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終於回來了,這次一定要把實力提升到凝元境,下次遇到江家與御劍宗的人,我要正面斬殺他們。”陸蕭心裏默默的說道。 陸蕭與朱達昌已經回到了陵城軍營,十天的假期已經過完,在第二天早上就接到通知,要到黑甲戰士校場集合。

陸蕭與朱達昌已經來到了軍營校場,而且來的人很多,最起碼也有個五萬多人。陸蕭這一支小隊伍,也突然多出三個人來,分別是陳留、石開山、任志達。

“陸蕭,我忘記告訴你了,因爲你的隊伍少了三個人,我現在給你補齊了。不對,你的隊伍怎麼只有九十九人,誰沒來,竟敢違抗我的軍令。”金衣使笑着跟陸蕭說道,當清點人數,發現少了一個,勃然大怒叫道。

“金衣使大人,是這樣的,這次我們回家,御劍宗竟然干涉陵城家族之間的鬥爭,朱勇被他們的高手謀害致死。”陸蕭有點傷感的說道。

“好一個御劍宗,竟然敢幹涉雷靈府的事,還敢斬殺帝國軍人,等回到雷靈城,我會告知府主大人,讓御劍宗派遣弟子去充軍打仗。”金衣使非常憤怒的說道。

金衣使憤怒是有原因的,他來這裏考覈的銅甲戰士,還有金衣戰士,這些人都是他麾下的士兵,現在竟然被御劍宗斬殺一人,這是削弱他的力量。

“陸蕭,現在你的隊伍少了一個人,我現在把這一個名額交給你,你覺得誰比較合適,他可以直接成爲銅甲戰士。”金衣使又跟陸蕭說道。

這可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新晉升的黑甲戰士都朝陸蕭看過來,陸蕭也朝他們掃過去。許多人心裏都很緊張,同時也埋怨自己沒有與陸蕭搞好關係,現在陸蕭手中有一個銅甲戰士名額,他們都在盼望陸蕭點他們的名字。

有一部分人,他們是特別鬱悶,因爲他們與陸蕭沒有交集,仇人都算不上,陸蕭根本叫不出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心裏只有“不公平”三個字。

“金衣使大人,這一個名額就爲我的朱勇兄弟留着吧!”陸蕭收回自己的眼神說道。

在場許多人心裏抱怨,陸蕭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選。許多人心裏罵娘:“陸蕭,你怎麼可以這樣,這樣一個名額,你竟然留給一個死人。”

“好,很好,作爲一個軍人,就要有情有義,陸蕭我答應你。”金衣使笑着說道。

其他人心裏誹謗“好什麼好,好個屁。”,但是他們可不敢說出來,說這話是大逆不道,說不定腦袋搬家。

“既然這事已經定下來了,我需要宣佈另外一件事。金衣戰士與銅甲戰士,還有五千黑甲戰士精銳,需要與我一同前往雷靈城,進入雷靈軍團接受訓練,接受深造。”金衣使向所有人宣佈說道。

許多人都很歡喜,他們都知道,雷靈城是雷靈府的首府,就如天都城是天都帝國的都城一個意義。能夠去雷靈軍團培訓,他們的潛力還可以繼續開發,他們還可以進一步增強實力。

但是抱怨的人更多,因爲陸蕭沒有選擇他們。雖然陸蕭就算選擇,也只能選擇一個,但是在他們每個人的心裏,陸蕭只能選擇他們一個。

“你們也知道,雷靈城是整個雷靈府的中心,在雷靈府管轄東安西北最遠四個城池,都有一個傳送陣。而陵城正好是雷靈府最北端的一個城池,我們現在就去傳送陣的陣臺。”金衣使跟五千多位戰士說道。

陵城的傳送陣,並不在陵城內部,而是在陵城駐軍的定軍山,有軍隊看守。這個傳送陣一般情況都很少使用,只有調兵的時候使用。

大概十幾分鍾,陸蕭他們被金衣使帶到一個四四方方的陣臺,這個陣臺正方形,大概長寬四百米。在這個陣臺最中心,有一個水缸大圓形凹進去的孔。

“你們全部上陣臺,因爲陣臺佔地面積不是很大,大家一起擠擠,但是不要爭吵。因爲這是通過空間遠距離傳送,萬一你們有誰被拉進了空間亂流,那就必死無疑。”金衣使提醒大家說道。


