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車按照白起告訴我的線路,向着那荒廢的深港大學而去。

大約用了半天的時間,我就來到了深港大學的所在地。

當我來到這所大學的破舊鐵門前的時候,我被這所大學震撼到了。

大學看上去年頭不短了,房子破破爛爛。在裏面我還看到了有好幾棟樓都塌陷了。不過大學的整體規模不小,比現在一般的大學要大的許多。

順着大學的正面鏽跡斑斑的破鐵門,我就準備走進去看看裏面的情況,可就在我準備向着裏面去的時候,大門前旁邊的簡易房裏,有一個大嬸卻喊住了我

“小夥子,你幹嘛這是?這裏面不能進!”

見有人喊我,我轉過頭一看是一個大嬸,於是回道:“大嬸,怎麼不能進啊?我就是進去看看而已。”

見我這樣說,這個大嬸道:“就是不能進啊!小夥子,這老學校裏頭鬧鬼,誰進去都沒得好!我之所以大白天的在這麼個地方守着,就是爲了提醒過路看熱鬧的人別進去,要是出了事兒,可沒人管的了!”

我知道人家大嬸是一片好心,於是我問道:“那大嬸你不怕嗎?你幹嘛在這兒守着?”

見我這樣問,這個大嬸回道:“唉!還不是爲了錢嗎?政府那邊說了,說大白天的敢在這兒守着,幫忙盯着,一天給二百塊錢呢!只管早上六點來,到下午四點就收工,我是爲了賺錢纔來守着的!”

“那晚上沒人守?”我又問道。

“晚上?晚上誰敢來啊?晚上這地方又哭又嚎的,那鬼東西可嚇人了,誰靠近都得嚇死。”

“哦!那這地方就這麼一直荒廢着?”我又問道。

“鬧鬼的地方誰敢用它做什麼?荒着唄!”

聽大嬸這麼說,我也就沒有故意要爲難她的意思。反正她晚上又不看,而且鬼物都是晚上出沒,那我乾脆就晚上來吧。

離開了大學的門口,我就去了附近的小鎮子轉了一圈,溜溜達達混到了下午五點左右,我這才又返回到了這個廢棄學校的大門前。這個時候我發現,大門前的那個簡易房的房門已經被鎖上了,估計看守的大嬸已經走了,我也是時候進去瞧瞧了。

推開了這鏽跡斑斑的大門,我就向着學校的裏面走去。

在踏進這所廢棄之地的時候,我突然有着一種回到城市學院老樓區的感覺。這地方破舊的程度跟城市學院的老樓區還真是有一拼。

踩着這一路的廢墟,我四下裏打探了起來。

這地方確實是一個極陰之地,我走進去的第一個感覺就可以證明,因爲在這片廢墟之地,充斥着大量的森寒之氣。偶爾我會看到幾縷陰風從我的身邊吹過,讓我忍不住的打起了冷顫。

不過沿途中我並沒有遇到過什麼鬼物,反倒是時常聽到一些奇怪的嗚呼哀嚎聲。

我擔保這樣的聲音應該是一些怨魂小鬼所發出來的。

也許是天還沒有大黑,所有我繞了一圈並沒有見到什麼真正意義上的鬼物。

當時間到了晚上八點左右,夜徹底黑下來之後,我遇到這裏的第一個遊魂。這個遊魂看上去顯得十分的憔悴,她是一個女遊魂,看這一身打扮似乎應該是一個學生。這道遊魂見到我後,可能是感受到了我強大的鬼修之能,瞬間就跑的無影無蹤了。

見到這樣的情況,我趕緊將丹田內的那股冰冷的氣流控制住,讓它不要向我的身體外散發着。我是來這裏找鬼帥的,可不是來秀修爲的,這要是把我的鬼王修爲散發出去,哪個鬼帥還敢來見我?

