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闆,我們的確是達成了協議,不過看來對方使用的只是緩兵之計。”費西羅雖然被凌峯控制了,而是他自己的神智思維並沒有消失,跟正常人完全一樣,無非就是聽從凌峯跟奧蘭多的命令而已。

“幸好教廷派來的人手,不然恐怕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說道這次的刺殺布亞諾還是心有餘悸,了兩個宗師級實力的殺手差一點就成功了,如果不是教廷的“不死者”用身體爲他擋了一刀他現在已經去見上帝了。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喂,我是布亞諾,奧,‘射她’親愛的甘比諾聽到你的聲音太好了,我差一點就再也見不到老兄了,什麼,你被人打了一槍,**養的,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五個都遭到了暗殺。”布亞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來總部是不打算讓我們活着了,那就不要怪我們心狠了,那位客人還在你那裏吧,這件事我們誰來做?”

“好,我等你們。”說完布亞諾掛了電話,倚在沙發上抽起了手裏的雪茄。

“費西羅,加派人手,我們另外四個兄弟要過來。”

“好的老闆。”費西羅躬身下去了,只留下布亞諾坐在那裏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別墅裏的一舉一動都沒有瞞過凌峯的靈覺,本來他打算直接殺死布亞諾的,可是聽到其他四人要過來凌峯又改變主意了。

二十幾分鍾後凌峯就看到幾架直升機飛了過來,在機艙外面的滑撬上站了幾個人,在劇烈的勁風下他們卻是絲毫不爲所動,定定的站在滑撬上。

“有神兵的氣息,不過更多的是光明的氣息,這些神兵跟以前的有些不一樣,似乎神智是清醒的,似乎他們的技術又提高了。”凌峯看着站在滑撬上的幾個人心中暗付道,這樣下去可不是好事,天知道現在教廷已經制造出多少這樣的人物來了。

或許是收到了通知布亞諾從屋裏走了出來,來到了別墅前面的草坪上。

幾人客套一番然後帶着人走進了屋裏,而凌峯也隨後走了進去。

……

“你們幾個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不打算讓那位客人活着了,有幾位美女做伴也算是他的造化了。“布亞諾看着甘比諾手臂上的透着殷紅的紗布心頭的火騰地一下冒了起來。

“好了,布亞諾,我們也不好受,我是有此打算,不知道其餘幾位是怎麼想的?”科洛博看了看其餘三人,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總部這架勢是不死不休了,即然這樣他們還有什麼好想的,大不了再向教廷借點人手罷了,他們就不相信老費爾羅會爲了這個孫子盡出黑手黨的高手,除非他想要讓黑手黨的基業毀於一旦。

“那就這麼定了,讓不死者出動吧,這樣萬無一失。”

“好……” “同意……”

……

“不用那麼麻煩了。”凌峯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房間裏。


“妖皇!”最先出聲的是那些跟神兵氣息非常接近的人中的一個。

“果然是教廷的人。”凌峯理了理額前的頭髮,身上的氣勢瞬間對着前面的人壓了過去。


“喝……”幾聲低喝,那幾個人身上紛紛亮起了濃烈的白光,實力瞬間提升了好幾層,有一個人居然提升到了先天巔峯,再有一步就要步入金丹期了。

“大祝福術嗎?教皇難道不累嗎?給這麼多人施展大祝福術他也不怕折壽。”凌峯譏笑的話頓時讓那些教廷的人眼睛都變紅了。

“瀆神者,你應該接受審判。”那是幾個人紛紛上前滿眼血絲的瞪着凌峯,凌峯也不得不佩服他們,在自己的氣勢下寸步難行的居然還有這心思。

“我現在就送你們去見你們的上帝。”龍鱗劍瞬間就出現在了凌峯的身邊,當教廷的人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紛紛吃了一驚,他們見過人能飛的,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武器也會自己飛行的。


還沒有等到他們回過神來龍鱗劍繞着他們轉了一圈又消失在了凌峯的身邊。

緊接着他們的身子就變成了一個個的冰雕,隨後化成了一堆堆晶瑩剔透的顆粒。

凌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今晚來過這裏,剩下的自然有五個老闆會處理。


“我想現在你們應該不反對效忠奧蘭多了吧。”看着凌峯笑眯眯的樣子五人只感覺心中一陣發涼,教廷的那些人有多厲害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可是如今一眨眼的功夫這些人就都屍骨無存了。

“願意,我們願意……” “我發誓絕對……”

……

可是這五個人還沒有說完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噗噗噗噗噗

五個人的腦袋毫無預兆的炸了開來,從他們的腦袋裏冒出來五團光球,在半空中融成一個拳頭大的光球。

“妖皇,你屢次破壞我的計劃,不要認爲我怕了你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那團光團中忽然一個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是教皇的聲音。

凌峯不由皺起了眉頭,看來他應該重新估算教皇的實力了,就他感覺教皇現在的實力並不下於他,可是教皇有如此實力怎麼又會如此的隱忍呢?

