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聞言,許濤不禁心頭暖洋洋的。他點點頭。但是,聽了炎無雙的話,許濤卻是為他的夥伴們擔憂起來。

雖然開始的時候任天狂已經說明過這聯賽的危險性不小,但當時眾人還未如何在意。現在看來,卻不是一般的危險。而是直逼死亡的生命危險!

究竟能否安全在其中度過一個月的時間,這對不少人來說都還是個未知數!

在麒麟所和玄武門的修士都傳送完之後,便只有白虎堂的人了。而聶骨王也特許他們一次過來六組學員。

很快,白虎堂的學員也傳送完了。只剩下許濤這些特殊情況的學員了…… 像許濤這種情況的人,朱雀閣有兩位,白虎堂兩位,玄武門沒有,麒麟所一位。總共六人!

聶骨王突即喝道:「剩下的六人一起過來吧。」

聞言,許濤自是要飛過去的。就在這時,炎無雙最後說道:「如果『火襲刃』都救不了你的話,就使用那招吧,雖然還沒有練成……但完成入魔還是可以的……」

許濤正在行動的身體突即戈然而止。而後,沉默的微微點頭。隨即,便又繼續飛行。來到那個球形漣漪之前。

望著許濤離去的背影,炎無雙突即有些悵然。自己幾年前收其為徒的時候,許濤連元陽之力外放都還做不到。現在卻已是站在同齡人中的高峰了……

除此之外,炎無雙更是有種莫名的擔憂。這種擔憂似乎只是一種時隱時現的感覺。同時,炎無雙對這三荒蠻域也有一種隱隱的忌憚感。似乎其中有什麼讓他十分懼怕的東西存在……

沒有回頭去看炎無雙。許濤只是默默的懸浮在球體漣漪旁邊。

隨即,那聶骨王道:「你們趕緊進去吧。我會把你們單獨傳送到三荒蠻域內。如果同院的兩人想在一起的話,可要再等一會兒。因為轉變傳送人數也需要不少時間。」

聞言,許濤可沒有在遲疑什麼。沒有和他一樣是青龍院的學員了。所以,他也不必再等下去。

於是,許濤心一恨竟是猛的衝進球形漣漪之中。

本以為自己決不會再回頭望炎無雙一樣的他,在最後進入漣漪時卻不由自主的回頭望去。

許濤在那短短的一瞬間只是見到炎無雙在原處沖自己微笑。隨即,許濤的眼眸便被強烈的光芒刺激得閉合上了。

身體傳來一陣細微顫動,當平靜下來時。許濤睜開眼眸,他卻發現在自己的眼角處竟是濕潤了。

這幾年來他幾乎每天都要和炎無雙見上一面,而最近這十多天更是時時刻刻都呆在一起。而現在卻要和他分別一個月之久,說實在的,許濤沒有傷感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份傷感並不會使許濤痛苦。只會讓他在今後的比賽中更加努力!

許濤在睜眼的時候的自然不只發覺了自己眼角的淚水,更是看到了被例為禁區的三荒蠻域。

展現在許濤眼前的乃是一片樹林。而這樹林卻和青龍院的不一樣。這裡的樹林可要原始得多,在那些高大的樹木表面上竟是有這一層厚厚的青苔。

雖然現在是白天,但身處樹林之中的許濤卻是覺得這裡很陰森。原因是這片樹林實在太密了,而且樹木都很高大。隨便一顆樹起碼都有五十米高。

樹木把外面的光芒阻擋住,這裡也就顯得昏暗,陰森。而且,溫度還十分的低。若不是許濤是火光系的修士的話,他可能也會覺得冷吧。

沒有多想什麼,許濤快速的躍起。在樹枝上借力,一蹦一跳的便到了一顆高大樹木的頂端!

