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小冬一點不傷心,反而有點意外之喜呢,知道大家對他的致富路,是有認可的。

羅小冬對劉廣才恭喜,劉廣才也說道:「羅小冬啊,真想不到,你現在竟然要跟我搶位置了。」

羅小冬笑道:「村長,別這麼說,俺那哪能搶得過你的村長位置呢?」

劉廣才點頭,說道:「那是,那是。」

羅小冬說道:「對了,這事兒,以後你就別當回事哈!」

劉廣才點頭,說道:「當然,晚上來我家喝酒吧?」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喝酒我就不去了吧?」

結束了談話,鍾華麗主任又找到羅小冬,說道:「剛才計票結果出來了,很遺憾,你沒能選上男婦女主任。」

羅小冬依然笑嘻嘻,說道:「我作為一個大男人,能選上男婦女主任那才是天大的怪事呢!」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繼續說道:「是孫菊選上了,還是李翠花選上了?」

念婚成癮 鍾華麗主任說道:「孫菊,票數差不多,孫菊只多了一百多票。」

羅小冬說道:「這個,這兩個人我都不熟悉,行吧,就這樣吧。我走了!」

羅小冬說完就走。

鍾華麗主任說道:「哎,你別走啊!」

羅小冬轉頭,說道:「怎麼了鍾主任?」

鍾華麗主任略帶羞澀的說道:「羅小冬,你上一次的氣功治療,挺管用的,我最近肚子又不舒服,能給我治療一下嗎?」

羅小冬驚道:「就在這?」

鍾華麗知道部位比較敏感,說道:「要不去你家吧?」

羅小冬說道:「行。」

剛答應,那邊媒婆李嬸來了。

媒婆李嬸說道:「瞧你,這麼大小的人,還扭捏的跟個大男孩似得。」

羅小冬摸摸後腦勺,不置可否。

一會兒,旁邊側面閃過一個人來,正是宋青鳳。

媒婆李嬸說道:「宋青鳳可是個黃花大閨女,讓你給瞧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羅小冬很詫異說道:「我哪裡看她了嘛!」

說著,還是看了一眼宋青鳳!

宋青鳳嬌羞的臉龐以露出在太陽底下,更顯嫵媚。

嫵媚的是宋青鳳的臉龐,美麗嬌氣的是宋青鳳的嬌羞!

