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就在這時……

「去死吧!!!」趙翀毫不猶豫地對江維使用了滅魂針。

滅魂針價值連城,趙翀當然捨不得輕易使用;但一想到自己要殺的是江維這樣的天才,尤其是此時江維的手中還拿著一枚天級魄,趙翀就一點都不心疼了——不但不心疼,他還巴不得滅魂針能夠早點刺到江維!

只要滅魂針攻擊到了江維,那什麼所謂的絕世妖孽、絕世天才,都將不復存在;而那枚天級魄,更將落入自己的手中——趙翀並不知道,即便他真能殺了江維,他也是根本抓不住那枚天級魄的!

而趙翀更加不知道的是,他根本就殺不了江維!

ps:第一章到,晚上還有! 因為趙翀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這一秒的他反而是幸福的;他似乎看到了江維這樣的妖孽天才不甘地躺在滅魂針下,似乎看到了自己得到了天級魄前途無量。

不過這種幸福僅僅持續了一秒。

下一秒,趙翀便驚駭地看到,一道看似不起眼的攻擊從江維的長劍上發出,然後滅魂針就直接被這道攻擊打得湮滅;再緊接著,趙翀根本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做出任何反應,便被這道不起眼的攻擊擊中。

電光火石間,趙翀魂飛魄散。

「額……死了……」以江維的實力,想要殺趙翀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但是,滅魂針卻不是江維所能抵擋的,「多謝了,小金!」江維誠懇地對著小金人謝道;如果不是小金人出手,這一根滅魂針絕對夠江維受的。

「行了,別廢話了,趕緊找個地方煉化掉天級魄!」

「好!」江維最後瞥了一眼趙翀死去的地方;隨著趙翀的魂飛魄散,那塊地方,現在已經是空蕩蕩一片,什麼都沒有了。

「趙翀……死了……」江維難免有些唏噓。

身為天荒閣大長老的兒子,趙翀在天荒郡里的地位無疑是很高的;平時出門的時候,甚至會有一隻實力堪比燃魄初期的異獸火鳥跟隨保護。然而現在,趙翀卻連求救的信號都來不及發出,就無聲無息地死在了這裡。

對趙翀的死,江維自然沒什麼好假惺惺地哀悼的;對江維來說,就算趙翀死上十次百次,也沒有他自己煉化吸收天級魄來得重要。

片刻之後,江維來到了一處人跡罕至的死角;這種角落,很可能幾百年都沒人來一次,在這種地方煉化天級魄,江維還是很放心的。


「小金,現在我該怎麼做?」江維可沒有任何煉化天級魄的經驗;甚至之前,江維根本就沒有關注過天級魄該怎麼煉化——畢竟在他看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天級魄。

「簡單,和其他魄一樣,都先吞噬到體內去!」小金人道,「不過天級魄中蘊含的能量更加精純暴躁,一般會神期小鬼根本無力承受這樣的能量,必須得有高手在旁護法才能順利煉化!」

小金人的言下之意是——我就是這樣的高手!

「明白了!」說著,江維便張開了他的大口。

因為天級魄足有籃球般大小,所以江維不得不將嘴巴張得很大,以確保自己能夠將天級魄一口吞入。

鬼魂是能量體,即便是變幻形狀都不是多難的事情,更何況只是把嘴巴張得大一點?非常輕鬆的,江維就將嘴巴張得比籃球還要大了。

而後,江維毫不客氣地,照著天級魄一口就吞了下去。

嘭!

嘭!

嘭!

天級魄又怎麼甘心被人吞噬,才剛到江維的嘴巴里,就開始瘋狂地亂躥起來,似乎要將江維的靈魂扯破!

「還不給我老實點!」這時,小金人發出一道精純的金色能量朝著天級魄涌了過去;金色能量接觸到天級魄的時候,迅速就變化成了一條金色鎖鏈,將天級魄牢牢鎖住。


頓時,天級魄就沒辦法掙扎了。

「哼!小小天級魄,也敢掙扎!」小金人不屑道。

說到給江維護法,說實話,就算是不滅鬼君,也比不上小金人;畢竟小金人就居住在江維的體內,這裡可是他的主場,恐怕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包括江維自己。

江維緩緩控制著天級魄進入到了腹中,而後,腹內的一道道最為精純的能量,便源源不斷地朝著天級魄涌去。

陰魂陽魄;江維的靈魂能量屬陰,而天級魄上蘊含的能量則屬陽。當江維的能量結束到天級魄的時候,兩種不同屬性的能量便開始相互融合了起來。

嗡!

