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蔣小紅衝着我師傅和柳三爺磕了三下以後,站了起來,對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說道:“你們都是好人,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了。”

看得出來蔣小紅雖然是放下了,但是心裏對於仇恨還是存在的,如果今生不讓她了斷了這仇恨,對她下一世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的,所以不如就像柳三爺說的那樣,今生事,今生了,這些事情總是要有個了斷的。

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忍不住哀嘆了一聲,對於蔣小紅的事情他們也都已經知道了。

看着他們的樣子我也沒有說話,只是撇了撇嘴,而蔣小紅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弟弟,謝謝你那天對我的開解,如果不是你開解我,怕是我已經魂飛魄散,也許我已經變成厲鬼了,總之謝謝你了。”

我能感受的出來,蔣小紅對我說話的語氣也是異常的誠懇,我衝着她搖了搖頭說道:“只要你來生好好做人就是了,這些事情終究會過去的。”

“嗯!”蔣小紅說道。

隨後我師傅便跟蔣小紅說了說封魂的事情,如何將她封魂在剪紙裏,等到一定時間的時候蔣小紅就可以出來了,等她解決完這些事情的時候就可以來找我師傅或者柳三爺了,到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會送她投胎去。

……分割線。

三天後,按照方翠山所說的那樣,他們公司的李總果然如期,邀請我們去吃飯了,說是要跟我師傅交個朋友。

我師傅也沒有拒絕,本來我師傅是不想帶着柳三爺一起去的,畢竟方翠山說是李總要見我們師徒倆,但是架不住這柳三爺的死纏爛打,所以我師傅終於決定還是帶上他吧。

下了樓以後我師傅帶着我和柳三爺直接打車去了李經理說的飯店,而這個李經理也就是李子峯,據方翠山所說,這次來的人還會有陳偉。

其實我對於李子峯的恨意沒有多少,反而更加痛恨陳偉這樣的人,出賣自己的女朋友,靠着自己女朋友來成全自己的上位之路,這種人比李子峯這種人更加可恨。

這一路上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一直在拌嘴,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可吵吵的,那麼大年齡了,也不嫌丟人。

很快,我們到了李子峯所說的飯店,我和我師傅以及柳三爺一起下了車,迎接我們的人並不是李子峯或者陳偉,而是方翠山。

方翠山看見我們下車了以後,衝着我們笑了笑說道:“幾位跟我進去吧,我們李總和陳組長已經在裏面恭候着幾位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看着他說道:“好,那我們快走吧!” 062 李子峯的厚禮

隨後方翠山便一副非常恭敬的樣子帶着我們走了進去,走到了樓上的時候,我師傅回過頭對着我說道:“待會你什麼都不要說,知道嗎?”

柳三爺也在一旁點了點頭,看着我說道:“對,小貴,你就別亂說話了。”

我聽完以後也不好說什麼了,只好垂頭喪氣的應了一聲,隨後方翠山帶着我們上到了二樓,領着我們走進了一個包房裏面。

進了包房裏面的時候只見這包房裏坐着兩個男人,一個瘦高瘦高的男人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這幾位就是邱師傅吧?”

瘦高瘦高的男人,看起來像是一個不錯的人,但是隱隱約約我感覺他就是李子峯,果然,這個時候邊上的另一個男人開口說道:“幾位高人快請坐吧!”

而這個時候方翠山跟着開口介紹了一遍我們這些人,我這個時候才明白原來這個瘦高瘦高的男人就是李子峯,而另一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男人就是陳偉。

互相介紹完以後,我們便入座了,李子峯看着我們笑了笑,跟着打了個響指對着門口的服務員開口說道:“上菜吧,姑娘!”

李子峯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像是一個很會來事的人,但是想想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我就忍不住一陣惡寒,也不知道我師傅和柳三爺是怎麼想的,還非得見他一面。

正說着話的時候,柳三爺從邊上對着我低聲說道:“你看到李子峯額頭前的一片黑氣了嗎?”

