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胡天把所有寶葯煉化完后,實力竟然更加精進了一步,來到了偽仙第五層中期的樣子。

這也可以從側面看出來,姬瑤月的這些寶葯有多好了。

估計這些寶葯,都是從整個天月殿搜羅來的家底之物,看來姬瑤月對胡天真的沒有任何保留。

恢復了實力后,胡天離開了房間。

姬瑤月一直在大殿之中等待胡天,雖然過去了幾天,但她一直就在大殿之中打坐。

看到胡天出來了,姬瑤月笑着說道:「怎麼樣了?」

「托你的福,我的實力已經完全恢復了。」胡天笑着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姬瑤月很高興的點了點頭。

「恢復了就好。」姬瑤月笑着說道:「走吧,我請你去吃飯。」

胡天點了點頭,跟姬瑤月去另一座大殿吃飯了。

小黑經過幾天的休養,身上的暗傷都消除了,這也多虧了姬瑤月身邊的那兩位準仙王。

有兩位準仙王級別的高手給小黑療傷,效果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雖然小黑還沒有恢復到最巔峰的實力,但也相差無幾了,只要再調養幾天就可以了。

胡天跟小黑又在姬瑤月這裏呆了幾天,兩人準備繼續前往藥王谷了。

聽聞胡天要走,姬瑤月很是不舍,她心裏是不希望胡天離開的。

她有些傷感的對胡天說道:「你剛來幾天就要走,不多待一段時間嗎?」

「不好意思啊,我得先去藥王谷一趟。」

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等從藥王谷回來,我再來找你玩。」

「你真的還會來找我玩嗎?」姬瑤月有些期待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笑着說道:「當然啊,我說話算數的。」

「好,那我派兩位姐姐跟你去。」姬瑤月指著自己身後的兩位隨從說道。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她們是你姑姑特意安排來保護你的,如果你讓她們跟我去藥王谷了,誰來保護你呀?」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以我現在的實力,不需要人保護的。」姬瑤月低着頭說道。

「好了,謝謝你的好意,我跟小黑會小心的,你就放心好了。」胡天拍了拍姬瑤月的肩膀,笑着說道。

姬瑤月看着胡天,說道:「那塊玉佩你保管好,說不定會有用的。」

「我知道了。」胡天點了點頭。

「那我就只能祝你一路順風了。」姬瑤月裝作不那麼傷感,但雙眼還是有些微紅。

胡天笑着揮了揮手,說道:「我們走了,後會有期。」

說完后,胡天坐到了小黑背上,而後小黑一飛衝天,很快消失在了天際。

看着胡天離去的背影,姬瑤月不禁嘆了一口氣。

她知道,自己終究還是留不住這個男人……

胡天跟小黑再次上路,這次變的謹慎了很多。

畢竟如果再來一位準仙王級別的高手,那可不會有第二個姬瑤月來救自己了。

兩人走走停停,小心翼翼的往藥王谷趕去。

路上,小黑有些八卦的對胡天說道:「老大,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胡天笑着說道。

「我感覺,天月殿的那個女人對你有點意思啊,你,難道就沒考慮過……」小黑有些古怪的說道。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你別瞎想,我跟她是很純潔的友誼。」

「哦,純潔的友誼,我懂,我懂……」小黑笑着說道。

不過小黑點到為止,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再問了,而是專心趕路。

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的長途跋涉后,胡天跟小黑終於來到了傳說中的藥王谷。

跟傳聞的有差異,實際上的藥王谷一片靜謐。

這裏到處仙葩綻放,還有一些很奇異的仙獸和仙禽,彷彿這裏是一片世外桃源。

這裏離藥王谷還有上百里,胡天跟小黑沒有飛行了,而是選擇徒步進入藥王谷。

很快,胡天跟小黑就來到了藥王谷的入口處。

一層淡淡的霧氣將山谷口籠罩,讓人看不清楚裏面的場景,讓原本神秘的藥王谷蒙上了一層面紗,有種別樣的美輪美奐。

就在胡天準備進去的時候,一道人影很突兀的從不遠處浮現了出來。

「此地為藥王谷重地,閑雜人等速速離去,不然格殺勿論!」

。 那七隻小妖本來找的是黃花觀千眼魔君,不過那千眼魔君雖認七隻蜘蛛精為師妹,但關係卻是互相利用。

西遊記原著中有載,大聖本不想與那七隻蜘蛛精結怨,畢竟她們的背景也不一般,但正因她們錯信了千眼魔君。

再加上土地對七隻蜘蛛精來歷含糊其辭,所以才讓他有了完美的理由擺平了這兩方妖魔,功德圓滿。

所以七隻小妖在求助千眼魔君無果的情況下才找到了春三十娘,如實稟報。

那春三十娘也算真性情,因為與佛門中人曾有交集,所以本不想發難佛門,但那七隻蜘蛛精畢竟尊她為大。

多少年來在盤絲嶺一帶也為春三十娘出過不少力,倘若就此置之不理,恐怕會被妖界同道所恥笑,與己不利。

因此才對法海起了報復之心,再加上鳳凰山盤踞妖魔眾多,他算準法海必定會到鳳凰山肅清那裏的一眾妖魔。

因此春三十娘便集合手下在這去鳳凰山的畢竟野路上搭了客棧,守株待兔。

在這裏不僅可以以逸待勞,且得益於鳳凰山的妖氣還能助長她的妖法。

「如此說來春三十娘可謂機關算盡。」

法海笑道:「只不過你還是太天真了。」

「法海,事到如今何必裝腔作勢,你坑我屬下,不把我放在眼裏,今日你放了那七隻蜘蛛精便罷,不然管教你有來無回,你可要想清楚了。」

春三十娘氣勢咄咄逼人,不容法海不依。

「春三十娘,你那七個屬下以認罪伏法,甘願進雷峰塔悔過受罰,你又何必多此一舉,害人害己,須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法海以禮規勸道。