嗡!

嗡!

被金色能量鎖鏈鎖住的天級魄還妄圖掙扎,只是掙扎卻非常徒勞,它只能眼巴巴看著江維不斷地融合掉自己的能量——江維的能量和天級魄的能量一同煉化,到最後,這些能量自然是屬於江維的了;而天級魄……到時候就沒了!

天級魄中蘊含的能量龐大且精純,好在江維實際的靈魂能量很多,煉化的時候才不感覺吃力。在小金人的幫助下,江維非常輕鬆地煉化著這枚天級魄。


「看這樣子,恐怕得煉化上好幾個時辰!」小金人判斷道,「也不知道這枚天級魄到底隱藏著什麼特殊屬性……」玄級以上的魄,很多都是隱藏有特殊屬性的;沒煉化的時候,根本看不出其中有何特殊屬性,只有等煉化吸收了之後,才能知道。

至於天級魄,更是每個都隱藏著特殊的屬性。不過即便是天級魄,也有強有弱;有的天級魄隱藏的特殊屬性強,有的則弱——這些都要等煉化吸收了之後才能知道。

在江維的煉化之下,天級魄不斷地變小變稀薄。一絲絲無比精純的陽性能量,不斷地被江維吸收;甚至有不少的陽性能量,直接滋養起了江維的「真靈」!

鬼魂來到鬼界后,都是陰陽不協調的;但只要隨便煉化吸收上一隻魄,陰陽便能相衡。江維此時煉化吸收的乃是天級魄,煉化吸收完后,不但陰陽會無比地均衡,連實力都會得到大幅地提升,魂魄也會比普通的凝魂期大鬼要凝練上很多。

而且,江維在會神期階段的基礎本就無比夯實,一旦晉陞凝魂期,實力自然會變得更加**!

小金人時刻注意著江維體內的變化:「九百倍的靈魂強度,這已經是會神期的極限了,是會神期階段的完美狀態了!現在還煉化吸收了天級魄,那以後他修鍊《鑄神訣》就輕鬆得多了!」

V家歌姬洛天依 ,就像蓋樓;樓房要想蓋得高、蓋得結實,那地基必須得打得好——而會神期,就是在打地基!一些二三流的功法,比如《燃魄九解》、《凝魂訣》之類的,在會神期的時候,只是草草地挖了個地基罷了;這樣子,以後修行的成就自然也就有限得很了!

而江維,此時的地基已經是最最完美的了;而且,他蓋樓的材料——魄,還是天級魄,這樣一來,江維這幢樓房,想蓋得不好都難!可以說,只要江維的悟性、資質跟得上、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只要沒有中途夭折,那日後成就鬼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現在,江維已經在鬼仙之路上,邁出了極為重要的一步——凝魂!

……

一直煉化吸收了數個時辰,忽地,江維的雙眸睜開,一道無比銳利的實質性的光芒,幾乎要從江維的雙眸之中電射而出! 「成功了!」從會神期晉陞凝魂期的過程,看似簡單,實際上卻艱難無比;如果沒有小金人全程監護,江維根本沒可能煉化吸收掉天級魄!

倏!

江維「倏」地起身,一股強橫的氣息頓時從江維的身上瀰漫開去;氣息之強,甚至堪比凝魂圓滿。

「也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究竟怎麼樣了!」江維暗暗地感受起自己的力量來,「嗯……靈魂強度已經逼近兩千倍了……」在凝魂之前,江維的靈魂強度是九百倍,而現在卻直接暴漲到了兩千倍,相當於凝魂期圓滿。

當然,靈魂強度只是實力的一方面而已;論真實戰力,江維可要比凝魂期圓滿強多了——畢竟,江維的境界在那兒擺著呢,想不強都難!

