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精武院修行講究的是將真氣反覆錘鍊,並且還以截拳練外體。

這截拳道即便是在上京武道界也是鼎鼎有名的技法。

所有當初葉清揚以截拳冠絕上京武道界的時候米,神州無數人趨之若鶩,但其艱難程度勸退了不少所謂天之驕子。

葉清揚一隕落,名氣大降,自然而然就沒了什麼人。

因難而退,這是武道的悲哀!

再看趙無敵,他望見葉龍這一身特別的真氣,眼神中精光一閃。

這精武院果然不是空有虛名。

一個武者境的真氣竟然能給他帶來一絲威脅的氣息。

趙無敵舔了舔嘴唇,笑道:「有意思!」

。 「不會,當時我就在現場,親眼所見江塵僅僅只是接受了五爪金龍洗禮。」

月翎兒神色漠然,『僅僅』二字可是用的活靈活現。

聞言,嶽麓書院眾多長老瞬間神色黯淡,特別是張書陵雙眼直接失去了光彩,彷彿失去了精神支柱一般。

雖說五爪金龍對於常人而言已經很不錯了,但江塵只是接受五爪金龍洗禮有些讓人接受不了。

在張書陵眼中,江塵何許人也?

天命之子,玄榜第一,更是九道天賦光芒的擁有者?

有一說一,他們都覺得五爪金龍洗禮配不上江塵。

「國師,您不覺得其中有蹊蹺么?」

張書陵還是有些不甘心,再次問道。

月翎兒頓了頓,解釋道:「金龍洗禮主要看的還是氣血之力,更加傾向於體魄方面,我倒覺得江塵接受五爪金龍洗禮沒有什麼毛病。」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張書陵還是接受不了。

「塵兒,其實……五爪金龍也還不錯,以後還有更好地機會,天湘國太小,日後你總會離開,諾大的神武大陸才是你的天下!」

「以你的氣運,這種機緣不會少,區區化龍池不值一提!」

張書陵擔心江塵失落,反過來開始安慰江塵。

不得不說,張書陵平時雖然坑了一點,但對江塵是真的好,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江塵好。

唐虎和鳳靈兒神情都有些精彩,有些於心不忍,但他們答應了江塵不把真實情況說出去。

江塵心中既感動又內疚,在這種時候還能想着安慰他,是親生的師父無疑了。

但江塵還是不準備將實情告訴他,主要是說了實情不知道張書陵又會怎麼『坑他』。

「師父,能得五爪金龍洗禮我已經很滿意了,你知道我這人最大的特點就是知足!」

江塵真誠一笑,神情坦然,彷彿從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你真當這麼以為?」

張書陵鬆了口氣,瞪大眼睛問道。

「師父,你還不知道我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一切冥冥中自有天定!」

江塵十分坦然,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只是不知道若是張書陵知道他得到的是九龍洗禮,不知道心中作何感想?

張書陵又盯着江塵看了好一陣心裏的大石頭才徹底落地,「如此甚好,塵兒你要記住,你真正的天地是在神武大陸,格局要大一點!」

「不光是塵兒,你們兩人也是如此。」

張書陵又看了一眼唐虎和鳳靈兒,這兩人雖說比不上江塵,但在同輩之中當屬佼佼者。

「師父,我等定然銘記於心!」

江塵三分紛紛點頭應了下來。

張書陵這才滿意的點頭,他就是想要告訴他們這世界很大,莫要拘與小小的天湘國,要把格局放大一點。

「國師,我等這就準備返回嶽麓書院,一同啟程?」

張書陵一直都惦記着月翎兒會跟他們一同前往嶽麓書院,這樣他們路上也就不用擔心魔道之人的埋伏。

之前玉面血魔他們沒有得手,張書陵就一直擔心他們會在回去的時候埋伏,但現在有月翎兒加入可就不一樣了。

沒人知道國師實力多強,相傳見過她出手的人都死了,要麼就是沒有看清手段。

張書陵甚至懷疑月翎兒的實力比聖上都要強,非常有可能突破了天武境!

「自然,我對嶽麓書院好奇得很,倒要看看是何等寶地能培養如此天驕!」

月翎兒說話的時候一直盯着江塵,雖說鳳靈兒和唐虎也很出色,但還入不了她的法眼。

「嗯?國師似乎很看重塵兒?難不成化龍池內另有隱情?」

張書陵很敏銳的發現了這個疑點,心思頓時活躍了起來。

「對!國師定是知道些什麼,從一開始她就對江塵格外的照顧!」

張書陵又想起當初在紫金殿上月翎兒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江塵的請求,而且還是主動提出要隨他們去嶽麓書院。

「若是抱上國師這條大腿,日後在天湘境內還不是任我行?」

張書陵深深看了江塵,知道關鍵點還是在江塵身上。

蕪湖~嶽麓書院是真的要起飛,不管是聖上還是國師都對嶽麓格外照顧!

站在天湘國最頂端的兩個實權人物都看好嶽麓,何懼不復當年榮光?