他們第一次接觸傳送陣,有許多新鮮感。但是聽到空間亂流,也把在臺上諸位嚇了一跳。誰都不想死,更不想無緣無故丟了性命。

金衣使從空間戒子中,取出四百多顆元晶,投入最中心的圓孔中。金衣使的手推動一塊石頭,“轟隆隆”發生巨響,就像地震一樣,一道光將陣臺上所有人包裹起來。


地面突然衝出一股推力,將五千多人推着升空。陸蕭感覺自己就像飛行一樣,同時因爲升空的速度太快,感覺有些頭暈目眩。

無論有什麼感覺,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亂動的,因爲他們都擔心進入空間亂流。大概過了一天時間,陸蕭感覺自己等人正在降落,接下來他們真的落地了,他們現在正降落一個長寬一千米的大陣臺上。

“正如你們想象的一樣,你們已經到了雷靈城,記住不要亂跑,我現在帶你們去雷靈軍團。”金衣使帶着所有人走出陣臺,叮囑所有人說道。

“你看,那是十八公子回來了,他帶回來的銅甲戰士與黑甲戰士,怎麼都這麼弱,就是那個金衣戰士都弱爆了。”

金衣使帶着陸蕭他們,剛剛走出傳送陣,就有人見到了陸蕭他們這一羣人,鄙視的說道。他們說話的聲音,陸蕭都聽到了,陸蕭沒想到自己在一個看門的黑甲戰士眼裏,竟然是弱爆了。

“我說兄弟,你這就不知道了,十八公子去的是陵城考覈戰士,陵城在雷靈府只是一個芝麻大的城池而已,那裏資源缺乏,那裏的人資質都普遍太差。矮子裏面選高子,不弱爆了纔怪呢!”

又有人鄙視說道,陸蕭也想不到,陵城竟然這麼小。陸蕭平心自問,自己的資質差嗎?從小修煉缺少資源,還要受低等功法限制。

“他們的話,你們也聽得清清楚楚吧!所以,無論你們成爲了金衣戰士,還是銅甲戰士,或者黑甲戰士,你們都沒有自傲的資本。但是話又說回來,你們的修煉條件差,落後一節也不要灰心,只要你們好好努力,總有一天你們可以超越其他人。”金衣使朝所有人大聲說道。

這些人聽到幾個黑甲戰士的對話,確實有些灰心,有些垂頭喪氣,但是聽到金衣使的話,又開始振奮起來。若是他們與哪些大城市的人,擁有同樣的修煉條件,他們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現在他們來到了雷靈城,接受培訓,接受深造,就是爲了縮短與他人的距離。

這時陸蕭他們,已經被金衣使帶到了外面。雷靈城是雷靈府最大最繁華的城市,雷靈城星羅棋佈,分爲東安西北中五大區域。雷靈城中部,是雷靈侯府的府邸,是雷靈城的政治中心,也是最繁華的地方。雷靈城有東南西北四座城門。

雷靈城的南部,是雷靈城的軍事基地,這裏還有一所學院,名爲雷靈學院。這座學院是雷靈侯府建立的,這座學院主要是用來培養軍官。

在雷靈城南部,還有一片雷電場域,這裏就是一片雷海。這片雷海是用來訓練軍隊用的。雷靈軍團的戰士,可以每個月分批進入雷場淬鍊身體。所以雷靈軍團的戰士,普遍身體強悍。

“陸蕭你已經圍城金衣戰士,你是可以進入雷靈學院學習,只不過,你只能在雷靈學院學習一個月。而你的任務,就是把學會的東西寄傳授給您麾下一百銅甲戰士。”金衣使告訴陸蕭說道。

陸蕭聽說可以去雷靈學府學習,心情有些激動。其他人都很羨慕,其餘銅甲戰士,對陸蕭投來感激的目光。因爲他們知道,他們後期的成長,都是依靠陸蕭傳授知識。

“金衣使大人,那麼我們這些黑甲戰士怎麼培訓?”

