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獨孤勝寒聰明漂亮,是獨孤家掌上明珠,自然是不會讓她下嫁給流浪至此,在獨孤家當小廝的趙天驕。

要嫁也是嫁給岳家有親戚在縣裏當官的岳家少爺嶽建明!

“天哥,我沒事,即便是死,勝寒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說罷,二人繼續跑路。

突然,山路上傳來駿馬的嘶鳴。

“少爺,他們在那裏!”一個小廝打扮的小胖子,指着趙天驕尖聲道。

一隊人馬,呼嘯而至。

爲首的,正是騎在高頭駿馬上的嶽建明!

獨孤勝寒的丫鬟,曹雨諾,坐在另一匹馬上,諂媚似得笑道:“少爺,奴婢可是將小姐私奔的消息,告訴你了,你可不要食言呀。”

“放心,等本少迎娶勝寒小姐後,便納你爲妾!”嶽建明貪婪的看了一眼獨孤勝寒,便是轉頭,看向了趙天驕,目光犀利如劍,似要將趙天驕活活剮死、

“狗奴才,本少的女人,你也敢染指,今天,本少就打死你!”說話間,嶽建明揮動馬鞭,抽打像趙天驕。

啪嗒一聲,趙天驕被抽了一個跟頭。

“上去,給我殺了這狗奴才!”

小峯持劍,刺向趙天驕!

婚期365天 “不要!”獨孤勝寒尖叫一聲,擋在了趙天驕的面前。

噗嗤一聲,長劍刺進了獨孤勝寒的心臟。

令得她瞬間,香消玉殞!

長劍抽出,鮮血濺了趙天驕滿臉滿身。

“勝寒……”趙天驕不可置信的抱着獨孤勝寒,看着她瞳孔擴散,沒了呼吸,發出了杜鵑泣血猿哀鳴一般的聲音。

“勝寒!”趙天驕仰頭怒吼,聲音悲慼,雙目通紅如發狂充血!

“少……少爺,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峯嚇壞了,一把扔掉了手中長劍,跪在了嶽建明的面前。

嶽建明臉色慘白,獨孤勝寒是獨孤村長最疼愛的女兒,被自己手下殺了,他也脫不了身。

忽然,他看着悲傷欲絕的趙天驕,計上心來! “你們……你們都給本少聽好了,勝寒小姐是被趙天驕劫持走的,我們過來營救,本來成功了,卻被趙天驕背後偷襲,這才導致獨孤小姐死亡的。”嶽建明問道:“都記住了麼?”

赫然,這嶽建明是想將獨孤勝寒的死,嫁禍給趙天驕。

一衆小廝還有丫鬟曹雨諾,都被嚇傻了,此刻聽了嶽建明的話,連忙點頭。

“好,一起上,殺了趙天驕。然後,將他的屍體,還有獨孤小姐的屍體,都帶給獨孤村長!”

只有趙天驕死了,事情就會死無對證!

一衆小廝,一窩蜂的,朝趙天驕衝了過去。

趙天驕在這巨大悲傷的刺激下,覺醒了體內被封印的力量。

一拳打出,帶着狂猛的罡風,和無可匹敵的威勢,落在了小峯的胸口!

只聽咔擦一聲,衝在最前面的小峯,胸骨碎裂,刺入心臟,當場死亡!

趙天驕如同暴怒的雄獅,每次出手,必定見血!

他就像是一個收割生命的蠻荒兇獸,只是片刻間,所有小廝,都盡數死亡!

只有嚇呆了的嶽建明和曹雨諾。

碎夢神劍傳 不過,當趙天驕轉頭看向他們的時候,對方那猩紅的雙眼,帶着嗜血殘忍的目光,令得他們從身體到靈魂,都發出了顫慄之感。

“跑!”嶽建明嚇破了膽子一般,發出顫抖到變了聲調的聲音,掉轉馬頭,飛奔向隱龍村。

穿書後我專治瑪麗蘇 曹雨諾也是緊跟其後。

趙天驕擡腳踢在了地上的長劍,只聽嗖的一聲,長劍凌空而起,刺進了曹雨諾的胸口。

噗通一聲,曹雨諾栽倒在地!

“勝寒,既然整個村子,都反對我們在一起,那麼,我就屠了這個村子!”趙天驕抱起獨孤勝寒的屍體,騎在了曹雨諾的馬背上,進入了隱龍村。

這一夜,隱龍村註定是不眠之夜。

第二天晨曦升起,照亮了隱龍村。

屍骸遍地,血流成河!

整個場面,慘絕人寰!

