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這裏就是谷極山山腳,這谷極山在實則就是崑崙山脈的一條支脈。而這條支脈的形式卻不怎麼好,如同一條斷龍。

首尾斷開,不是什麼吉祥的地勢。

不過了,我們可管不了這些。我們來這裏只是來找人的,可不是看風水盜墓或者埋人的。

付了錢,麪包車師傅就和打了雞血似的,掉頭就跑。不過他領走之前告訴我們,說如果我們想回去,只要沿着這條公路走。走快點,五個小時就可以平安抵達朗如鄉。

而且他還好心的贈送了我們半箱礦泉水,見他匆匆忙忙的樣子,又開了開我背後那高大巍峨的谷極山。

並且好似聽到山中隱隱有怪異的聲音傳出,我心中不由的打起了響鼓…… 不一會兒,送我們來這裏的麪包車便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之中。

對於五十里地,我們到不怎麼擔心。就算與上了沙塵暴,只要我們屏住呼吸。養氣凝聲,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來到這裏,最爲擔心的是。這背後的谷極山,那種的感覺。我內心深處竟有一絲隱隱的害怕。

我說不出那種感覺,就是那種來至本源的恐懼感。

雖然很是微弱,但他的確存在。不過就在我仔細觀察背後的那種巍峨大山的時候,文華卻突然開口道:“幾位,那位大師就住在這大山之中。”

可能此時除了我有那種感覺以外,其餘人都沒有那種感覺。姬無雙等人甚至還很輕鬆的模樣。

隨後,我們在文華的帶路之下,向着谷極山走去。這裏那叫一個荒涼,別說樹木了。就他孃的一根草我都沒有看到過!

除了亂石,就是黃沙。其餘的啥也沒有。

普通人要是來到這裏,比如文華,才走半個小時。就喊不行了,第一這地兒又黑有暗,根本就看不着路。

第二,天氣乾燥,口乾舌燥不說,爬山還極度消耗身體中的水分和體力。

但即使如此,文華也咬着牙,在我們的攙扶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而我們幾人都有道氣護體,對於這裏的乾燥多少能抵禦一二。

這山中有一條小路,盤山而上。而小路的另外一側,則是百米懸崖。人要是摔下去,肯定會死的很慘。

就在我們在山中走了約一個小時後,現在時間已經到了十點半。文華說,我們錯誤估計了時間。我們至少還得走一個小時。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周圍突然想起“吱吱吱”的聲音。開始只有一點點,但後了卻變得很是密集。

而這些聲音剛一出現,熱依木前輩便突然大叫一聲:“不好,這是蛇蟻!”

“哎呀,我們完了。被蛇蟻盯上,我們都完了!”文華大吼大叫,心中恐懼。

這也難難怪,這種東西是有些厲害。是一種很是原始的生物,個頭要比一般的螞蟻大上好幾倍。最大的,甚至和黃蜂一般大小。

這種螞蟻和亞馬遜叢林中的行軍蟻差不多,所過之處,沒有活物。

被他們盯上的獵物,也是萬難逃過。沒想到我們在這裏遇上了這東西,還真是有些傷傷腦筋。

姬無雙不瞭解這種東西,只是在車上聽司機師傅說,這種螞蟻吃人。而且數量龐大,最近一段時間,朗如鄉周邊突然出現了很多,說都是谷極山爬過去的。

這也是爲何,司機師傅聽說谷極山時,心中猶豫的原因。

至此,姬無雙當場便對着熱依木前輩開口道:“前輩,這些東西好似把我們包圍了,我們該怎麼辦?”

熱依木在這裏生活了幾十年,與這種東西也打過幾次交道。此時只見熱依木當場開口道:“我有一咒術,可傷着些蟲卵,但這裏不是施展的地方,你們我們必須得去一個寬闊的地兒去!”

文華一聽到熱依木如此開口,心頭雖然害怕蛇蟻。但也想保住性命,當場便開口說道:“往前走不遠,便是一處石臺,哪裏比較寬闊!”

一聽到文華說出這話,我們那還敢怠慢?因爲我已經看到那蛇蟻已經出現子在了我們的視野之中。

密密麻麻,周圍全都是,每一隻的個頭都很大,那是平常的螞蟻可比?最小的也有小蜜蜂那麼大,最大的甚至比大黃蜂還要大上一倍。

尼瑪,還好老子沒有密集恐懼症,要不然看着見這密密麻麻,滿山崖都是這東西的話,我肯定會被嚇得走不動路。

此刻我不敢遲疑,當場便大吼一聲:“不好,蛇蟻來了!快跑。”

不用我提醒,衆人也都發現了這些蛇蟻。此時誰敢多停留一步?全都轉身就逃,我們身懷道法,但要想大規模打擊這些蛇蟻昆蟲,還真不好辦。

我們情況之間便開啓了天眼,同時我一掌就拍在了文華的腦門之上,我注入我的道氣。用其壓制文華的陽火,讓他也可以在黑暗之中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我在幫助文華開眼之後,文華還有一些發楞。我當場便不好氣的開口道:“楞什麼,快逃啊!”

