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楚江雪看這女子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恐懼,並沒有任何想跟她走的意思,反而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躲在了旁邊的一棵樹后。

「你們兩個把她帶走。」

這女子根本不給楚香雪思考的機會,對著身後這兩名女子吩咐道。

「等等,她是我買下來的,你們當著我的面想把人帶走,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吧?」

感覺自己被這女子給忽略了,陸方不爽了,大步來到楚香雪面前,伸手攔住了這兩個女子的去路,就算這白衣女子長得傾國傾城又如何,忽視了自己,陸方不能容忍。

感覺到陸方的動作,白衣女子身上冷意加深,不帶感情的開口:「我給你一個忠告,最好讓開,不然後果自負!」

「我陸方是被嚇大的,我不會讓你們得逞,楚香雪是我買下來的人,你們說帶走就帶走,我的面子往哪擱?」

說到這,陸方眼中露出了一絲濃濃的警惕之意,他發現這女子今天過來的目的並不是他,而是沖著楚香雪過來的。

聞言,白衣女子嘴角露出了一絲極其冰冷的笑容,有種曇花一現的感覺,卻顛倒眾生:「再給你一次機會,滾!」

聲音還真是冷冽啊。

「我要是說不呢?」

陸方皺著眉頭看著白衣女子,絲毫沒有任何想讓步的意思。

「小子,你不是她們的對手,我勸你還是不要自討苦吃,別說是那個小娃子了,就算是跟隨她的兩個隨從,你也打不過,她們輕而易舉的就能把你給滅了。」

陸方話音剛落,天老一臉感嘆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話中潛在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讓陸方把路給讓開。

不!我陸方哪怕是死在這裡,也絕對不會把路給讓開。

出乎天老的意料,陸方態度竟異常的堅定,語氣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決絕。

「小子,你這又是何必呢?你是不知這女子的實力,換句話來說,她只要輕輕動動手指,就可以把你捏死,你信不信?」

著急的語氣從天老口中傳出。

我不管!

就算我死在這裡,也要守護楚香雪的安危,這是我個人的準則。

陸方這句話把天老所有的語言都堵住了,天老心中不是個滋味,看陸方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欣慰和讚賞,他年輕的時候,何嘗不是這個性格?陸方這樣的一面,表明了他個人的秉性。

天老不再說話,默許了陸方的動作。

對持了一分鐘,陸方還是沒有任何想要讓開的意思,白衣女子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對著兩名隨從擺擺手,示意她們退後,自己往陸方走了過去。

「不過是一個無名小輩罷了,自己過得都如此悲慘,還這麼喜歡逞英雄,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逞英雄是什麼下場。」

說著,白衣女子緩緩升起芊芊玉手,這一刻,玉手上竟閃過了一絲寒冷氣息。

陸方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冷冽了幾分,感覺自己的手腳慢慢開始變得僵硬,只是短短兩秒鐘的時間,身形保持了原來的動作,不能有任何的動彈,陸方身上也覆蓋了厚厚的冰霜。

冰系功法!!

陸方意識到了女子修鍊的是冰系功法,只是他的身體已經被冰封了。

讓陸方感到驚訝的是,不僅是他的身體被緊緊束縛,連他體內的元力和金丹也被限制住了,體內的元力就好像不是他的一樣,無論他如何控制都無法動彈分毫。

這女子到底是何等實力?

為何輕而易舉就能限制住我的身體和我的元力??

陸方心中大驚,這種感覺他之前遇到過一次,就是在明虎身上。

「區區金丹,何必逞英雄?這就是你的下場,要不是念在修行不易,今天我必取你狗命。」

白衣女子來到了陸方面前,冰冷的美瞳緊緊注視陸方,這個景象只是維持了幾秒鐘,女子就已經移動了步伐,徑直往楚香雪走了過去。

陸方心中十分的不甘心,也在奮力的想掙脫冰霜的束縛,只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可奈何。

「楚香雪是我救下來的,你有什麼資格帶走她,有什麼事情就沖著我來,我要是低一下頭,就不叫陸方。」

情急之下,陸方只能朝著這白衣女子大聲怒吼,企圖想得到這白衣女子的注意,他的內心是不甘的,他從未遇到過這種無力感,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女子。

