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結果,葉一朵出來,就去楚蕭那邊了。

看的出來,小傢伙很是喜歡楚蕭。

葉一朵走了,雲朵朵忍不住感嘆:"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誰家的小姑娘,這麼可愛!"

楚蕭涼涼的看了她一眼:"不管是誰家的,都不是你家的!"

雲朵朵紅著臉,瞪了楚蕭一眼:"老大,你真會拿我開涮,我還沒結婚呢!"

楚蕭回了一句:"所以說,你已經成了老姑娘了,該結婚了!"

雲朵朵悶悶的開口道:"我喜歡當老姑娘!"

楚蕭無語的搖了搖頭,旁邊的羅浮生,表情也有些無奈。

他這些年,一直都在追求雲朵朵。

可是,雲朵朵一直沒有答應他,也沒有拒絕他。

他們本就是兄妹,就算是沒有血緣,這些年的情分也是有的。

所以,他們不會鬧得太僵硬,也不會太親近了,就這樣不遠不近的。

雲軒無論雲朵朵提出什麼要求,都會滿足她。

但是,他卻不知道,雲朵朵到底在想什麼。

雲朵朵有時候,拒絕他的理由,他真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雲朵朵說,看到楚蕭和葉紫涵最終的結局,她都不相信愛情了。

聽到她這樣的話,雲軒也是無能為力。

雲朵朵的一句話,也成功的讓飯桌上的氛圍,變僵了。

基本是葉一朵一走,他們三個就開始沉默的吃飯。

而葉一朵回到包廂,發現只有羅浮生一個人,她頓時有點吃驚:"哇,我出去這麼長時間,我媽咪還沒有上來嗎?"

羅浮生看了小丫頭一眼:"你也知道自己出去的時間長啊!"

葉一朵不好意思的紅著小臉:"我知道我錯了,不該耽誤太長時間,只不過,你知道嗎?我剛才遇到了我們在地下車庫遇到的帥叔叔,他還邀請你一起吃飯呢,我知道,你跟我媽咪都不喜歡熱鬧,所以,才拒絕了呢,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我媽咪呢?"

羅浮生看著葉一朵開心的樣子,神情有些複雜:"你媽咪臨時有點事情,可能不來跟我們一起吃飯了,所以,這頓飯,我們倆自己吃就好,你剛才沒有答應那位叔叔的邀請,做的很對,因為我跟你媽咪,的確不喜熱鬧,只不過,朵朵,你很喜歡他嗎?" 看著月桂扔下東西,逃也似的走了,史芃芃搖頭苦笑,為了撮合她和墨容麟,月桂姑姑也是費盡了心思啊。

金釧兒問,「娘娘,您真的要去承德殿看皇上?」

史芃芃說,「本宮不能辜負月桂姑姑一番心意,去吧。」

金釧兒低頭看包袱里的補品,「嘖嘖嘖,都是好東西啊,只怕桂姑姑把老底都拿出來了,娘娘,咱們煮什麼給皇上吃?」

史芃芃的目光停留在驢膠上,手指點了點,「就它吧。」

金釧兒,「……驢膠?」娘娘你確實要給皇上吃驢膠么?

史芃芃笑著點點頭,緩步走到廊上,望著承德殿的方向出神,這段時間她沒有再去嚇唬皇帝,一來是有正事做,二來也想讓皇帝緩一緩,在這件事上,她有足夠的耐心,深宮寂寞,日子還長得很,她不著急,不過既然月桂姑姑提出了要求,她那顆探知皇帝秘密的好奇心,又有點蠢蠢欲動了。

有日子沒見,那根繩子該抻一抻了。

但是她沒想到,會在承德殿遇到許貴妃。許貴妃站在地心裡,兩眼通紅,美目泛著水光,眼波流轉間顯得楚楚可憐。

而墨容麟坐在書案後面,眉頭緊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史芃芃站在門口,捧著那碗熬好的驢膠,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頗有些尷尬,早知道他這裡有女人,她就不來了。

打她成親前就知道,墨容麟中意許雪伶,他們是情投意合的一對,所以她覺得自己來得不是時侯。

清了清嗓子,她說,「臣妾不知道貴妃也在,嗯,臣妾就不打攪皇上了,臣妾告退。」

她端著碗轉身要走,聽到墨容麟極快的說了聲,「站住。」

史芃芃站住了,皇帝說完那兩個字,卻沒了下文,許貴妃抬著淚眼,越發楚楚可憐,她也越發尷尬了。

墨容麟自己也有點懵,他沒想到向來聽話懂事的許貴妃會跑到承德殿來,不過靜心想一想也能理解,昨天晚上出了那樣的事,許貴妃一定是嚇著了,惶然無助之下跑來說幾句軟話也是正常的,但他更沒想到的是,許貴妃敢對他動手動腳,女人成親前和成親后變化這麼大么?