接下來的一路上,我遇到了不下十幾個鬼物,但讓我失望的是,我遇到一個最強大的還只不過是一個不長眼的三級鬼靈。起初這個傢伙遇到了我想對我做點什麼,可是我突然讓控制着自己丹田內的氣流向外泄出了那麼一點點之後,這傢伙跑的那叫個快,生怕自己跑慢了會沒了性命。在我強大的鬼王面前,他還真是個螻蟻。雖然我這個鬼王是個水貨,但至少我的修爲擺在那兒……

在走進了一棟老樓的時候,我聽到了這棟老樓突然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呼喊求救聲,這聲音傳來的很突然,在我剛接近這棟老樓的時候,這聲音才突然響了起來。

“救命啊!有沒有人啊!誰願意來救救我!”

聽到這樣的聲音,我突然感覺到有些詭異。我擔保這聲音絕對不是人所發出來的,一定是什麼鬼物所喊出來的聲音。

爲了不放過任何的一個機會,我便向着這棟樓走去。

這棟老樓很破,也顯得很空曠,空曠到當我走在裏面的時候,我的踩着樓梯的腳步聲是那麼的明顯。

“咔——”

“咔咔——”

當我輕手輕腳慢慢的向着樓上爬去的時候,那女孩子的呼喊聲就來的更加的明顯了。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問題,這棟老樓居然通電!

因爲我每走上一層樓,我走的那層樓道里就會亮起一展昏黃的燈光,雖然這燈光很暗,但看到這樣的光亮卻讓我感覺到很踏實。

我慢慢的向着樓上走去,在爬到第七層樓的時候,這聲音越發的明顯,我很容易就聽到,這聲音是從七樓的走廊裏傳出來的。

“救命啊!有人能救救我嗎?我被鎖進房間裏出不去了,有人能救救我嗎?”

聽到這樣的叫喊聲,我便向着走廊裏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順着這道求救聲,我在走廊713房間停了下來。

我仔仔細細的確認了一遍,這聲音就是從這個房間裏傳出來的。 我是萬古主宰 而與此同時,從這個房間裏,我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陰森鬼氣。這強大的鬼氣比虞墨和屠雲長都不相上下,我基本可以肯定,這裏面一定有一個強如鬼帥的傢伙。說不準這個叫喊的女孩子就是那個鬼帥。

輕輕的,我用手抓起了這個門的門把手。

說實話,我有些擔心,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黑暗的走廊裏,然後聽着這樣瘮人的求救聲,放着誰誰都得嚇破了膽子。

可是我知道,我是最沒有理由害怕的,因爲我可是鬼王,我的陰兵冊裏有着殺神白起,這小小的鬼帥,在我眼裏根本算不了什麼!

但即使這樣,我還是害怕,不知道爲什麼,總覺的心裏沒底。我想這個時候,要是白起站在我的身邊,說不好我會緩和很多。但白起一旦出現的話,除非他隱藏實力,要不然突然出現了鬼王的鬼氣波動,一定就會嚇走裏面的傢伙。

當我慢慢的將713房間的門擰開了的時候,我擡眼向着裏面望去。

門開了,並沒有什麼女人出現。

我看到了一個超恐怖的傢伙!

一個披着發的女鬼,瞪着大如雞蛋的血眼,張着惡臭無比的嘴巴,就頭對頭的站在我的對面。

跟着,她不由分說的,上來就要照着我的臉上咬一口…… 跟風鶴軒的想法差不多,外面的老者始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分明清楚的感應到了魔神的氣息,是絕對不會錯的!為什麼來到這裡又消失了呢?

難道魔神出事了?隕落在這弱海了嗎?

老者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於是才沒有急著離開,魔神的強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上一次如果不是因為女人,壓根他們就殺不了魔神,所以這一次他才如此小心,如果魔神真的回來了,那麼無論如何也要在對方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滅殺對方……

反正這是那個女人和魔神的最後一世了,只要再次殺了他們,到時候他們兩個人就會徹底消失在天地間了!

