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絲絲寒氣的陰寒之氣,緩緩的散發出去,衆人感覺下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人間兇獸,很多人都嚇的不敢出聲,也不敢上前採訪,只有那咚咚的腳步聲。

嘴角微微翹起,猩紅的眼睛看着火狼他們,齊腰的白色長髮,隨風而動。緊跟在着狂爵身後的是血冥、迪馬斯,然後是約翰遜、芙蓉、狐狸。其他的機器人並沒有跟着下來,而是留在了船上,不然這麼多人一起下來,卻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狂爵走到火狼等人的面前,微笑着掃過衆人,大聲吼道:“怪物小隊隊長範狂爵向各位成員報到,我想我錯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狐狸想要上前,向自己的祖師爺們打招呼,卻被迪馬斯給攔住了,小聲的對狐狸說道:“他們800多年才難得一見,實屬不易,不要不湊眼色,不然嘿嘿,事後你又少不了一頓。

火狼微微一笑,大聲吼道:“還好,也不是很多,以後還有很多精彩,恭喜隊長歸隊,所有怪物小隊成員,願聽候差遣。”

照相機的閃光燈閃個不停,提醒着狂爵等人,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狂爵看了看周圍,無奈的笑了笑:“各位請放鬆一下吧!不然明天早上的早報,誰知道會寫些什麼呢?”

火狼等人一一站出來,給狂爵一個熊抱,說:“兄弟,可想死我們了。”

祁遠鬱悶的一跺腳,說:“人怎麼還沒來,看樣回去要好好修煉他們一頓了。”話剛說完,一個豪華車隊,就鳴笛朝這裏開來。

於是很多攝像機又轉向了那裏,很快那二十多輛的豪華紅旗轎車,就停在了狂爵等人的面前,當然其中很多是用來開路的。

祁遠很有風度的側身讓步,微微一笑:“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我好像做的比較完美,隊長請進。”

火狼等人同一時間搓了一下雙手,發出磕巴磕巴的巨響聲,用威脅的語氣說:“要不是我們急着趕來,那裏輪的到你。”.

說完就一個個低頭上了轎車,很多記者頓時圍了上來,因爲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他們剛剛確實是被狂爵嚇到了,沒敢上前採訪,現在無論如何也要上前採訪一下。只看他們一個個把話筒遞給坐在車中的狂爵等人,問了一些問題,結果還是什麼也沒采訪到,司機就開着汽車揚長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港口。

在路上,狂爵和火狼等人談了談私事,問他們都結婚了嗎?這其實是很現實的事情,這麼多年也是該有個伴侶了。只是很可惜,提及此時,火狼等人都低下了頭,把拳頭給攥得爆響。狂爵無奈的長嘆一聲,知道這些兄弟,這些年的故事一定充滿了辛酸,所以現在也不便多問,只能找個機會,私下裏問了。

狂爵把頭望向窗外,看着摸樣大變的上海市,轉移話題的說:“中國發展真的好快,轉眼間距離2008年奧運會,已經過去了11年。樓高了很多,街道變的更加整潔,最難能可貴的是更加註意環境保護,道路旁都栽種了鬱鬱蔥蔥的小草,空氣質量比起十幾年前更加清馨了。”

作爲炎龍集團董事長的祁遠,接口道:“是啊,祖國的發展是越來越好了,經濟速度增長很快,相信用不了幾年,就會趕上美國。由於宏觀調控運用得當,所以通貨膨脹並不是很嚴重,一切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頓了頓,祁遠繼續說道:“你所說的綠化,就是我們公司的成果,我們已經可以有效的治理沙漠,也許在未來的十年後,將沙漠變成綠洲,也不是問題。”

狂爵看着窗外飛馳而過的高樓大廈,眼神堅定的說道:“你我都是軍人,我也不想婆婆媽媽的,抗日戰爭是怎麼回事,當時你們在那裏,爲什麼會讓那種事情出現。”

