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素衣夫人見到如此情況,那還不知道眼前之人修爲高出她修爲太多,一想到最近他們最近做的一些個事情,頓時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張魔法涌動的卡片在其手心當中。

“ 你們兩擋住她兩息功夫,只要兩息就好了。”素衣夫人不待兩人回答,雙手一扯,直接撕開魔法卡片。

然而粉紅色的霧氣瞬間變化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朝高矮兩位黑衣人派來,而空中彷彿一下子就像是粉紅色世界降臨一般。將粉紅色手掌下面的世界一片粉紅。

而繼粉紅色手掌之後竟然出現一條巨大的彩色尾絨,像是彩虹一般橫跨天際直奔正準備傳送而走的素衣夫人。

而素衣夫人在見到彩色尾巴出現的同時,面色一滯,彷彿想到什麼一般,眼神之內焦急之色更濃。瞬間擡手放出青天印直奔彷彿七彩虹橋一般砸來的尾巴。

傳送魔法卡片在撕開後,自動吸收四周的天地元力來補充傳送的靈力,所以需要一個短暫的時間來緩衝魔法卡片吸收天地元力的時間。

至於面對粉紅色巨大手掌的兩位黑衣人,黑衣已映襯成粉紅了,連整個人都成了粉紅的模樣,見到粉紅的手掌就像天塌下來一般,緩緩地壓了下來。

先生我們不約 。“轟”的一聲,大地顫動。像是被什麼重物撞擊一般,濺起的雪渣就像徒然長出的冰蘑菇一般。

一聲淒厲至極的慘叫身傳出,不待雪渣落下,一道黑影穿過濺起的雪渣與雪水撞進了已經發動傳送卡片。雪渣與雪水落下,見到傳送卡片籠罩的魔法屏障內,躺着嘴角 不斷溢血的矮個黑衣人。

至於另外一個高瘦的黑衣人直接被白殿主粉紅色的大掌排成碎肉溶於雪渣之中,隨着雪水慢慢的流動,融成一體,分出是血肉還是雪水。

而面對白殿主一道七彩天狐之尾尾巴,素衣夫人的神情無比的嚴肅。雲緞化作無數的雲緞之影隨着青天印之後飛向天狐之尾,顯然素衣夫人想要爭取些許時間。

傲嬌校草︰小甜豆你過來


素衣夫人同樣的鮮血噴射而出,與雪水混成一灘。身影倒退開來,直接被砸倒在傳送關柱之內。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剛好傳送結界生成,已經不能攻擊。

白殿主就那樣,緊皺着雙眉盯着李梓安奪道而進的傳送魔法光界內。

此時她在想什麼,沒有人去猜測,而近在尺伬蘭姨只能隱隱約約的聽見白殿主低聲說道:“難道是他?不可能吧?不過這個世界除了他,好像別人沒有這種本事了。”

白殿主見到傳送光界啓動,已經不能攻擊光界了,只好作罷! 見到她自己一掌一尾造成的傷害,歲不滿意,但也勉強。只是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耐人尋味的目光緊緊地盯着傳送光界……..

就那樣目送光界越變越小,最後消失在衆妖面前。 昭和天皇端坐在那裏,看着山本五十六的遞交上來的通報,臉色非常不好,三天前,他在這裏剛剛見了東條英機和多位陸軍大臣,毅然決然的反對了和談的情景,提出全面開戰的命令。

結果此時就得到這樣的消息,可謂是打臉啊。

狠狠的被打了臉。

尤其是本土遭受到了襲擊,日本海內正在讓對方的艦隊肆意遊蕩,這可以說是奇恥大辱,國內反對的聲音必然會更加洶涌。

這會帶來什麼,他很清楚。

昭和天皇並不是完全不懂政治和戰爭的。

他自懂事以來,就經歷了許多日本政治上的大變動,可謂瞭然於胸,非常清楚這一切的,而且,他還親眼看着自己的帝國打贏了好幾次戰爭,自他當上天皇以來,同樣如此,所以他清晰的知道,帝國的軍事力量,是強橫的,不禁沉了一口氣,問了,“現在我軍就不能趕走對方的戰艦嗎?如果對方的戰艦佔領了外海,那麼,我國將受到重創,在國際上的威信也將顏面掃地,大大降低啊。”

