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你們血族想在我們國家耀武揚威,目無法紀,那就要承受住我們作為軍人的怒火!!」

喬君冷冷的說完,殺機爆掠的目光如刀子般掃了一眼周圍所有勢力的領頭人,用毋庸置疑的口氣冷漠無情的說道:「從現在開始,誰敢不遵守這裡的規矩,下場跟他一樣!死!!」

他的話音剛落,結界大陣之內,突然狂風大作,風起雲湧,那無數的小星辰散發著璀璨奪目的星辰之光,將奧斯桌圍攏在了其中。

很快,奧斯卓的身體一點一點被星辰之光吞噬,剎那間的功夫,奧斯卓就什麼也沒有留下。

嘶!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什麼手段,竟然這麼恐怖,奧斯卓的不滅之軀竟然在這種神光的普照之下,被一點點的吞噬掉了,這……

「收!」喬君大手伸了過去,那結界大陣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極速變小,很快化作一方形結界小盒子落在了他的手中,喬君嘴巴一張,將那方形盒子吞了進去。

此時此刻,喬君層出不窮的手段已經麻痹了很多人,他們除了震驚就是不可置信。

喬君吞下那結界盒子后,暗中將奧斯桌的儲物戒指送進了自己的戒指空間,並且在他體內就將那結界大陣化成無數的星光點。

做完這一切,他就看向了擊安安,淡淡的問道:「擊安安先生,現在該解決你的事情了,你是想跟鳳凰族的汐雨涵小姐交換鳳血嗎?」

「是是的!」擊安安驚恐的咽了咽口水。

「那就趕快吧!」喬君無視所有人,催促道。

「閣下,我看你挺面熟的,我們在哪裡見過?」擊安安並沒有立即交換鳳血,而是裝著擔子問道。

「你們時光族人三番兩次找我麻煩,擊安安先生難道不認識我?」喬君眯著眼睛問道。

擊安安突然臉色大變,「你是時光聖靈的保護者,喬先生?」

「不錯!擊安安先生難道要殺了我不成?」喬君玩味的問道。

「不敢!不敢!」擊安安連忙搖頭。

「不敢?那擊安安先生是想打時光寶盒的注意了?」喬君盯著擊安安冷聲問道。他總覺得這老頭不是他表面上看到的這麼好說話。他比奧斯卓更陰險狡詐。

「喬先生,時光寶盒是我們時光族人世世代代守護的聖物。為了物歸原主,我想跟你合作,如果你能把時光寶盒交給我,我願意拿出三滴風血跟你交換。」擊安安一邊說,一邊看著喬君,若無其事的觀察著喬君的神色變化。

「三滴風血?你不會是誆騙我吧?據我所知,你們時光族人只有一滴風血啊。」喬君疑惑的問答。臉上並沒有露出別的神色。

擊安安就是想看到喬君貪婪的表情,可是他失望了,但失望歸失望,擊安安還是回答道:「我不知道喬先生是怎麼得知這一消息的,但鳳血並不是只有一滴,而是十滴。現在只剩下六滴了。

遠古時期的朱雀神獸和我們時光族人血脈兩聯。正因為這樣,朱雀神獸才願意拿出自己的十滴精血,提供給我們時光族人修鍊。

後來的幾萬年,我們的族人因為不小心泄露了時光寶盒暗藏的機密后,差點被滅族。

再後來,族中的高手因為無法保護時光寶盒而閉關沉寂了,剩餘的六滴精血就一直保存了下來,這一保存將近過去了十萬年。」

喬君聽完,想了想問道:「那九神門跟你們又是什麼關係?」

擊安安用蒼老的聲音解釋道:「九神門一直是我們時光族人的一個分支,十萬年前,開創九神門的門主正是我們時光族人。

不過現在,九神門的勢力遠比時光族人強。因為現任的門主,他是一個武學奇才,二十歲就已經是虛神境了。現在他快一百多歲了,修為是大乘境九層。五名界屬於數一數二的高手之一。」