火狼嘆了口氣,眼睛通紅的說道:“難道我們不想幫忙嗎?當年那件事情,我們也沒辦法啊。我們反抗了,甚至要不顧一切的加入戰鬥,但出現了意外。羅馬教廷和黑暗議會聯手向我們發起了進攻不說,就連日本的那些垃圾忍者也來攪局,當時我們實在抽不出人來幫忙,我們每一個人都差點戰死沙場。不過成就也是巨大的,我首先突破了瓶頸,達到了你所說的地絕世高階,然後其他的幾位兄弟也陸續突破,在最後一戰中,我們輕易的把他們全趕了出去。很快,由於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兩顆***,日本投降了,沒幾個月,德國也宣佈戰敗,二戰結束。”頓了頓,火狼拿出一瓶烈酒,仰頭一口喝掉:“但是國民黨,卻肆意挑起了內戰,這也是不可避免的,一山不容二虎。可是相比較而言,共產黨要比國民黨好了很多,所以我和祁遠兩人決定,打破龍組絕不參與政治的傳統,加入了共產黨,利用一切物質手段,幫助共產黨取得內戰勝利。”

狂爵摸了摸下顎,思索着說:“那麼現在他們知道了我們了。”

“恩,是的,我們並沒有隱瞞,不過我們還是做爲隱祕力量出現,很多傳統和當年沒什麼兩樣,唯一的變化就是有時候身不由己,不過那和以前又有什麼區別呢?爲了我們祖國的繁榮強大,我們本來就身不由己啊。”

“恩,這也許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可以把損失和傷亡將到最低。對了,那羣修真者呢,抗日戰爭的時候,他們又在那裏。”

坐在前面的藏雷接口道:“這個問題,還是讓我來回答吧!當年我曾去過崑崙仙界求助,當時他們正經歷萬年魔劫,自身難保,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拖住魔頭,不讓他進入人間。最後聽說還是仙人下界,才勉強把那個魔頭給封印了。不然那個魔頭就會闖入人間,禍害無邊啊,想想,當初的中國還真是多災多難啊。”頓了頓,藏雷的語氣突然一變,變得無比犀利。煞氣無邊的說道:“如果現在誰再敢阻擾中國發展,哪怕就是當年的那個蓋世魔頭,我也會把他的肉體給撕成片狀,然後把他靈魂抽出來,放在崑崙仙境裏的羣峯之巔上,讓罡風慢慢撕裂他的靈魂,永世不得超生。”

狂爵的雙眼慢慢的亮了起來,猙獰的笑了笑:“不錯,管他千世罵名也好,不得好死也好,誰要是再敢動一下這生我養我的土地,我就要把他給殺光屠絕。要不是當初我變成殭屍,還在地下沉睡,不然,哼哼。”狂爵冷哼兩下、對火狼說道:“有酒嗎?難道沒爲我準備嗎?”


火狼笑嘻嘻的拿出四個酒帶,狂爵一看就知道,這是當年自己最喜歡喝的三杯醉,微笑的接了過來,仰天喝了一口,大叫一聲:“好酒。”

火狼把另外兩個酒帶子,遞給藏雷和和開車的祁遠,回道:“恩,是好酒,都是我們自己醞釀的,都放了幾十年了,只可惜就是少了點。”

狂爵看了四周:“我們這是去那裏,那些司機也跟去嗎?”

在前面的祁遠道:“不,等再過一天,我就把他們給趕回去,我們要去的地方,是我們的基地,‘絕密基地’,必須確保安全,對了狂,你身邊的人可靠嗎?”

“絕對可靠,都是我的老底,這點可以絕對放心。”

…….

