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緊接著,白衣女子抓住葉峰的胳膊,嗖一聲沖向了寢宮之外!

忽然,符文如雨幕般垂落,化作大陣,封住了出口,擋住了白衣女子的去路。

令葉峰震驚的是,白衣女子的眉心也釋放出了黑色圓點,黑點構成符文,符文化作「天蛇陣」,陣法吸納天地元氣后,化作蟒蛇,撞擊在了出口處的大陣上。

轟一聲驚天巨響,大陣和蟒蛇齊齊崩潰,化作漫天的符文。

嗖的一聲,白衣女子帶著葉峰飛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顧念慈本想追擊,出口處的符文忽然化作了「天蛇陣」,陣法吸納天地元氣,化作蟒蛇,撲殺向了顧念慈!

看到蟒蛇撲來,顧念慈美眸一閃,玉足點地,往後飄了十幾丈。緊接著,顧念慈眉心釋放出黑點,構成符文,化作一個圓形大陣,嗖一聲罩向了蟒蛇。

「轟隆!」


蟒蛇撞擊在大陣上,大陣釋放出寒氣,把蟒蛇瞬間凍結。

咔嚓咔嚓,被凍結的蟒蛇粉碎,化作漫天的冰晶,幾乎同時,圓形大陣也化作了漫天的符文。

「我的好妹妹,你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顧念慈看著寢宮外,喃喃自語。

……

這個時候,白衣女子已經帶著葉峰來到了蝴蝶谷出口處。

看也沒看葉峰,白衣女子就朝著蝴蝶谷走去,同時冷漠的說:「你在這裡等著,月姬馬上就會出來。」

「阿奴,是你嗎?」葉峰忽然問道。

聞言,白衣女子嬌軀一顫,緩緩轉身看著葉峰,顫聲問道:「你……你剛才叫我什麼?」

葉峰臉色激動,他剛想說話,一個女子從蝴蝶谷走出來,笑道:「葉峰,這次你可要好好謝謝小姐。」

這個女子正是月姬!

看到月姬出現,葉峰臉色微變,白衣女子則露出一絲驚慌之色。

白衣女子率先恢復平靜,她看著月姬,笑道:「月姬妹妹,我救他是應該的,畢竟他是香蘭的未婚夫!」

說到這裡,她的眼中露出了失落之色。 看到白衣女子的表情,葉峰的臉色雖然不變,心中卻已經激動萬分。

忽然,不遠處飛來一個紫衣女子,紫衣女子看著白衣女子,恭敬請安:「見過小姐!」

聽到紫衣女子的話,白衣女子這才回過神來,朝紫衣女子笑著點了點頭。

「月姬姐姐,四爺回來了!」紫衣女子給白衣女子請安后,看向了月姬。

「四爺回來的還真是時候。」嬌哼一聲,月姬看著葉峰笑道:「葉峰,跟我去一趟王爺府,王爺早就想見你了。」

葉峰點了點頭,目光卻看著白衣女子。

被葉峰看著,白衣女子不知怎得,忽然心如鹿撞。

就在白衣女子心神不寧的時候,葉峰已經和月姬已經登上戰車,駛向了遠處。

白衣女子這才反應過來,她看著漸漸遠去的戰車,心中忽然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忽然,白衣女子輕嘆:「他是香蘭的未婚夫……」

「姐姐似乎知道我跟他的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衣女子柳眉微蹙,心中充滿了疑惑,她必須找葉峰問清楚事情的經過,想到要去找葉峰,她又有些心神不寧。她不由奇怪起來,為什麼一想到葉峰,自己的心就無法平靜下來。