這句話是五千黑甲戰士想問的,他們有些急了,他們也想成長,他們也想變得強大,他們也想建立功勳。

“你們不要着急,你們的訓練是我安排,在我的麾下還有退伍老兵,我會讓他們給你們培訓。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你們所有人,都屬於第九軍第十八軍旅團,也就是我的麾下。”金衣使告訴所有人說道。

所有的黑甲戰士,聽金衣使說會安排,他們也放心了。這些人都有些激動,因爲他們以後就是在金衣使麾下。

過了幾個小時,金衣使帶着他們來到雷靈城南部,進入一個軍營。這個軍營,也就是雷靈軍團駐紮地。這個軍營非常大,有陵城的定軍山二十倍以上。雷靈軍團也是駐紮在一座大山上,這座山,被稱爲雷山,也稱爲雷山大營。

雷山大營分爲九個軍區,金衣使帶着陸蕭他們,進入第九軍區。

“你們知道嗎?第九軍,也稱爲世子軍區。雷靈侯府的諸位公子,只要擁有軍旅團長的實力,都可以在第九軍建立自己的軍旅團。將來侯府的世子,也是從這裏誕生。我在諸位兄弟中排名第十八,所以我建立的軍旅團就是十八旅團。”金衣使介紹說道。

這個消息太震驚了,誰都沒有想到,金衣使盡然是雷靈侯的第十八子。陸蕭知道,進入世子軍區,修煉資源不用愁,但是卻無意捲入雷靈侯府世子之爭。 金衣使現在準確來說,應該叫做十八公子,或者稱呼爲楊忠。楊忠帶着五千多人,穿過一至八個軍區,進入第九軍區。

“你看,那是十八公子,他已經考覈和新兵戰士回來了,你看那個穿着金衣的傢伙,簡直弱爆了。”

第九軍區有十八個軍旅團,楊忠帶着人穿過其他旅團區被人看到,陸蕭穿着金衣特別顯眼。陸蕭只有煉氣境第九重修爲,當有人看到陸蕭,他感覺陸蕭修爲與他們差不多,非常鄙視的說道。

對於這些人的議論,陸蕭也沒有理會。同境界一戰,陸蕭到現在還沒有遇到對手。就是對上凝元境高手,陸蕭也能依靠自身的優勢取勝。

“十八弟回來了,怎麼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帶回來了。”

當楊忠帶着陸蕭他們經過第八旅團區域,數百人簇擁者一個金衣黑臉中年人,走了出來。當見到陸蕭他們這些人,嘲笑說道。

“八哥你說笑了,你身邊雜七雜八的人也不少。”楊忠與黑臉人針鋒相對說道。

這個人正是侯府的八公子楊壽,見到此人,讓陸蕭等人有些震驚。

“哦,原來我身邊這些人在十八弟眼裏,只是雜七雜八而已。李裘過來,你也是新晉升的金衣戰士,跟十八弟選的金衣戰士切磋一下,就算是爲十八弟接風洗塵。”楊壽在身邊人羣裏,指着一個人說道。

陸蕭感覺有點悲催,剛剛進入雷靈城,還沒有來得及熟悉,就已經卷入雷靈侯府諸公子之爭。這楊壽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拿陸蕭開刀,這讓陸蕭心裏很不爽,好像自己喜歡被人欺負一樣。

楊壽的話說完,從人羣裏走出一個鷹鉤鼻子的少年,這個少年與陸蕭一樣,也穿着金衣,這個人就是李裘。

“這位金衣戰士兄弟,在下李裘,奉八公子之命,與你切磋,爲十八公子接風洗塵。”李裘在陸蕭面前自我介紹,雖然語言客氣,實爲霸道。

“哦,我叫陸蕭,你要挑戰我對吧!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挑戰我的,挑戰我是需要彩頭的,你有彩頭嗎?”陸蕭非常熱情的說道。


李裘有些傻眼了,心裏暗罵:“你大爺的,你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讓我挑戰,若不是八公子在,我直接無視你。你要彩頭,我會讓你的頭掛彩的。”