趙天驕抱着獨孤勝寒的屍體,一步步,走向村子中央的育龍井……

“生,我們不能在一起。那就,讓我們……死在一起吧!”趙天驕聲音沙啞,透着絕望,縱躍間,跳進了井裏。

然而就在這時,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全部打了個激靈。

主僕相視一眼,只見對方依舊安在,握在一起的手,卻是越來越緊!

“主人,我……我做了一個夢,我死了,你爲我殺了好多人?”

趙天驕也點頭:“我也一樣。”

“哈哈哈……”

突然的,從洞口裏面,傳來尖銳的女子笑聲。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這尖銳的聲音,陡然一變,淒涼哀婉。如同死了丈夫的重情女子。

“若是你當年沒有選擇逃跑,而是爲我報仇,我何至於自己化作厲鬼,屠盡全村?”

“到頭來,你返回隱龍村,卻是將我當做邪魔,將我封印於此。馮無信……你好狠的心!”

這女子說着說着,便瑩瑩抽泣起來。

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對視一眼,便來到了那洞口的盡頭。

那是一個類似石室的地方,靠裏的位置,坐着一個姿容秀麗,清新絕俗的女子。

而這女子,胸口有一塊鐵片,插在裏面。

就在趙天驕和獨孤勝寒進來的一瞬,只見那鐵片裏,飄然升起一個虛幻的人影。

這人影,正是馮無信!

“唉……若能爲你報仇,我怎能離開?還不是當年,我的力量被封印,沒有覺醒!”馮無信聲音中,帶着深深的無奈。

“夢夢,隱龍村,被你用陰氣佈置結界,凡是進入這裏的人,都無法出去。而來這裏的人,兩心相悅之人,都會被你編織成夢,進入夢境中,經歷我們所經歷的一切。你無非就是想要有一個有擔當,有能力的男兒,爲你報仇。多少年了,多少次的夢境編織,這回,你終於如願以償了。”

馮無信伸手,想去觸摸女鬼夢夢的臉頰,可似乎,他覺得自己愧對對方,終究是沒有勇氣,去觸碰那一份遺憾的感情。

趙天驕明白了,原來夢中的一切,都是在過去,真實發生過的。

而主角,正是馮無信,和這個女鬼!

獨孤勝寒卻是不知道馮無信是誰,可聽了他的話,滿腦子都是‘兩情相悅’四個字,心裏甜蜜的不行,看着趙天驕的目光,媚眼如絲,含情脈脈,當真是美不勝收!

夢夢悽慘一笑:“美夢是成真了,可我心裏的痛,永遠也無法抹平!”

“時隔多年,我依然記得,你將我封印在這裏,並用利刃,刺進我的魂體時的那一幕。”說着,夢夢留下了苦澀的淚。

馮無信道:“若非如此,凡是被你拉進你編織的夢境之人,都會死在你的夢境之中,那樣的話,會增加你的業障。我如此做,全部都是爲了你啊!”

“爲了我?我身爲十八猛鬼之一的夢婆,已經無法轉世投胎,業障深淺,已經無足輕重。你不過是想讓你在修道之路上,累積功德而已,何必惺惺作態,說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趙天驕一愣,看着夢夢的目光,立刻露出熾熱!

十八猛鬼……夢婆?!

沒錯,十八猛鬼之中,的確有夢婆。

而這個夢婆,便是擅長編織夢境,讓人無法辯駁真假,能達到‘莊周夢蝶’以假亂真的驚人效果。所以,夢婆被列爲十八猛鬼之一!

然而趙天驕不知道的是,在這場夢境之中,獨孤勝寒,再次蛻變,經歷了真龍九變第三變……夢變!

使得此刻的獨孤勝寒,沒有了之前的暴虐,殺伐的戾氣,反而是多了小女兒的多愁善感。

聽了夢婆和馮無信的遭遇,淚眼婆娑,神色散發出無比的同情之意。

“主人,他們好可憐啊。”說着,獨孤勝寒將頭搭在了趙天驕的肩膀。

趙天驕擔心問道:“勝寒,你咋了?是不是剛纔的夢,讓你受到了什麼傷害?”

獨孤勝寒搖頭道:“沒有。我是被感動了!” 說實在的,趙天驕也是有些被這對苦命鴛鴦,敢動了。

畢竟,就在剛剛,他和獨孤勝寒,可是親身經歷了這二人的遭遇,使得感同身受的同時,也是爲之惋惜。

馮無信輕嘆口氣:“我要功德何用,我不過是一縷分魂投生,自然也是沒有來世可言的。”

說話間,馮無信轉頭,看向了趙天驕。目光中,蘊含着深意。

趙天驕一怔,分魂而生?

難道……

趙天驕不可置信的問道:“前輩你……難道你是我的第八世分魂?”