汽車一直向中國雲年地帶行去,途中狂爵等人也稍作停留,找個飯店大吃海喝兩次,不過那酒量,確實有點嚇人,每個人最少都喝了20瓶白酒,還跟沒事的一樣。最後老闆怕他們酒精中毒,連酒都不敢賣給他們了,於是他們就把自己隨身攜帶的酒給拿了出來,又盡情的狂飲海吃。

所有的人都有點醉了,畢竟誰都沒用功力把酒精給逼出來,都實打實的喝下去。只有狂爵最清醒,因爲他是殭屍,喝再多都沒事。狂爵用手拍了拍有點醉意的祁遠,鬱悶的說道:“對了,我記得你不是不會武功的嗎?可是爲什麼,我卻能感覺到你體內有股紫色的能量在翻滾,在咆哮,那股能量的性質好是古怪,用來降妖除魔應該還是不錯的。”

祁遠歪歪倒倒的說:“你說的是那玩意啊,那個東西,在我飽讀詩書之後就出現了,我把他叫做儒修,誰說百無一用是書生。”祁遠用鼻子冷冷的哼了兩下,繼續說道:“我自認爲我的儒修功法,並不比任何修煉功法差,相反還更具有優勢。怎麼說呢?儒修的人,境界一般都很高,就算遇到天劫,老天爺也只是隨便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哪像那些可憐的修真者,天劫一個比一個牛,弄不好全去見了馬克思。”

天標也附和着說道:“恩,軍師就是軍師,能創出如此難道的功法,卻也算是千古奇才了。你們不知道,去年我和軍師‘小打’了一場。恩,我輸了,真沒想到我竟然被軍師給陰了,不然他怎麼可能贏我,畢竟要贏我們這種戰鬥天才,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容易,媽的,就連我的戰鬥本能也能算計,委實厲害的緊啊。”

……

狂爵等人一直喝了幾個小時,纔算完結,相互攙扶着朝汽車走去,然後繼續趕路。

幾天後,車前已近沒有路了,前面就是一望無際的大山。此時也正巧是晚上10點多鐘,就連天空也被烏雲給遮蓋住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狂爵等人把汽車給收進空間裏,然後就獨步前行。

狂爵等人的步調,看似很慢,就像走在雲端一樣,但卻奇快無比。


半刻鐘不到,衆人便來到一座大山的山腰下,那個山腰非常陡,幾乎就是九十度傾斜,狂爵仔細看了一下,便釋然了。這不是自然形成的,雖然可以瞞過普通人,卻瞞不過狂爵的眼睛,山腰看起來雖然坑坑窪窪,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是人爲的,是人用刀按照一定的頻率切割成的,而速度非常快,快如閃電,能做到這樣的,除了火狼等人,狂爵想不出還有誰能夠做到。

火狼慢步上前,拿出一塊手掌那麼大的五角白色水晶,小心的把它按在一個五角印記上面。

五角白色水晶按上去後,就於牆壁融爲一體,發出淡淡的白色微茫。原來那個白色水晶是一個能量晶石,用它做爲能量來驅動石壁。

無聲無息,周圍的石壁慢慢的退去,在這陡峭的山腰下出現了一個,高三丈,寬兩長的大門。 求鮮花和收藏

火狼帶着衆人進去後,就把那已經突出來的白色五角水晶,拿下來遞給狂爵。低聲說道:“隊長,這是你的了,只有用這個五角水晶開門,纔不會引發這裏的機關。恩,這裏面的機關是祁遠設計的,威力絕對有保證。等進去後,我就叫人把你的資料給輸入進去,僅僅有那個也是不行的,這裏纔是龍組的正在基地啊,其他的基地只能算是大型軍事基地。”

狂爵手一翻,把那個白色水晶給收進空間裏,衝火狼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後就環顧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石洞,沒有任何基地的樣子,狂爵甚至還看到有幾隻老鼠,在那裏嘰嘰喳喳的叫喚,卻沒有任何害怕生人的樣子。只有迪馬斯看出了門道,那幾只老鼠其實是小型偵查機器人。

火狼稍微把聲音放高點,說了一聲:“芝麻關門。”無聲無息,石壁重新合實。然後火狼對着那幾只老鼠,大聲吼道:“清風,你個混蛋,快把燈打開,然後再把升降臺給我升上來,要是再遲點,下去我活剝了你。”