“十八弟手下真是能人輩出,小子你要什麼樣的彩頭,才願意接受挑戰?”楊壽沒有駁斥陸蕭,按照陸蕭的思路走,笑着問道。

楊壽心裏覺得陸蕭很上道,挺配合的。他正愁沒有生事的由頭,他沒想到陸蕭這麼傻逼,竟然這麼急着找死,給他創造了機會。

“八公子,十八公子,你們看這兩顆洗髓丹,值多少元晶,我就拿這個作爲賭注。”陸蕭拿出兩顆洗髓丹問道。

這兩顆洗髓丹震驚全場,因爲這洗髓丹擁有丹紋。李裘心裏樂的高興,他真是想不到,這個窮鄉僻壤鄉巴佬,竟然還是一個暴發戶。兩顆洗髓丹,這個挑戰太值得了。

“十八弟手下真是能人輩出,這樣的洗髓丹竟然都拿得出來。普通洗髓丹價值三千元晶,丹紋洗髓丹價值六千元晶。兩顆擁有丹紋的洗髓丹,價值一萬二元晶。”楊壽笑着說道。

楊壽可樂壞了,他真的想不到,陸蕭竟然傻逼到這種程度。不但給他創造了機會,而且還是一個散財童子。

“哇塞,一萬二元晶,你們有這麼多元晶嗎?我真擔心你們不敢賭。”陸蕭裝出一副興奮的樣子說道。

但是在楊壽與李裘眼裏,陸蕭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傻逼。

“誰說我們不敢賭,我還擔心你後悔呢!李裘你跟他賭,一萬二元晶我幫你出。”楊壽非常豪爽的說道。

楊壽也是服了,像陸蕭這種傻逼,竟然也成爲了金衣戰士,他覺得這個十八弟也太沒有眼光了。

“八公子真有些不好意思,這個元晶竟然讓你來出,早知道我賭一顆元晶就好了。我已經吃過兩顆洗髓丹,只有第一顆有效果。這兩顆洗髓丹吃了,我估計也沒有效果。我輸了還好說,給你們兩顆洗髓丹就可以了。若是我贏了,那就不好辦了。我拿了元晶,是不給八公子面子,若是不拿又不合規矩。”陸蕭有些糾結的說道。

楊壽與李裘有些心疼,陸蕭竟然吃過兩顆洗髓丹,真是爆毀天物。又鄙視陸蕭,楊壽心想:“你丫的,你才煉氣境第九次,與一個凝元境高手一戰,你還想贏,簡直是癡人說夢。”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你贏了一萬二元晶當然是你的,我說到做到,絕不還悔,十八弟可以作證。”楊壽信誓旦旦的說道。

在場所有人都在爲陸蕭默哀,就是楊忠也有些着急,覺得陸蕭在給他添亂。只有上官天鵬與朱達昌,看到楊壽與李裘,就像看到兩個傻逼一樣。陸蕭修爲低是沒錯,但陸蕭可斬殺過凝元境高手。

“陸蕭你是不是缺元晶,我可以給你,你有沒有把握,我看還是算了吧!”楊忠有些焦急的跟陸蕭說道。

“十八公子,你放心,至少我有把握不會輸。”陸蕭笑着說道。

楊忠又想到陸蕭的速度,還有陸蕭能斬神識的奇怪劍招,只要陸蕭不被神識鎖定,陸蕭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小子,你這麼有自信,我們現在就去賭戰臺,在賭戰臺賭戰受到帝國法律保護。”楊壽笑着說道。

軍中有賭戰臺,陸蕭感覺太好了,一萬二的元晶又有着落了。

“八公子,現在就去賭戰臺,有些不妥吧!我剛剛到了雷靈城,有些疲憊,你也先讓我有個地方落腳,也讓我休息幾天吧!”陸蕭笑着說道。

陸蕭不是真的疲憊,陸蕭已經卡在煉氣境第九次夠久了,也到了要突破的時候了。若是現在與李裘一戰,陸蕭用盡所有底牌,能夠取勝,但是勝利會很困難。若是陸蕭突破了凝元境,勝利會簡單許多,就不會暴露太多的底牌。