想到這裡,老者打定主意,最後再次仔細搜索了許久弱海周圍,這才起身緩緩離去,風鶴軒在空間內看著老者離去的方向似乎不想魔界,而是九重天,忍不住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看起來這人也魔界那些人的爪牙,現在是跟自己一樣懷疑帝溟寒出現,或者回來了,看起來是害怕了,趕緊去找人商量如何滅掉主人夫妻了吧……

「我們現在出去嗎?」小書想了想看著風鶴軒問道。

「等主人出關,不急,萬一還有人來呢!」風鶴軒聞言想了想說道。

小書也覺得有道理,剛才的老者給他的感覺很不好,絕對不是好人,壞人一般都是狡猾奸詐的,所以自己還是等到壞人徹底沒有的時候再出去好了……

就這樣小書駕馭著空間,隱藏在弱海附近,等待墨九狸出關,外面的事情墨九狸並不知情,所以風鶴軒和小書沒喊墨九狸,墨九狸也就沒有出關了……

如同風鶴軒說的一般,老者離開后沒幾天,又帶著兩個老者返回來了,這次不需要風鶴軒說,小書等獸也能看出來,跟著老者來的人不是魔界的,一定是神族了……

加上對方和老者的對話,不僅證實了他們的身份,也證實了他們的目的,真的是懷疑墨九狸和帝溟寒回來,才會來到這裡的!而且幾個人話里話外的意思,大概都是要趁著帝溟寒和墨九狸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滅殺掉夫妻兩個人……

聽的小書等獸十分的憤怒,要不是風鶴軒攔著,小騰都想飛出去走他們了!

等到對方去而復返幾次后,才終於不再出現在弱海了!

「小書,喚醒主人吧!」風鶴軒想了想對小書說道。

仙醫嫡妃 「不用了,我醒了!」風鶴軒的話剛落下,墨九狸就出現在身邊說道。

「主子,你醒了,剛才他們說的你都聽到了嗎?」風鶴軒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聽到了,沒有想到如今魔界和神族倒是十分團結呢!」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墨九狸語氣微冷諷刺的說道。

她是自己醒來出關的,剛想過來問問風鶴軒和小書到那裡了,就剛好看到外面的老者和神族的人,再次返回來查看弱海,和對方的談話,墨九狸忍不住冷笑……

看起來這些人不管過去了多少年 見這個醜陋噁心的傢伙上前就要咬我一口,我哪能如了她的願,趕忙跳出了老遠。

我的眼睛告訴我,我面前這個醜陋的傢伙應該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厲鬼罷了,因爲達到鬼帥級別的強大鬼物沒理由長的這麼的醜陋的。可是我明明感覺到,從她身體裏所散發出的那股強大的鬼氣絲毫不比屠雲長他們弱幾分,就這樣的鬼氣不是鬼帥可不科學啊~!

但爲什麼強如鬼帥的傢伙會這麼的醜陋?醜陋的就跟當初的那個三級鬼靈陳二都有的一拼?

但是不管這傢伙是美是醜,從她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鬼氣是鬼帥級別那就對了。我現在的目的可不是和她動武,而是要知道她的名字!

見我躲過了她,這個噁心醜陋的傢伙又衝着我輕聲叫道:“你別走啊,你救救我,救救我吧!”

從她的嘴裏發出這樣女孩子的求救聲實在是讓我不敢相信,渾身都跟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說你這個傢伙,怎麼救你?救你就是讓你咬我一口?”我衝着這個鬼物叫喊道,我知道,如果她是鬼帥的話,她應該是能聽懂我在說什麼的。

果然,她開口說話了:“是的,讓我咬一口吧!我要吸乾了你的血!我要你的血!”

聽她這麼一說,我看了眼她身後的713房間,這才發現這間房子的地上擺放了不知多少具被吸乾了的乾屍和白骨,看樣子,這傢伙沒少禍害人。

定了定神,我對着她問道:“你是誰?你是這個學校裏的學生?”