「原來是這樣!」喬君點了點頭,隨機問道:「那混沌聖靈跟時光寶盒有什麼關係?」

擊安安聽完,一雙老眼眸突然眯了起來,很快他恢復了常態,淡淡的道「」「不瞞你說,混沌聖靈跟時光寶盒並沒有任何關係。」

「哦!是嗎?」喬君冷笑,暗中傳音給擊安安,「擊安安先生,據我所知,混沌聖體的血液加上冰神劍就可以開啟時光寶盒吧?」

擊安安臉色一變,傳音道:「喬先生,既然你知道了,你就開個價,我願意拿出六滴鳳血與其交換。」

喬君傳音道:「擊安安先生,你就算拿出一百滴鳳血,我也不換。因為她是我的朋友。」

ps:各位書友抱歉了,因為妻子病重的原因,我一直保持一更,現在她康復的差不多了,後面的章節我會儘快跟上節奏。大家支持我啊! 「喬先生,咋們明人不說暗話。老夫身為時光族人的執法長老,將混沌聖靈和時光寶盒帶到族中,是老夫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還請喬先生不要與時光族人為敵,立即交出時光寶盒。」擊安安突然冷聲說道。

此時,他那蒼老的臉上露出的表情不再是懼怕,而是淡然和胸有成竹,彷彿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樣,這讓喬君心裡立馬不安起來。

也就在這時,喬君的藍牙耳麥中,突然傳來凌珊珊焦急的聲音,「雷神,木總被人綁架了,是時光族人乾的……」

喬君臉色一沉,凌珊珊的話還沒說完,他就突然瞬移到擊安安面前,緊接著他的一雙大手如同鋼筋鉗子一樣,死死的扣住了擊安安的脖頸,語氣沙啞的道:「擊安安你這老匹夫好大的膽子,竟然給我玩陰的。好!老子陪你玩!」

喬君的眼裡突然殺機爆掠。

正在想方設法解救木蘭蘭的冷冰冰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她瞬間來到喬君身旁,神色無比焦急的勸道:「師弟,你不能殺他,蘭蘭還在他們手中。」

喬君冷眼看著她,「冷隊長,你這算是命令嗎?如果是命令,我執行,如果不是,那我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冷冰冰為了大局著想,咬咬牙說道:「這是命令,你必須服從!!」

喬君聽得此話,鬆開了手,「好!我執行!」

也就在這時,擊安安突然出手,一掌狠擊在了喬君的胸口上,狂暴的真元如同一顆炮彈一樣,將喬君震飛出去,喬君口噴鮮血,直接砸在厚厚的玻璃牆上,而後摔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擊安安的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目的就是得到時光寶盒。因為他太清楚軍人的行事風格了,軍人在沒有得到命令之前是不能隨便殺人的。正因為這樣,他剛才才對喬君留手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有人已經有所察覺了,並且做好了防備。

另外,喬君在對付奧斯卓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喬君和冷冰冰的上下級關係了,也就在那時他暗中傳音給自己的族人,綁架了木蘭蘭,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找死!!」冷冰冰瞬間暴怒,目光之中殺機畢露,她現在什麼也顧不得了,一條修長的美腿帶起一股狂風,狠狠的踢向了擊安安的胸口。

因為之前被扣住脖子,擊安安臉色有些漲紅,但即便是這樣,也不阻礙他應付眼前的危機,

冷笑一聲,抬手一擋,便輕鬆化解了冷冰冰的這一氣勢洶洶的招式,並冷然說道:「力量不夠!看……」

可是他的話音還沒落下,砰!一聲,有人從他後面按住他的肩膀,對著他的後背重重的打了一掌,這一掌不僅擊碎了他的丹田,並且從後背穿胸而過,擊安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師弟!」冷冰冰看清擊安安身後人的臉后,臉色狂喜起來,孤魂小隊的其他人同樣狂喜起來。

喬君冷眼看了一眼冷冰冰,隨機抓起擊安安的儲物戒指,消失的無影無蹤。

冷冰冰知道喬君對她的誤解越來越深了,她只有等到他氣消了再去跟他解釋,可是她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如果喬君早沒有防備,她就是殺死喬君的罪魁禍首,再多的解釋都是無用的。

「殘夜,立即命人封鎖酒店,不得讓任何人進出!」冷冰冰冷冷的下達了命令。

「是!」殘夜立身應命。

冷冰冰掃了一眼一直冷眼旁觀的眾人,隨機整個人消失不見了蹤跡。

天華星際酒店八樓,一間普通客房中,喬君站在木蘭蘭面前,皺著眉頭,柔聲說道:「蘭蘭,你別怕!是我啊,喬君!」

可是木蘭蘭神請木訥,什麼話也不肯說。喬君問了三遍都不說。

冷冰冰來到這裡先是看了一眼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四具屍體,然後看向神色木訥的木蘭蘭,同樣皺著眉問道:「她怎麼了?」

「我救下她的時候,已經這樣了。」喬君皺眉。

冷冰冰的神念掃在木蘭蘭的臉上,隨機走過去,捏了捏木蘭蘭的臉頰,接著她臉色大變,「不好!這是人皮面具!時光族人煉製的一種極其難辨的人皮面具,戴上它,可以以假亂真!」