「我現在才凝魂初期啊……」江維感慨;自己才凝魂初期,實力就已經如此強悍了,那等自己達到凝魂期圓滿,又會是怎麼樣的實力呢?

這時,小金人的聲音在江維心中響起:「你吸收了這枚天級魄,得到了什麼特殊屬性?」

「特殊屬性?」江維這才想起,在自己煉化吸收天級魄的末尾階段,確實有一股奇特的能量流入了自己的魂魄、真靈當中;當時江維正處於從突破凝魂期的緊要關頭,倒也沒怎麼注意那股能量——現在聽小金人這麼一問,江維馬上就想了起來。

「好像有什麼能量和我的魂魄融合在了一起……」江維細細一想道,「我感覺,我的魂魄好像更加柔韌了……」江維這才剛突破到凝魂期,很多東西還沒來得及整明白,所以只能模糊地回答小金人。

「哦?」小金人眼睛一亮,「有什麼東西和你魂魄融合在了一起?待我探查一番!」說著,小金人便操控著一絲能量,化作了一片鋒利的刀鋒,朝著江維的手臂砍了過去。

「你幹嘛!?」江維大驚,連要躲閃;但是小金人的實力比江維不知道要強出多少,他的攻擊又豈是江維所能躲掉的?

咻!

刀鋒一現,直接切過了江維的整條手臂。

「啊!!!」手臂被切斷,江維下意識地慘叫了起來。

不過江維才剛剛叫出聲,就發現了不對——咦?好像不疼啊!咦?我的手臂怎麼還沒斷呢?

即便是凝魂期大鬼,魂魄一旦被切割開來,也需要一會才能粘合回來;而且整個過程中,還要承受魂魄被撕裂的痛苦。可江維的手臂明明被一刀砍過,但卻沒有斷掉,甚至都沒有感覺到疼痛。

「這是什麼情況!?」江維有些愣了——哪有這樣的事情,被砍了一刀,不但毫髮無傷,而且一點都不疼!

「果然!」小金人一副早在意料之中的神情。

「什麼果然?」江維不解問道。

「你運氣不錯!」小金人道,「這枚天級魄中隱藏的特殊屬性是——水行之身!」

「水行之身?」江維仍然不懂。

「很簡單,水行之身,就是讓你的魂魄,變得跟流水一樣!」小金人道,「你的魂魄不如一般的凝魂期鬼修堅韌,很容易就會被斬斷;可是,就好像拿大刀去看水一樣,抽刀斷水水更流——你的魂魄即便被斬斷了,但只要對手的實力沒有超出你很多,就很難對你造成什麼傷害!」


江維不禁大喜:「那我豈不成了不死之身了?」

「不死之身?呵呵,還差的遠呢!」小金人不屑嗤笑道,「只要對手的實力比你強出很多,很容易就能破了你的水行之身;也有很多特殊的攻擊,能輕易地對你造成傷害,比如真靈攻擊什麼的!」

「額……」江維怔了怔,道,「反正還是很強的,至少比普通的凝魂期要強很多吧!?」

「那是自然!」小金人道,「水行之身,也算是很少見、很難得的一種特殊屬性了。有了水行之身,你在施展水行一類的招數時,威力都會大漲!」

施展水行一類的招數,威力會大漲?

江維連問道:「那我的《流水劍譜》、《逝水》的威力,豈不是要大漲了?」

「你說呢!?」小金人沒好氣道,「這不是廢話嗎!」

「嘿嘿!」江維暗暗竊喜;對於實力,江維當然是知道越強越好了!——誰會嫌實力太強?

「這樣算來,我雖然只有凝魂初期的修為,但卻完全能夠和燃魄初期的高手一戰了!」江維喜滋滋地想到;這一次突破,確實讓江維的實力拔高了好幾個檔次!

「對了!」江維忽然想道,「還有一門秘技,我早就想學了,可一直學不了;現在,我終於可以學了——《三頭六臂》!」

江維確實老早就想學《三頭六臂》、《三面六臂》之類的秘技了,不過會神期小鬼的靈魂不夠堅韌,無法學習,只有到了凝魂期,方能學習!好不容易,江維總算等到能學的這一天了!

