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終於出來了嗎?

可是,已經太晚了!

伍德森掃視一眼山貓隊那些即上場的球員後,向上半場將山貓隊前鋒開防得非常成功的馬文吩咐道,

“馬文,第二節就由你來去守奧卡福!”

正在擡頭注視着大屏幕的馬文,指着大屏幕,爲難道,“教練,奧卡福今天打的是中鋒,我怎麼去看他啊?”

“中鋒?”伍德森擡起頭,仔細端詳一會大屏幕後,心下愕然的沉思起來,

這個老伯尼到底玩什麼把戲,竟然讓奧卡福像他以前在ncaa那樣,打起中鋒來,難不成,這是一種自己沒有見過的新戰術?

就在伍德森沉思的時候,第二節比賽開始的時間到了,於是,堅信貓是無法鬥過老鷹的伍德森,依然派出自己的主力陣容,他要在,將領先的優勢完全守住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把比分差,接着向上超出!

…..

籃球從落後六分的山貓隊底線擲出,正想前去接球的張若寒,卻突然被奈特給伸手拉下,然後,奈特將球抱在自己懷裏,向張若寒笑道;

“張,看來,你第一節傳球真是傳得不亦樂呼,居然現在還想跟我這個組織後衛搶着控球。”

“恩啊,呵!順手,順手了!”張若寒摸着後腦勺,傻笑道。

“好了,去打你的得分衛後吧,畢竟那個位置,纔是真正的貓王張若寒!”奈特拍拍張若寒的肩膀,向張若寒直言道。

“是嗎,好吧,這裏就交給你了!”

張若寒轉身向前邁出一步,正準備縱身前衝時,卻突然轉過頭,雙眼狂意大作的說道,:

“奈特,讓老鷹爽到家吧!”

奈特先愣了一下,然後,同樣雙眼狂意大作的向張若寒保證道:“是那個嗎,ok,絕對讓鷹隊爽到家!”

“好的!”張若寒轉身向前衝去,剎時間山貓隊的半場上,只剩下奈特一個人抱着籃球站在哪裏!

“老鷹就讓你們爽一爽吧!”

場邊的伯尼和場上的奈特於心下不約而同的默唸道。然後,奈特深吸一口氣,完全將小個球員的速度優勢發揮出來,帶着狂嘯的籃球,飛快的從中場線上穿過,面對向自己迎上來的伊沃伊,只是猛然將腰板一直,在突然一低,一個急停急走,硬生生的朝伊沃伊左側突去。

身爲鷹隊速度最快的球員,伊沃伊雖然無法有信心去咬住張若寒,但是,他卻有信心去防住耐特,不禁將自己的鋼牙一咬,強行扭轉身體,順着奈特突破的方向狂奔起來,硬是咬在奈特的身後。

不料,奈特向前高速狂衝的身影,卻突然停下來,驟然將狂奔中的伊沃伊閃得向前無奈衝出幾步後,奈特卻已在自己身體停下的瞬間,雙手大力的推出籃球,籃球立時從三分線外,向鷹隊的籃框吊去,使得站立於籃下的鷹隊中鋒斯圖爾特,非常疑問的,舉目四望一番,

斯圖爾特在弄不明白,奈特爲什麼要將籃球向他傳來,是因爲在極速奔跑中,順手傳球時,沒有用撐握好角度嗎?。

不過,即然籃球已經到了他的上方,他又怎會錯過如此良機,不管是奈特是因爲什麼樣的原因,而傳出這球,但是隻要在他跳起後,將籃球摘下,便可以幫助鷹隊進行反攻了!

想罷,站在籃框左側的斯圖爾特彎下腰,打量剛剛飛臨界頭頂上的籃球一眼後,縱身跳起,伸手向籃球抓去,幾乎就要放聲大笑奈特的失誤時,卻突然發現自己頭頂上方,不可思議的多出一支黑色的手掌,搶先自己一步,“啪”得一聲,拍到籃球上,

然後,在斯圖爾特愕然的眼光中,籃球立時從斯圖爾特頭頂上向籃框飛去,直接飛過籃框後,衝向籃板的右下角。

而那個從斯圖爾特頭頂上,搶拍到籃球的人,正是從右側底線急衝進籃下的山貓隊中鋒奧卡福!

依靠自己苦練之後提升的速度和彈跳,強行搶拍籃球成功的奧卡福,向是完成了什麼非常重大任務似的,非常得意的站在斯圖爾特身後,一動不動的望着從籃板右沿上飛過的籃球!

但是,令場邊觀衆們和鷹隊教練伍德森非常疑惑和不解的是,奧卡福這個強行的搶拍舉動,到底有什麼意義?

籃框的右邊,一個山貓隊的球員也沒有,反面在兩米多外的右側禁區線上,站立着鷹隊的後衛喬約翰遜,難不成,這又是一個失誤嗎!

