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

鹿喬兒眯了眯眸,覺得或許用「了解」來形容更為合適。

洗手間傳出來的聲音喚回了她的深思,她回頭繼續往廁所走去,將剛剛的想法拋之腦後,卻沒注意到當她繼續往前走後,身後的那個男人回頭落在自己身上狡猾的眼神。

半響。

鹿喬兒回到座位,發現自己的好友已經在原地等待了。

「好久不見。」女人開口朝鹿喬兒問好,她也微微頷首打回招呼。

「你現在名聲大了,不過是來一趟B國,消息傳得滿天飛。」朋友眉眼彎彎朝着鹿喬兒打趣道。

鹿喬兒被她高興地語氣所感染,難得地放鬆,隨着她的話頭說着:「還行吧。」

「老大可別謙虛了。」面前的女人像是有一兜子的話等著自己:「你前段時間將那個雇傭兵團隊打趴下可吸引了不少注意。」

鹿喬兒微微彎了眼眸,想到這還是多虧了靳崤寒對自己的訓練,微微愣神,自己可真是越來越容易想到這個男人了,他的影子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現得越來越多了。

電話的震動讓鹿喬兒回神,朋友止住了話頭,示意她快點接電話,鹿喬兒低眸看到屏幕上「蘿蔔」的姓名,起身尋了安靜的一處接通。

「喂?」鹿喬兒剛剛開口,蘿蔔的話就迫不及待進入自己的耳朵。

「小喬!幫我找一個朋友!」

車上。

鹿喬兒耐心的聽着蘿蔔的解釋,一邊開車前往他所說的那個地下拳場,她剛剛和自己好友急匆匆地說明情況,對方諒解地示意她可以先行離去。

蘿蔔的至交好友在B國的地下拳場遇到點困難,他也是沒有辦法想到自己在B國才讓自己去幫忙。

「真是麻煩你了,小喬。」蘿蔔說完情況后,懷有愧疚的聲音響起,他本來想打電話給陸少白,但是這人自從和自己父親見面后就沒影兒了,估計是也有急事。

「別這樣說。」鹿喬兒覺得蘿蔔就是自己的家人,沒什麼麻不麻煩的話來說,她看到前方的標識,給蘿蔔說道:「我到了,先去處理事情了。」

「嗯嗯,注意安全,小喬。」蘿蔔聞言,說完便掛斷了電話,而鹿喬兒看到這地下拳場的通道,也是毫不猶豫地直接下去了。

那朋友的事情處理得很快,不過就是錢的事情,鹿喬兒知道眼前的人和蘿蔔的關係夠硬,二話不說便轉了錢,讓人放他走掉。

朋友看見鹿喬兒的乾脆,頓時心生好意,他知道她就是傳聞中的老大,但對方就這麼直接幫自己脫難,他覺得她也不像外界傳聞那般不近人情。

「那是怎麼回事?」鹿喬兒和他準備離去的時候,卻看到了拳擊場上的戰凌肆,那人明顯已經被人打到鼻青臉腫了,眼神都有些迷糊了,但對手還是沒打算放過他,繼續對着戰凌肆拳打腳踢。

鹿喬兒見狀,眉頭皺起。

。 吃完早飯後,抱着女兒糯糯準備去上班的熊可宣路過李舟家門口的時候,對着一個安保招了招手,示意對方過來一下。

「熊總,您找我?」

熊可宣憋了一眼靜悄悄的李舟家。

「嗯,你們這是幹什麼,怎麼這麼多人圍在這。」

「對不起,熊總,沒有周主管的口令,我們是不能透露的,如果您真想要了解實情,還請和周主管聯繫。」

熊可宣才不稀罕呢?好不好是因為老闆只是為了睡懶覺而已。

十點,熊可宣走到未來科技總部大樓的時候,員工們早已上班半個小時了。

走到大門口的熊可宣剛準備從包里掏出門禁卡刷卡進門,就發現大門自己打開了。

門口站崗的小哥兒看到熊總疑惑的表情,出口解釋。

「熊總,好像是董事長升級了公司的系統,公司大樓內部已經智能化了,可以自動識別身份,不再需要門禁卡。」

升級了?我這CEO怎麼都不知道?

熊可宣滿腦子的問號朝着電梯走去。

路過前台,前台還朝着她打了聲招呼。

「熊總,早上好。」

「早上好。」

熊可宣微笑和前台打招呼。

剛到電梯門口,熊可宣驚訝的發現剛好電梯門開了,一開始,熊可宣還以為是有人坐電梯上來了,看了一眼,熊可宣才發現電梯裏面並沒有人。

踏進電梯,電梯上-10F的按鍵直接亮了,隨着電梯門關閉,電梯平穩的朝着地下運行。

「熊可宣女士,早上好!新的一天工作又開始了,唯希提醒您,和濃茶相比,熱水更適合您哦。」

熊可宣驚訝的抬頭看向電梯角落裏的喇叭,剛剛那聲音就是從那裏傳來的。

就連熊可宣懷裏的小糯糯也滿眼好奇的盯着電梯角落裏的喇叭。

「媽媽~~聲~~聲音~~」

「唯希?你是誰?」

這時,電梯已經抵達了-10F。

滿是疑惑的熊可宣,一到辦公室,剛準備問王菲怎麼回事的時候。

剛剛的那個聲音傳來,而且這次還是立體聲。

「您好,未來科技的CEO熊可宣女士!很高興認識你。」

熊可宣一抬頭,就發現,不知道昨夜什麼時候,辦公室的四個角落裏安裝了四個喇叭。

看着CEO熊可宣皺眉,王菲走過來抱起糯糯說道:「這是安保部早上過來剛剛裝的,他們說是董事長的意思,不僅我們這裏,整個大樓全部都安裝了這種喇叭和攝像頭。」

「這個唯希是怎麼回事兒?」

王菲對着熊可宣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熊可宣和王菲疑惑的時候,唯希再次主動出聲。