柳三爺說完以後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子峯,果然,他的眉頭之處還隱隱顯着一片黑色的氣息,而柳三爺跟着對着我笑了笑,小聲的說道:“而且他的身後還跟着幾個死胎。”

“啥?”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吃驚的問道。

我師傅在旁邊顯然知道了柳三爺對我說了什麼,緊跟着我師傅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跟着訕訕的笑了一下,便不再作聲了。

過了一會,菜就端了上來,我對着旁邊的柳三爺低聲的問道:“三爺,我怎麼沒有看見死胎呢?”

柳三爺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對着我小聲的說道:“你沒有開天眼,自然看不見這些東西。”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繼續對着我說道:“一共有三個死胎,這死胎各個面目可憎,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死胎坐在他的脖子,你仔細看他的脖子,看看是不是脖子無法伸直的樣子?”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坐在我對面的李子峯,發現,他的脖子還真的是伸不直,開始我並沒有在意這些,但是聽到柳三爺的話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膽寒,隨即我有些好奇的問道:“那三個死胎爲什麼會跟着他呢?”

柳三爺看了一眼我師傅,而我師傅還在跟李子峯以及陳偉兩個人寒暄呢,於是柳三爺放下心來對着我說道:“怕是因爲這李子峯生活不檢點,也不知道他禍害了多少小姑娘纔會讓這死胎纏身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李子峯。

李子峯和陳偉正在和我師傅交談着,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呢,隨後柳三爺對着我說道:“孽果纏身,他最多活不過三年,就憑這三個死胎在他身邊耗着他的陽氣,再加上他生活不檢點,估計最多也就能活三年的時間。”

我聽完了以後心裏一陣驚訝,柳三爺所說的這些幾乎已經顛覆了我,奈何我看不見這三個死胎,所以也不知道那三個死胎是什麼樣子,不過,如果讓我看見了,恐怕我也會更害怕的。

但是再轉念一想,李子峯這種惡人早就應該死了,他做了這麼多禍害人的事情,卻還活的如此滋潤,每次我想到這裏的時候就有些生氣,蔣小紅就因爲這兩個畜生而白白的送了命,越想我心裏就越是生氣,真的不知道這老天爺是怎麼想的。

柳三爺看着我不說話,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了一樣,從邊上捅咕了我一下子,對着我說道:“慢慢看吧,只要你師傅將這剪紙交給了李子峯,李子峯和那個叫陳偉的人,就活不過今晚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跟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063 三清像

而柳三爺這個時候在邊上忍不住“噗嗤”的笑了一聲,好在他的笑聲比較小,李子峯沒有注意到,但是我卻注意到了。

柳三爺跟着喃喃自語的說道:“這三清像可比你師傅那破剪紙值錢的多,雖說不能心想事成,但是卻可以保證一個人不受怪鬼的侵害,不過這三清像放在他那種人身邊那就是浪費。”

聽到柳三爺的話,我忍不住想到了那三個死胎,既然有這三清像在身邊,那這三個死胎爲什麼還會糾纏上他呢?

想到這以後我便把心裏的好奇對着柳三爺問了一遍,柳三爺只是隨便跟我解釋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這三個死胎絕對不會出現在三清像面前,最多是三清像不在的時候才能悄悄的纏上李子峯,否則的話,他們面對三清像,都不知道要魂飛魄散多少次了。

柳三爺剛剛說完,我師傅便對李子峯笑了笑說道:“李公子,相逢即是緣,你我之間就不必客氣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便把手裏的陰魂剪紙遞給了李子峯。

李子峯剛剛接過剪紙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到了旁邊的陳偉,他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只見他整個人忍不住的顫抖了幾下。

而李子峯接過這剪紙以後,也是猛地顫抖了一下,但是卻沒有陳偉那種表情,而這個時候李子峯對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我怎麼感覺一陣寒意呢,這東西是不是…?”