伍德森心裏雖然在這麼想,可是,卻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

然後當喬約翰遜向着籃下衝去,準備撿一個籃板時,伍德森倍感慌張的突然的驚叫道,

張若寒,張若寒在哪裏!

然而,就在伍德森的驚叫聲,驚得喬約翰遜身上一顫時,一道如奔雷般的身影,突然從右側的底線向籃下狂奔過來!

那是真正的狂奔,彷彿只是一步,就衝過了五米左右的距離,更在所有人視線一花的剎那,已經在距離籃框足有三米多遠的地方,蹭得一下彈起,然後,突然的在所有人眼中慢了下來!

像是在看慢動作播放的電影那樣,每個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人宛如展翅飛翔的身體一點一點的從地面上向空中升起,以至於每個人的心中,同樣緊隨着那人向上不斷升起的身體,而升起一種虛幻和現實緊緊混雜,彷彿沒有了界限的極至視覺衝擊!

然後,當那人向後高高蹺起的雙腿,在他的右手伸到籃球下方,託着籃球的瞬間,向前猛然一彈,“砰”的一聲,重重彈在想要撿籃板球的喬約翰腰部上,驟然帶給目睹這一切的人們,一種他是踩在喬約翰遜身上方纔突然停在空中的錯覺後,已經將籃球砰然一聲轟進籃框裏!

轟得伍德森的心像是從嗓子眼中跳出般那麼的巨痛,更是轟得看臺上的中國觀衆們,全身上下泛起一陣不住的顫抖!

更讓所有人,都在心中問着自己,追問着自己!

這是什麼?

這到底是什麼??

ps:本書現在每星期簡禁兩章左右,時間爲週三和週六~

有能力的本友請訂閱本書,謝謝,沒能力的請耐心等待一下,小鬱不會不解禁,忘了大家的,請多多支持小鬱。

小鬱2006。1。4

隆重推薦:天子的新書《光速領跑者》,書號是47321。本書超絢的異能,恢弘的場景,不一樣的人性刻畫,將帶給大家超快感的享受。天子的口號是:創意是必須的,美女是不能少的,yy是必然的,歡迎大家一起去捧場。鏈接地址:/k.asp?bl_id=47321

這是天子哥的新作,大家去看看吧,非常不錯的,謝謝~ 日子一天天過去,那件事情好像也隨著時間過去了。大家都對那件事選擇了遺忘。沒有人再提了,李雙希也快記不清了。

大概是因為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吧。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陪著皇上微服南遊了。李雙希準備著皇上路上要用的東西,整個人也忙得不可開交。

但她卻始終掛記這一個人。那個人就是秦少嶺。他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李雙希明白,他應該是在做什麼秘密任務,這她幫不上忙。

所以她只要等著他就好了。雖然看不見秦少嶺,但不知為何李雙希的心突然平靜下來。

李雙希好像一直身處迷霧之中,她有很多東西都看不清,但是李雙希認為自己只要去信任一個人,那麼就好像在迷霧之中有了一盞明燈一樣,即使還是看不清前面有什麼。但還可以看清腳下是怎樣的。那盞明燈會扶持著她,不讓她摔倒,也會陪著她走向最終的目的地。

秦少嶺就是李雙希的明燈,所以她會等他,一直等他。

「暮暮姑娘,皇上來傳您過去。」

來者是皇上身邊新來伺候的桂湖。這個丫頭是前年進宮的,之前一直侍候在太後身邊。可不知為何,現在突然被派到了皇上身邊。因是太後送來的人,所以皇上也很看重她。漸漸的她竟和李雙希一樣常常貼身侍候皇上。

張嬤嬤不知道提醒了李雙希多少次,要她好好注意一下這個女人,說自己一看就知道桂湖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李雙希把握住在皇上身邊的地位,不要被這個女人耍手段給搶走了。

但是李雙希不以為意,她覺得大家都是侍候在皇上身邊的人,又何須擔擾那麼多呢?就算她真的別有用心,那應該也不會對她做出什麼動作吧?

宮女耍手段還不是為了成為妃嬪,畢竟像她這種一再陞官的人,還是少數。而且她能成為四品女官,並不是因為她把皇上伺候的多好。更多是因為她是秦少嶺的妹妹?