“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山本五十六一臉無奈的垂頭認錯的說道:“佐世保內的十一艘航母和百餘艘戰略艦,基本上是國家的精英所在了,現在全部被擊沉,就算從其他地方在派去艦隊也無能爲力了,無法匹敵,我軍的海軍和敵軍的海軍比起來,完全不在一個等量級上,所以無法趕走對方的敵軍。”

回答的有理有據,言辭招招。


那就是沒辦法打了。

他很想說,讓天皇放棄這次的反擊,讓百萬關東軍不要去進攻華北。

可他無法開口。

做臣子的,不能這般忤逆天皇。

他深知奇道。

雖然知道,自己不提,百萬關東軍有可能命喪華北,但臣子就是臣子,他只得低頭這般回答。

昭和天皇哈哈笑了,“我帝國海軍號稱世界雄師,怎麼就如此不堪一擊,難道是我們自己高估了自己,還是說,對方真的太強大。”

山本五十六一本正經的說道:“是對方太強大了,對方的戰艦和航母遠超現在這個時代,再加上空軍的能力,我軍真的無法匹配。”

“······”

昭和天皇一臉無奈,他都想問了,難道只有和談這一條路了嗎?

但他還是沒有說出口,想了想道:“派出潛艇艦隊去進行透析,我就不信了,他們的船隻不怕**,哼,就算不怕**,我帝國的命運,還有神風庇佑,一定能讓他們就此戰敗,帝國征服世界的宏圖,必然在我這一任能夠實現。”

“······”

山本五十六一陣頭大,他雖然猜到了一些,天皇不會就此認輸。

但他還是忤逆的提醒了一句,“天皇,我軍陸地部隊如果再有損失,那麼,帝國的元氣將會大傷,關東軍那裏還是要穩妥啊,沒了海軍的支持,雖然關東軍被稱之爲皇軍之花,擁有最先進的裝備,但和對方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尤其是對方的武裝直升機,簡直是陸戰上無法匹敵的,我認爲還是就此休戰比較好,我軍已經開始收集武裝直升機的各項資料,等我軍能夠生產了,在打也來得及。”

“不,不需要,而且,我已經會約見陸軍大臣,你可以下去了,切記,安排好潛艇部隊,一定要打出我海軍的威風,陸軍的事,你不懂。”

“是。”

山本五十六隻得這般退下了。

他走出天皇的府邸,看着此時大好的天氣,在看着兩旁的士兵,無奈搖頭,“帝國的命運,風雨漂泊啊。”

轉身坐上汽車去安排潛艇作戰了。

至於陸軍那邊。

昭和天皇已經想好了,這一戰必須打,他內心深處其實也有些搖擺,但天皇的命令就是命令,不能下到一半就收回。

他深知這一切,開弓沒有回頭箭,作爲帝王更是如此,不能左右搖擺,不能朝令夕改,就算是錯的,也要執行下去。

他在下午,去了靖國神社,祈求,天佑日本,用這種辦法,祈求戰爭的勝利了。

這就是帝王,這就是帝王之心。

一將功成萬骨枯。

帝王之下,沒有人心。

······

······

山西號航母和河南號航母以及周邊驅逐艦、護衛艦,都具備反潛能力,自然不怕這個時代的潛艇。

就也無所畏懼。

韓立在離開時就已經想好了,所以回到上海後,就也更加從容,開始挑選部隊,準備奇襲東北。

只要關東軍殺出東北,就會立刻北上。

收復東北。

指日可待。

被我渣過的前男友重生了

這還要看周衛國、李雲龍、迷龍的了,他們現在在濟南,從濟南一路殺向天津、北平,如果打的順利。

在北平城下,就可以迎擊關東軍了。

這是韓立的安排。

會不會如此順利,就看發展了。

當然。

日本擺開這個架勢,是要玩命了,所以一切都是來回變換,未可知的。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日本的全力出站,世界瞬間都知道了,佐世保被轟炸的消息也隨之傳遞了出去。

韓立作爲主帥,再次得到了一個名號。

中華水師第一人。

韓立笑呵呵的接納了,因爲中國的海戰戰績真不怎麼樣,當然,從這一刻起就不一樣了,樂呵呵的他還接受了一位美國美女記者的採訪。

美國大使特意安排的,甚至派了武官親自陪同,笑呵呵的帶着一位金髮碧眼,身材高挑婀娜的記者就出現在了韓立面前,“韓將軍,多謝您接受我國華爾街日報的採訪,這位是華爾街日報的資深記者,夏特洛,可是位成名已久的美女記者啊,特意從美國過來採訪您的。”

