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此時楊柏的對面,在另一個鍋蓋陰影當中,海明威重新走了出來,看著手指尖低落的血水,海明威揚天咆哮。 海明威身上散發一股猙獰的氣息,這股氣場,平台之上有一些碎石,居然凌空漂浮起來。天空依舊火熱,一道道陰影出現在海明威的腳下。

「你居然剛弄傷我,這就是你的攻擊力,去死吧,楊柏。」海明威也是真的怒了,楊柏這個傢伙跟大黃一樣,都一點沒有規矩,上來就動手。

楊柏的腳下的影子當中,突然衝出一道道觸手。楊柏猛的後退,屬於楊柏的影子居然消失不見,而同時楊柏的身上一道道口子出現。

「異能針對影子?」楊柏以前遇到過影子異能,可是更加的強大。這些影子跗骨隨形,楊柏雙手連續的揮動,一道道青芒斬落影子。

「原來你是修真者!」海明威終於感受到楊柏的實力,這一刻,海明威突然更加憤怒起來。

「東方的修真者,你們不應該隱藏在深山老林當中,修鍊天道嗎?釋,你死的太冤了!」海明威已經怒氣衝天,釋如果知道是修真者,一定會稟報組織。

要知道東方的修真世界,可是異能者的禁區,無論是異能者,還是西方強者,都無法針對東方修真者世界,那是國際上最大的禁忌。

「修真者,我要殺死你這個修真者。」海明威身上的殺氣頓時爆發,就看到陰影當中,突然衝出一道道黑芒,這些黑芒憑空而出,跟血劍一樣。

「殺!」海明威知道楊柏是修真者,更加不留手,整個樓頂平台,彷彿被黑暗的世界籠罩,無數的影子瘋狂的轟擊楊柏。

「影子,這麼多影子!」楊柏手中的血劍連續的斬出,同時也也穿透影子,斬向海明威。可是無數的影子突然化為觸手一樣,猛的纏繞在血劍之上。

血劍上面爆發的血芒,在消融,這些影子太詭異了,無數的影子動用的力量,逐漸把血劍束縛在地面上。又有很多的影子,湮滅了血劍。

「轟!」楊柏雙拳化為青芒,體內衝出寶光,照耀四周,一道道靈氣轟鳴當中,四周的影子逐漸退散。

可是影子太多了,楊柏雖然能夠消滅一部分,可是影子層出不窮。尤其楊柏只要一踏出,本身的影子就能夠讓楊柏重傷。

「哈哈,修真者,我居然能夠殺死一名修真者,東方的世界,也不過如此。」海明威張狂而笑,隱藏在影子的當中,海明威就是暗影世界中的王者。

「不過如此?」可就在此時,楊柏的目光突然金光一閃,一道火焰猛的出現在陰影當中。此時的楊柏渾身浴滿火焰,猶如火神一樣,從陰影當中走了出來。

「這,這是什麼?」那麼的影子都在退避,一道道火焰從楊柏的身上擴散而出,腳下的平台也化為焦土,上空冒起滾滾濃煙。

「你擁有火的能力?哈哈,可你知道嗎?火也是有影子的!」海明威看到楊柏能夠從陰影攻擊當中而出,頓時更加猙獰。

「火影爆!」海明威猛的一抬手,而此時的楊柏就感覺火焰當中,突然出現光影,隨著光影,在火焰的後方,突然傳來轟鳴聲。