“沒錯!”馮無信肯定的點了點頭:“所以,我纔會進入你的夢中,將你救出,並告訴你要來隱龍村。”

馮無信目光落在了夢婆的胸口,露出心疼:“我傷了夢婆,而你是鬼醫傳人,請你,務必要救夢婆。”

想起遇到第九世陳無恥的分魂,那傢伙可是對他絮絮叨叨,說了好多呢。

現在遇到第八世馮無信,這傢伙竟然開口就要趙天驕救他的老相好。

看來,這馮無信還是個情種呢!

“行是行,但我有個要求。”趙天驕抿嘴壞笑。

馮無信問道:“什麼要求?”

趙天驕嘿嘿一笑,目光落在了夢婆的魂體上:“老八,你也應該知道,我們共同揹負十世宿命,若想解開,我就要收集十八猛鬼。爲此,爺們我組建了一支女鬼軍團,專門收集各種猛鬼。”

“我身邊的勝寒,便是有着鬼中王者之稱的陰龍鬼。”

馮無信爲難的看向夢婆。

重生之嫡女皇后 夢婆看了看馮無信,又看向趙天驕:“我知道了,你們原本是一個共同的魂體,但卻因爲宿命的關係,分魂而生在不同的時期。那也就可以說,你們,本就是一體,不分你我。既然如此,跟着你這重情重義的人,也沒問題。”

“但是……無信,你呢?你怎麼辦?”夢婆雖然對馮無信有怨,但在這個時候,還是露出了不捨。

馮無信道:“我本就是殘魂一縷,依附在這殘缺的絕世神兵之上。而他,也是要收集神兵殘片,我自然也是要被他帶走的。你若同意加入鬼軍,我們雖然不能時刻見面,但終究還是在一起的。”

最後,馮無信看向趙天驕:“拔出神兵殘片,我的殘魂,失去了鬼體的滋養,就會陷入沉睡。只待你將十世殘魂集齊,便可進行融合並覺醒了。”

“請一定要救好夢婆。拜託了!”馮無信對着趙天驕抱拳鞠躬,言辭懇切。

趙天驕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知道了。”

馮無信看了眼夢婆,便回到了殘片中。

“有點疼,忍着點。”趙天驕伸手握住殘片,然後猛地將之拔出。

夢婆魂體一顫,魂血噴涌而出。

趙天驕將事先準備好的止血符拍了上去,然後運轉魂體道行,井底陰氣呼嘯而來,匯聚在他手中,竟然神奇的化作了幾枚陰氣寒針。

夢婆驚呼道:“這……這難道就是無信曾說過的,鬼醫至尊傳承,‘聚氣成針’麼?”

趙天驕不置可否的笑笑,然後手捻陰氣寒針,找準穴位,便刺進了夢婆的魂體。

原本,夢婆胸前的傷口,有巴掌大小,殘片拔出後,血肉淋漓,觸目驚心。

可在刺進了九根陰氣寒針後,那深可見骨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神奇的癒合了。

而在這過程中,夢婆感覺到,胸口劇烈的疼痛,在陰氣寒針的作用下,清涼之意席捲魂體,令得傷痛頓消,反而有股說不出的舒暢之感!

獨孤勝寒,還是第一次見到趙天驕運用鍼灸之法,治療鬼疾,不由得大覺新奇,對趙天驕也是愈發崇拜起來。

“主人,你好厲害哦!”

趙天驕笑笑,忽然想起一件事,開口問道:“對了夢婆,夢中我將嶽建明他們殺死了,他們在現實裏,會受到影響麼?”

夢婆玩味一笑,反問道:“天師是希望,他們有事呢,還是沒事呢?”

聽了這話,趙天驕皺了皺眉:“他們不會真的被我殺死了吧?”

“死倒是沒有。不過……凡是進入這個村子的人,都會無意識的,進入我編織的夢中,也就是說,在你們踏入村子的一刻,就已經入夢了。夢中,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平時想而不敢的。那嶽建明爲了得到自己喜歡的人,不擇手段,還有其餘三人,爲了活命,自私的對朋友下手,我便讓他們死在夢中。”

“這個死,不是肉身死亡,而是意識死亡。換句話說,即便活着,也是沒有意識的人。”夢婆冷哼了一聲。

趙天驕問道:“也就是說,他們……都變成了植物人?”

“用現代的醫學術語,可以這麼說。”

或許,這個結果,是對着四人自私自利的最好懲罰吧。

趙天驕並沒有因爲四個人,變成植物人,而有情緒波動。反而覺得,夢婆此舉,做的很好。

說話間,夢婆魂體上的陰氣寒針,逐漸的被夢婆吸收,滋養她的傷口。

此刻,陰氣寒針不見了,但是夢婆的傷勢,卻是恢復如初。

趙天驕將誅魔劍殘片收了起來。

至此,九世殘魂,他已經擁有兩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