幸好許貴妃不是史芃芃,他只稍稍沉了臉,她就退避三舍了,但是氣氛很尷尬呀……

他正想找個借口讓許貴妃走,史芃芃卻來了,皇后比貴妃可怕多了,但不知為什麼,見她要走,他卻叫住了她,墨容麟有點後悔,已經開了口,再讓皇後走,有點不妥。

「手裡端的什麼?」他問。

史芃芃答,「聽說皇上昨晚鬧了肚子,所以燉了點補品給皇上補補身子。」她邊說,邊端著碗往皇帝走。

隨著她慢慢靠近,墨容麟心跳得越來越快,但他故作鎮定,「放桌上吧。」

史芃芃依言把碗放在桌上,「皇上趁熱喝吧,涼了功效就沒那麼好了。」

墨容麟其實是不想喝的,他想讓她們通通滾蛋,但目前這個狀況,誰走都不合適,他端起碗,用小勺舀著吃了一口,感覺很甜膩。

愛到不天荒 「是什麼?」他問。

「驢膠,摻了點桃花蜜,甜吧?」

墨容麟,「……」這是甜不甜的問題么……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史芃芃,「你給朕吃驢膠?」

史芃芃解釋,「《綱目拾遺》裡頭說這個補血養肝,強力抻筋,添精固腎……」

越說見皇帝臉色越不對,她怕他誤會,忙又說,,「主要是補血養肝。」

許貴妃在一旁愣愣的看著,皇后這是要作死么……她雖然離得遠,也感到了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墨容麟看著史芃芃,眼神陰鶩,史芃芃沒有看他,稍稍垂目,顯得特別溫良恭馴。

就在許貴妃以為皇帝會大喝一聲叫皇后滾出去的時侯,墨容麟開口了,聲音很平靜,「皇後過來,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情?」

史芃芃抬頭,兩人對視著,一個威武冷厲,有迫人的氣勢,一個淺笑盈盈,卻並不畏懼。

「是,臣妾來,還有一事要告訴皇上,」史芃芃說,「內務府缺空的銀子出來了,大概五萬餘兩。」

一旁的許貴妃立刻接收了這個信息,五萬兩紋銀,雖然不少,但舅舅應該可以拿得出來,只要舅舅把錢補上,看在她和爹的面子上,皇上定能饒過舅舅。

「皇后這段時間辛苦了,」墨容麟說,「這碗驢膠還是皇后自己吃了吧。」

史芃芃暗自咬了一下牙槽,這還真讓她有些為難,吃墨容麟吃過的東西,她犯噁心。

許貴妃聽到皇帝的話,起先是高興的,讓皇后吃別人剩下的東西,這是打皇后的臉,可轉念一想,皇上把自己吃過的東西賞人,好像又透著那麼點說不清道不明的親昵……

「皇后,趁熱吃了吧,涼了功效就沒那麼好了。」墨容麟把史芃芃剛才的話一字不漏的還給了她,儘管帝君應當喜怒不形於色,但他眉頭微挑了一下,掩飾不住那麼一點小得意,他是個記仇的人,逮著機會當然要還回去。

史芃芃慢吞吞的走上來,墨容麟坐在桌后,好暇以整的看著她,但是史芃芃明明已經到了可以伸手端碗的距離卻沒有停下,他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下一刻,史芃芃哎喲一聲,腳步踉蹌了一下,直直的往他倒過來……

墨容麟嚇得立刻站起來躲開,動作太大,椅子又沉,弄出了不小的動靜,有種落荒而逃的架式,非常有損帝王的形像。

他氣得臉色劇變,「史芃芃!」

史芃芃趴在桌邊,捂著肚子又哎喲叫了一聲,彷彿撞得不輕,這下他的火就發不下去了,人家都撞了,再降罪就不合適了,畢竟是皇后,而且還是個聰明的皇后,剛才他稍一暗示,她就知道把銀子數目說給許貴妃聽,他向來欣賞聰明的女人,只可惜……偏偏是這個商家女……

那碗驢膠被撞得掉到地上,濺了一地。

史芃芃抬起頭,看到墨容麟臉色陰晴不定,她扶著桌子站直身子,微蹙著眉,揉了揉肚子。

四喜和王長良聽到動靜,立刻跑了進來,見地上打碎了東西,喚小宮女進來收拾。

墨容麟趁這個當兒,袖子一甩,沉著臉走了出去,孔夫子說得對: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

第二更到。月底了,手上還有月票的妹子支持一下小王妃哈。 聽到羅浮生的話,葉一朵愣了兩秒:"他?你說的是帥叔叔嗎?"