「不好!」楊柏也忽略了,上空被陰影遮擋,火光當中有巨大的影子。而四周炙熱的火力也被海明威操控,楊柏的後方突然衝出一道黑火之球,猛的爆碎開來。

「轟!」楊柏悶哼一聲,幸虧有寶光保護,可是楊柏卻被砸飛出去。地面碎裂,楊柏差點就砸進通道當中。

「影鴉,滅了他!」海明威的嘴裡居然叼著一個十字架,彷彿在念經一樣。從上空的陰影當中,幻化而出無數的影鴉,這些影鴉雙臂都是利刃,瘋狂的朝著楊柏而來。

楊柏依靠在牆壁之上,雙手連續的砸出,血劍已經無法動用,憑藉寶光在艱難的抵擋,而無數的影鴉組成巨大的陰影空間,楊柏的身軀已經陷入在裡面。

「楊柏,聽說你們修真者,憑藉特殊的靈力,你一定會消耗很多的吧?」海明威更是張狂,能夠親自擊殺楊柏,才是最痛快的事情。

「殺了你,我會親自下去,那條狗必須死,而你的那些友人,我也會親自送他們下地獄。我會讓你明白,失去朋友的痛苦。」

海明威目光更加的森然,嘴裡又一次輕輕念叨。可陰影當中的楊柏並沒有說話,四周的影子都在海明威的操控下,朝著楊柏匯聚。

「地獄是屬於你們的,老子這裡沒有地獄,要有,去的也是地府!」可就在大量的影鴉匯聚楊柏四周,上空的影子都暗淡下去的時候,楊柏突然怒吼起來。

「地府?那就下地府吧!」海明威囂張的揮了揮手,朝著通道當中石靈兒的方向走去,想要先殺了石靈兒。

「龍元劍指!」可就在此時,影鴉群當中,突然爆射無數光芒,這些光芒的威力太過巨大了。

楊柏終於爆發了,楊柏一直在隱藏實力,四周的影子都消散那麼多,楊柏在要緊的關頭,動用龍元劍指。

體內的靈氣為之一空,楊柏這次壓抑,龍元劍指猶如昊日之光一樣,瘋狂的宣洩出去。

「什麼?」海明威也沒有想到,楊柏還要殺招。海明威腳下的影子突然消散,海明威想閃躲進陰影當中。

可就在此時,海明威的上空突然出現一道火球,火球炸裂開來,耀眼的光芒,消散四周所有的影子。

「該死!」海明威心中就是一晃,本能的想要又一次閃現而出。可就在此時,奪目火光當中,四周彷彿出現一道紫霞。

海明威所在的空間都要扭曲一樣,一股炙熱的能量憑空出現,紫霞當中,刀芒轟然而起。

「不!」海明威慘叫一聲,左臂直接爆碎開來,血霧瀰漫,海明威的腰帶當中,突然滾出一枚枚黑球。

「影球,保護我!」黑球轟然碎裂,衝出一道道影子,這些影子好像是人工而出,相當的奇特。

「海明威,你要動我的朋友?」楊柏冷酷的走了出來,手中多出一把紫色短刀,那是從慕玄明得來的紫柳刀。

紫霞遍布,刀芒撼心,楊柏身上的殺氣也更加狂暴。楊柏身形突然消失不見,而此時海明威受到重創,一道影子想要攔截楊柏,同時無數的影子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楊柏,我會回來的!」海明威想要逃跑,可此時天台的四周突然颳起迷霧,憑空出現一道道水流,水流化為龍形,飛舞當空,組成一道屏障。