「《三頭六臂》!?」小金人不由搖頭,「這種低端的秘技,學他作甚?浪費時間而已!」

「可是非常實用啊!」江維連道,「都說雙拳難敵四手,要是學了《三頭六臂》,我就能有六隻手臂,到時候,戰鬥力肯定會飆升一大截!」

小金人搖頭道:「《三頭六臂》學到極致,也就只有六隻手臂罷了;你有沒有聽過三界之內有一位大能,人稱千手觀音!?」

「千手觀音!?」江維一驚;千手觀音的名號,江維當然是聽過的,甚至人界有很多人都會將觀音供奉起來以求保佑呢!

「千手觀音,是真實存在的大能者!?」江維原以為,千手觀音、觀音菩薩,只是人們虛構出來的一個神靈呢!

「當然是真實存在的!雖然有關於觀音等大能者的故事,傳到你們人界后,與事實有很大的出入;但像觀音等很多神靈,卻是真實存在於三界的!」小金人道,「而觀音,更是創造了一門絕學——《千手》!嘿嘿,不巧的是,我這裡剛好有這門絕學!」 「千手……」江維的臉上浮現驚駭之色,他想到了渾身上下密密麻麻都是手的情景,「那啥,我身上插得下這麼多隻手嗎?」

「等你修鍊到一定境界了,自然就知道這個問題根本不是問題了!」小金人道,「而你現在的實力,頂多只能練成《千手》的第一層——十隻手!」

「額……」江維不由有些失望;不過他也明白,一口是吃不成大胖子的,修鍊之道,必須要循序漸進才行,「十隻手,那也比《三頭六臂》強得多了!」

江維琢磨著,回頭得想辦法多弄幾件偽神兵來;不然手是夠多了,但武器不夠,也是挺鬱悶的!

忽然,江維發現了一個問題:「那等以後我修鍊到千手的境界,那豈不是要準備一千件武器起來才行?看來,修鍊這門《千手》,還真是一筆大開銷啊!」

不過,既然有《千手》這樣的牛x秘技可以修鍊,江維當然要練了;至於以後是不是供得起兵器——就算供不起,那也先練了再說啊!

陰生子 修鍊《千手》也得花上一些時間,還是等出去后再說吧!」陽魄洞這個地方不宜久呆,自然也不是什麼適合修鍊秘技的地方;雖然江維現在心裡很痒痒,但明白這事急不來,出去再說!

「我已經獵到不少玄級魄了,繼續在這陽魄洞呆下去,也沒多大意義了!」江維可不相信,自己還能再得到地級魄乃至天級魄;既然明知不可能得到了,江維自然也就懶得浪費時間了,「還是先出去吧……只是出去之後,不知道會不會有麻煩!」

雖然絕大多數的鬼修都認為,是林念落拿了地級魄,不過還是有少部分人懷疑,林念落只是一個掩護,地級魄其實應該在江維身上。江維感覺,自己一旦傳送回地面,恐怕立馬就會被各方勢力的高手給圍住,然後被逼著檢查儲物戒指。


江維的實力雖然暴漲了一大截,但要知道,地面上可不乏燃魄後期、燃魄圓滿的存在啊;江維的這點實力,和那些高手比起來還是太弱了一些!

「可我還是得傳送回去的啊,總不能一輩子呆在這陽魄洞里吧!」況且陽魄洞中陽魄過盛,並不適合鬼長期生活。

「走一步算一步吧!」江維嘆了口氣,「憑我的水行之身,即便是面對燃魄圓滿的對手,應該也能保命吧!」當然,江維真正的依靠並不是水行之身,而是小金人;江維不知道小金人究竟有多強,不過就目前來看,至少比燃魄圓滿的猛鬼要強,搞不好甚至有著「鬼王」的實力!

有這麼一個高手作依仗,江維當然敢於、也樂於「鋌而走險」了!

當然,江維也明白,像小金人這樣的存在,能不暴露的,還是別暴露的好;不然,誰知道會有什麼飛來橫禍找上自己啊!若是碰上連小金人都難以匹敵的對手,那自己就更加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