李子峯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我師傅便打斷了他“這東西本爲陰物,李公子您放心供奉就好了,可保證你平平安安的,而且保你桃花不斷,財源廣進。”

李子峯聽見我師傅都這麼說了,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謝謝您了,邱師傅。”

殊不知,李子峯接過去的剪紙是一道催命符,是一張足以要了他命的剪紙,當然,這些我是肯定不會告訴他的。

我看到剪紙已經交給了李子峯,我便不在說什麼,跟着柳三爺繼續大口大口的吃着東西,這一桌子的菜確實不錯,李子峯和陳偉倒是沒有怎麼動過筷子,放佛這些菜在他的面前算不得什麼好東西一樣,但是我柳三爺卻是一點都不客氣。

而這頓飯吃的倒是相當的不錯,就是時間有點長,我不得不佩服這個李子峯,雖說這李子峯壞事做盡了,但是他在我師傅面前說話什麼的,好像自己就是一個特別信奉佛家道家的人一樣,滿嘴的仁義道德,是一個特別會說話的人。

而反觀他身邊的陳偉,就沒有李子峯那麼多的話,他自從見我師傅拿出來了那剪紙以後,倒是突然安靜了許多,我甚至感覺這個李子峯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

吃完飯以後,我師傅便帶着我柳三爺告別了李子峯,李子峯將我們送到樓下以後,我們便離開了這飯店。

我們三個人走在路上,我和柳三爺吃的挺不錯的,一邊摸着自己的肚子一邊一臉享受的樣子說道:“這頓飯吃的真不錯!”

我師傅沒好氣的看了我們兩個一眼,說道:“一大一小,一點出息都沒有。”

而柳三爺手裏還抱着那三清像呢,一邊抱着一邊心滿意足的說道:“這頓飯還算不錯,至少咱們還收穫了這麼一個無價之寶。”

看來對於柳三爺來說,這三清像確實很有用,但是我和我師傅對於這三清像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

就在我們一路溜達着往前走的時候,我師傅對着柳三爺說道:“老柳,這三清像你拿走吧,反正我留着也沒啥用。”

柳三爺當即一臉笑眯眯的樣子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罷,我們三個人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

到了家裏以後,柳三爺因爲自己心情非常好,所以又提議我們一起打撲克牌。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就開始打牌了,我一個小孩子跟着兩隻老狐狸打牌,一邊打牌我一邊對着我師傅問道:“師傅, 今天晚上吃飯的時候我感覺那個陳偉好像發覺出來什麼了?”

我師父拿着手裏的牌說道:“一對A!”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他能察覺也是正常的,但是他們時間來不及了,李子峯今天晚上可能就要死了,而且沒有了那三清像的保護,他早就應該是個死人了,至於那陳偉,就只能看蔣小紅的決定了。”

“爲什麼李子峯早就應該是個死人了?”我出了一張牌以後問道。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無奈的說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笨呢,李子峯做了那麼多的壞事,全是因爲仗着這三清像對他的保護,沒了三清像,指不定還會有多少的死胎來找他呢,而且他做了那麼多惡事,天道也是不允許的,至於他來世投胎,估計也只能淪入畜生道了。”

“這你都知道?”我詫異的問了一句。

“我猜的。”柳三爺說道。

就這樣,我們打了一晚上的撲克牌,想到了李子峯這個人馬上就要惡有惡報了,我心裏就一陣酸爽的感覺,總感覺自己這次像是一個英雄一樣,匡扶正義了,雖然我沒有出手,全都是柳三爺和我師傅做的,但是至少我也參與了嘛,畢竟重在參與嘛!

打牌打到了深夜,我們便都去睡覺了。

第二天,早晨八點多的時候我就起牀了,起牀以後發現我師傅他們都不在家了,好像出門了一樣,只給我留了一個紙條“冰箱裏有吃的,我和你三爺出去一趟門,勿念!”

我突然間感覺,他們兩個人不在了,我放假了,我可以不用做早飯了,也不用抄陰陽剪紙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忍不住狂笑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家裏的電話響了起來。

我趕忙跑去接電話了,接了電話以後我便聽到電話裏我師傅那熟悉的聲音“小貴,忘了囑咐你一件事情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預感有些不對,我師傅肯定不是要交代什麼好事,當即就準備掛斷了電話,緊接着我師傅對着電話,語氣異常嚴肅的樣子,說道:“你要是敢掛電話,你就給我抄十遍陰陽剪紙。”

我趕忙訕笑了一下,對着我師傅奉承道:”哪能啊,我怎麼可能會掛你電話呢。““你沒掛就好。”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我和你柳三爺現在在外地呢,給你留的紙條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我對着電話一五一十的說道。

我師傅嗯了一聲繼續對着電話說道:“我不在的這幾天,每天抄三遍陰陽剪紙,每天最少三遍,我回來以後會檢查的,另外,如果這期間蔣小紅解決完自己的後事回來以後,你就將他放進收魂瓶裏,等我和柳三爺回來了超度她,知道了嗎?”