或許是看到凌峯沒有答覆,那個光團忽然一陣恍惚,就要消失一樣。

“既然送出來了就別拿回去了,這份禮我收下了。”凌峯單手一握空間瞬間一個震盪,那個光團被凌峯攝入了手裏。“妖皇……”教皇咬牙切齒的聲音還沒有發出來就被凌峯用神念強行把他的精神印記抹除了。

看了看手中的光團,跟上次凌峯收的那個光團非常的相似,凌峯把他收進了戒指中,看着五個無頭的屍體發起呆來。

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裏一位樣子有七十多歲的男子正在那裏咆哮雷霆。

“妖皇,妖皇,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神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可以改變。”邊說着教皇眼中邊流露出瘋狂的神色。

就在一年前他忽然接收到了神的呼喚,激動之餘他也是欲、望狂生,他要成神,於是神給他下了一道旨意,只要他能夠完成這道旨意神就會讓他成神,而且把他的實力狠狠的提升了一下,從先天中期一下子提升到了元嬰初期,不過因爲實力的驟升使得他不敢離開聖彼得大教堂一步,因爲只要他走出大教堂天空中就有神雷降下,神告訴他以他如今的肉體跟對力量的控制是絕對沒法跟這些神雷相抗衡的,只有在充滿了光明之力的大教堂裏神雷纔不會落下來,又給了他一種提高肉身實力的方法,於是有了神兵的誕生。

如今再有一年的時間教皇就有把握渡過神雷橫掃世界了,沒想到凌峯卻是給了他當頭一棒,讓他意識到在這個世上他還不是無敵的。

“來人。”教皇忽然大吼一聲,一位金髮碧眼的漂亮女子走了進來,這是一位神侍,神侍只有純潔漂亮的女子才能擔任。

“教皇大人……”神侍還沒有說完就被教皇一把拉到了身邊,“撕拉,撕拉”沒有一分鐘那個神侍變成了一隻白羊,而教皇罩在身上的那件長袍也被教皇丟在了地上,教皇裏面居然是真空的,而且他的身體一點都不像一個七十歲的老頭子該有的,皮膚白皙,渾身的肌肉隆起充滿了力量感。

教皇身體一挺,神侍就像小貓叫春般喊了起來,而且身體還主動地配合着,顯然是非常的熟悉了。

教皇一邊用力的挺動着,一邊眼中閃爍着滲人的寒芒,這一作就是好幾個小時,直到那位神侍氣絕而亡教皇才一個哆嗦,然後披起長袍像教堂深處走了進去,而那個神侍自然有人會爲他處理。

凌峯吩咐了那五位二老闆處理好一切事物以後就走出了別墅,他現在有一種預感,教廷絕對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可是這個陰謀他卻是怎麼也想不出來,讓凌峯一時有些焦急,想着這些事情凌峯不知不覺得走到了街上。

凌峯就這樣不知不覺得走着,直到感覺到兩道熟悉的氣息迅速的接近才停下了腳步,擡頭一看自己不知不覺居然走到了一條小巷子裏,而小巷子的另一頭居然有兩個人在狼狽的奔跑着。 第一百一十七章

百麗兒一隻手捂着胸膛,一隻手拉着自己的後裔快速的奔跑在小巷子中,他祈禱後面的人沒有追上來,她沒有想到來紐約傳達命令會遇到讓自己心動的男子,更沒有想到會遇到亞瑟王的圓桌騎士,雙拳難敵四手下被圓桌騎士打傷了,而她又不想讓這個男人自己的後裔看到自己變身後的樣子,無奈之下只能帶着他努力的逃命。

“百麗兒,你自己跑吧,帶着我你是跑不掉的。”他現在已經到了極限了,剛剛成爲一個血族他的力量還非常的弱小,如果不是自己的拖累百麗兒早就逃出生天,只是可惜了自己大仇還未報呢。

“達令,我是不會丟下你的。”百麗兒眼中充滿了絕決,幾百年來這個東方男子是唯一能夠讓她那顆冰冷的心臟劇烈跳動的男人,而那個男人明顯的對她也是一見鍾情,心甘情願的成爲了她的後裔,這是她第一個後裔,也是最後一個。