所以桂湖想做什麼就由她去吧。做成了是她的本事,做不成也很正常。而李雙希唯一在意的可能就是桂湖原本是太后的人。

太后把桂湖給到乾元宮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難道僅僅只是為了來伺候皇上嗎?如果的確如此,那倒是沒什麼好擔心的。

可就怕不是這樣?如果桂湖是為太后辦事的呢?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監視她,找出她的錯漏,然後就……

唉,她的身份始終是一個隱患。而太后也知道這件事,所以由不得她想太少,雖然她就是多想了也想不清楚……

「好的,桂湖姐姐,我隨後就到。」

李雙希想著等下再去,誰知道桂湖居然站在那裡不動,就那般站著直愣愣的盯著李雙希。

這是非要她現在立刻動身前往嗎?她這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呢。

「桂湖姐姐,您先走吧我還有些事兒要做。」

「不急,我就在這等著。」

說著不急,但她那眼神卻讓李雙希不寒而慄。真的非要這麼急,立刻就去嗎?以前就算是胡內侍或張嬤嬤來這,她都不用那麼急的。看這樣子,她要是不立刻動身,這桂湖等下估計還真不知道要跟皇上說什麼呢。

雖然李雙希一直想要對桂湖親切一點,但桂湖卻始終對她有些疏遠?

為什麼會這樣呢?李雙希想這也許是因為她是太后那邊派過來的人吧。太後有跟她交代過,要她離自己遠一些?

李雙希真的覺得很有這個可能啊。

想到這裡,李雙希也不敢磨蹭了。立刻放下手上的東西,跟著桂湖動身去了乾元宮。

「皇上,暮暮姑娘已經帶來了。」

桂湖帶著李雙希來到殿中。只向皇上施了禮,然後自己便立刻退了下去,別的話什麼都沒有說。

看來又是她想太多,把別人想壞了。而現在只有他和皇上兩人在殿中,難道皇上又想跟她說些什麼呢?

「暮暮參見皇上。」

「平身,你可來了。」皇上走過來將李雙希扶了起來,這可讓李雙希有些受寵若驚呀,「南遊的物品都準備好了嗎?」

自那件事後,皇上對李雙希日漸親昵。一開始李雙希有些不適,但後來也就慢慢習慣了。或者說有皇上對她的照顧,讓她在宮裡過得更加舒服了,也因此她便更加感謝秦少嶺了。

「還在準備中。」

李雙希是有一點磨蹭的,所以東西嘛,她每天都只是收一點,但直到今天都沒有收好,如果不是桂湖把她叫到皇上這邊來,她可能還要繼續磨蹭下去。

「那你可要抓緊一下啊,再過兩三天我們就要出發了。」

「是,暮暮遵命。」

李雙希看著皇上不知道心裡的話也不應該問出來,但她又實在很想問。

像是看出了李雙希心裡所想,皇上說道:「暮暮想問什麼就問吧,在朕面前不必那麼拘謹。」

皇上雖然有時候也覺得這丫頭很好玩,但她有時候也的確太拘謹了。雖說不是個壞孩子,但皇上還是更加喜歡那些有趣的孩子。

「那奴婢便問了。」

李雙希終於鼓起勇氣,問出心中所想,也是這次南遊她非常關心的一件事情。

「奴婢想問,有多少人要與皇上同行?」

雖然有人告訴過她,南遊一般都是微服私訪。但是李雙希並不知道除了她,皇上還要帶著誰去。如果能知道與誰同行,她也能做好更多的準備。

比如……要是太后也會跟著一起去怎麼辦?

「哦,原來是這件事。」皇上偏頭略微思索了一會兒,「自然有你,有你哥哥,還有朕的小九和子安。」

李雙希原本就知道有自己,有胡內侍,還有一群隨行保護的御林軍。但卻不知道皇上居然還要把自己兒子女一起兒帶去。

雖說九皇子和周子安都非常的難相與,但聽說能見到秦少嶺,李雙希心裡還是非常開心的。

「暮暮明白了,這就回去收拾東西。」

想到之後能夠和秦少嶺一起出去玩,李雙希心裡很開心呢。 隆重推薦:天子的新書《光速領跑者》,書號是47321。本書超絢的異能,恢弘的場景,不一樣的人性刻畫,將帶給大家超快感的享受。天子的口號是:創意是必須的,美女是不能少的,yy是必然的,歡迎大家一起去捧場。鏈接地址:/k.asp?bl_id=47321

這是天子哥的新作,大家去看看吧,非常不錯的,謝謝~

************************************

每個人在賽前,都知道貓王張若寒可以飛、能夠飛,但是當他們真的在現實中,在親眼所見之下,目睹到張若寒超越人類極限的飛翔,一點一點的展現在他們眼裏時,他們還是爲了那種,好像帶着他們的心臟一起飛翔的致命視覺衝擊而感到震憾,而感到恐慌!

生怕當他們盡情享受完這終生難忘的夢幻一幕後,他們的心臟會在張若寒天賦異品的身體,以最狂爆最狂野的方式,強行撕裂地心引力的束縛後,所釋放出的最巨烈刺激下,猛然破碎開來,再也無法跳動!