正在地下千米左右的清風,把腿蹺在桌子上,正在吃着泡麪,看着黃色片,好不悠閒。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通過揚聲器,傳進了清風的耳朵裏,清風正要破口大罵,是誰打擾了老子雅興。卻看到電腦屏幕上那熟悉的身影,頓時嚇的渾身一個哆嗦,忙七手八腳的按了一個紅色的按鈕。然後把還沒吃完的泡麪朝垃圾桶裏一扔,手指在鍵盤上飛快舞動,迅速的把那些黃色片給關掉。然後才中氣十足的拿起一個麥克風,拍了拍話筒,發出咚咚的迴音聲,清了清嗓子,大聲的吼道:“小K,惡虎,都快給我滾過來,媽的,老鬼們都來了,而且還帶了不少人,瞧瞧我看到了誰,一個極品尤物,**真的好大,絕對會讓人噴血,真想上去揉一下,遲到者,沒有權利競爭啊。”頓了頓,清風突然發出尖銳的叫聲:“啊哈哈,他們需要一個歡迎儀式,一個生動可愛的歡迎儀式,啊哈哈,一個刻骨銘心的歡迎儀式就要開始了。”

‘啪嗒一聲’整個石洞都亮了起來,不過用來照明的卻是一個白熾燈,而且瓦數不會很低。


地面緩緩的開出一個圓形的口子,直徑應該有四米左右。很快,一個‘升降臺’,便升了上來。芙蓉看了看那個升降臺,小聲的嘀咕道:“難怪叫升降臺,原來只是一個可以讓人站在上面的臺子。”

火狼率先站了上去,然後狂爵等人也陸續站了上去。升降臺緩緩的向下面墜去。狂爵暗暗計算了一下,竟然有1000多米深。

約翰遜一個跳躍,從升降臺上跳了下來,看了看眼前這個巨大的圓形空間,哇哇大叫道:“怎麼可能,這裏高有150米左右,但是面積卻有上百萬平方米左右,中華民族還真是一個奇妙的種族啊,完全沒有支柱,根本就不符合力學原理啊。”

迪馬斯眼中紫光連閃,看出了其中的奧祕,拍了拍約翰遜的肩膀,道:“沒什麼不可能的,在這個瘋狂的世界,有仙人,有我,有你、還有老闆。難道我就是合理的嗎?”

約翰遜衝迪馬斯微微一笑:“說的也是。”


狂爵眼睛中也是血光閃耀,看樣也在觀察這裏。

祁遠自豪的介紹道:“這個基地,是我們五十年前建造的,佔地120萬平方米,裏面不但有着豐富多樣的娛樂設施和訓練場地,還有很多戰略性武器庫,就連核彈都有。這裏面一共有一千多人,全是國寶級人物。其中有一大半是高級科研人員,全都是智商達到兩百以上的怪物。其他的就是龍組的戰鬥人員,當然他們也是天賦異稟,一個天生肌肉力量是普通人的20倍,在學習了武功之後,戰鬥力又是多少呢,一拳把20釐米厚的鈦合金鋼板給打穿,卻也不是問題。”說完就回頭瞪了一眼狐狸,用無比鬱悶的口氣說道:“我不知道爲什麼天才中的天才,總會做出一些怪里怪氣的舉動,隊長如果你有空,就好好‘教育教育’他們一下吧!告訴他們什麼才叫做真正的鐵血軍人。”

祁遠剛把話說完,通道中,就突然跳出一個身穿迷彩服的軍人,手裏拿着M61“火神”機炮(M6120mmCannon),對着狂爵等人,就扣動了扳機。

請叫我王爺的小嬌夫 ,震的人耳朵發麻,火舌吐了兩米多長,每分鐘7200發的恐怖射速,子彈幾乎都快連成了線,電動齒輪更是瘋狂轉動。

狐狸頓時一個臥鋪爬在地上,嘴裏大聲罵道:“我操你媽的惡虎,你瘋了,那鬼玩意不傷人,但是打在身上痛的要命,等有時間,我定讓你嚐嚐我阻擊彈的味道。”