果然,還是要讓我抄書,想到這以後我垂頭喪氣的對着電話說道:“我知道了,您老人家一路平安。”說罷,我直接就將電話掛斷了。

掛斷了電話以後,我獨自一個人回到了房間,繼續睡覺了,反正不用做早飯了,不如多睡會來的實在呢。

我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兩點多,我醒過來以後,並沒有去抄陰陽剪紙,而是先去給自己弄了點吃的,煮了點方便麪,然後又給自己煮了個雞蛋,吃完飯以後,我便回到我的房間開始抄陰陽剪紙。

一邊抄,一邊理解裏面的東西,許多年以後我才明白我師傅爲什麼讓我抄,因爲好記性真的不如爛筆頭,抄了這麼多遍以後我對於陰陽剪紙已經快要能完整的背誦了,至於裏面的含義還是需要自己慢慢的理解領悟了。

一直到抄到了晚上的時候家裏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敲門呢?

難道是我師傅?我師傅不是已經出門了嗎?

想到這以後我走到了門口,眯着眼睛望了望貓眼,我發現門口的人居然是陳偉,他怎麼會來這裏呢?他又是怎麼找到這裏的?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不知道該不該開門,誰知道這個陳偉是不是來找我報仇的?

而這個時候外面的陳偉開口說道:“小師傅,開門吧,我知道你在家呢。”

因爲當時年紀太小,也就沒有想太多,索性直接一咬牙就打開了門。

開了房門以後我看着他問道:“你來這裏做什麼?我師傅不在家。”

而陳偉的表情好像有些沉重,也有些悲傷,他沒有說話,只是走了進來,我也沒有攔住他。

他進來以後看了我一眼,語氣不急不緩的說道:“李子峯死了!”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稍稍的詫異了一下,但是也是理所應當的,因爲我知道他遲早都要死,因爲他做了太多太多的壞事了。

而這個時候陳偉自嘲的笑了一下,卻突然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下一個死的人就應該是我了吧?” 064 陳偉的到來

我聽見陳偉的話以後,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這個陳偉好終究還是猜到了一些東西,但是他說到了李子峯的死,我卻還不是太清楚,具體李子峯是怎麼死的我並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敢接話,誰知道陳偉會不會憤怒之中在將怒火發在我的身上。

但是看着眼前的陳偉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他面無表情的樣子看在我的眼裏卻有些可憐了。。

不過既然提到了李子峯的死了,我心裏不免有些好奇了起來,雖然我知道李子峯一定會死,但是我卻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想到這以後我不免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陳偉。

陳偉看了我一眼,好像一眼就看出來我心裏在想什麼了,對着我緩緩的說道:“李子峯已經死了,我想你應該知道的?”說到這的時候陳偉頓了一下“從昨天你們給他剪紙的時候我就能感覺到,那剪紙不簡單,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的剪紙和小紅有關係吧?”

我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陳偉,趕忙恢復了神色,衝着他搖了搖頭說道:“你說的什麼我並不知道。”說完以後我裝做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看着他。

陳偉倒是也不生氣的樣子,此時的陳偉給我的感覺跟像是一個看穿一切的人,我不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感覺,但是我依舊是對他沒有什麼好感。

陳偉靠在沙發上看了我一眼,又擡起頭看着天花板,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昨天我就知道了,你們不想讓李子峯活着了,那剪紙裏面我能感覺到小紅的存在,但是我卻沒有說出來,你知道爲什麼嗎?”

我看了一眼陳偉問道:“什麼?”