「師父,現在就要回嶽麓了么?我還要去辦點事。」

江塵從來到皇都之後就沒有閑過,此時好不容易空閑,自然要去將他兩位哥哥從邊疆召回。

「是為了你兩位兄長之事么?我已經幫你辦好了。」

月翎兒似乎看穿了江塵的心思,微笑道。

「恐怖如斯!」

雖說這種不想思考的感覺挺好,但江塵感覺月翎兒心思過於縝密,就連這件事她也記得,而且還安排的明明白白。

似乎察覺到江塵眼中的異樣,月翎兒又開口道:「當日你提出這要求的時候我便已經幫你辦好,不出意外的話你兩位兄長三日後便能回到府上。」

「有勞國師!」

江塵躬身行禮表示謝意。

之後,幾人便準備返回嶽麓書院,但當他們剛走出皇宮之時,卻遇到了囂張跋扈的西門谷。

此時的西門谷傷勢恢復,身旁還跟着一位天武境強者,看這樣子似乎是準備找嶽麓書院的茬兒。

可當他看到月翎兒也在同行之中的時候,卻是忽然愣了愣,臉上的囂張之色退卻,恭敬行禮,「國師,你為何在這兒?」

月翎兒眼神淡漠,聲若寒冰,「我去何處需向你彙報?」

「不敢,只是晚輩與嶽麓書院有私人恩怨尚未解決,還望國師行個方便。」

西門谷眼中充滿了恭敬之色,彬彬有禮道。

江塵有些吃驚,他可知道西門谷色慾滔天,在美色面前可謂是不顧一切,但他卻對月翎兒如此恭敬,而且似乎還很尊敬月翎兒的樣子。

「他對聖上都沒有這麼尊敬,為何對國師的態度如此反常?這女人恐怕比我想像的還要複雜。」

一時間,江塵陷入了沉思之中,看着月翎兒的身影有些恍惚。

他猜測,只有一種可能,以西門谷的性格對待月翎兒如此恭敬,定是因為南域聖朝之主說了些什麼,不然不會如此反常!

。「官家若想培養皇子,不如遵循先例,讓皇子聽政。」

寇謙其實就是想把培養秦戈這事往後面推一推,反正一個五歲的小孩也不可能聽政,等秦戈能聽政了,說不定朝堂上的黨爭就有了不一樣的結果。

到時候可能就有人願意給秦戈當師父了。

寇謙這話卻讓秦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如果沒有人敢給

《只想當亡國之君的我昏成大帝》第一百五十四章轉眼四面烽火的大乾 嘶——

牲口!!

真正的牲口!

破爛女王這一招,出其不意,打的對手措手不及,加上他的機甲本來就破損嚴重,就在他與觀眾詫異的幾秒內,破爛女王竟然就砍斷了機甲的腦袋。

【警報!警報!警報!】

【警報!主控中心繫統已被切斷——】

聽著機甲不斷提示的報警,這人嘴角張狂的笑僵在半路,瞳孔便倏地瞪大,額頭情不自禁冒出大顆大顆的冷汗來——

突然——

一把巨大的,泛著森冷寒光的大砍刀,砸在了主控室——

眾人:「!!!」

無論是對手,還是圍觀的觀眾,在這一刻,全都眼睜睜看著破爛女王利用繩索掛在機甲上,手裡舉著一把大砍刀,再次表演起徒手砍機甲來,她冷著臉,對著機甲的主控室,揮刀就是一頓瘋狂亂砍——

咚咚咚——

咔嚓咔嚓——

……

土豪選手被季柚的這一手驚呆了,也搞懵了,更是嚇得抱頭,才敢吼道,「靠呀!你來砍我呀!你砍我的機甲幹嘛?」

破爛女王忽地回頭,「閉嘴!收拾完你的機甲,再收拾你。」

土豪:「……」

觀眾:「……」

觀眾甲:「土豪這一波損失大了!這機甲的配置至少也要1萬多積分,才搞得定呀!」

觀眾乙:「我靠!1萬多積分?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

觀眾丙:「這機甲的能源系統、武器系統,防禦系統,剛才那一波全部炸壞了,要是主控室也壞了,土豪想要維修好,至少也得花1萬積分吧。我天——」

……

聽著觀眾的議論,以及破爛女王的瘋狂砍砸,這個土豪的小心臟已經完全受不了了,他哇地一聲大哭起來:「靠呀!別砸了!別砸了!老子的機甲+武器+防禦,花了快5萬積分了!靠呀!別砸了!」

季柚不為所動,心道:你不是喜歡拿錢砸人嗎?那我就拿刀砸你的錢!

「別砸了!別砸了!我……我喊你爸爸還不行嗎?」

季柚毫無感情,砸砸砸就一個字!她現在就是莫得感情的砸錢機器!

「我……我跪下喊你爸爸行不行?」

季柚嘴角一抽,回頭瞟了一眼對方:「住嘴!我沒有你這樣丟人現眼的兒砸!」

她才不是隨便收兒砸的人呢。

她可是很有原則噠。

眼見著季柚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自己的機甲被拆卸的四分五裂了,土豪心痛得快要無法呼吸,再砸下去,他這價值昂貴的機甲,只能當成破銅爛鐵賣了,被逼的沒辦法,他眼裡上過一抹悲痛的決絕,然後一頭撞向機甲尖銳的外殼上:

碰——

一聲巨響過後,系統提示:【破爛女王勝!】

眾人:「???」

季柚:「……」

自殺了?

土豪被逼迫得自殺了?

……

觀眾席一陣陣窒息的無語。

季柚也是嘴角一抽。

獃滯了好一會兒,原本死寂的觀眾席,頓時沸沸揚揚起來:

「66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