聞言,白衣女子停下了她的步伐,緩緩的回過頭,一臉冷意看著陸方:「你真的想死?」

寒冷的聲音帶著一絲殺氣。

陸方卻無可畏懼:「就算我想死又如何?有本事你就把我殺了,反正我來到這裡就不打算活著回去。」

陸方咬牙切齒的說道,此刻他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弱小,在一個女子面前都變得如此不堪一擊。

「既然如此,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說著,女子手中寒光一閃,手中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純透明的冰劍,劍身透露著一絲寒光,鋒利無比之感,讓陸方感到心驚不已,他毫不懷疑若這把鋒利的劍在他脖子上抹上一刀,他必定會咽氣身亡。

「來吧,要殺便殺,要剮便剮!我陸方從來就不怕死,你要拿走我的東西,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不然,門都沒有。」

最強神醫混都市 陸方倔強開口。

白衣女子臉色還是那麼冷冽,接著快速揮動著手中的冰劍。

抱得總裁歸 陸方感覺眼前一黑,就這樣暈倒了過去,在即將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陸方腦海中傳來一陣陣的自嘲。

沒想到最終他還是落個身損下場,還死得不明不白。

也不知過了多久,陸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處充滿雜物的房間里,房間里沒有一樣傢具,陸方躺的位置也是一處鋪著一些稻草的地上,形成了一張簡陋的小床,陸方旁邊還堆放著各式各樣的雜物,還有一些柴火的存在。

什麼情況??

這就是天堂?還是說這裡是地獄? 一時之間,陸方變得十分的迷茫,陸方能清清楚楚的記得,他受到了白衣女子的攻擊,他認為自己的生命到頭了,畢竟這白衣女子出手的時候充滿了無比凌厲的殺氣。

「小子,不要在這裡瞎想,你所在的地方不是地獄,也不是天堂,正是你之前存在的紅極大陸,算得上是撿了一條命,那小娃子大發慈悲,並沒有殺你。」

陸方疑惑不已時,天老一臉感慨的聲音響了起來,在白衣女子出手的那一瞬間,他也認為陸方會因此而離開這個世界,沒想到這女子沒有下殺手,不過是用元氣把陸方給擊暈。

聞言,陸方才反應了過來,趕緊抬頭打量一下四周,想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可這裡除了雜物之外還是雜物,別無他物,陸方只好從地上爬起,隨後想打開門走出去。

在陸方正準備開門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一個肥頭胖耳穿著一身黑色皮衣的男子拿著一件衣服站在門口,另外一隻手還拿著一條古代趕馬的皮鞭。

「喲,你小子這麼快就醒過來了?這恢復力還是挺可以的,既然這樣,就趕緊換上這身衣服吧,這庭院已經很久沒有打掃了,你趕緊過去清理一下,要是清理不幹凈,今天晚上就別想吃飯了。」

說著,男子已經把手上的衣服給丟進了房子里,隨後作勢要離開這裡,臉上還掛著一絲威脅之色。

「這位兄弟,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又是怎麼回事??」

陸方是疑惑的,看著這肥頭胖耳的男子想離開,趕緊開口阻止,想詢問一下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聞言,肥胖男子停頓下來,一臉嘲笑的回過頭。

「感情你小子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是吧?既然如此,我就好心告訴你,這裡是紅極大陸五大巨頭之一寒冰派的要塞,也不知你小子是不是走了狗屎運,衝撞了宗主還沒死,還被帶回這裡承擔我們這裡的掃地僧,說來也是讓人羨慕不已呀。」

肥胖男子說到這裡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嘆息之意,但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嚴肅:「好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你趕緊換上衣服,把我們這裡給打掃乾淨,要是宗主怪罪下來,你肯定吃不了兜著走,我是管理庭院的院主,以後你就叫我胖哥吧。」

說完,胖哥也不理會陸方是什麼樣的表情,轉身離開了這裡。

一時之間,陸方陷入了沉默之中,腦海中也在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那白衣女子沒有把他給殺掉?