“你也不用裝出這幅樣子。”陳偉自嘲的笑了一下,繼續說道:“因爲我害死了小紅的那天,我心裏就過不去這個坎,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做出來那種豬狗不如的事情,我知道我也該死,我和李子峯一樣該死,我們都是害死小紅的罪魁禍首,如果說,誰最應該死,那麼我想一定是我。”

我看到陳偉這幅樣子心裏不禁嘆了口氣,我管不了那麼多,他是死是活,與我無關,我,我師傅,柳三爺,我們不過是一個路過的人,至於怎麼做,還是在於蔣小紅,蔣小紅既然已經將李子峯殺死了,那麼陳偉應該也活不了多久了,這是我心裏的想法。

而這個時候陳偉突然回過頭看着我,眼神有些凌厲,看的我頭皮一陣發麻。

“你知道李子峯是怎麼死的嗎?”陳偉直直的盯着我說道。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但是既然陳偉都已經說到了這裏了,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他要是真的想動手殺我,那我逃跑就是了,想到這以後我壯着膽子看着他問道:“李子峯是怎麼死的?”

“他昨天晚上回到了家裏的時候就死了,我早上開着車去接他上班的時候,他就死了,你知道他死的有多慘嗎?”陳偉這句話像是對着我說的,又像是說給他自己的。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他,但是卻沒有說話。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沉悶了,我坐在沙發上也是緊緊的攥着一把冷汗,我害怕這個陳偉會突然對我發難,我這麼小的個頭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了。

良久,陳偉回過神以後看着我說道:“他死的時候全身都是抓痕,眼睛,鼻子,耳朵,就連嘴巴里面都是血,七竅出血的樣子你知道嗎?你這麼小的年級,你一定沒有見過吧?”說到這以後陳偉忍不住笑了起來“就連我這麼大的人,進去的時候都懵了,滿屋子都是血,滿地都是慘字,我想象不到李子峯到底是被小紅折磨到了什麼程度才死去,就連地上還有一封李子峯親手寫下來的血書。”

“血書?”我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什麼血書?”

“李子峯自己的血書,他把自己生前所做的一樁樁一件件的壞事都寫了下來。”說到這以後陳偉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笑容有些怪異的樣子“就連李子峯身邊的幾個朋友兄弟也都沒逃過,全部都死了,這些人都是玷污過小紅的人,他們都沒有逃過去,我想,呵呵,我也逃不過去了。”

我此時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沒有想到李子峯會死的這麼慘,甚至沒有想到蔣小紅會這麼狠毒,不過想來也是正常,畢竟如果沒有李子峯也許蔣小紅也不至於淪落至此。 065 找我師傅

只見屋裏一片漆黑,可是我卻看得很清楚,在我房間窗戶的地方站着一個人影,一個黑色的人影,窗簾也被外面的風吹動的四處搖晃,但是那人影卻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我看到這個人影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清醒了,是嚇的清醒了,我趕忙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隨手就把房間的燈打開了,可是燈打開了以後,房間裏卻突然什麼都沒有了。

窗戶的旁邊哪裏還有什麼人影呢?

難道是我看花眼了?我心裏暗暗的想道,隨即,我準備關燈繼續睡覺的時候,房間裏的燈開始一閃一閃的了,房間裏也是一陣黑暗一陣亮光的。

我心裏有些慌了,我師傅也不在,真的遇上了鬼,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一邊默默的祈禱着,一邊安慰着自己,沒事沒事的。

誰知道我越想反而越壞事,房間裏的燈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只見的窗戶突然颳了一陣陣的冷風,這真冷風吹的我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我心裏隱隱有些害怕,我平日裏也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啊,爲啥還會遇見鬼呢?

而且現在的感覺,我可以肯定,我遇見鬼了。

就在這個時候,窗戶邊的黑影出現了,我看不清那黑影的模樣,只能看清是一個模糊的影子,我緊緊的抱着被子看着他問道:“你,你,你是誰啊?”我說話的語氣都有些哆嗦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模糊的黑影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聽見這個笑聲以後忍不住有些納悶的看了一眼她“你是?”