「什麼?」影子當中,海明威顯化出來,此時的海明威已經徹底慌了。楊柏能夠憑空召喚水火,還擁有強大的法器,這一切,海明威都不了解。

「這,這就是東方修真者?」海明威抱著左臂,慢慢的後退,可是在後退的時候,腳下的影子已經消失不見。

「海明威,除了你,還有誰過來?」楊柏目光也更加冷酷,四周的影子雖然還有,可是水霧當中,火球升騰,楊柏布下特殊的空間,除了人造影子以外,任何的影子都消失不見。

「還有誰?還有斗大人派出來的,楊柏,你讓我離開這裡,我會告訴你們他們的消息,不然的話,你早晚死在他們的手中,他們都跟我一樣,都是異能大師,都是為了滅殺你。」

「你想離開?你不想殺死我朋友了?」楊柏冷笑一聲,突然腳底無法移動了,楊柏猛的看向腳踝。

楊柏居然沒有發現,在腳底當中居然還有一絲影子,這是屬於海明威的影子。海明威一直隱藏自己的影子,終於在最後的關頭,爆發出來。

「哈哈,你給我去死吧!」海明威雙手猛的舉起,眉心的異能晶體突然旋轉起來。四周的黑芒突然瘋狂的盤旋,化為螺旋槳一樣,朝著四周的紫霞和水霧就劈去。

這些黑芒,雖然都是影子替代品,可是卻散發一股更加詭譎的能量。尤其楊柏無法移動,一道影子已經從腳下衝進楊柏的褲腿當中。

「你大爺的!」楊柏一個激靈,這影子太詭異了,也太陰了,這簡直就是沖著楊柏關鍵部位而去的。

「避塵珠!」楊柏狂吼一聲,關鍵時刻,什麼也不保留了。楊柏如今滋養的避塵珠,可是楊柏最大的寶貝。

避塵珠本來就擁有特殊的能量,只是一直無法全部運用,楊柏只能夠用靈氣滋養,希望將來能夠真正施展避塵珠。

一道特殊的寶光轟然而出,楊柏的衣服都碎裂開來,寶光幻化日月形象,當場就把詭異的影子給擋了下來。

楊柏就感覺避塵珠當中,好像有一處世界,直接就把影子給吞了。而此時那上空的黑芒螺旋,已經瘋狂砸了下去。

「我讓你狂!」楊柏也發狠,都沒有衣服了,一抬手,紫柳刀憑空而起,巨大的紫霞刀芒斬了出去。

紫柳刀可是上品法器,被血劍威力還要霸道。天空傳來炸雷,出現一道巨大的能量蘑菇雲,要不是四周水霧遮擋,估計一定有人被嚇傻。

「不!」海明威已經徹底瘋了,巨大的蘑菇雲直接就吞滅了海明威,還什麼血霧,連個渣子都沒有了。

「氣死我了,王八蛋。」楊柏鬱悶的看著自己,四周的水霧終於瀰漫下來,剛要從儲物袋當中找衣服,就看到石靈兒震驚的朝著楊柏而來。 沒人教他,家中的長輩甚至說,坐在這個位置,就要像他這樣沒有牽絆的東西。

那麼愛,就是一種牽絆嗎。

安天翔想不通,額角隱隱發疼,也無法再想下去了。

電話那頭的楊寧無言很久,在空曠的寂靜中安撫心中的失落,她倏然輕笑道:「沒什麼,是我問的太多了,你先睡吧。」

匆匆忙忙的掛斷電話,楊寧似乎是在掩飾著自己心中的不安,看見屏幕上顯示出「通話結束」四個字,才終於深深的長吁了一口氣。

原來,安天翔還什麼都不明白,他只是在憑著自己的本能在做事罷了,而這些意味著什麼,他從未想到過。

看來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別人分明就沒有這個意思,虧她還差點表露了自己的心意。

兩人再說到神明那裡,其實她是想說,如果真正的愛一個人,她是無論無何也無法做到,卑微的跟在對方的身後的,她想用足夠的實力,與他平起平坐,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正因為她期待著這份感情,所以她沒法要求自己什麼都靠著他去得到。

然而,兩人的想法卻大相庭徑。

楊寧對此也並不是無法理解,太多的過去和現在造就了兩人不一樣的生活態度和方式。

「小姐,你還吃飯嗎?」

王姐還站在一邊,等待著楊寧的回答,反應過來,楊寧興緻不高地擺了擺手,神情中充滿了愧疚:「不了,對不起啊,我現在沒有什麼心情吃飯。」

作為過來人,王姐看得出楊寧臉上的勉強,她訕笑了幾聲,拿起了自己的東西:「那好,那我先走了,楊小姐你也別太難過了,什麼事情越過去就好了。」

「嗯,謝謝你。」

楊寧沒有把王姐的話聽到心裡去,對她而言,現在什麼安慰都是沒有用的。

聽見關門的聲音,楊寧心中稍微恢復了些許的平靜,窗外的夜色迷人,不知道日本的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她沉默的勾了勾唇角,起身拉開了門,打算還是去小東那邊睡一晚。

得知楊寧要來,小東倒是沒有一點拒絕,反而十分開心,兩人心照不宣,小東也沒有問她和安天翔發生了什麼,只是安靜的蜷縮在沙發上看最新一期的《奔跑吧,明星》,也就是楊寧被迫淘汰的那一期。