「哼,說的好聽,還不是被你脅迫?」

春三十娘說完也不再多費口舌,他知道法海是不會答應她的條件。

搖身一變,春三十娘便現出了真身,隨着她法力施為,整間客棧頓時被夷為平地,成了枯木磚石廢墟。

那幾個小妖在她的身後,張牙舞爪。

「法海大師,看來我們得換個地方進行了。」李白手執青蓮劍迎風而立,野外狂風吹過,儒袍獵獵作響。

「阿彌陀佛!」

法海低宣佛號,「太白此言差矣,有妖魔亂舞助興,豈不是添得飲酒之趣?」

「哈哈哈……」

李白朗聲一笑道:「法海大師好胸懷,在下不才願助法師一臂之力。」

說話間,李白的青蓮劍錚鳴作響,旋即在一環道印催動下直逼妖魔而去。

「黃河之水天上來!」

青蓮劍流星般帶着秋水般碧波劍光發難過去,春三十娘身後的幾個屬下便迎頭趕上,片刻便與李白都在一起。

「青蓮,你去幫太白,春三十娘交給我對付便可。」法海帶着輕鬆笑容道。

「是,青蓮明白。」

青蓮完全不擔心法海,因為她清楚沒有什麼妖魔會是法海的對手。

「法海,你既然知道我,也應該知道我的手段,如此輕敵怕是要吃虧的。」

春三十娘這時挪動巨大的身軀在法海周圍迂迴,尋找下手的最佳時機。

「這句話留給你自己吧!」

法海手中拂塵一甩,「大威天龍,大羅法咒,眾神護法,斬妖除魔。」

法海念動法咒,七星拂塵,銀絲千道萬丈,頓如金蛇狂舞,瞬息將其束縛。

「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加持,法海緊握七星拂塵端處,然後用力將其甩了出去,猶如投擲出一塊黑色巨石,轟然落地。

「吱……喳……」

那春三十娘將頭部縮入腹中,此刻已完全化作蜘蛛妖身,翻身爬起。

脫得桎梏,春三十娘口吐萬道絲束,在空中結成一張漫天大網,威壓下來。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法海冷喝,七星拂塵再次迎上前去,片刻與那堅硬如鋼鐵般的蜘蛛絲纏繞。

「大威天龍,金剛火焰。」

法海念動法訣,七星拂塵上呼的一聲便竄出一道火苗,緊接着生成火蛇狀。

如蛇一般的金剛火焰順勢而上,與那蜘蛛絲接連,登時化作火海,將那一張鋪天蓋地的蜘蛛網燃燒殆盡。

「好個法海,果然名不虛傳!」

春三十娘震驚之餘也沒有放鬆警惕,不過一兩個回合失利她還不放在心上。

「轟!」巨大的蜘蛛本體衝殺過來。

法海凌空一躍飛到半空,緊接着收了拂塵接下雲龍袈裟,佛威一怒,「大威天龍,般若諸佛,袈裟結陣。」

雲龍袈裟獵獵作響,從虛空中蔓延開來,只在片刻便將春三十娘本體保圍。

「法海,臭和尚,就憑這袈裟也能降我?」春三十娘視之無物橫撞過來。

「般若巴嘛空!」

法海佛手緊掐法咒,五色佛光指尖流轉,頃刻便注入到袈裟之上。

袈裟頓時有佛經妙法顯化出來,密密麻麻佈滿了袈裟,佛威莊嚴。

「砰!」

春三十娘巨大的本體撞到袈裟上,那佛經字跡頓時亮起,一個個映上其身,猶如燒紅的鐵石讓她慘叫連連。

那邊廂李白和青椒聯手對付幾個小妖鬥法正酣,聽這邊動靜傳開便分神望去,入眼皆是震撼之色。

法海神通佛法,幾個回合便將那不可一世的春三十娘桎梏,佛威浩蕩!

幾個小妖想要前去營救,李白和青椒便再次衝殺過來,與之纏鬥一起。

青蓮劍殘影道道,所用青蓮劍歌招式也是霸道凌厲,將小妖壓制不遑多讓。

青蓮那邊散發柔和光芒的青蓮在周身流轉,配合著青蓮的絕妙身姿,一招一式中也是將攻擊能量殺向群妖。

「春三十娘,我佛慈悲,倘若你知過悔改,貧僧可以留你一命。」

法海雙手合十虛空而立,寶相莊嚴,神色肅穆,當真是人間佛陀。

「哈哈哈……」

春三十娘尖利之聲笑道:「法海,你以為你贏定了嗎?現在只不過剛剛開始就大放厥詞,以為老娘好欺嗎?」

「阿彌陀佛!」

法海低宣佛號道:「貧僧念你修行不易,尚有一絲佛蔭,遂有意度你超脫苦海,怎奈你卻不知悔改,那就怪不得貧僧了,有什麼招數都拿出來吧!」

端午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25日到6月27日)

。風間本部長是內鬼!

宮本十二怎麼都沒想到阻撓自己追捕那群窮凶極惡半島分子的人會是頂頭上司,身為堂堂警視長的風間!

這一刻,他忽然明白為什麼北原蒼介不看好自己的追捕工作,為什麼從未將他們大阪警察本部當成盟友來對待。

就和他說的一樣,連被關押在監獄里的河谷浩二和金成旭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