對於我的問話,我面前的這個鬼帥顯然是沒耐心聽下去,直接就向着我瘋狂的張口咬了過來。

我雖然不會什麼了不得的手段,但論起逃跑的功夫,那我這一路來可早就上升到宗師級別了。何況我現在有鬼王一般的修爲,跟我比速度,她還真就贏不了我。

她追着我咬,我就伺機逃開,在713門外這麼大點兒的空間裏,我們玩起了追逐戰,可是她不論怎麼追,好像都追不上我。

在追逐的過程中,我感覺這個鬼帥腦子有點笨。 花開,彼岸荼蘼 按道理來講,每一個鬼帥都應該會一些了不得的能力手段,追不上我你可以對我發動攻擊啊!可這傢伙就像是死腦筋一樣,就這樣傻愣愣的追着我,直到她有些累了,這才停了下來。

等她停下來之後,我又對着她問道:“你到底是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見我這樣問她,這次她選擇老老實實的回答我了:“我回答你,你是不是就能讓我吸你的血了?”

“啊?讓!讓讓讓!你說吧!”我趕忙假裝點頭答應。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不知道我是誰,也不知道我來自哪裏?”

“你不知道?你是傻蛋嗎?”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咦?你怎麼知道?我出生就沒名字,我不叫傻蛋,但是他們都叫我傻妞,你說傻蛋和傻妞是一樣的嗎?”

“傻妞?你真名字?”我該不是遇到了一個傻鬼了吧?我的思路有些混亂。

“不知道,反正一直以來大家都這麼叫我。”對方回答。

傻妞?該不會真有這樣的名字吧?不過細想想,這個鬼物好像腦子是有點不大靈光,難道鬼也有傻鬼?

爲了確定這是不是真的,我拿出了陰兵冊,翻開了一頁空白的頁面,然後當着她的面就那樣在她的面前寫下了傻妞二字。而在我寫下這兩個字的時候,她居然還站在那兒傻乎乎的看着我,好像等着我什麼時候答應讓她吸我的血呢。

當我將傻妞這兩個字寫在陰兵冊上的時候,意外的是這兩個字果然沒有消失,反而是生起了兩團黑色的光。隨着這兩團光的乍現,站在我面前的鬼物就那樣化爲黑色的流光鑽進了陰兵冊。

“臥槽!這都行?還真有人叫傻妞這個名字?傳說中千年不遇的傻鬼都能讓我遇到?”

在原地自言自語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後,我趕緊低頭看向了陰兵冊,那寫着傻妞的名字的下面所出現的信息

傻妞

等級:鬼帥七級鬼物

種類:(長坑靈障鬼)

能力(因先天鬼智缺陷無)

狀態可召喚

看到這樣的信息,我是真的傻眼了,這TM還真是一隻腦殘的鬼帥呀!我就納了悶兒了,像這樣腦殘的鬼東西是怎麼修成鬼帥的?鬼帥就這麼不值錢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管她是怎麼修煉的,管她腦不腦殘,只要她是鬼帥,那對我來說就是一件好事兒。

收下了傻妞之後,我本不打算把她召喚出來,我怕她像當初的唐川那樣,給我來個終極大背叛,然後讓我白白損失了一位十分難得的鬼帥。

不過細一想來,我覺得他倆沒有可比性。唐川是生活在無樑殿的鬼物,無樑殿所居的都是英魂,他們生前捨生忘死渾然不怕,死後魂飛魄散對他們又能如何呢?而傻妞卻是一個智障殘疾的鬼物,我相信就算教着她背叛,她的鬼腦袋一時也轉不過彎兒來……

所以猶豫再三,我還是將傻妞給召喚了出來。當傻妞出現在我的面前之後,她那噁心的鬼臉竟然衝着我笑了起來,隨後便傻乎乎的對我喊道:“主人好!”

傻妞的這聲主人叫的是很忠心的,我印象中陰兵冊裏收錄了那麼多鬼物,也沒有一個像她這樣真心實意的稱呼我爲主人的。

我看着傻妞那噁心的臉和傻乎乎的笑,覺得這種笑掛在她那噁心的臉上是那麼的彆扭。

對着傻妞我便問道:“你就是這樣一直躲在房間裏誘騙別人來救你,以此來吸他們的血液和陽氣?”