羅浮生點點頭。

葉一朵嘿嘿笑了笑:"我感覺,跟帥叔叔在一起的時候,很親近,明明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

看到小丫頭似乎也在考慮,自己跟楚蕭之間的關係。

羅浮生開口打斷她的思緒:"可能就是緣分使然而已,別想了,吃飯吧!吃完我帶你去找你媽咪!"

葉一朵連連點頭。

本來,葉一朵還想出去再見一見那個帥叔叔的。

可是,今天羅浮生吃飯,似乎格外的滿,她耐心的等著,看著他細嚼慢咽。

作為一個有禮貌的孩子,她也不能太明顯的去催促長輩。

可是,看著羅浮生這麼慢,葉一朵實在是有點忍不住了:"那個……羅叔叔,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今天怎麼吃這麼慢?"

羅浮生看了一眼小傢伙,神情微微閃爍:"是啊,我今天牙齒有點不舒服,所以吃的比較慢,朵朵願意等等我嗎?"

羅浮生都這麼說了,葉一朵當然不可能不等了,羅浮生平時里對她那麼好,她也不是個忘恩負義的壞小孩。

她看著羅浮生,連連點頭:"恩恩,我願意等叔叔!"

她說完話,然後繼續看著羅浮生,細嚼慢咽。

外面,已經吃完了午飯的楚蕭,其實真的不想走。

可是,雲軒和雲朵朵已經吃完了,雲朵朵看著楚蕭坐在座位上發獃,她忍不住開口道:"老大,走啊!"

楚蕭愣了愣,站了起來,語氣閃爍不定:"額……恩,我們走吧!"

他其實還想再見葉一朵一面,但是,主動去包廂里找她,未免有點太唐突了。

就連他自己也有點搞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對一個小孩子,這麼喜歡。

這已經超出了他對自己的理解範圍。

他原本以為,失去葉紫涵,這輩子,他都不會對小孩子感興趣的。

卻沒想到,有一天,他會這麼喜歡一個小丫頭。

最終,楚蕭還是跟雲朵朵他們離開了。

雲朵朵其實看出來楚蕭心裡對葉一朵的喜歡,說實話,那個小丫頭也的確是討人喜歡。

想到楚蕭這些人,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她突然開口道:"老大,我看你挺喜歡孩子的,要不然,你領養一個孩子吧!"

楚蕭看了一眼雲朵朵,搖了搖頭:"我的確是很喜歡一朵那個孩子,但是,換成別的孩子就不一樣了,我或許根本不會多看他們幾眼,那是不一樣的,這個孩子給我的感覺,真的很熟悉,或許是因為緣分吧,而且,你有沒有覺得,她其實有點像紫涵!"

楚蕭的話一出口,雲朵朵和雲軒都愣住了。

重生之侯府貴妻 這是這兩年,楚蕭自己主動提起葉紫涵。

他們面面相覷了一眼,雲朵朵的聲音有點結巴:"這個……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點相似!"

雲軒看著楚蕭,突然開口:"老大,要不然我去給你找一個,跟紫涵長相相似的人!"

雲軒也沒有說孩子還是大人,反正在他的眼中,看著楚蕭現在這個樣子,就覺得,楚蕭現在是需要一個替代品。

結果,他的話剛說出來,就被楚蕭狠狠地瞪了一眼:"你出的這是什麼餿主意,我只不過是喜歡一個小孩子,覺得跟她有緣分,那是一種長輩對小輩的喜愛而已,雲軒,我說你都想到哪裡去了?"

雲軒不自在的伸手摸了摸耳朵:"老大,我這也不是擔心你,才想出餿主意嗎,如果你不喜歡,那我以後就不亂說了!"