冷冰冰說著直接將那女人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來,露出一張極其醜陋的女人臉,「如果是高級人皮面具,戴上幾天就會和皮膚融為一體,而且還沒有任何副作用。」

喬君聞言,臉色鐵青不已,他現在幾乎抓狂了,恨不得一掌劈死眼前的醜陋女人,「說!真的木蘭蘭去哪裡了?」

醜陋女人根本沒有露出任何的害怕之色,她站了起來,用尖細的聲音平淡的說道:「半個小時之前,我就已經在這裡了,就連擊安安那個蠢貨都不知道我是假的木蘭蘭。」

「那真的木蘭蘭去哪了??」喬君急切的問道。

「真的木蘭蘭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那裡有高山,有大海,並且還是一塊極其難求的風水寶地。

喬先生如果交出時光寶盒,一切好說!我們的人一個時辰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把她送過來,如果不交呢,一個時辰之後,她就會宣布殞命。而且還是那種凌遲哦!」醜陋女人不慌不忙的說道。

喬君臉色鐵青不已,隨機他看向了冷冰冰,眼裡帶著詢問之色。

「師弟,時光寶盒給她!人命關天,我相信上級領導也不會責怪我們。」冷冰冰嘴上這麼說,但她剛說完就暗中傳音道:「師弟,你放心,有冰神劍在,時光寶盒永遠無法開啟,而且林傾城和林巧兒她們永遠也找不到,我們昨晚已經把她們送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你現在做的是設法穩住她,我感覺這個女人修為在我們之上。」

喬君取出時光寶盒交給了那醜陋女人,並傳音道:「此人的修為是元嬰七層,和擊安安一樣,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她隱蔽了修為。如果不仔細看,是很難發現的。」

「喬先生算你識相。」那醜陋女人接過時光寶盒,直接送進了自己的戒指空間里。

「那蘭蘭呢?」喬君眯著眼睛冷冷的問道。

「你的心傷人啊!呵呵,放心,她一個小時后,自然會回到這裡。不過喬先生,我現在就要走,你可別阻攔我啊!」那醜陋女人對著喬君眨了眨眼,這讓喬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喬君冷道:「你可以走,但我只等一個小時,如果時間到了,人還沒到,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

「哎呀,喬先生別這麼凶嘛,我這就給我的手下打電話。」醜陋女人爹聲爹氣的說著,拿出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很快她用一種很清脆,很悅耳的聲音,淡淡的道:「一個小時之內,將木總送到天華星際酒店!」

說完,她不聽對方回話,就直接將那部高檔手機捏成了碎塊。

此刻,喬君和冷冰冰看著醜陋女人,臉色都很難看,這個女人前後用兩種不同的語氣說話,很明顯她這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倆辨別不出那個才是她真實的自己。 就在醜陋女人轉身即將走出客房的時候,喬君看著她的背影,突然叫住了她,「等等!」

「喬先生還有事?」醜陋女人轉身用清脆悅耳的聲音問道。

「如果讓你這樣走了。我到時候見不到人,怎麼辦?」喬君眯著眼睛淡淡的問道。

「出來混,就要講誠信。你說呢?喬先生。」醜女笑吟吟的道。

「我怎麼知道你是真的講誠信,還是假的講誠信,你說呢?血芯兒小姐。」喬君眯著眼睛道。

「你怎麼知道是我?」醜陋女人無比吃驚的問道。

「是你的背影告訴我的。雖然你刻意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和聲音來混淆視聽,可是你的背影跟七年前一模一樣,瞞不過我。」喬君道。

「就憑背影認為我是血芯兒,那你怎麼不認為我是血靈兒?」醜陋女人好奇的盯著喬君。

「你脖頸處的牙痕告訴我的,因為那個咬痕就是我咬的。當初你怕我認錯你們姐妹倆,就拉著我去了後山,並且逼著我咬你一口,我記得我咬了三次,最後一次才咬出牙齒印。」喬君淡淡的道。

醜陋女人怔怔的看著喬君,有些獃獃的說道:「君君,沒想到時隔七年,你依然把我們的點點滴滴記得這麼清楚,我我突然後悔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了。」

喬君聽的此話,就知道事又隱情,他道:「血芯兒,我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份上,可以對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希望你能老實交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君,昨天晚上,靈兒被魔影組織的人抓走了,他們開出的條件是用時光寶盒來交換她。我迫不得已之下,才出此下策。」血芯兒醜陋的臉上,帶著深深地歉意。