……

這個時候,葉峰正在戰車上和月姬談話,他並不知道白衣女子即將去找到他。

「月姬小姐,小姐和大小姐的關係似乎不好。」葉峰忽然說道。

「小姐和大小姐的關係確實不好……」月姬輕嘆,並沒有多說什麼。

葉峰卻非常想知道關於白衣女子的事,他又問:「月姬小姐,為什麼大公主會叫她祖母?莫非……」

「小姐並不是大公主的親祖母,大小姐也不是。」月姬說道:「大公主的爺爺是上代老宗主石破天,老宗主有個弟弟。」

「石驚天!」葉峰忽然介面,他聽顧念慈說過這個名字,是以脫口說了出來。

「沒錯,老宗主的弟弟就是石驚天,也是紫岩宗的二宗主。」月姬說道:「二宗主是紫岩宗的絕世天才,二十歲就突破到了鍊氣境。」

葉峰聞言臉色微變,二十歲就成為鍊氣境大能,確實可以稱為絕世天才。

「大小姐是二宗主的妻子,念奴姐姐和大小姐是孤兒,若不是宗主救她們回來的,她們現在也是外門弟子……」月姬說到這裡,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念奴……莫非阿奴的名字叫顧念奴?」葉峰心中一動。


雖然葉峰很想知道更多關於白衣女子的事,可他也知道,再問下去月姬也不會透露什麼,於是他問了另外一個問題:「月姬小姐,靈虛福地是什麼地方?」

「洞天福地自成一方世界,裡面寶葯眾多,靈虛福地就是天荒域的洞天福地之一。」月姬笑了笑。

葉峰臉色微變,居然有如此神奇之地,他不禁對洞天福地好奇起來。

「洞天福地很奇特,因為他們自成一方世界,所以進入洞天福地的人會受到壓制。有些洞天福地可以把武者的修為壓制到煉體境第七重,有的則壓制到神力境,也有的壓制到了神勇境。」月姬又道。

「靈虛福地應該也會壓制修為吧?」葉峰說道。

「沒錯,進入靈虛福地,所有人的修為都會被壓制到煉體境第七重。」語氣微頓,月姬接著說:「除此之外,境界過高之人進入靈虛福地,還會受到反噬,甚至會重傷。」

葉峰臉色一變。

「在天荒域,靈虛福地被五大勢力掌控,五大勢力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開啟一次靈虛福地。」月姬笑道:「這次你們也要去進入靈虛福地,肯定會遇到其餘四大勢力的人。」

「五大勢力?」葉峰皺眉。

看出葉峰並不知道五大勢力,月姬笑道:「天荒域有很多勢力和世家,其中最大的五個勢力,分別是紫岩宗、太易教、黑水宗、神火教、天狼神殿。」

葉峰目光一閃,不久前他見過這五大勢力的天驕。

「除了紫岩宗和天狼神殿外,其餘三大勢力的都有兩種道種,他們的整體實力也要略強一籌。」月姬說道。

葉峰沒有說話,仔細聽著。

「這次你去靈虛福地千萬要小心黑水宗的人,黑水宗和我們是宿敵,只要有機會,他們絕對不會放過紫岩宗的人。」月姬提醒。

「黑水宗?」葉峰問道:「紫岩宗為什麼會跟黑水宗結仇?」

「這已經是上一代老宗主就結下的仇,如今已經無法化解……」說到這裡,月姬忽然笑道:「到了!」

葉峰抬頭一看,前方赫然就是王爺府,整座王府紫光耀眼,大氣磅礴,給人一種心靈上的震撼。

月姬帶著葉峰走入王府,很快就進入一間大殿,大殿中有舞姬在跳舞,樂聲陣陣,動聽之極。

葉峰抬頭看著大殿上方,一個白衣青年正躺在軟榻上欣賞舞姬們的舞姿,身邊還有四個紫衣美人伺候著。

「四爺,我已經把人帶來了。」月姬輕笑。

「坐!」石騫坐起身來,朗聲笑道。

葉峰依言在一張案几旁坐下,月姬就坐在他不遠處的案几旁邊。

「可以告訴我,你覺醒的是什麼氣場嗎?」石騫懶洋洋的笑了笑。

葉峰抬起手掌,釋放毀滅氣場,整隻手掌都被毀滅氣場覆蓋。

石騫皺了皺眉頭,爾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屈指一彈,天地元氣化作一顆紫色石子,輕輕擊打在了葉峰的手掌上。