芙蓉一聲嬌喝,寄出一件防禦法寶,護住自己的身體,15釐米長的子彈打在上面,竟然紋絲不動。狂爵火狼、血冥等人,卻更是簡單,直接站在那裏,任由子彈朝自己身上招呼。子彈打在狂爵等人的身上火花亂濺,場面卻是異常震撼。

火狼揉了揉雙手,發出一連串的爆響聲,大喝一聲‘阿呔’,身影一閃,出現在惡虎的身前,一拳轟在他的鼻樑上,把他給打倒飛出去。手上的兩把火神炮,瞬間就被火狼給繳了下來,對着惡虎就扣動了扳機,金屬狂潮,頓時向惡虎身上招呼。

子彈打在惡虎的身上,發出噗噗的聲音,子彈全被反彈了出去,那個傢伙的肌肉能量,估計有常人的100倍以上。

咻得一聲,一顆阻擊彈劃破空氣,帶着刺耳的呼嘯聲,朝火狼的頭上奔去。哐噹一聲,那顆特質的太鋼彈頭,毫無花俏的落在,火狼的眉心上,高速旋轉的彈頭向火狼的眉心鑽去,發出的聲音異常刺耳。

在電子對抗實驗室中的清風,興奮的嘶吼吼道:“FCUKYOU,變態的老傢伙。耶耶,我要**你的CPU,幹掉你的限權,對對,啊哈哈,老傢伙吃幾顆小型**吧!”

黝黑光滑的牆壁中,快速探出幾個猙獰的小型**發射口,咻得一聲,四枚**拐彎抹角的向火狼射去。看到**射來,火狼雙手一搓,用火神炮向**射擊,竟然把四枚**給凌空射爆。‘轟隆隆‘幾聲巨響,爆炸的威力掀翻了幾塊上好的地板。然後火狼把炮口一轉,對準惡虎繼續射擊。

很快子彈,便打完了,火狼把兩把火神炮朝地上一扔,指着落在地上的惡虎,吼道:“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你們怨恨,你們怨恨這世界上的一切,所以你們變得特另獨斷。每當看到別人,在父母的懷中,開心的大笑,你們就想問爲什麼,爲什麼我們沒有父母,我們的父母到底在那裏?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嗎?那我告訴你們。龍組靈位上面,就有着你們的曾祖父,祖父,父母的靈位,他們全在上面,他們是國家的英雄,他們無怨無悔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牙齒,粉碎過敵人的靈魂和意志。他們爲什麼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告訴你們,就是爲了能讓祖國的人民幸福,讓更多的人,可以躺在父母的懷中安靜的沉睡。可是看看你們,不學無術,還抽起毒品、玩女人,我由於愧疚,我給你兜着,我沒把你們上報上去,但你們知道我的心多痛嗎?你們知道嗎?你們痛苦。曾經我親自下令殺死自己的妻子和兄弟妻子,那種痛苦誰又能瞭解。但是我們不得不那樣做,那是我們的職責,我們的使命。”說着說着,一滴滴的血淚,就從火狼的眼中溢出。但火狼還是虎吼一聲,把上身的衣服,給撕成一片片的碎片,大聲吼道:“軍人的魂,就是無怨無悔,哪怕就是粉身碎骨,亦是無憾,誰敢破壞祖國的安定繁榮,我火狼第一個向他宣戰,不死不休。”

惡虎終於有點慌了,這些話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靈,就連透過袖珍攝像機看向這裏的清風,也鎮住了。芙蓉身旁的狐狸眼睛發紅的站了出來:“祖師爺我的父母也是那樣死的嗎?”