節目正播放到楊寧在過一個機關的時候,被楊月抓住淘汰的那裡。

楊寧瞧著電視上楊月臉上掩飾不住的得意,心中冷笑著嗤笑了一聲。

她不再看下去,拿著手機點開微博,開始看看網友們的評論,為了這一期製造輿論,她可是早早的就讓奇偉預熱好了。

【新一期的《奔跑吧,明星》真的太噁心了,第一期楊寧可是撐到最後才被淘汰的,這一期楊寧第一個就被楊月淘汰,原本我還以為是楊月挺厲害,結果後面除了陰陽怪氣的瞎逼逼還幹了什麼,這個人就是奇偉說的那個空降還想要搞劇本的女人吧!】

【楊月真是夠了,你們看陳冬那表情,簡直是想捶死她,而且全程都不管她的,看來奇偉的爆料是坐實了。】

【綠茶婊新的領軍人物楊月,雖然這姐妹倆都不咋樣,但是非要分出高低,妹妹絕對獨佔鰲頭啊。】

……

楊寧翻著微博上鋪天蓋地的評論,心中很爽,一點也不介意別人帶著她一起罵了,畢竟被罵的主角還是楊月。

看來如今七年前的網友們就很喜歡這種破案式的找八卦啊,熱搜上除了楊月,還有歐陽雲雨。

當時奇偉的爆料中,並未提到這個名字,甚至連一點暗示都沒有,這竟然都被翻出來了,楊寧可以說是相當驚訝了。

她點開熱搜看了一眼,發現是有人拍下了王總和楊清風前後腳進入酒店后,歐陽雲雨從偏門進去了,並且有人找到了他的博客,發現上面有相當對大尺度的文字記錄。

從那些文字上看,他對王總好像還是真愛。

不過從王總那副態勢來看,他僅僅是男女通吃,在情感上還是更傾向女人,歐陽雲雨註定只能當那個被玩弄的對象了。

「楊寧,在看什麼呢?」

一直在看電視的小東突然看見了楊寧正在一旁玩手機,忍不住把臉湊了過去,楊寧這時卻把屏幕熄掉了。

「沒看什麼,倒是你,我想問問之前說的那個《戀愛進行中》的綜藝怎麼樣了?」

說起這個,小東撓了撓頭,趕緊把合同拿了過來:「喏,我已經去談好了,還是費了點功夫,對方還是很介意楊清風的緋聞。」

翻了幾頁合同,楊寧笑了笑,眉眼間藏著一些俏皮,揚了揚手中的手機:「現在他的緋聞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只要好好的在這個節目上鞏固一下觀眾的認可感,就沒什麼問題了。」

小東看著楊寧信心滿滿的樣子,心中倒不是為楊清風擔憂,倒是為楊寧本人感受到了一絲憂慮:「楊寧啊,你是不是更應該擔心一下自己的問題,要是安總知道了,會不會大發雷霆啊?」

這話一出,楊寧倒是想起來剛才打電話的時候,忘記跟他說了,她愣了一下,隨即目光又變得黯然了起來。

「他大概不在乎吧,我會知他一聲的,其它的事情就算了。」

小東愣了愣,不明白兩人之間這是怎麼了,不過原本事情及沒有她插嘴的餘地,思前想後,還是沒有多問幾句,只和楊寧閑扯了一些別的,便拉著她去床上睡覺了。

第二期的《奔跑吧,明星》拍完后,由於這一次的輿論問題,節目組在挑選嘉賓上更加謹慎了起來。

大家對網上發生的這些輿論,心中都有著一筆帳,不過都藏著沒有要說的意思。

又拍攝了幾期之後,楊寧便要開始正式拍攝《戀愛進行中》了。

在簽合同的那天開始,她便已經通過簡訊的方式告知了安天翔,畢竟她不想再來一次上次的那種事情。

不過,安天翔還沒有回國,那邊一直沒有回應,她也就漸漸的不怎麼在意了起來。

這天,楊寧在小東這邊準備收拾一些衣服,為了出國拍攝節目做好準備,東西收拾到一半,沒想到電話卻打過來了。 楊柏滿臉通紅,旁邊的石靈兒閉著眼睛,同樣也是紅彤彤,只是石靈兒的雙眸好像是眯縫著,暗中露出精光。