聽我這樣問,傻妞對着我回道:“是啊!我們的趙老大就是這樣告訴我的。他就是讓我躲在房間裏發出他教我這樣的求救的聲音,好來吸引生人的注意。等要是真有生人來了的話,我就會帶着被我咬死的生人去找趙老大,然後他先享用這生人一半的陽氣和新鮮的血液,剩下的由我帶回來親自享用。”

“趙老大?什麼趙老大?”聽傻妞說起趙老大,我不由得好奇道。

傻妞繼續回答我說:“趙老大名叫趙公正,他是我們這一片的老大,這裏所有的鬼物都要聽他的號令。同時,他也是鬼帥的存在,在這片廢棄的學校,除了我這麼個鬼帥之外,趙老大是那個唯一的另一個鬼帥。”

聽傻妞這麼說,我的思維完全有些凌亂了。按照傻妞這意思,趙公正這個鬼帥是在這裏自封爲王啊!現在的鬼物世界發展的可是真夠奇葩的,這都自立山頭爲大王了,那是不是有朝一日就能打家劫舍當土匪了?

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既然傻妞提起了這個鬼帥趙公正,那對我來說絕對是好事一樁。現在這個鬼帥的名字已經被我搞到了,下一步只要我能遇到他,當着他的面寫下他的名字,那麼他這個自立爲王的鬼傢伙可就得奉我爲主了。

於是我又對着傻妞問道:“你知道怎麼能找到這個趙公正嗎?”

“找我們趙老大?這簡單吶,他就在這個廢棄的學校最裏面最漂亮的那個辦公樓。平時我們這一帶的鬼物們想要孝敬我們趙老大的時候,都會去那裏,而趙老大和他那上百個鬼媳婦就在那兒理所當然的等着我們去孝敬。”

“上百個鬼媳婦?他這是要成爲鬼皇帝嗎?”

當我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當聽到傻妞回答我的時候我是恨得牙根直癢癢。這趙公正還真是鬼界的奇葩,鬼界的鬼渣呀…… 看起來這些人不管過去了多少年,都是那麼貪心,絲毫沒有長進呢,當初自己蠢的把所有人對自己說的話,都信以為真,哪怕感覺到不對勁都懶得去懷疑,真的是無藥可救了……

這一次,她是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的!

「主人,我們能出去嗎?萬一他們再來了呢?你閉關的時候,這些人可是來來回回好幾次了!」小書看著外面的弱海擔心的說道。

「出去,就算再回來,也要幾天後,那時我們已經弄清楚寒到底來過沒來過這裡了!」 清穿四爺寵愛側福晉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主人說的有道理,他們不會馬上回來的,從九重天宮到三重天這裡,來回也要幾天的時間的!」風鶴軒聞言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直接帶著風鶴軒兩人出了空間,來到了弱海邊,墨九狸拿出一顆晶石丟入海底,神識跟隨晶石沉入海底,發現還真的是弱海,不過卻沒有冥界黃泉河水的弱水那麼強悍罷了……

掉進黃泉河的弱水人魂都必死無疑,但是如果實力強悍,在弱海中還不至於死掉的意思!

墨九狸費勁的用神識控制著晶石在弱海內,遊走了一圈,然後再把晶石費勁的打撈上來,發現上面只有淡不可查的帝溟寒的氣息,她知道這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夠,感應到的不多……

之前那些人因為實力強悍,才會相隔那麼遠都能感應到帝溟寒的氣息,而追著來到這裡的……

「確實有寒的氣息,但是很淡,我想寒應該是來過這裡的,只是現在離開了!」墨九狸收起晶石說道。

「主子,如果真的來過這裡離開了的話,應該是在這裡有奇遇,才會離開的,否則這弱海想活著離開不容易,或許男主人已經突破飛升到四重天了!」風鶴軒聞言想了想說道。

「或許吧,不管怎麼樣寒沒事就好,早晚他都會找到我的!我們離開吧……」墨九狸看著弱海說道。

風鶴軒聞言點點頭,然後小鳳載著墨九狸和風鶴軒再次離開弱海,墨九狸詢問了紫夜,還有沒有要去的地方,紫夜沒回應,墨九狸知道三重天可能沒有什麼特別需要去的地方了……

她閉關了很久,現在實力距離到達巔峰,也只是差了一點點而已,所以墨九狸決定先找靈力濃郁的地方閉關再說!