還有這五大巨頭之一的寒冰派又是什麼鬼?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陸方感到非常頭痛,開口詢問了天老,天老卻表示這麼低段位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讓陸方無可奈何,只能穿上剛才胖哥拿過來的這件衣服。

這裡穿的都是古代的那種麻布衣,布料和陸方穿的衣服完全是天差地別,穿在身上陸方感覺好不舒適,無奈的是,他這衣服穿了這麼久,只好將就穿這麻布衣了。

陸方剛換好衣服不久,胖哥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門口,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耐煩:「你小子是咋回事?不是讓你趕緊去打掃庭院嗎?你是不知庭院有多大是吧?天黑之前要是不能打掃乾淨,懲罰就下來了,你來了我們這裡,就必須要遵守這裡的規矩。」

胖哥也是被氣怒了,沒想到陸方竟然磨磨唧唧的,這麼久都沒有過去打掃庭院,趕緊過來催促一下陸方。

「那個,胖哥,就算你讓我打掃庭院,也得給我帶路吧?我才剛來到這裡,你讓我如何去打掃?」

看著胖哥這氣急敗壞的樣子,陸方一陣哭笑不得,這肥頭胖耳的胖哥怎麼有些可愛?

我的孫女來自未來 「嗯??好像也是這個道理,這的確是我忽略了,那我們趕緊走吧,我帶你過去,順便和你說明一下這裡的情況,既然來到這裡,你就是我們寒冰派的人了,哪怕只是一個掃地小子,也要熟識一切的規矩。」

說著,胖哥帶著陸方往外面走去,這一路上也和陸方說明了周圍的情況。

在這當中,陸方向胖哥提出了很多的問題,交際手段也出來了,畢竟在國際上闖蕩了這麼多年,察言觀色,討好之意他都懂,讓胖哥心中一陣舒爽,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如胖哥之前說的,他所在的地方是紅極大陸五大勢力之一的寒冰派,他之前得罪的那個白雲女子是寒冰派的當代宗主,位高權重,在寒冰派里有絕對的話事權,本身的實力更是強大無比,在紅極大陸是頂尖般的人物。

紅極大陸里,有五大巨頭的存在,分別為,金元宗、木玄宮、寒冰派,烈火宮、土道宗。

五大宗派修鍊的功法,分別分為金木水火土,每個宗派中修習的功法都不一樣,比如寒冰派,修鍊的是水系功法,水系功法中也包含著冰系的存在,之前那白衣女子也能使用冰霜鬥技。

陸方卻想不明白,她為何沒有殺了自己,還把自己帶來的寒冰派成為這裡的掃地憎,說起來,也是一件悲劇的事情。

「兄弟,你性格挺合我胃口的,我們如此有緣,胖哥我今天就多給你透露一些消息吧,寒冰派里幾乎都是女弟子的存在,寒冰派中能進入這裡的男人,都是一些下人,所以呢,平時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努力努力,我看你長得還挺帥氣的,說不定能勾搭一兩個弟子,到時因此飛黃騰達。」

胖哥說到這裡,眼中露出了一絲嚮往,他也是一個修鍊者,只不過他修鍊天賦並不是很高,12歲就開始修鍊了,一直如今25歲,實力不過是在辟穀之間。

胖哥已經放棄了對修鍊的嚮往,他知曉自己修鍊天賦不好,與其是這樣,乾脆就進入了寒冰派中,成為了這裡的下人之首。

一般下人都是那種不能修鍊的廢人,他們能進入寒冰派,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種巨大的保護,畢竟沒有實力在這個世界上行走,只會成為別人的奴隸或者是苦力,寒冰派絕對是個保護傘,在這裡他們只需要進行定期的打理,就能好好的活下去。

而且寒冰派只收女弟子,導致寒冰派里美女如雲,很多人都想進入這裡,所以寒冰派就成為了紅極大陸最受歡迎的一個門派,特別是對那些不能修鍊的人,更是憧憬不已,不僅能夠保存他們的生活,還能天天觀賞美女,對他們這些沒有任何實力的人來說,絕對是人間天堂。

「你小子也夠幸運的,得罪了我們宗主之後,竟沒有被她當場給殺掉,還被帶回來了這裡,唉!不說了,你還是趕緊去打掃吧。」

說著,胖哥搖搖頭嘆息的離開了這裡,只留下一臉發懵的陸方。

這是什麼個情況啊?

老子糊裡糊塗的就進入了紅極大陸五大巨頭之一的根據地?

我操,是不是有點太過於玄乎了?