「不許偷看!」楊柏是手忙腳亂,從來沒有這麼晃著,趕緊從儲物袋中弄來褲子,沒注意,褲子都反了。

「看看掉塊肉?你都碰過我。」石靈兒不愧是你修羅,從最初的羞澀當中走出,不滿的翻著白眼。

「被瞎說,誰碰你了。」楊柏鬱悶的揮手收起雲霧,天台已經混亂不堪,幸虧海明威已經化為齏粉,不然這就是「犯罪現場」。

「你就碰了,你摸我這裡了,還有這裡。」 狂婿無敵 石靈兒頓時不幹了,當初楊柏兩次相救,楊柏的確看了不該看的。

「我那是救人,你講點理,有什麼好看的。」楊柏鬱悶的站了起來,剛剛領著石靈兒朝著通道走去,就聽到通道外頭,突然傳來一片混亂聲。

「什麼情況?」未等楊柏反應過來,大門轟然碎裂,李剛烈和劉飛撞了出來,同時郎青義也凝聚力量,舉著紅酒瓶而出,身後的女子也都詭異的露出腦袋。

「你們幹什麼?」楊柏那個氣,一腳就踹了過去。劉飛悶哼一聲,李剛烈直接就跪下了,扭頭就指著郎青義說道:「師傅,不怪我們,我們都是擔心你,都是郎青義的主意,師傅,跟沒有關係。」

「卧槽,你大爺的!」郎青義臉上都扭曲了,胖子就沒有好人,這順嘴就胡說,明明是他們這些人擔心楊柏,這次跑了過來。

「郎青義!」楊柏都要怒了,這些女子可都是楊柏要守護的,真要出什麼事,絕對放不過郎青義。

「小師叔祖,這跟我沒有關係,大家知道你跟石靈兒有事。」郎青義剛說完,突然劉飛和李剛烈都發出驚呼,周芷燕等人也都張開櫻桃小口,吃驚的看著石靈兒和楊柏。

「怎麼了?」石靈兒本來就慌張,剛才看了不該看的,現在滿腦袋還是那種情景。如今別人抓了現行,石靈兒更是低頭搓著衣服。

「你褲子怎麼穿反了?難道你們?」郎青義這個紈絝不敢說話了,猛的想到什麼抬頭望天,嘴裡吹著口哨,沖著李剛烈和劉飛嘀咕著。

「這天氣不錯?晚上或許有月亮!」

「是挺不錯,晚上我們去擼串吧。」三名男子的身影朝著後頭就挪移,而周芷燕和林嬌已經雙眸凝聚,萬雪哀怨無比,趙艷紅卻是目光閃爍。

「漫天的烏雲,你說什麼天氣,你們想什麼呢?」楊柏也是臉上通紅,這三個傢伙絕對沒想什麼好事。

「芷燕,你聽我說,林嬌!」楊柏想要解釋,可是林嬌和周芷燕瞪了楊柏一眼,居然朝著石靈兒走去,一把就拉住石靈兒,嘀咕著什麼。

「嚇死我了。」楊柏後背都出了一身汗,絕對被林嬌等人的動作嚇住了。石靈兒也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聽到眾女嘰嘰喳喳的聲音,顯然都在問詢剛才發生什麼。

女人是不會相信男人解釋,當然要問石靈兒。此時楊柏也抬頭望天,好像天色真的不錯,可是眼角的餘光,卻看到郎青義等人,臭不要臉的伸出大拇指,這樣熟悉的一幕,好像是楊柏沖著大黃。

「你們給老子等著!」楊柏翻了翻白眼,身形一晃消失在天台,很快重新換上褲子。

回村之一路上,眾女都在議論海明威的事情,海明威真的是殺害黑花主人的兇手,楊柏力挽狂瀾,從海明威這個刺客當中,救下石靈兒,這一切都讓女人刺激無比。

楊柏無聊的躺在車座之上,晚上八點多才從高速下來,而此時眾女依舊興奮無比,郎清風還提議去縣裡溫泉療養院去泡個溫泉。

「你們去吧,我還有事!」楊柏卻打斷眾人,海明威雖然死了,可是楊柏並沒有放鬆。海明威這樣的異能大師,的確強大,如果不是楊柏擁有法器和水火金丹,楊柏未必能夠戰勝海明威。