……

張若寒———–張若寒———–張若寒————

良久之後,方纔回過神的中國球迷們從看臺上站起來、從座位上蹦起來,一起歇斯底里的拼命吶喊着張若寒的名字、痛呼着張若寒的名字,那排山倒海般的張若寒三字,瘋狂的撞擊着上海體育館的館頂,更撞擊着所有在場的美國公民的心靈,

彷彿想通過他們拼盡全力的吶喊聲,向全世界的球迷們極度自豪的質問

你們知道什麼人才是真正的飛人嗎?

你們知道什麼樣的行爲才叫做真正的飛翔嗎?

如果你們不知道的話,那就請隨我們一起高呼張若寒吧

因爲

一切的答案盡在其中!

…..

張若寒靜靜的堅立在籃下,高舉着雙拳,他在全場一萬多名觀衆發出的歡呼聲中,緩緩閉上雙眼,盡情的享受着只屬於他的吶喊聲,

在這一刻,

他是唯一的主角!

……

比賽在伍德森向鷹隊球員們發出的大吼聲中,繼續開始,用伍德森自己的話說,張若寒只是拿下了兩分,僅僅兩分而已,你們有什麼好震驚的,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們職業球員,你們是nba的職業球員,可不是那些沒有見過世面的球迷們!

並且,領先的還是我們,最終將要獲得勝利的也必定,還是我們!

鷹隊的球員們集體深吸一口氣後,不約而同的甩甩頭,正如伍德森所說的那樣,他們是職業球員,他們是籃球世界裏最高水平的籃球聯賽nba的職業球員!

因此,他們不能擔心,他們更不能害怕!

即使他們眼前站着的是nba裏,被冠上最偉大球員稱號的籃球之神邁克爾。喬丹,他們也絕不能害怕,更絕不能退縮!

他們只能咬牙向前衝去,拼命的將籃球之神掀翻在地!

因爲他們是爲籃球而生的,職業球員!

當鷹隊的新任鷹王,太陽隊惜日的神射手喬約翰遜,接過主裁遞過籃球時,他的手指在碰到籃球的瞬間,竟然有一種,這顆被張若寒轟進籃框裏的籃球,是如此熾熱,如此滾燙的錯覺!

畢竟,他是在張若寒飛身一扣下,最爲直接,最被震憾的人啊!

靠!

可惡的山貓怪!

爲什麼會這麼能跳!

喬約翰遜在心底痛罵一聲後,將籃球向伊沃伊擲去,雖然他已知道張若寒,真的能飛,但是等待在他面前的,還是隻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用他的雙手,去將張若寒擊敗!

告訴張若寒,籃球,並不等於扣籃!

。。。。。

“大家慢慢來,不要急,領先的是我們,用我們自己的方法,去將比分接着超出吧!”

擲完球后,喬約翰遜衝進場內,拿出了自己身爲球隊領袖應有的風範,向隊友們安慰道。

“是!”

鷹隊場上的四名球員,一起點頭答道,然後跟着喬約翰遜向山貓隊的半場攻去!

“說得漂亮,這纔像是一支鷹王!”

伍德森懷抱雙臂,重新做回座位上,他還是堅信鷹隊的球員們,只要按照他的方法去打,必定還是會戰勝可惡的山貓!

…..

鷹隊的神手射喬約翰遜,,或是通過檔次檔出空檔後,高高的跳起出手運投三分,或是在二十四秒的進攻時間裏的最後一秒鐘遠投三分出手,想幫助鷹隊將比分向前超出!

但是,當眼中戰意驚人的張若寒,和喬約翰遜玩起三分遠射的對攻後,喬約翰遜終於在連接命三個三分之後,手上準頭一偏,籃球出手後,砸在籃框上!

被奧福卡當場摘下一個帥氣的籃板後,立時將籃球向張若寒傳去,快攻到鷹隊半場上的張若寒,硬是當着喬約翰遜的面前,用自己獨門絕招的後撤步三分遠投,將籃球非常準確的射進籃框裏,創造出自己個人職業生涯裏,目前最高的三分連中記錄,同樣接連命中三球!

向喬約翰遜證明道,他並不是只會扣籃!

……

於是,一臉無奈的喬約翰遜,放棄了和張若寒飈三分,雙方再次打起陣起戰!

籃球在鷹隊後衛伊沃伊的控制下,被緩緩帶到山貓的半場上,負責開防伊沃伊的奈特,一個箭步從孤頂上竄出,向伊沃伊緊逼而來!

奈特的右手伸在伊沃伊身前,跟隨着伊沃伊運在右手下的籃球而不斷移動,只要伊沃伊露出絲毫的破綻,奈特將會毫不遲疑的出手斷球!

想斷我的球?

沒門!

年輕氣盛的伊沃伊,正在爲奈特於片刻前,當着他的面前,想停就停,想走就走,而感到氣憤,不禁卯足勁後,運在右手下的籃球猛然一加速,硬生生的朝奈特衝去,想要在奈特身上找回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