陸方到現在都想不明白這是什麼個情況,但他也不好多想,只好拿掃把,開始打掃現場的場地,寒冰派非常巨大,佔地面值絕對達到了萬米之多,還好,並非陸方一個人打掃。

在寒冰派里,有上百名下人打掃,陸方負責的不過是其中一處區域罷了。

「天老,你說我是否該想辦法離開這裡??」

陸方動作沒停,腦海中在詢問著天老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離開這裡?離開這裡幹嘛?我感覺這裡挺好的,最起碼對你來說是個安全的棲身之地,與其在外面漫無目的的行走,還不如靜靜的在這裡修鍊一番,這寒冰派或許還能給你提供一些特殊的幫助。」

天老卻不以為然,反而讓陸方留在這裡,他深知這個世界的危險,寒冰派身為紅極大陸里五大巨頭之一,呆在寒冰派里必定會給他帶來一定的好處。

聞言,陸方點點頭,覺得天老說的非常有道理,突然想起了楚香雪,話說楚香雪被帶到了哪裡?

在陸方想這些的時候,突然感覺手中的掃把擋到了什麼東西,不由得甩掉腦中的思緒,隨後抬起頭一看。

一個穿著一身白色長衣的女子出現在眼前,女子有著精美的瓜子臉,精緻的五官時刻在吸引著男人的注意力,曼妙的身姿讓人為之著迷,只是女子臉上帶著冷意。

陸方的掃把落在了女子腳邊的長袍,讓這潔白的長袍沾染了一絲污跡,看上去異常的刺眼,只見女子柳眉微微皺起,臉上滿是冰霜。

「小小下人,竟不好好乾活,整天在這裡想東想西,你可知罪?」

女子的聲音很好聽,像百靈鳥般聽得讓人賞心悅目,可這聲音中滿是冷意,破壞了這美感。

「不好意思,我剛才沒看到…….」

砰!!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感覺胸口一痛,整個人倒飛出幾米之外,口中忍不住吐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原本剛換上的衣服,被口中的鮮血沾污。

陸方驚訝的發現,他胸口位置還殘留著一絲寒氣,剛才那高冷的女子,不知在什麼時候舉起了芊芊玉手,保持著一個出拳的動作,臉上還是面無表情的。

「做錯事了,還諸多諒解,該打!」

聞言,陸方眉頭一皺,原本他身體就有傷勢,此刻又遭受到了女子的攻擊,讓他身體難受了幾分,眉宇之間露出了濃濃的痛苦。

「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教訓,若還有下次,休怪我不客氣,你記住,我叫柳若冰。」

話畢,柳若冰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不帶任何感情色彩,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陸方眼中卻露出了一絲不爽,以他以前的成就,何時有遭遇過這樣的情況?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竟被如此一個女子小看了,讓他心中升起了一絲侮辱。

之前被他們宗主給侮辱了,到了寒冰派里,更受到了這些弟子的欺負,陸方總算明白了過來,那白衣女子為什麼要把他給帶回來,原來這一切是因為想因此給他一個重大的懲罰。 死,對陸方來說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活在這裡,要受到別人的侮辱。

侮辱他的人,陸方必會百倍償還,柳若冰,我記住你了!

陸方心中暗暗發誓。

「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在這裡沒有實力,只會受別人的欺壓,你可知道剛才那女娃子的實力?」