碰的一聲,紫色石子粉碎。

「毀滅的氣息……」石騫瞳孔一縮。

月姬還是第一次見到石騫如此震驚的樣子,她心中也不由一驚。

「葉峰,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兒子,不過,以我的年紀做你的義父顯然不妥……你可願意做我的義弟。」石騫忽然笑了,說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

月姬和其他人紛紛色變,她們做夢也沒想到,石騫居然想收葉峰為義弟。

葉峰的臉色也變了,他知道自己釋放出毀滅氣場後會得石騫到重視,卻沒想到重視程度如此之大……他並不知道毀滅氣場的稀有和強大。

「怎麼,葉峰兄弟,難道你不願意嗎?」石騫笑道。

「從今往後,我就是四爺的義弟!」葉峰笑著端起了酒杯。

「哈哈,賢弟,為兄敬你一杯!」石騫大笑,抬起手,一個紫衣美人把酒杯放在了他的手中。

葉峰和石騫一飲而盡。

……

半個時辰后,葉峰離開了王爺府,乘坐戰車返回了醉月樓。他離開王府的時候,已經是清晨,這一夜發生了很多事,好在他修為不弱,幾天不休息也無所謂。

「四爺,好大的氣魄!」葉峰忽然輕嘆,就連也也不得不佩服四爺的氣魄,這種籠絡人的手段確實非常高明。

當初木劍內的中年人說過,擁有毀滅氣場的人非常稀少,甚至連他都沒見過其他擁有毀滅氣場的人。想道這裡,葉峰頓時明白,石騫為什麼會毫不猶豫的認他為義弟了,奇貨可居!

深吸口氣,葉峰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皮製袋子。

這袋子是石騫送給他的,叫做「乾坤布袋」。顧名思義,這個布袋內有乾坤,可以儲存大量的物品,雖然石騫沒有說,但葉峰知道,乾坤布袋肯定非常珍貴,多半是無價之寶!

因為臨走前月姬提醒過他,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他擁有乾坤布袋的事,否則會有大麻煩。

「老先生,你知道乾坤布袋嗎?」葉峰忽然問趕車的老者,這個老者是王爺府的人,葉峰不怕他知道自己擁有乾坤布袋。

「年輕人,乾坤布袋是無價之寶,千萬元始也未必買得到,有價無市啊。」老者非常羨慕的笑了笑。

雖然早就知道乾坤布袋很貴重,葉峰還是不禁色變。

「整個紫岩石也只有十數只乾坤布袋,四爺這隻乾坤布袋其實是從一處遺迹中搶到的。」老者滿臉佩服的說道:「也得虧四爺實力驚人,否則乾坤布袋早就落在其他人手裡了。」

葉峰看著手中的乾坤布袋,深吸口氣,四爺這份人情真的很重。

「年輕人,你千萬要小心,別讓其他人知道你有乾坤布袋!」老者忽然提醒。

「多謝老先生,我會小心的!」葉峰笑了笑,把乾坤布袋收入懷中。

說話間,戰車已經駛到了醉月樓門口,葉峰下了戰車,走入醉月樓。

很快,葉峰就回到了房間,他剛剛回到房間,他的木劍就從房間外飛來,嗖一聲插入他背後的劍鞘。 「我本想去救你,可卻發現你已經提前被人救走了。」木劍中傳出天魔水仙的笑聲。

「你不是說,只要我帶著那片葉子就沒事嗎?」葉峰沒好氣的說道。

「我被木劍束縛住了力量,所以根本沒探查過那個女人的修為,這你可不能怪我。」天魔水仙嬌笑。

「顧念慈到底是人,她那些手段實在太詭異了。」葉峰心有餘悸。


「不是她的手段詭異,而是你孤陋寡聞!」天魔水仙鄙視道:「那女人可是個靈魂念師,對了,你那個心上人也是靈魂念師。」

「靈魂念師?」葉峰疑惑。

「你大概不知道,道種不止五系,還有第六系!」天魔水仙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