羅小冬不禁看的有點發獃了。

媒婆李嬸呢,笑嘻嘻,說道:「怎麼樣?俺家宋青鳳妹子好看不?」

羅小冬緩過神來,說道:「啊,啊,怎麼了?」

媒婆李嬸把宋青鳳往前面一推,說道:「羅小冬啊,你也半大不小了,該找個媳婦了,宋青鳳是個好姑娘,你看,人家還不好意思呢!」

羅小冬笑道:「別,我這不是,這不是以事業為重嗎?」

媒婆李嬸笑道:「以事業為重好啊,但是你也不能不顧及私人感情生活。來來來,你們聊!」

說著,把宋青鳳往這邊一推。

然後故意把頭扭過,轉向另一邊走過去了。

宋青鳳說道:「羅小冬,你好!」

羅小冬見宋青鳳臉孔精緻,只是比劉穎少了那麼一點妖艷之色,化著淡妝,也有一番滋味,不禁有點春心蕩漾。

但是還是克制住自己。

說道:「宋青鳳,我……」

宋青鳳說道:「我知道,是我媽和李嬸串通的,要把你和我介紹到一起。」

羅小冬看著宋青鳳,不禁有點心猿意馬。

沉默了一會,說道:「對了,你現在在哪裡工作啊?」

宋青鳳說道:「我高中畢業后,目前在一家金海市的連鎖假日酒店當前台。哎,比你差遠了。」

羅小冬笑道:「這沒啥,自己創業嘛,收穫多一點,也艱辛一點,其實是有風險的。」

正說著,劉穎過來了。

劉穎是村花啊,走到哪裡都矚目。

回頭率很高,現在是初冬了,穿著一件深褐色的大衣,但是前胸懷是敞開的,露出裡面的薄薄的綠色針織衣服,下身穿著緊身的牛仔褲。

很能凸顯身材。

劉穎看到羅小冬和宋青鳳在熱聊,不禁有點妒意。 這股子妒意,不知道是怎麼升起來的,但是明明就有。

劉穎覺得奇怪,自己並不待見羅小冬,自己的爸爸卻經常提起羅小冬,劉穎的爸爸就是劉廣才村長。

劉廣才村長經常在家裡的吃飯的時候提及羅小冬,說羅小冬這孩子,真有出息,想打算好好培養一下,讓他成為自己的幫手。

劉穎就覺得,羅小冬不過是一個土包子小農民,能有什麼本事?

但是後來的一切,打破了劉穎的想法,劉穎聽到爸爸劉廣才說,這土包子小農民,變得十分厲害,承包了村裡的水庫、池塘還有北海邊,然後搞養殖。說是要養殖大黃魚,用的還是先進的網箱養殖法。

這一下子劉穎有點震驚了,後來,春去秋來,大黃魚上市了,羅小冬還特意送了十斤大黃魚給村長劉廣才。

村長當場叫媳婦烹飪了一下,當下酒菜,一定要羅小冬留下來吃頓飯,巧了,那天劉穎不在,劉穎回來后,發現桌子上碗筷多了一副,問是誰的,劉穎的媽媽叫李雅芝,說道:「就是你瞧不上的那個土包子小農民小孤兒羅小冬,現在人家要賺大錢了,還不忘本,特意送了十斤大黃魚來!」

劉穎這時候,對羅小冬有點改觀了。

這時候,劉穎的爸爸劉廣才叼著煙回來了,說道:「看吧,人家還送了兩盒煙給我,知道我好這口。這煙嘛,兩盒,三百塊錢!」

劉穎驚道:「什麼?什麼煙這麼貴?」

劉廣才說道:「說了牌子你也不懂!」

這時候,劉穎說道:「那個羅小冬,就真這麼牛哄哄嗎?」

劉廣才說道:「最初你媽媽也不待見他,現在人家發財了,人家一年賺的錢,能抵得上咱們五六年,這還僅僅是個開始呢。所以你媽現在也覺得他厲害了。想給你許下這門親事!」

劉穎一皺眉,說道:「想讓我嫁給那個土包子,沒門,我要嫁給的人,起碼是大學生,嗯,高材生!」

劉廣才深深吸口煙,說道:「你想啊,大學生現在滿地都是,重點大學的大學生,回到咱們金海市,一個月也不過是五千塊錢到六千塊錢!不是嗎?往後一步說,研究生吧,我聽說國麟集團的金海市分部門,招收大學生,研究生,和博士生,工資分別是四千塊,五千塊和七千塊呢,博士干一年,可能工資在九千以上,但是那是博士啊,你是挺漂亮,但是輪得到你嗎?但是羅小冬就不一樣了,羅小冬一年能掙四十萬啊! 大叔請矜持 這工資,比的上博士生啊!」

劉穎不言語了,的確,她心裡也有桿秤,總的來說,對羅小冬的印象,漸漸的改觀了。

這後來,羅小冬也好,劉廣才也好,沒再提提親的事,但是劉穎漸漸的,開始觀察羅小冬了,這不,這次看到羅小冬和宋青鳳在熱聊,而之前媒婆李嬸大嘴巴,到處說自己提親宋青鳳和隔壁村大欖村的村花趙華月給羅小冬,羅小冬說考慮一下。

這事兒,劉穎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當劉穎看到羅小冬在和宋青鳳熱聊的時候,不禁妒意出來了,甚至有那麼一刻,覺得羅小冬似乎應該是自己的男人似得,似乎應該倒貼自己。

但是轉念一想,自己曾多次對羅小冬翻白眼,那麼,羅小冬怎麼可能再追自己呢?