這個笑聲有些耳熟,我總感覺在那裏聽到過這個聲音,果然,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燈一下子就亮了,我這個時候纔看清楚這個模糊的黑影,不是別人,正是蔣小紅。

此時的蔣小紅看着像是一個遊魂一樣,她看着我笑了起來“小弟弟,沒想到你的膽子這麼小。”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眼前比我大好幾歲的蔣小紅說道:“大姐,你下次不要嚇我了行不?我膽子小的很,還好你是嚇我,你要是嚇我師傅或者柳三爺的話,沒準他倆大手一揮,你就魂飛魄散了。”

蔣小紅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走到了我的面前,不,準確的說是飄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師傅他們怎麼都沒有在家呢?”

我跟着聳了聳肩,對着她說道:“我師傅他們去外地了,至於去多久我還不知道,我師傅說如果你回來了的話,就讓我把你暫時放在收魂瓶裏,躲在那裏你不會受到外界的干擾的。”

蔣小紅衝着我感激的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了,小弟弟。”說到這以後蔣小紅像是想起來什麼了一樣,看着我問道:“對了,小弟弟,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也衝着她笑了笑,說道:“我叫姜貴!”

“見鬼?”蔣小紅忍不住重複了一遍。

阿西吧,我心裏忍不住咒罵了一句,蔣小紅已經不是第一次唸錯我名字的人了,想到這以後我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說道:“姐姐,我叫姜貴,蔥薑蒜的姜,貴人的貴。”

“哦哦,姜貴,聽着跟見鬼似的。”說完以後蔣小紅笑了起來。

我無奈的看了一眼蔣小紅,沒有繼續說話了。

“姜貴弟弟,這次的事情謝謝你們了,如果沒有你們,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來什麼樣的事情…”說到這以後蔣小紅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跟着嘆了口氣,看着她說道:“好在你現在大仇已報了,等我師傅回來了,我相信他們一定會送你去投胎的了,等來世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蔣小紅笑了笑,嗯了一聲,對着我繼續說道:“你們都是好人,我現在大仇已報了,心裏也已經了無牽掛了。”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開口問道:“姐姐,你最近都去哪裏了?陳偉怎麼樣了?”

蔣小紅聽到我提到陳偉的名字的時候,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子,跟着她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會不會對陳偉下手,但是當我殺死李子峯的時候我就回家了,看了看我的父母,當我回來的時候我才知道,陳偉已經死了,陳偉跟我一樣,都是跳樓自殺的。”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我心裏不禁想到,陳偉離開時候的場景,那天陳偉走的時候,其實我就應該知道,他應該會自殺了,但是我卻沒有想那麼遠,不過陳偉既然也已經離開了,那麼這場恩怨是非也就到此終結了吧。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蔣小紅說道:“也許,這一切都是註定的吧,他既然已經離開了,那麼你也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蔣小紅笑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其實在我不知道陳偉死了的之前,我心裏還是非常的恨他,我想殺了他,想將他千刀萬剮,可是當我知道他死的了的時候,心裏卻還有些難受,我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說到這以後蔣小紅對着我笑了笑說道:“不過,我希望來世也就不會再有這些事情了。”

我沒有說話,至於下一輩子的事情誰也不知道,誰是誰非這一切都結束了,來生的事情只有來生纔會知道了。

蔣小紅看着我繼續說道:“我這幾天回家看了看我爸媽,雖然他們看不見我,但是我能在離開前看見他們一面,我心裏也挺滿足了,現在我也算是了無牽掛了。”說完以後蔣小紅模糊的鬼影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離別總是傷感,此時的蔣小紅雖然嘴上說的是了無牽掛了,其實內心還是充斥着一種濃濃的不捨吧,畢竟這些地方她曾經來過,下一世,沒人知道她會在哪裏了。

坐在一旁的我嘆了口氣,對着蔣小紅說道:“等我師傅回來了,我就讓她送你去輪迴去!”

蔣小紅嗯了一聲,我跟着起身,看了她一眼說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下收魂瓶。”說完以後我便衝着我師傅的房間走去了。

找到了我師傅的收魂瓶以後,我便回到了房間裏面,蔣小紅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你陪姐姐聊會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