天地五行,築基期的修真者只能夠依靠符籙和某種秘法,就算築基後期修真者,遇到異能大師的手段,未必能夠獲勝。

不同的力量體系,代表不同的戰力,東方修真者的確強大,可是西方異能強者也不弱。只是在巔峰的存在,東方完全是碾壓西方。

「你有什麼事?」林嬌疑惑的看向楊柏,而楊柏卻淡淡一笑,沖著周芷燕使了一個眼神,周芷燕心有靈犀,趕緊把林嬌等人叫住。

「別管他了,他畢竟擊敗海明威,肯定要修鍊一下,我們就留在鳳縣吧,明天在回去。」周芷燕是故意的。

眾女在周芷燕的安排下,都前往溫泉會所。楊柏一個人消失在夜色當中,這一路上,楊柏都在觀察,沒有任何的紙鶴。

楊柏從會所借了一輛車,領著大黃朝著塘子村而去。這一路上,楊柏都在戒備,對於陰陽師的事情,楊柏並不了解,慕玄明的記憶也沒有記載。

「楊柏,快回來,農場有事情發生?」就在楊柏快回村的時候,劉四叔打來電話。劉四叔本來給劉飛打電話,劉飛肯定泡溫泉呢,沒有帶手機。

「發生什麼了?」楊柏趕緊轉動方向盤,朝著金鯉農場而去。還未等到農場,楊柏就聽到遠處的農場傳來瘋狂的狗叫。

大黃也猛的豎立耳朵,震驚的聽著。農場的這些狗,可都是大黃的種,這些狗被安置在農場的院落當中。

「怎麼回事?」楊柏趕緊把車開到農場大門,而此時農場已經發出慘叫聲,晚上留下的保安員紛紛從農場當中跑了出來。

「老闆,不好了,這些瘋狗瘋了,還有野豬,看把我咬的。」一名保安手中鮮血淋淋,顯然被狗咬著。

「我被野豬給咬了,我的腿!」另外一名保安猶如血葫蘆一樣,從農場滾了出來,而身後幾名保安保護著劉四叔以及幾名工人,從農場當中跑出。

「四叔!」楊柏看到劉四叔的小腿也被狗咬傷了,幾名保安員手中的警棍都血肉模糊,大門當中一條條惡犬沖了出來。

「汪汪汪!」大黃開始憤怒起來,沖著這些種子嘶吼連連。可是這些狗雙眸都赤紅,根本不管,見人就咬,朝著大黃也沖了過去。

「都走開!」楊柏雙眸瞪起,金光四溢,眉心的山字猛的盤旋起來。而此時對面這些狗頓時哀鳴一聲,楊柏能夠感受到這些狗的腦中存在一股詭譎的能量。

楊柏的山字散發的威能,逐漸鎮壓住這股詭譎的能量,可是沒有楊柏的鎮壓,這些狗又一次瘋狂起來。

「白蘆屋,一定是你!」楊柏猛的一揮手,無數的氣流轟出,擊打在狗身之上,一條條狗昏迷過去,楊柏的身後傳來大黃哀鳴。

「沒事,都混過去了。劉四叔,你們都過來。」楊柏趕緊蹲下,靈液激發,恢復眾人都是傷口。

同時陰陽龍針拿出,點在員工的身上,進行安神。楊柏可是一代邪醫,這些員工都知道老闆的本事,楊柏的出現,眾人也慢慢的穩定下來。

「楊柏,快叫人,野豬也亂了,農場,農場的東西。」劉四叔氣的渾身發抖,整個梨林在野豬狂暴之下,梨樹倒塌一多半,而那些大棚也都被這些野豬糟蹋。

「人沒事就好,其他的都被擔心,交給我了。」楊柏趕緊安撫眾人,然後領著大黃沖向金鯉農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