但是又轉念一想,自己這份容貌,是宋青鳳比不上的,宋青鳳雖然被稱為小美女,但是自己是大美女啊,這大美女和小美女之間還是差距蠻大的。靠近了聽。

羅小冬說道:「你那工作一個月多少錢啊?」

宋青鳳落落大方,說道:「一個月兩千三百塊錢,今年應該能漲兩百塊錢,也就是一個月兩千五百塊!」

羅小冬說道:「這實在太低了,要不這樣吧,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來我這幹活吧!」

宋青鳳本來想著,抱著談戀愛的想法來的,談相親的。現在怎麼羅小冬突然冒出來說要給自己介紹工作?

這是咋回事?

宋青鳳一臉疑惑,說道:「這,這……」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我是真心的,絕對沒有笑話你的意思,我們現在創業,缺人啊!你來了,我們一起發財,至於說戀愛嘛,看緣分啦,以後如果緣分到了,對吧!」

說到此處,欲言又止。

而宋青鳳俏臉通紅。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說道:「春天,我的養殖場在劉建大哥的帶領下,要繼續下苗,養殖大黃魚。另外,我打算去鎮上或者去市裡開個飯館,到時候你去,肯定是門店經理啊!」

聽說能當門店經理,宋青鳳也動心了,想了想,皺了皺眉頭,還是問道:「那你給我多少錢啊?」

羅小冬笑道:「目前薪酬方面還沒定,但是我可以保證給你整個金海市的酒店前台最高的還要高,啥意思呢,比如說,據你觀察,現在金海市的酒店前台,一般工資是多少?」

宋青鳳說道:「我觀察,我們前台經理一個月三千五百塊,我覺得夠高了!」

羅小冬笑道:「這不行,太低了!」

宋青鳳馬上對羅小冬充滿了敬佩之情,說道:「那,你的意思是?」

羅小冬笑道:「這樣吧,你先不要辭職,等明年開春的時候,我把魚苗下了種子,然後,開始搞飯店,你到時候直接來當門店經理,我給你基本工資是五千塊錢,然後加大量提成,所謂的提成,就是指飯店如果經營的好的話,要有一個獎懲制度!」

宋青鳳驚呆了,說道:「五千塊!這可是研究生在我們金海市的價格啊!」

羅小冬笑道:「到時候,我如果真的這飯店辦成功了,你就是創業元老,你的工資,底薪五千,但是可不是說一共發五千塊錢,還有提成和獎金呢,到時候年底再給你個大紅包,最後統一分配到十二個月上呢,一個月怎麼也有七千塊錢吧!」

宋青鳳眨巴眨巴眼睛,很激動!

羅小冬笑道:「你不會以為我在吹牛把?」

宋青鳳急忙擺手,說道:「沒吹牛呢,我相信你!但是,我媽可能不信你。」

羅小冬說道:「什麼意思?」

宋青鳳說道:「你知道,我沒爸爸,就一個媽媽,我媽肯定不信你這一套,不會讓我辭職的。」

羅小冬說道:「這好辦啊,到時候我預付你工資,你先拿了工資,然後再給我幹活,怎麼樣?」

宋青鳳瞪大了眼睛,說道:「這也行?」 羅小冬笑道:「當然可以了,放心吧!」

寵妻無度:權少的閃婚新娘 宋青鳳很興奮,當場給了羅小冬電話號碼,羅小冬也交換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剛交換完畢,宋青鳳楞了一下,愣神了,心想,這不對啊,我今天不是來相親的嗎?怎麼忽忽悠悠變成找了個工作了?