火狼無聲的點了點頭:“不但是你,還包括清風和小K。”

惡虎,緩緩站立起來,雙眼通紅的看着火狼。有點哽咽的大吼道:“爲什麼,爲什麼要選擇我們,難道你們有問過我們願意嗎?你們有沒有經過我們的同意,就私自給我們做了決定。”

狂爵一步一聲的站了出來,壓低聲音道:“因爲你們是華夏人,是中國人,就這麼簡單,還需要更多的理由嗎?那麼好,我告訴你們。你們眼中的這些祖師爺們,曾經是我的士兵,也是我的兄弟,他們的父母姐妹,當年全死在了遼國和金國的鐵騎之下。他們就是怕有一天,同樣的悲劇再一次上演,所以他們拿起手中的武器去和敵人拼殺,他們做到,可是爲什麼你們做不到。”頓了頓,狂爵想到了自己的導師斷天涯,發出一聲無奈的苦笑,然後繼續說道:“我的導師斷天涯,就是用自己的生命,詮釋了國家和兄弟的全部含義。我決定了,以後就由我來告訴你們,什麼才叫真正的軍人,從今以後,我就是你們教官範狂爵。”最後一句話,狂爵是吼出來的。

惡虎用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瞪着狂爵說:“你憑什麼教我們,你以爲你是誰啊。”

迪馬斯身影一閃,出現在狂爵的身前,面色陰沉的說道:“狂,需要解決嗎?”

狂爵揮了揮手說:“不用,今天我就親自教訓一下,這羣小輩們,你先退下去。”然後迪馬斯身影一閃,退到了一旁。

狂爵伸了伸身體,發出一連串的爆響聲:“我憑什麼,很簡單,就是拳頭,比你們硬,比你們狠的拳頭。”

狂爵的身體瞬間突破音障,出現在那個阻擊手的身旁,一拳砸在他的頭上,直接把他給砸暈了,然後又鬼魅般的出現在惡虎身旁,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之上,於是惡虎也很乾脆的癱在地上。隨後狂爵一個瞬移消失不見,出現在電子對抗實驗室中,又是乾淨利落的一拳,把清風也給砸暈了。僅僅幾個呼吸間,就把三人全部放倒,實力差距實在太大。然後提着像死狗一樣的清風,瞬移到那個阻擊手的身邊,把他也給提了起來,一個閃身出現在惡虎的身邊,把他們兩人朝惡虎身上一扔,拍了拍雙手:“搞定。”

狂爵對芙蓉招招手,示意芙蓉過來:“隨便來點,人工降雨,把他們給弄醒。”

芙蓉咯咯的一笑,右手食指輕輕一彈,用靈氣聚集了一大團清水在空中,打了個響指,那一大團冰涼的清水,就朝躺在地上的三人落去。

三人剛醒來過來,就一個挺身全跳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道:“你沒有授權文件,還是不能當我們的教官。”

在狂爵身後的狐狸,搖了搖頭,小聲的嘀咕道:“文件只能算張廢紙,真他孃的全是白癡,他可是祖師爺,弄個授權文件,還不是小意思。媽的,千萬不要把我也給牽扯進去。不然。”想到那種可怕的後果,狐狸渾身的雞皮疙瘩就狂起。

火狼大手一拍,‘嘿嘿‘陰笑兩聲:“文件好解決嘛,明天文件就會下來,如果你們急的話,十分鐘文件就會下來,畢竟現在通訊很方便,信息更加方便,一切都不是問題嘛。”火狼右手一探,把正要悄悄溜走的狐狸,給吸到手中,哈哈一笑:“當然,你也跑不掉,你也要跟着隊長接受訓練,這可是你們的機緣,利用好了,你們日後的成就自然不可限量,當然我可不相信你們會利用不好。”說完,火狼就衝狐狸等人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掌管後勤和財務的祁遠,面沉如水的說道:“爲了能讓你們更好的接受訓練,我會單獨給你們一個訓練基地。”

清風哇哇大叫道:“不行,我不是戰鬥人員,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電腦程序員,我掌管的是電子對抗。戰鬥對我這種智商達到500多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侮辱的代名詞,我堅決不同意,如此不民主的決定,這簡直就是獨裁,就是土皇帝。”