“什麼?你要休息幾天,你不會膽怯了吧!我醜話說在前頭,你敢毀約,我一定饒不了你。”楊壽有些憤怒的說道。

楊壽不會想到陸蕭可以突破,因爲他根本就不瞭解陸蕭。他只能理解陸蕭膽怯了,也只有這個理由說得通。

“什麼叫做膽怯了,我一向一言九鼎,五天之後,我接受挑戰,決不賴賬。”陸蕭斬釘截鐵的說道。

“好,就五天時間,我們五天之後去找你。”楊壽一甩衣袖說道。

有了陸蕭這句承若,楊壽算是放心裏去了。他倒是希望陸蕭爽約,給他一個親自出手的理由。

“陸蕭五天之後,你與李裘一戰,你有把握嗎?我知道,只要給你足夠的元晶,你就可以突破,你現在需要多少元晶,你跟我說。”楊忠又問道,陸蕭可是他看重的無漏之體,他可不希望陸蕭太早矢折。

“元晶我自己已經準備足夠了,我只要一個安靜的地方修煉就可以了,五天時間我應該可以突破到凝元境吧!”陸蕭很自信的說道。

見陸蕭這麼自信,楊忠沒有再過問。陸蕭有兩顆洗髓丹,還有足夠的元晶,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沒有過問。

楊忠帶着五千多人,又穿過幾個旅團區,進入一個四四方方一千畝寬敞的校場,在圍牆上寫了“第十八軍旅團區”幾個字。在這校場周圍,都是建築樓房,雖然不是很高,但是也有至少六層的樣子。

“見過公子,公子這就是你帶回來的新兵,怎麼這麼弱?”

楊忠還剛剛進入第十八旅團校場,就被一千多人圍了上來,這些人大多是銅甲戰士,有十來個金衣戰士,黑甲戰士有幾位。

他們見到楊忠,非常敬重。當見到陸蕭等人,雖然沒有說鄙視的話,“這麼弱”三個字,已經表達了他們的瞧不起。

陸蕭已經很無語了,連續見到三批人,這些人都用“弱”來形容過他。陸蕭只能一笑而過,只有等待五天之後與李裘一戰,才能改變這些人的世界觀。

“諸位兄弟,你們可不要小瞧這些人。他們雖然來自窮鄉僻壤,但是他們無他們只是修煉條件差,天賦並不差。”楊忠看了一眼陸蕭說道,陸蕭是他在陵城最大的收穫。

楊忠這個解釋,非常有道理。但是也只能表面說服這些人,這些人心裏還是不服的。尤其是陸蕭,才煉氣境第九重,竟然也成爲了金衣戰士,這是最讓人不服氣的。

“方求,你帶着這些黑甲戰士,去分配宿舍。李通,你帶着這九十八位銅甲戰士,去分配宿舍。”楊忠沒有理會他們的不滿,吩咐兩個人說道。

“陸蕭,我們這裏金衣戰士,都有一個小小的府邸,你一個人住進去,可能有點冷清,你要不叫兩個人與你一起住。”楊忠跟陸蕭說道。

陸蕭也沒有想到,金衣戰士竟然還有這樣的待遇,陸蕭有些激動的說道:“十八公子,那就讓朱達昌與上官天鵬,住進我的府邸吧!”

朱達昌與上官天鵬,可以與陸蕭住在一個府邸,這讓其他人都有些羨慕。 朱達昌很樂意住進陸蕭的府邸,上官天鵬心裏有點排斥陸蕭,但是也沒有拒絕,也跟着去陸蕭的府邸。

這次楊忠是親自帶着陸蕭過去,第十八旅團的老兵,見到陸蕭實力低,並且這麼得寵,心裏很不爽。陸蕭這麼得寵,這些老兵不知道原因,就是陸蕭自己也不知道。陸蕭只是以爲是自己太有天賦了,其實楊忠是把陸蕭看成無漏之體了。

“陸蕭,你見到我的十八旅團,才只有一千多人,比其他諸位公子的人零頭還要少,你是不是覺得奇怪?”陸蕭臉上是帶着疑問,楊忠看出來了,詢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