……

選舉結束,孫菊當選了婦女主任,羅小冬正式卸任。

孫菊很客氣,過來和羅小冬握手。

羅小冬說道:「祝賀你!」

孫菊說道:「久仰大名啊,咱們村的致富小能手!」

的確,羅小冬現在是致富小能手了,在整個小龍村,都舉足輕重了。

並且,不少的人聽說羅小冬的養殖場致富了,都希望能加入到其中,也就是能找一份養殖場的工作。

羅小冬給幾個毛頭小子,比如郭曉冬,比如吳大磊吳有為,開出的工資都是四千塊錢一個月,這樣的初中生,能拿到四千塊錢一個月,還不算太累,這樣的工作上哪裡去找?

在羅小冬回來的路上,有兩撥人來找羅小冬,嚴格的說是三撥人!

第一波人是來找工作的,是村裡的老趙頭。

老趙其實就是李翠花的對象,今年四十八歲了,他也想去養殖場干!掙這四千塊錢。

老趙沒啥工作,干過三年漁民,但是現在漁民也不是很掙錢了和十年前完全不同,因為現在的休漁期實在是太長了。

以前,十年前最早的時候是沒有休漁期的,全年可以出海捕魚,各憑本事,後來,就變成了三個月休漁期,六七八三個月,再後來,變成了五六七八四個月也就是整個一個季度的休漁期了!海里的魚也還有,但是不像以前大海里哪怕是附近的淺海都遍地黃金。

老趙幹了幾年打漁,腰扭傷了,而後,不能再干太重的活,但是養殖的活其實也蠻累的,他還是堅持,畢竟老農民,也沒啥其他盼頭,不像城市人五十五六退休后,就可以在公園裡練練群眾舞蹈,廣場舞,打下太極拳,然後下下棋,我國的農民兄弟,至始至終,是要工作到老的,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也好,是去漁船上打漁也好,都是沒有退休金的,也就沒有退休后的保障,所以,都是活到老乾到老,這就是殘酷的我國社會的現實。

老趙近幾年,腰扭后恢復的不錯,就起了重新幹活找工作的決心,當保安看個大門什麼的是綽綽有餘的,但是卻不行,因為工資實在太低了,一般是兩千塊錢一個月。

後來,老趙聽說羅小冬創業了,也沒在意,沒當回事,直到村裡的鄰居小伙吳有為真的拿到了四千塊錢一個月的工資后,他才開始眼饞了。

於是,老趙去打聽吳有為,問是怎麼回事。吳有為就把羅小冬給好一頓吹牛,吹的羅小冬天花亂墜。

就這樣,羅小冬成了老趙心目中的牛人,想過年開春兒,無論如何去試試看,這不,正好趁著這次選舉大會,羅小冬也出現了,所以去找羅小冬,親自問問能不能給他個工作機會。

羅小冬說道:「那這樣,你留個電話號碼,我這邊人手不足的時候就找你!」

老趙說道:「你可千萬別忘了俺啊,俺雖然不比你們這些小年輕的,但是俺也有多少年的工作經驗。應該說,比較成熟穩重了也不會隨便辭職,不是嗎?」

羅小冬點頭,認真說道:「行吧,等有了工作機會,你知道,現在是初冬,大黃魚已經不養了,都賣出去了,等明年開春兒,我再聯繫你,你看如何?」

老趙點頭,走的時候還念叨,說道:「可千萬記得俺啊!」

羅小冬說道:「一定,我一定通知你。」

第二波人居然是劉文武他爹劉國良。

劉國良想要讓劉文武去羅小冬的養殖場幹活,並且干一個領導崗位。羅小冬苦笑不得,為了不鬧翻,只要哭笑不得的回應,說暫時不缺領導人才。

劉國良不滿意,說道:「以我兒子的能力,絕對可以領導個百把號人,你這不是瞧不起我兒子嗎?」

羅小冬說道:「我可沒有瞧不起劉文武先生,哎,我們現在規模尚小,小廟容不下這尊神,算了吧!」

第三波人,居然又是媒婆李嬸。 帝少的清純小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