楚蕭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搖搖頭:"以後別再出這樣的餿主意了,要是換做別人說這樣的話,我今天肯定不會是這個樣子,還有,紫涵在我心裡,只有一個,沒有人可以替代,就算是找的一模一樣的替代品也不一樣,我先走了,你跟雲朵朵繼續逛吧!"

楚蕭說完,就直接向著電梯走去。

雲軒一臉做錯事的表情,雲朵朵瞪了他一眼:"你胡言亂語個什麼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思想有多齷齪呢!"

雲軒瞪大眼睛看著雲朵朵:"我齷齪什麼了?我只不過是想給老大找個慰藉!"

雲朵朵輕哼了一聲:"你這是慰藉沒找到,反而惹得老大生氣了!"

雲軒悶悶的開口道:"我何嘗不知道,老大今天生氣了,算了,以後都不提這破事了,我看著老大這個樣子,也心煩!"

雲朵朵給了他一個白眼:"我看著你這個樣子,我也心煩!"

雲軒的神情一僵,他突然看著雲朵朵:"朵朵,我問你句實話,是不是從當年我們之間的關心挑明,你看著我,就一直不舒服,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可以離開!"

雲朵朵以為他是故意說氣話,她也氣呼呼的開口道:"那你離開啊,幹嘛要告訴我,我又不是你的監護人,你也不是一歲兩歲了,怎麼?還要我給你批准不成!"

雲軒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分外落寞。

雲朵朵氣呼呼的扭過臉,沒有看到雲軒臉上失落的表情。

雲軒深吸了一口氣,像是鼓足了所有的力氣:"朵朵,你慢慢逛街吧,我先走了,我還有點事情!"

雲軒說完,句直接轉身離開了。

看著雲軒離開,雲朵朵氣得抓狂,說什麼喜歡自己,還不是被自己說一句就走了,真是氣死她了。

惡狼的契約情人 自己逛就自己逛,有什麼了不起的,她一個人還買不了東西了嘛!

雲朵朵生氣的走向電梯,直接去女裝區。

頂樓餐廳不遠處的咖啡店裡,葉紫涵嘴裡吃著一口三明治,都感覺嚼不動了。

他們三個人,這是吵架了嗎?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吵架啊,葉紫涵坐在咖啡店裡,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只是看見他們三個人,似乎不歡而散了。

葉紫涵的心裡,悶悶的難受。

尤其是看到最後只剩下雲朵朵一個人,她心裡更是難受。

她很想上前去安慰雲朵朵。

可是,想到自己的處境,想到自己處心積慮的躲著楚蕭,她還是放棄了。

她低下頭,默默地把三明治往嘴裡塞,就當是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

羅浮生和葉一朵出來的時候,葉紫涵已經在不遠處等著了。

今天的事情,弄得葉紫涵心煩意亂的。

等到雲朵朵和羅浮生出來,她就提出回家。

葉一朵總覺得,今天羅叔叔和媽咪有點怪怪的。

可是,具體是哪裡奇怪,她也說不上來。

她看著媽咪心不在焉的樣子,拉著葉紫涵的手:"媽咪,我們不是說,吃完飯,就去買換季的衣服嗎?"

葉紫涵耐心的跟小丫頭解釋:"媽咪有點事情,所以,今天我們不去買衣服了,直接回家,好不好?"

葉一朵好奇的開口道:"媽咪,你沒來吃飯,也是因為這件事嗎?"

葉紫涵點點頭:"恩,對啊,所以,我們現在回家,好不好?"

葉一朵沒有再多問,她乖巧的點點頭:"朵朵聽媽咪的!"

羅浮生直接開車,和葉紫涵葉一朵回家了。

回到家裡,葉紫涵才鬆了口氣。

葉一朵上樓去玩自己的抱抱熊了。

葉紫涵和羅浮生在客廳里,羅浮生看著葉紫涵今天的狀態很不好,他開口道:"我們要不去海邊走走!"

葉紫涵想了想,點點頭,她跟阿姨說了一聲,就和羅浮生去海邊了。

迎著海風,葉紫涵的髮絲被吹亂了,她也沒有伸手去整理。

羅浮生看她這個樣子,心情有點複雜:"紫涵,今天我遇見楚蕭,他以為朵朵是我的孩子,我沒有反駁解釋,直接默認了!"

葉紫涵點了點頭:"你做的很多,我也告訴過朵朵,如果有陌生人問起來的話,就說她今年三歲,你是她爹地,我其實也很不好意思,感覺這樣利用了你的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