裡又有什麼區別?

之後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再說話,徐林再肯塔法的帶領下見到了那位克拉克子爵,老人精神不錯,和徐林交談了一會兒后,便匆匆忙忙地前去處理營地的事情了,而徐林也沒有停留太久的時間,只是讓莫格里斯和阿卡沙將自己空間戒中攜帶的一些物資金錢送給了這裡,隨後便沉默地離去了。

似乎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悄悄地來,悄悄地走,或許唯有那位肯塔法的負責人或許會記住有位紫荊花家族的人來過這裡,隨後又離開了,然而他們都不會知道的是,就在離開這顆星球后不久,徐林三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這顆星球的表面。

「少爺,你要拯救這顆星球?」阿卡沙問道,眼睛則落在那少爺身前閃爍的銀色光芒上。

莫格里斯肩膀上停著一頭巨隼,透露出極為兇悍的模樣,但卻很乖巧,甚至有些畏懼地看著徐林手中的銀色光芒。

聽到小女僕的問話,徐林搖了搖頭回道:「我沒有想過要拯救這顆星球,只是希望能夠讓那些應該活下來的人活下去,因為這是他們應該得到的。」

說完之後,徐林輕輕拉長自己手掌間的銀色光芒,這些纖小的銀絲就像某種頭髮一類的東西紛紛揚揚地朝這顆星球而去,最終宛若聯邦的魔法憲章,徹底覆蓋了這顆星球。

隨後徐林想到這些銀絲的來歷,微微一笑,鬆開了自己的手。

星球表面的銀絲瞬間全部消失,似乎什麼變化也沒有,然而誰也不會知道的是,在死靈的感知中,這顆星球已經變作了死星,上面沒有任何生命力的存在,這個……就是那些銀絲的作用。

有權有勢的貴族們依然一批接著一批乘坐魔法船逃離這顆星球,完全不知道他們正離開的這顆星球,在即將面對的死靈浪潮中,成為了帝國黃昏星系唯一的避難所。(未完待續。。) 神聖星系中央教區基督星球,這顆有著奧林匹亞神殿、聖徒之路和神墓三大聖區並且還用龐大人力硬生生造出一座耶路撒冷聖城的星球在教廷歷史上的地位自然便是至高無上,歷任教皇除了十二聖徒中有些因為追隨主的榮光沒有在這顆星球上加冕,其他教皇幾乎全都在這顆星球接過了那把教皇權杖。

而同樣的,在那片聖潔肅穆的神墓中,也沉睡著大部分教皇的屍骨,這些教皇在生前從主的榮光中得到強大的力量,而死後也將以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守護這顆星球,基督星球可以說,或許是這片人類佔據星空中,最為嚴肅規矩的星球了。

即便是那些昔日在自己教區為所欲為的主教們來到這裡,也不得不壓低自己的身子,恭謹地仰視他們或許許久沒有真正去仰視的雕像,卑微虔誠地跪在地上,不敢有絲毫的蠻橫無禮。

臨近教皇陛下的獻祭典禮,本就極為繁華的基督星球變得更加熱鬧,充滿信仰的人們難得在這種日子裡忘卻了遠方戰爭的威脅,一個個自發地前往聖城,尋找機會是否能夠觀看那盛大的場面。

濃郁的信仰之力開始在聖城之外聚集,同樣的場景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似乎離烏爾班教皇還只有剛剛接過教皇權杖不久,卻已經過去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直到現在才開始從主的榮光中獲得力量。

烏爾班教皇陛下從巡視星空的旅程中回來的時候,並沒有大張旗鼓地讓人來迎接自己,只是十分低調地讓天使所的天使們列隊表示了一番,隨後這位教皇便回到了西斯廷教堂不遠處的教皇廳中,準備獻祭典禮的相關事宜,教廷的大部分教務交由秘書處和法事部處理。而以往被看作是教廷教義規定權力極大實際卻常常靠邊站的聖事部終於也有機會展現一番自己了。

規定教廷各種祭司教士禮儀制度,包括研究各種異端行為和書籍的聖事部抓住這次機會,在協助法事部的同時,也在不斷爭取教廷內一些有著重要地位主教的支持。

而能夠讓聖事部這群沒有實權心思膽小的傢伙都有膽量冒出來插手教廷事務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由教廷神子親手帶回來的改革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