“如果你敢打暈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男人很聰明,就在百麗兒的一隻手剛剛動了一下他就知道百麗兒要幹什麼了,雖然只相處了十幾天,可是他對百麗兒還是十分的瞭解的。

百麗兒流淚了,而是她卻是笑了,今生能夠遇到這樣一個男子她覺得值了。

“跑啊,你們怎麼不跑了,百麗兒,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你不是很厲害嗎,今天這是怎麼了?”兩人分心說話速度也是不由得慢了下來,讓後面的人追上並圍了起來。

五個圓桌騎士團的人,當頭的一個身材高大,樣貌英俊,一頭金色的蓬鬆長髮讓他顯得有些狂放不羈,可是現在他的臉色卻是配不上他的長相。

“查爾斯,我可以跟你走,不過請你放過他。”百麗兒的話讓他身邊的男人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女人啊!

“百麗兒,不要天真了,這些人是不會不會放過我的。”雖然知道自己面對的情況,可是男人十分的平靜。

“呵呵呵……這個小子倒是有趣,難道你想死嗎?”查爾斯像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百麗兒身邊的男人,面對死亡還如此鎮定的男人應該十分的不簡單。

“我當然不想死,可是你會放過我嗎?”

“當然不會,我的手下死在血族手中的可是不少,今天既然讓我遇到了就當是收些利息吧,雖然教廷現在禁止我們內鬥,可是機會難得啊!” 查爾斯看着百麗兒,兩人的實力相差無幾都在大宗師初級,如果不是百麗兒擔心她的男人查爾斯也不能重傷她。

教廷這次爲了威懾西方的所有組織甚至派出了成建制的宗師級隊伍,這讓西方的各個組織不得不按照教廷的想法去做。

就在不久前教廷做了一個讓人奇怪的決定,那就是所有的西方勢力組織都不許內鬥,就連原本的聖戰都胎死腹中,這次百麗兒是來紐約下命令的,同時他也負責通知那些原本血族的盟友的。

“吱……”百麗兒嘴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她身後撕拉一聲冒出來兩隻近兩米長的蝙蝠翅膀,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百麗兒終於顧不了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形象了,這時她的戰力纔是最強的。

“你一開始就應該拼命地,不過現在已經晚了。”一擡手中的十字大劍身上散發出陣陣的鬥氣,而其他幾個人也是紛紛做出了戰鬥準備。

“你自己小心一些。”百麗兒認真的看了男人一眼,或許這是她這一生最後一眼了。



百麗兒的身影彷彿閃電般出現在了一個騎士團成員的身邊,血族最擅長的就是速度。

“聖盾防禦。”那個騎士團成員一聲暴喝,身前一陣波動出現了一面深紅色的盾牌,把百麗兒尖銳的指甲擋住了,盾牌上發出一陣陣尖銳的刺耳的聲音。

看到百麗兒的攻擊擋住了,那個騎士團成員不由鬆了一口氣,本來這種攻擊他是擋不住的,可是百麗兒受傷了,戰力也就只有平時的七成。

“小心。”還沒等他慶幸完,百麗兒的身影又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撕拉”那個騎士團的成員右邊的肋下多出了五道血淋淋的傷口,深可見骨,顯然是受了重傷,而百麗兒在一邊也是氣喘吁吁的,顯然剛剛的一擊她也是耗費了不少的力氣。

“可惡,簡直不可原諒。”查爾斯渾身的鬥氣驟然一凝,手中的十字大劍上冒出濃烈鬥氣,向着百麗兒砍了過去,大劍所過之處空間隱隱產生了波動,想來查爾斯是恨極了百麗兒。

百麗兒雖然是受了傷,可是因爲她極快的速度查爾斯一時還不能拿他怎們樣,可是跟隨百麗兒的那個男人就不一樣了,被騎士團的成員一番拳腳打趴在了地上。

“達令……” “砰。”

百麗兒一分心,速度稍微慢了一點,查爾斯的大劍一下子就拍在了她的小腹上,這一擊重擊讓百麗兒吐了好大一口血,繼而趴在了地上,他已經是精疲力盡了,看着自己的男人他先是露出一抹苦笑,不過這苦笑又變爲了幸福的笑容,自己這一生能夠愛一次也值得了,只是可惜這愛情實在是太短暫了。