因為墨九狸的實力提升的太快,所以馮西遊和花無悔也被墨九狸安排在空間閉關修鍊了,有風鶴軒在身邊,墨九狸也不用擔心出事,花無悔和馮西遊自然沒有意見了……

這幾次兩個人晉級都是跟著墨九狸晉級的,自己都沒怎麼修鍊,而且來到了三重天之後,兩人就有些力不從心了,所以現在他們是迫切的想要變強啊……

小鳳載著墨九狸和風鶴軒循著自己的嗅覺,來到了一個山谷,裡面靈力十分濃郁,墨九狸便讓小鳳落下來,讓風鶴軒護法,墨九狸在山谷內閉關修鍊了,衝刺最後的等級飛升前往四重天了…… 傻妞告訴我,這趙公正的百個鬼媳婦那來的可都不簡單。她們全都是趙公正親手搞死的,反正被趙公正看上的女人,他先是給人家搞死,然後讓人家化爲陰鬼,以此被自己拘到自己的身邊,成爲這樣的鬼媳婦。

更讓我蛋疼的是,傻妞還告訴我,只要是被趙公正看上眼了的,別說是個貌美如花的大姑娘,就算是六七歲的小娃娃,這鬼東西也不放過!

聽到傻妞這麼跟我一介紹,看來這個趙公正鬼物我是不收也得收!至少這樣做,我也算是在爲民除害。

在傻妞的帶領下,我們向着趙公正的所住的那個最好的辦公樓裏走去。

很快的,我們就來到了這個所謂的辦公樓。不過在進入之前,我故意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後弄點血在脖子上,然後讓傻妞扛起我,像是扛起一個死了的生人一樣,向着裏面走去。

我這樣做,就是想讓趙公正以爲,傻妞又抓來了一個活人在孝敬他,別讓他有什麼懷疑而跑了。

在進入了這間辦公樓之後,走過了一段長長的黑兮兮的樓道,我們來到了一處很大的房間裏。眯着眼我發現,這個房間裏昏暗無光,而一個長着蠻像樣的中年男子,此刻正懷裏摟抱着幾個看上去並不情願的女鬼哈哈大笑着。

等傻妞走進去之後,她先是將我放在了地上,然後對着趙公正是一臉的傻笑。

要我說,這個鬼帥真是傻,我之前囑咐過她,等見了趙公正,就告訴他,她是來孝敬趙公正的。可現在,這傢伙就知道一個勁兒的傻笑,這讓我很蛋疼。

在看到我被傻妞丟在了地上後,趙公正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我說傻妞啊,這鬼傻也有傻福,居然又被你搞來了個生人,哎呦!瞧這生人蠻年輕的,味道應該會不錯!”

半眯着眼睛我發現,這個趙公正竟然一臉貪婪的看着我,然後搓着手就向着我走了過來。

我可不能真等着讓他把我吃了,那我tm不跟傻妞一樣變傻了嗎?不由分說,我直接站了起來。

我突然站了起來,嚇了這個趙公正一大跳。那原本貪婪的嘴臉一下子就變的恐慌了起來。

“傻妞?這是怎麼回事兒?他…他怎麼沒死?”

我可不願聽他在我面前羅裏吧嗦着一些沒用的,什麼都不說,見他在我面前,我直接拿出了陰兵冊,翻開了一頁空白的頁面後,抖動起手指,就這樣在上面寫下了趙公正這三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