金髮碧眼的美女記者立刻伸手道:“成名已久不敢當,不過,韓將軍卻如報道的一樣,英俊神武,讓人欽佩啊。”

一口的標準的漢語。

韓立大爲驚訝,“夏洛特小姐,你是否曾經在中國遊歷過啊,你的漢語,可是讓人驚歎,說的太好了,標準的北方普通話啊。”

夏洛特抿嘴一笑,“我在語言上很有天賦,在上大學時,朋友說,漢語很難學,我爲了證明自己的天賦,就自學了漢語,得到了您這樣的肯定,我非常高興。”

笑呵呵的。

韓立更是驚歎了,“自學,那您在語言上的天賦,真是不一般,不一般啊。”

英語和漢語很多發音是不一樣的,能學到這個份上,如果只是自學,真是說明了對方肯定是天賦異稟啊。

韓立對眼前這個金髮碧眼的美女記者夏洛特不得不高看了幾眼。

當然,她身高接近一米七,高挑的身材下,還穿了一雙乳白色的高跟鞋,外加卡其色的風衣,顯得極爲幹練。

至於容貌。

典型的金髮碧眼,高鼻樑,小嘴巴,歐洲美女。

韓立倒是對這次採訪多了幾分興趣。

這時,夏洛特笑呵呵的說道:“韓將軍一看就是個愛聊天的事,我想這次採訪肯定非常愉快的。”

“嗯,我感覺也是。”

韓立坐在沙發上。

攝影師先是拍了照片,“咔!”“咔!”幾聲,拍照完畢。


金髮碧眼的美女記者樂呵呵的就開始訪問了,“韓將軍您的時間非常寶貴,所以我們就直奔主題了,嗯,第一個問題是請問韓將軍,你對中日之戰,之後的走向,怎麼看啊,還有,您每次作戰都用大規模的汽油***,已經足足燒死了四十多萬日本軍人,你有沒有感覺到殘忍啊,有沒有想過,放棄這種武器啊。”

“放棄汽油***?!”

韓立哈哈一笑,“夏洛特,你的第一個問題可就不夠愉快的,讓我應接不暇啊。” 雪花飄飄灑灑地落下,天與地連成一片, 白皚皚的世界,分不出哪是天, 哪是地。

一片片晶瑩如玉的雪花從黑雲密佈的天空中飄灑下來。那揚揚灑灑的雪花隨着颯颯的寒風漫天飛舞,似輕柔的柳絮,似隨風飛揚的鵝毛,在廣闊的天空中遨遊。

也不知道哪一方的雪天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像是鯤鵬吞吸一般。飛舞的雪花、冷冽的寒風就像臣子朝聖似得拼命的往漩渦洞口飛去。

茶歇功夫兒,漩渦口彷彿吞吸過猛,一股氣流噴射出來。然氣流之中卻夾雜着幾個黑衣身影。人影落地。

素衣夫人‘哇’的一聲,嘴巴一張一口鮮血噴灑而出,身子往後一倒昏迷而去。而另外一位黑衣人正是最後逃脫的矮個黑衣人。此時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此時也不知是死是活。

除了兩位黑衣人竟然還有一位白袍青年身子半躺在地而單手撐地支撐着大半身子,離素衣夫人只有幾步的距離。正是在素衣夫人撕裂傳送卡片之時,悄無聲息遁入傳送光界內的李梓安。

至於李梓安半躺在地的原因並不是其昏迷過去,而是因爲傳送過程之中因爲空間碾壓太大,傳送通道不穩造成嘈雜之聲過大,空間元力鼓動厲害,而夾雜空間之中通道時而被擠成各種形狀,更不用說通道之內的人想要好過。

半躺李梓安只是想要舒緩一下呆在傳送通道之內的不適。

良久過後,李梓安才舒順許多。擡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同樣的白雪連天的世界。心底暗暗想到應該傳送的不遠吧。因爲感覺傳送的時間並沒有多久……

李梓安見到離自己只有七八步之遙距離的素衣夫人,正處於昏迷當中,身前那灘血跡應該是剛突出沒有多久,因爲血跡當中還有鮮血流動,顯然這個冰天雪地之中,只要是液體,哪有能挨一時三刻不結冰的嘛?

同時李梓安心裏也鬆了一口氣,因爲他在通道內已經不能保持隱身狀態,不過在傳送通道內他是在兩人的身後,所以在通道之內,素衣夫人與矮個黑衣人應該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