此時熱依木等已經跑出了五六米遠,文華在被我驚醒之後,也是迅速的反應了過來。當場便與我向着山道深處跑去。

我們以前以後,迅速逃跑。我在後面護着文華,而熱依木在前面開路。而我們身後,則跟着一羣蛇蟻。

這些蛇蟻身上善法出一種怪異的味道,很是難聞。

不過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只能找些離開山道。快一些抵達文華口中的寬闊石臺。

但還好,蛇蟻雖然數量驚人,但速度卻不是很快。我們在山道上戰戰兢兢的跑了十分鐘後,終於來到了文華口中的寬闊石臺。

而我剛來到這裏,便聞到一股血腥味。而且地面也呈現出暗紅色,這尼瑪那是什麼石臺?這分明就是一處祭壇。

此刻除了我,熱依木、姬無雙都發現了異常。感覺這養鬼師居住的地方實在是太過詭異。

這處祭壇明顯不是最近幾年修建的,怎麼看都有幾百年了。而且周圍的山壁之上,還有一些古老的石雕。

刻紋詭異,但明顯可以看出。他們好似在祭拜一條大蛇,一條可騰雲駕霧的大蟒蛇。

但這會兒也沒有時間來欣賞這些,畢竟那些蛇蟻已經開始畢竟我們了。

所以我很是凝重的對着熱依木前輩開口道:“前輩,這裏你能否施展道術?”

熱依木見我這般問道,當場迴應了一聲:“可以,你們護住文先生。這些蟲卵就交給我了!”

怪物安保公司 說完,熱依木直接咬破右手手指,然後迅速在自己的左手上畫了一道血痕。

緊接着,熱依木前輩雙手迅速結印。這些指印很是奇怪,並且怪異,別說看過。我感覺根本就與我們內地的手印結髮不同。

在熱依木前輩結印的時刻,蛇蟻已經距離我們不足五米。而我這會兒也提升道氣,如果這些蛇蟻在距離我們近上個一兩米。我就會在第一時間放出道氣。

直接用強大的道行鎮殺,但熱依木前輩卻不給我這樣的機會。因爲他這會兒已經結印完畢。

他最終做出一道施法印“劍指”同時熱依木前輩突然道吼一聲:“急急如律令,開!”

此言一出,熱依木雙眼猛的一睜。雙掌當場便向這蟻羣拍出,當場就發出“砰砰”兩聲巨響。

緊接着,只見兩道紅光直接射想了蟻羣。

說也奇怪,這些蟻羣在觸及到這些紅光之後,竟然無憑無故的自動燃燒了起來。蟻羣被紅芒點燃,全都發出更大的“吱吱吱”聲。

並蛇蟻全當場就亂了套,不斷的四處衝撞。結果偌大的蟻羣,當場便死傷無數。

見到這兒,我、姬無雙、千雲香,都第一時間望向了熱依木。

臥槽,高人啊!這丫的什麼道術?一掌就能大火。而且剛纔那紅光所過之處,就連石壁都被燒黑了。

這實在是太過嚇人,這溫度得有多高?連石壁都可以在頃刻之前被燒黑?

在我們驚訝之中,最爲驚訝的還是文華。 地球征服萬界 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在接觸到了小鬼之後,才認識到了神鬼之說。

現在見熱依木前輩施展道術,着實把他震驚得掉落一地下巴。

說不定他這會兒還有拜師求學的衝動,不過這些都是我的想法,至於是不是如此,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隨着蛇蟻羣被大火灼燒,熊熊烈火頃刻之前便在這半山腰的祭壇之上出現。也不知道有多少蛇蟻死在了大火之下。

而炙熱的溫度,也逼退了蛇蟻。五分鐘後,蛇蟻剩餘的大半蛇蟻消失。只留下一隻只焦黑的蛇蟻屍體,同時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焦香”。

見蛇蟻退去,我當場便來到熱依木身旁,然後對着他笑了笑同時開口詢問:“前輩,你這是什麼道術?竟然可以劈出兩道紅芒火焰?”