天老也能感覺到陸方心中濃濃的不甘,微微地嘆出一口氣。

「我不知她的實力是什麼,但我可以肯定她的實力絕對在元嬰期以上!」

陸方大概能猜到這女子的實力,她出現的時候,陸方壓根察覺不到,說明實力已經在他以上,實力比陸方高上好幾個層次,她出手的時候,陸方也反應不了。

「小子,你猜錯了,她的實力並不是元嬰,而是聚合期!」

天老語出驚人,陸方也明白了過來,原來柳若冰剛才使用的攻擊之法正是元氣外放。

元氣外放是聚合期才能使用的,到了聚合期,就可以將體內的元力外放,達到攻擊的手段,成就了之前大家口中說的隔空取物。

從體內散發出來的元氣,如同你本身的手一般,可以隨意做出任何動作,你實力夠強大的話,完全可以依靠你體內的元力外放,強行把一棵樹或者是一座山給提起來。

這攻擊讓陸方的胸口留下了一絲寒氣,說明是被元力擊傷。

「小子,你還是好生修鍊吧,以你的天賦還算得上可以,我敢保證你的天賦比起這女娃只高不低,只要你願意努力修鍊,終有一天能超越此女娃。」

天老這番話,完全出自於他的真心,陸方的天賦還真的比柳若冰好太多了,只是陸方修鍊時間太短了,柳若冰從12歲就已經開始修鍊了,到現在才會有聚合期的實力。

這樣的天賦對普通人來說,絕對是天才中的怪胎,能在這種年齡達到金丹期已經算非常不錯了,而柳若冰卻硬生生到了聚合期,足以說明她的天賦有多麼的強大。

不過陸方修鍊的時間不過是短短几個月,就到了金丹期,足以說明陸方的天賦比起柳若冰絕對高上好幾個檔次,要是給他一定的時間,必定會成為在天空中翱翔的雄鷹。

「天老,有沒有能快速提升實力的辦法?」

陸方想了想,一臉堅決的對天老說道。

「倒不是沒有!我之前就和你說過,在修鍊之路上,除了勤勞修鍊之外還有戰鬥,不過在這之後,還要有丹藥輔助,你正處於金丹前期巔峰的狀態,如果有丹藥幫助,能在兩個月內達到元嬰期。」

天老想了想,隨後開口說道,丹藥對於修鍊者來說可是最為重要的,不然丹藥在三千世界里也不會如此吃香,要是煉製的丹藥品質完美,完全沒有一絲副作用,陸方可以通過這個辦法,快速提升他的實力。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陸方心中大喜,他迫切的想得到實力,儘快成為這個世界能獨當一面的強者,讓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都大掉眼睛,特別是剛才對他產生侮辱的柳若冰,陸方發誓絕對要當著大家的面把她給打敗。

「不過你小子也必須要勤學苦練,雖然丹藥能助你提升實力,可如果你的底還不夠,只會浪費丹藥。」

…….

知道了這一個消息之後,陸方心中有了計劃和目標,他想做的就是快速尋找藥材,提升自身的實力,還好,寒冰派所在的是一處比較偏僻的高山,高山風景十分優美,基地在高山的頂峰。

說起來,寒冰派在紅極大陸的地位絕對高大無比,在這頂峰之上建造出一座如此龐然大物,沒有一定的財力物力和權力,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

這樣的環境能緩解陸方的尋葯之旅,陸方發現,山上的藥材蘊含量還是挺多的,雖說名貴的藥材不會有多少,可那些普通的藥材倒是層出不窮,剛好滿足了陸方的煉藥之旅,和變強之路。

轉眼間,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兩個月的時間裡,陸方白天就出去打掃,用最快的速度把打掃的區域給打掃乾淨,隨後就可以自由活動,陸方沒有浪費這些時間,除了修鍊之外,就是出去找藥材進行煉藥。

這樣一來一回的,陸方的實力進步了不少,這兩個月的時間裡,突破到了金丹中期,平常人想突破一個小段位,若沒有一兩年的時間幾乎是不可能的,而陸方只是短短兩個月就突破了,還突破的如此簡單,也是夠讓人羨慕的了。

伴隨著這兩個月的時間,陸方的煉藥技術有了一定的進步,最起碼他已經是一個二階煉丹師,能煉製二階丹藥。

又是新的一天,寒冰派山脈的半山腰這裡,出現了一個人頭大小的洞口,山洞裡正有一位少年獃獃的坐著,一個如同茶壺般大小的葯鼎正懸空掛在半空。

這個少年雙手出現了兩種光芒,一紅一綠,正是因為這兩種光芒的存在,才讓這葯鼎懸挂在半空,少年的臉上卻充滿了著急和痛苦,黃豆般大小的汗水不停從額頭上滑落。

「天老,還要鍛煉還要多久?為何這增氣丹這麼難煉製?我都煉製三天了,都沒有成功過一次。」

陸方一邊操控著手中的火能量和木能量,心中不停詢問著天老。

這三天的時間裡,他一直在煉製一種名為增氣丹的丹藥,這丹藥在二級丹藥中算得上是頂峰般的存在,服用了這種丹藥,會大大的為人體提供巨量的元氣,從而達到增加體內實力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