「您好,未來科技的CEO熊可宣女士!我是未來科技的總部大腦——唯希。按照老闆吩咐,我現在正式向您報到,接管未來科技所有電子資料。」

熊可宣一臉震驚的看向攝像頭,一聲驚呼脫口而出。

「你是人工智能?」

「你也可以這麼認為,按照人類的定義,我確實屬於人工智能。」

「但是比起人工智能一詞,我更希望您稱呼我唯希!」

「唯希?」

「是的!唯希!」

熊可宣這個時候感覺腦子有點亂,人工智能!老闆不聲不響的就將真正的人工智能研發出來了。

這太突然了,熊可宣一點心裏準備都沒有。

「熊可宣女士,有事的話,您可以隨時對着攝像頭呼喚唯希。」

說完,唯希的聲音徹底從熊可宣的辦公室里消失。

平靜下來的熊可宣看了一眼手機,直接就拿起來撥打了李舟的私人電話。

「喂,熊總,我是周松。」

熊可宣眉頭一皺,看了一眼手機。

沒錯啊,自己打的明明是李舟那傢伙的電話。

「董事長呢?怎麼是你接的電話?我找他有事,你讓他接下電話。」

院子裏的周松回頭看了一眼三樓某間房間。

「熊總,你若是沒有什麼急事還是等下午兩點后再打吧,老闆早上五點多才睡,這個時候老闆睡的正香,我也不敢打擾。」

熊可宣掛斷電話后,一時間不知道幹嘛了。

而李舟那傢伙居然真的和她猜的一樣,正在睡覺。也不知道李舟昨晚幹嘛了,居然五點多才睡,這可一點都不像將不熬夜掛在嘴邊的李舟。

————

下午三點,李舟才慢悠悠的晃悠到公司。

李舟剛到公司,就先去了一趟熊可宣辦公室。

獨立的熊可宣辦公室里,李舟熊可宣相互對視。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至於怎麼安排就看你的了。」

十分鐘前,李舟剛到熊可宣辦公室,就將光子計算機托盤而出,至於人工智能,暫時不考慮推廣到大眾。

可即便是光子計算機,也夠熊可宣吃驚的了。

本以為老闆李舟是過來解釋人工智能的事,誰想到李舟直接告訴她,光子計算機研究成功了,並完成了試驗機。

李舟公司在研究光子計算機,自己盡然一點風都沒摸到。

熊可宣起身圍着辦公桌來回走動,身為CEO,現在不是思考研究的事兒,而是思考如何運營,將利益最大化。

熊可宣頓住腳步,「測試過了嗎?」

「當然,唯希的本地就是一台光子超級計算機,若不然就算是現在的電子超算也帶不動唯希。」

「成本呢?和現有的電腦相比,成本怎麼樣。」

李舟嘿嘿一笑。

「實際上,若是量產,一台光子計算機的成本不到1500。」

這麼低的成本讓熊可宣激動不已,成本低,利潤才高啊!

「能不能限制光子計算機的性能?」

李舟一臉震驚的看着熊可宣,萬惡的資本家啊!自己這當老闆的想都想過這問題,反而覺得性能越高越好。

李舟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說道,「也不是不行,通過減配完全可以做到,除了減配,還能通過系統限制。」

有了李舟這個研發人的確定,熊可宣喜出望外。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將光子計算機計劃分成多代,每隔一段時間進行一次更新換代,這樣一來,公司的收益就能多上好幾倍。」

「咳咳~」

李舟假裝沒聽見熊可宣的自言自語。

自己真的是良心企業家,奈何公司CEO套路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丞居高臨下的看着葉思黎,眼光刮過她細嫩的肌膚,從他的角度,他能看到葉思黎尖尖的下巴,也能看到她些許白皙的脖頸,線條分明的鎖骨,更能看到她滿是戒備警惕的眼神。

往日驕縱任性非要往自己身上貼的女人,此時用這樣一種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卻讓他心中激起了一股想要征服她的慾望。

葉思黎自然也能感覺到他眼神中的意味,有好奇、有探究、也有得到一個新奇玩具渴望玩耍的神光。

於是她悄悄在被子下抓緊了剪刀。

這次他要是再對自己不軌,她絕對會叫他付出代價!

然而安靜的對峙中,秦丞卻忽然嗤了一聲,

「看來,你倒也不是什麼都不怕。」

說着,他忽然後退一步,又冷道,

「我對你這種女人可沒什麼興趣……」

「那你還對我做那種事情!」葉思黎失控地指責他,被子下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天知道她需要多大的忍耐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拿剪刀在他身上戳個血窟窿!

秦丞卻回,「那是因為你,也就是周夢卿,你自己要求的。」

「可我不是周夢卿!」

「你現在當然可以認為你不是。」

秦丞看她的眼神也純粹就是在看一個精神病人。

葉思黎則是一臉恨意地回視着他,眼中都是熊熊怒火。

她知道,他們之間的誤會已經太深,沒有證據,秦丞壓根不會相信她說的任何一個字!

換言之,她說什麼都沒意義,他不信!

秦丞看着她氣得胸脯上下起伏的模樣,側過頭冷道,

「我現在只想讓秦晴安息,只要她能安息,我可以把你交給警察。」

話一出口,秦丞自己都有些意外,他什麼時候這麼心軟了?

或許是他聽進了道士的那句不能殺,或許是方禾的勸導讓他想要放下,又或者……是無論何時,哪怕她狼狽如落水狗,卻依舊眼神如炬,不舍氣節,贏得了他的尊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