藏雷一腳上去,把清風給踹出老遠,不耐煩的吼道:“告訴你,軍人就是獨裁,每一道命令都要堅決執行,沒有反駁,沒有質疑,有的只是行動,看看你們,那裏像個軍人。”

於是四聲淒厲的叫喊聲驟然響起,總的來說,就是我們反對,堅決反對,看看人家美國多好。就算是士兵**了日本**,他們的國家也會給他們兜着,那裏像你們一樣,一個個嚴的要死,就算是去酒吧泡泡美眉,回來都要吃鞭子。

而火狼等人的回答也很直接,你去**試試看,我們不把你的老二給咔咋了,除非奇蹟出現。

狐狸等人實在太過煩人,於是火狼上前一人一拳,把他們全給砸暈了,頓時整個世界就清淨了不少。然後就帶着衆人蔘觀龍組基地。總的來說,這個龍組基地的分工特別詳細,有很多不同種類的研究室,所有的設備都非常先進。例如超大型計算機,粒子碰撞機等等。還有很多專門製造武器的設備,例如超高精度的數控機牀,構架磨具等等。

在整個參觀過程中,祁遠告訴狂爵,這裏有8個軍事訓練場,專門爲龍組成員準備的。武器和食物的儲備都很充足,可以夠所有人,使用五年以上。在這裏士兵和研究員沒什麼區別,只是每個人所擅長的領域不同。有些在戰鬥方面擅長,戰鬥力更高,有些智商更高,更加擅長研究而已。他們每個人都修煉了武功,而且還都不弱。他們可以在任何場地,用最簡易的材料,製作出威力巨大的**和隱雷。他們每個人的武器,都是自己選材,自己製造的,因爲只有那樣,才能完全發揮手中的武器。 (求鮮花收藏,晚上還有一節)

第二天,祁遠把第三號訓練基地,單獨劃給了狂爵,讓他在那裏訓練狐狸等人,當然必不可少的授權文件也帶來了。

訓練場地是由特種防彈玻璃擱起來的,就算是火神炮都打不爛,可見其強硬度,委實有點變態。地面更是用特殊禁制加持過的,堅硬度更是高的可怕。不過要是經過特殊改裝的火神炮,還是可以有效傷害到玻璃和地面的。第三號訓練基地分爲四大部分,重力訓練室,阻擊訓練室,戰地訓練室,最後是模擬實驗室,還有專門給龍組成員修煉內功的黑屋。

重力訓練室佔地5000平方米,裏面的重力可以通過調節電流來加大,最高可以調到到一白倍,也就是說,普通人站到上面就要完蛋,會被自己給壓死。

夜裏十二點鐘,狐狸和惡虎等人揹着沉甸甸的包裹,小心翼翼的跑到重力訓練室內。狐狸在旁邊小聲的勸阻道:“真的需要這樣嗎?你們不知道,祖師爺那個傢伙是個怪物,而且看看你們都帶了什麼,這會把這裏毀了的。”

惡虎從包裹中抽出一把‘巨大’的火神炮,用手輕輕的擦拭一下:“狗屁,他媽的,想要當爺得教練,那就先連連再說。我說狐狸你個鴨子怎麼變的這麼軟了,是不是在女人身上用的精力太多了,成軟蛋了。”說完,惡虎把那把比普通火神炮至少大兩倍的傢伙,在空中揮舞兩下,展示一下他那無與倫比的威力。

狐狸狠狠的瞪了惡虎一眼,又看了看那把‘巨大’的火神炮,很明智的選擇沉默,但還是小心的嘀咕道:“明天早上你們就知道了,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然後狐狸就從包裹中抽出許多零件,十指手指在零件之間飛快跳躍,很快便用零件組成一把長有2.5米、彈道口徑有14毫米的恐怖阻擊搶。隨後又從自己的包裹中抽出一個黑盒子打開,裏面整齊的擺放着六枚阻擊彈。狐狸小聲的嘀咕道:“到底用什麼彈好呢?爆裂彈,傳甲彈、極速彈、暴風彈、冰甲彈、烈火彈、神啊,我都捨不得啊,這些都是我的寶貝啊,爲了做這些子彈,我花費了多大精力啊。”