「那你知不知道,木蘭蘭是我的女朋友。」喬君有些責備的問。

「我知道,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沒有傷害她,而是把她暗中保護了起來,因為時光族的幾名築基高手已經對她下手了,是我及時救下了她。」血芯兒解釋道。

霸道總裁深深寵 「那你為什麼要裝扮成她的樣子?」喬君疑惑的問道。

「我我想知道在你心裡木蘭蘭到底多重要。」血芯兒嘟著嘴道。

喬君看著一陣噁心,「你別變臉了,趕緊恢復自己的容貌。」

血芯兒點頭,隨機搖身一變,一個跟血靈兒一模一樣的女子出現了在了喬君的面前,「君,我美不美?」

「還行吧!」喬君隨口道。

「那你不奇怪么?之前我可用的是人氣面具。」血芯兒問。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為了不引起我的猜疑,這才用人皮面具來嫁禍給時光族人。」喬君道。

「師弟,別光顧著說話了,既然你們認識,那就讓她先交出時光寶盒,救人的事情,我們從長計議。」冷冰冰突然插話道。

喬君點了點頭,看向血芯兒道:芯兒,你妹妹就交給我好了。你放心,我絕不會讓她少一根頭髮!」

血芯兒想了想,還是把時光寶盒從自己的戒指空間里取了出來,遞給了喬君,「我相信你。」

喬君接過時光寶盒后,送進了自己的戒指空間里,然後說道:「走!我們去接待大廳。」

很快,三人救便離開了客房。

接待大廳內,得知木蘭蘭被綁架后,木天華整個人快瘋了,可是門口的十幾個軍人就是死活不讓他出去,這讓他無比的焦急。

喬君三人來到接待大廳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木天華在門口和幾個孤魂隊員正在吵架。

喬君走過去,咳嗽了幾聲,「咳咳,木叔叔,你這是做什麼?」

木天華看到喬君,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喬君的胳膊,急切的問道:「賢侄,蘭蘭呢?」

「木叔叔放心,蘭蘭沒事。一會她就會回來的。」喬君笑道。

總裁不好惹:女人,休想離婚 聽的此話,木天華頓時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喬君想了想道:「木叔叔,有些話我還是要說,蘭蘭的安全問題,你該考慮一下了。我總不能天天跟她在一起吧?」

「這我知道,可是現在聘請來的高手都敗在了她的手中,我都不知道這丫頭怎麼了,突然變得非常厲害了,我問她,她什麼也不說。

而且在雲城,該找的高手我都找了一遍,就是沒有一個是合適保護她的。我都心灰意冷了。」木天華緊蹙眉頭。

「這個你放心,她不告訴你是有原因的,因為是我讓她不要把我傳授給她的修真功法,告訴給任何人的。」喬君道。

木天華渾身一震,「你說的是修真功法?」

「是的。」喬君點頭。

「我的寶貝女兒修真了。哈哈哈哈……」木天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為了得到一本修真功法,不惜賣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來換取一本修真功法,可是別人別說賣給他了,就連讓他看一眼都不行。

「木叔叔至於這麼高興嗎?」喬君奇怪的問道。

「當然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光有錢還不行,你還必須要有實力才行,蘭蘭能修真那是我木家天大的喜事啊。」

木天華說著,威嚴的看著喬君,突然話鋒一轉,「賢女婿,你什麼時候來當我木家的上門女婿啊!我跟你美蘭阿姨,可是天天盼著你把蘭蘭娶了。

到時候,我把公司交給你和蘭蘭管理,我們老兩口就可以抱抱孫子,搓搓麻將,享享清福!」

喬君聽的目瞪口呆,直到木天華把話說完,他才打起了哈哈來:「木叔叔,扯遠了,等我們結婚了再說!」

站在一旁的冷冰冰看著喬君和木天華說話,一張冰冷的絕美俏臉上除了冰冷之色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神色變化。不知道在想什麼?

殘夜走了過來,低聲傳音道:「冰冰,有新的任務,地煞的人混進了雲城,讓我們務必活捉他們。」

「地煞?」冷冰冰神色一變,「來了多少人?」

「三人。實力都在元嬰之上。」殘夜道,「師父告訴我這三個人是亡命之徒,每次出動,都會有暗殺任務。」

「你帶上這裡的所有人,立即去追蹤他們。記住,務必保護好自己。我稍後就到。」冷冰冰道。

「好!」殘夜說完,轉身叫上門口的孤魂隊員匆匆離開了。

冷冰冰卻轉身向汐雨涵所在的方向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