查爾斯的大劍毫不猶豫的向着百麗兒刺了過去,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的樣子。

百麗兒兩人的眼中充滿了絕望的神情。

“查爾斯,你還是老樣子。”很突兀的一句話讓查爾斯渾身一顫,這個聲音他實在是太熟悉了,甚至是刻骨銘心的,身上的鬥氣一陣沸騰人還沒有轉身就向着身後連續的劈出了幾劍,直到確認自己安全了才轉過身來。

凌峯雙手環臂看着查爾斯的表演,就像是在看小丑表演一樣。他腳邊躺着幾個騎士團的成員,看樣子應該是被他打昏過去了。

“妖皇……” “殿下……” “凌峯……”

三聲驚訝的聲音相繼響起,只不過其中的韻味大相徑庭。

查爾斯的聲音中只有慢慢的驚駭與恐懼,百麗兒的聲音充滿了驚喜與希望,那個男人卻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杜明遠,好久不見。”凌峯低頭看了看倒在一邊的杜明遠微微笑了笑,他這也算是他鄉遇故知了。

原來杜明遠跟杜衡從華夏出國之後兩人帶着杜家的財富,跟一些絕對忠心的人來到了M國,正好就落腳在了紐約,憑藉着以前的底子兩父子在紐約快速的崛起,成了華人圈子中知名的貴族,在一個買醉的晚上杜明遠認識了百麗兒,兩人一見鍾情,很快就發生了關係,一個很是巧合的情況下杜明遠發現了百麗兒的祕密——血族。

通過百麗兒的解釋杜明遠接受了血族,並央求着百麗兒把自己初擁了,以獲得他從前沒有過的力量跟悠長的生命。

今晚杜明遠跟百麗兒兩人原本是打算出來花前月下的,可是沒想到遇到了查爾斯,百麗兒更沒有想到查爾斯會不顧教廷剛剛下的的命令對自己兩人展開的進攻,才導致了現在這個樣子。

“……”杜明遠把頭低了下去,沒看凌峯,也沒有回答凌峯的話,現在的他是如此的狼狽,而且凌峯跟他杜家家破人亡有着不可推卸的關係,一時間杜明遠百感交集。

“見過妖皇殿下。”百麗兒勉強的跪倒在了地上向凌峯行了一禮,既然凌峯現身出來那麼自己兩人就有救了,至於凌峯跟杜明遠兩人認識這就不是他現在想要關心的了。

“吃了它。”凌峯的手中出現了一顆築基丹,以現在百麗兒的傷勢如果不治療就算是不死實力也要倒退一大步。

“多謝殿下。”百麗兒連忙把手中散發着異香的藥丸服了下去,渾身上下一陣說不出來的舒坦,他感覺到自己的傷勢在迅速的好轉,甚至是實力似乎也在提高,不到一分鐘百麗兒收回了自己身後的翅膀站了起來,不過現在的她因爲衣服被兩隻翅膀撐破,胸前大片的春光暴露在了燈光下,顯得異常的妖豔。

看到倒在一邊的杜明遠百麗兒微微看了眼凌峯,見他沒有什麼表示趕忙過去把杜明遠扶了起來。

杜明遠其實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只是一時乏力站不起來而已,杜明遠看了看百麗兒,然後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在了百麗兒身上,自己的女人怎麼能讓別的男人佔便宜,這無關實力的強弱。

“妖皇,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查爾斯終於忍不住了,凌峯的這種輕視讓他心中極爲的不舒服,好歹自己也是十二圓桌騎士之一,是世界上有名的人物,自己什麼時候受過這種輕慢。

“查爾斯,我問你,當初我回華夏的時候那個**是不是你讓人放上的?”凌峯眯着眼睛手指在左手的戒指上輕輕的摩擦着,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查爾斯聽到凌峯如此問眼神一陣閃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查爾斯很清楚妖皇雖然看着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他比任何人都要來的冷血,冒犯他尊嚴的人都付出了血的低價,查爾斯還沒有愚蠢到當面承認自己暗殺凌峯的事情。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東征

“呵呵,無所謂了。”凌峯看到查爾斯並不想承認聳了聳肩膀,不管是不是查爾斯干的凌峯都沒有打算放過他。

“你什麼意思?”查爾斯心中一突,形式有些不妙啊!查爾斯緊了緊手中的大劍,似乎是在給自己勇氣一般,可是他知道自己在妖皇的手中是絕對不能夠倖免的。

亞瑟王跟高天原是差不多層次的組織,除去亞瑟王是先天以外其餘的十二騎士都在大宗師階,只不過有高有低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