在我詢問的同時,姬無雙和千雲香也聚了過來,好似對這種道術也很是感興趣。

熱依木笑了笑的,並沒有隱瞞,直接開口回答道:“這是我融合了南洋術,和內地道術,自己研發的一種新型咒法!”

自己研發的?這幾字不由的讓我們睜目結舌。道術這種東西幾乎都是傳承,能自己研發,那絕對是當世大能。

沒想到這西域之地的熱依木,便是其中之一。

這不得不讓我心生佩服,我直接揖了揖手。再次開口問道:“不知道前輩,這咒術叫何名?”

熱依木微微一笑:“火炎咒!”

“火炎咒,好霸氣的名字!”千雲香不由的在一旁附喝一聲。

而我在聽說這個名字的時候,有一種衝動,那便是學習這種咒術。

可是那個時候不容我提這些,畢竟我們來這裏。是爲了尋找那賣鬼的養鬼師。

在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同時觀察周圍再沒有了蛇蟻之後,我們便再次向前趕路。

文華說,只有在往前走半個小時,我們就會到了。接下來的路程,我們再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我們沿着山道繼續往前,左拐右拐終於在半個小時後,來到了文華所說的位置。

這裏是一個山洞,山洞很大。高至少三十米、寬也也有十幾米。

шшш_тTk ān_¢ O

洞內漆黑無比,就算我們開着天眼,也看不清裏面的東西。但這不算什麼,最讓我驚訝的是。

這裏這洞窟的兩側,竟然有很多蛇的雕文。這些雕文雖然古怪,但竟讓我想到了陰山背後的蛇窟…… 我們沿着谷極山一路攀爬,最終繞到了谷極山內側。

可剛到內側不久,我們便到了文華口中的指定位置。這裏是一處山洞,文華說那位養鬼師便居住在這山洞之中。

不過我們剛到這山洞門口,我便被這山洞所吸引。因爲山洞口周圍有很多石頭雕文,看上去很是古老,也不知道有了多少年。

但這些雕文的花式,卻與我在陰山背後的大裂縫蛇窟所見到的雕文,竟然有八九分相似。

很明顯可以從這些石頭雕文中看出,這裏好似崇拜蛇。之前的祭壇有蛇雕文,現在這裏也有。

而且這裏的位置明顯高於祭壇,說明這裏的重要性比祭壇還高。又或者說,祭壇所供奉的東西,就是供奉給居住在這山洞中的生靈。

或許說,這裏供奉的就是蛇。

如果常棕藍等蛇族沒有沉睡,我肯定會把他們喚醒。讓他們來見一見這山洞,說不定這裏與他們陰山蛇族還有一些聯繫也說不準。

震撼與猜測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不一會兒我便恢復到了平靜之中。管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們先見了養鬼師再說。

我們沿着山道,一步一步的靠近黑洞。當我們距離黑洞還有數米的時候,文華突然停了下來。

我見他停了了下來,便開口詢問:“文華幹嘛在這兒停下來啊?”

文華聽我詢問,直接回應道:“裏面的大師有規矩,我們不能直接闖進去,必須在這裏喚門!”

聽文華這般說道,我不由的點了點頭。他說得也沒錯,我們就這般闖進去,實在是有些無禮。

所以我們全都停了下來,然後又文華在門口喚門。文華拉長了嗓子:“大師、大師!”

隨着文華一口一個大師,聲音在山洞之中迴盪。這谷極山內側也出現了回聲,在這漆黑的夜裏。突然出現了回聲,如果膽子小一點的人,恐怕還會感覺到害怕。

也就在文華喊了七八聲之後,這漆黑的山洞之中,終於出現了回聲。

聲音很是蒼老,並且沙啞:“別喊了,進來吧!”

衆人聽到有人答應,都是一喜,畢竟終於要見到正主了。

隨後,我們一行五人陸續走進了山洞之中。因爲我們都開着天眼,所以山洞中的事物看得很是清楚。

這山洞不像是一處天然的溶洞,因爲有人工開鑿後的痕跡。同時在山洞之中,不時有鬼影閃爍。

不過都是一些不成氣候的小鬼,分分鐘都可以滅殺他們。

但話又說回來來,這山洞之中居住着養鬼師。這洞裏要是沒有鬼,那可就奇怪了。

超品命師 我們在山洞之中走了幾分鐘,突然見到不遠處的山壁下有點點燭光。而燭火的旁邊,正盤坐着一個枯瘦的老者。

見到這老者,文華當場便扭頭對我們小聲的說道。說這就那名養鬼師,至於這養鬼師的名號,他卻不知道。

聽到這些消息,我們也沒追問,只是點了點頭。當我們來到那名養鬼師約五米的時候,我們所有人都聽了下里。

我正準備揖手問好,請問名號的時候。那名養鬼師卻突然發話道:“你請的小鬼功德圓滿,已經走了嗎?”