正在擺弄超小型**的清風,對狐狸小聲的低吼一聲:“靠,都給我用上,媽的,我們都把自己的寶貝給用上了,你不用能行了嗎?”清風用手指了指,正在擺弄另一把阻擊搶的小K,道:“看看,人家可是隱阻擊手,他可是把自己最變態的那兩顆子彈,都拿出來了,你那些子彈就不要捨得了。大不了事後, 惑妃妖嬈:朕寵定了! 。”

不到半個小時,他們就把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幾個僅有的拐角處,全安裝了小型**發射器。清風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插在,控制重力系統電腦的USB接口上,僅僅只用了三分鐘,就繞過限權,啓動了反重力系統。由於四周全是特種玻璃,比較容易暴露身體。雖然那中玻璃的能見度非常底,但還是趴在天花板上比較好,那裏不容易引起注意。

清風把筆記本電腦一合,小聲的說道:“OK,中國龍組歡迎你,我們的教官。”隨後清風和惡虎等人,就飄了起來。惡虎、小K狐狸等人,迅速找到有利‘地形’。小K小聲的嘀咕了一聲:“媽的,這種鬼地方,老子無法發揮隱阻擊手的天賦,只能當明阻擊手,卻不是我的長項啊。”

第二天,狂爵穿着古代的黑色風衣,身上掛滿了一尺來長的子彈,右手把火神炮朝肩上一扛,嘿嘿的陰笑兩聲:“調皮的小傢伙們,我敢肯定他們一定爲我準備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

血冥趴在牀上,有一口沒有口的啃着黃瓜,有氣無力的說道:“我靠,狂難道你去上戰場嗎?歡迎儀式真的那麼隆重嗎?那個傢伙能打死人嗎?”血冥一連問了三個無聊的問題,然後一個翻身跳了起來,揮舞着利爪,齜牙咧嘴的說道:“用拳頭,用沙包那麼大的拳頭,把他們的筋骨鬆鬆,然後在把他們的骨頭給捏碎掉,那樣纔夠味嗎?”

狂爵用那驚人的火控手法,瞬間對血冥扣動一下扳機,一顆一尺來長的子彈,帶着呼嘯聲,射在了血冥的眉心上,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摩擦聲。狂爵猙獰的笑了笑:“當然用拳頭是最快捷的方法,但不是最好的方法。要想讓他們心服口服,還是用搶來的好。”說完,狂爵重新把火神炮扛在肩上,滿臉興奮的出門了。

狂爵看了看戴在左手上的瑞士精工手錶,小聲的說道:“快到六點了,讓我看看,你們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強吧!配不配做我士兵”說完就把身份卡插在了讀取機上,伴隨着優美的聲音:“尊貴的龍組成員,驗證通過,請進。”厚達三米的巨門緩緩打開。

狂爵扛着火神炮剛走了進去,額前的幾縷絲髮,就瞬間飄了起來:“有殺氣。”

一顆兩尺有餘的阻擊彈,劃破空氣,帶着極端刺耳的呼嘯聲,以10倍音速射向了狂爵的眉心。碰的一聲巨響,就好像兩節火車頭撞在一樣,發出的聲音驚天動地,頓時驚醒了不少在外面的龍組成員。那顆特種彈頭瘋狂的向狂爵的眉心裏鑽去,火花亂濺。

又是一顆阻擊彈劃破了空氣,打在了第一顆阻擊彈的底火上,第一顆阻擊彈的威力頓時劇增,狂爵的眉心竟然被摩出點點淤痕。

話說了這麼多,其實僅僅只是一瞬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