養鬼師的聲音不大而且很是沙啞,但聽到這話,我們都知道這是對文華說的。

文華也不敢怠慢,畢竟他的鬼就是在這兒請的。

文華當場便開口回答道:“大師,是的、是的!這幾位大師已經幫助我把小鬼給送走了!”

話音剛落,養鬼師緩緩的擡起了頭,把目光投向了我們幾人。

見那老頭看我們,我當場便揖手開口道:“前輩,晚輩李炎有禮了!”

我剛一開口,姬無雙、千雲香、熱依木也都揖了揖手。

但都是有好的揖手,並沒有說話。很顯然,我便是這羣人的話語人。

那老頭見我開口,並沒有對我回禮。而緩緩的說道:“李炎,沒聽過。不過你爲何要送走我的小鬼啊?”

我不隱瞞,直接說出了原因。說如果不送走小鬼,恐怕文華活不過三天。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我剛說出這話。那老頭兒便勃然大怒:“哼,請鬼憑自願。你們這是強送,折了小鬼來世的運勢!”

見老頭髮怒,同時周圍忽然陰風陣陣,耳邊隱隱有厲鬼吐氣的聲音。

不過我卻好不退縮,直接回應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小鬼借得那麼多的運勢。來世成人已經足夠,並且宿主已經付出了相應的代價,我們只是送小鬼去他應該去的地方,怎麼就叫強送呢?”

“哼!強詞奪理。不知道幾位道友來我這裏,所謂何事?”這老傢伙好似有些不悅。

聽到此處,我也不怠慢。直接說明來意:“前輩,中原之地妖道橫行,我正派聯盟遭受重創。晚輩奉盟主青雲道長之命,尋找那些久居荒野中的前輩高人!”

那人聽我這般開口,嘴角露出一絲弧線,然後呵呵呵的笑了幾聲。

“宋青雲成爲了中原白派的盟主嗎?”聲音很是沙啞,聽得這發毛。

不過我在聽到他這般開口後,卻感覺心中一喜。這意思很明顯,這老頭兒一定認識宋叔。

我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是的。宋叔已經乃當世白派盟主!”

“宋叔?你與宋青雲有何關係?”老頭兒疑惑的詢問。

而我也不隱瞞,直接說我師傅與宋青雲是結拜兄弟。同時還說出我的師傅的名字。

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我說出我師傅的名字,張大錘的時候。那老頭兒竟然無故發笑。

“哈哈哈!哇哈哈哈……”

見這老頭和神經病一般,我們所有人都不解。不過我還是耐着興致開口道:“前輩,不知道你爲何發笑?”

“沒想到你是張大錘這老小子的徒弟,張大錘可好,不知道死了沒有。”老者的聲音大了些,但我明顯可以感覺到,他的心情變得好了一些。

不僅如此,我還從他的話語中聽出,這老頭好似還認識我師傅。

所以我再次對着那老頭兒揖了揖手,然後繼續開口道:“前輩,吾師已經逝去多年。不知前輩與我師傅有何關係?”

我這句話還沒說話,盤坐在燭火旁的老者卻猛的睜眼,當場便低吼一聲:“你說什麼?張大錘死了?”

見他心情激動,我有些不解。但還是迴應道:“是的,我師傅已經死了!”

在我說出這句話後,那人沉默了少許。直到過了一分多鐘後,才長嘆了一口氣兒。

“張大錘啊、張大錘啊,哎!”老者好似有些感傷。

見他如此,我隱約間感覺。這老頭不僅認識我的師傅,甚至與我師傅還有一些關係。

所以我接着開口道:“莫非前輩與我師傅是舊識?”

“我之所遠遁西域,接應你師傅所賜!”說到後半句,老者的話語便的凌冽了起來。

不過我卻沒有感覺到殺意,只是語氣之中有些氣憤罷了。

接下來,這老頭終於透露出一些有用的消息。這老頭兒沒有說名字,只說了自己的道號,叫做末葉道長。

話說三十多年前,我師傅那會兒還沒有收養我。當時我師傅雲遊四海,在山東半島遇見了現在的末葉道長。

末葉道長那時候就一個小道,也是靠養鬼爲生。不過這小子專門給福貴人家養鬼,而且喜歡下絆子。

也就是說,人爲的改動小鬼的思路,讓小鬼誘使主人犯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