許濤站立其上,他眺望遠方。卻發現這裡卻是一望無際的樹林。碧綠的海洋一直延續到天邊,一陣狂風襲來,那裡的碧綠色就會涌動起來。

見狀,許濤不禁皺了皺眉。他暗想道:「這三荒蠻域果然廣遼。這裡應該只是邊緣地帶,沒想到就長有如此茂盛的樹林……」

隨即,許濤不再觀看四下碧綠的樹木。而是抬頭仰望。

忽即,許濤的瞳孔卻是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怪物一般,縮成針眼大小……

在許濤眼睛所仰望到的範圍內。他看到了這三荒蠻域上方的天空竟是在起落著漣漪浪潮。

這裡的空間漣漪並不像空間隧道那樣洶湧,只是如同平靜的海面會有的波動一般。

隨即,空間結界四字在許濤心頭浮現。

是的,呈現在許濤眼帘的正是空間結界。這是一種十分玄奧的法術,能夠扭曲並控制一個平面內中的空間。使其變得十分堅硬,從而達到封禁其中空間的目的。

而許濤先前在三荒蠻域望這便時見到時隱時現的碧綠也正是這空間結界的緣故。

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許濤嘆息道:「這也太誇張了吧。三荒蠻域這麼大的地方竟然也用空間結界封禁起來了!」

是的,如許濤所想,不止是他所望見的這片空域。就連整個三荒蠻域都被同樣的空間結界封禁了。

所以,其中尋寶的總學員只能呆在三荒蠻域內。直到一個月後聯賽結束。因為憑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的實力都無法打破這空間結界的封禁。

而許濤所見到的這片空間結界似乎離得地面有五百米左右,這到絲毫不影響許濤他們在三荒蠻域中活動。

感嘆了一會兒,許濤卻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院校高層既然決定要用空間結界封禁三荒蠻域自然有他們的道理。許濤也想去追尋那麼多……

隨即,許濤也不知是從哪兒將蔚千暴發給他的青色菱形寶石那了出來。旋即,只見其對寶石內釋放了一些元陽之力。而後,一張羊皮地圖便是出現在他手上。

而在羊皮地圖也正是蔚千暴發給他們的那張。

許濤在樹頂仔細的觀摩這地圖。很快,許濤似是看出了什麼名堂。他自語道:「從這裡到泯滅之谷似乎也不近啊,沒個十幾天是到不了的……」

「我還是一直朝那邊趕去吧,在途中也可以搜尋靈物。這樣也省的我到處亂找!」

語罷,許濤收起地圖,朝他所分辨出的泯滅之谷的方向掠去……

許濤的運氣其實有些背了,他被傳送到了三荒蠻域的外圍地帶。這裡離得中心的泯滅之谷卻是十分遙遠。以許濤的速度,不出意外的話也要十天才能趕到那裡。可見這三荒蠻域的廣遼!

而此時,三荒蠻域外面六大院校的領隊和聶骨王所在的地方。

所有的學員都已經被傳送進入三荒蠻域中后,幾位法力高深的神仙在函詢了幾句后皆是自顧自的打坐修行。

他們要一直呆在這裡直到一個月後聯賽結束。那時這些導師就要到三荒蠻域中取統計各學院學員收集到的靈物的靈力值!

這裡飄蕩的雲煙漸漸變得昏暗了。七人修習得有一會兒了。

突即,剛從修鍊中醒來的朱雀閣領隊對那聶骨王笑問道:「骨王,你可知道這三荒蠻域的底細?」

聞言,不止是聶骨王,就連其他五位導師也都停止修鍊。

聶骨王平淡的說道:「它是神界的低級修士的禁區。裡面倒有不少靈物,也有一些低級凶獸。但沒有出奇的,你問這做什麼?」

朱雀閣的領隊笑道:「骨王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在這裡時不時會感覺到從三荒蠻域內傳來的不詳徵兆啊。似乎那裡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聞言,其他五位導師皆是連連點頭。他們自是也感應到了這些。

炎無雙也道:「嗯。我和朱雀閣領隊有同樣的感覺。不知三荒蠻域內是不是真有什麼古怪?」

隨即,六位導師皆是望向聶骨王。而聶骨王沉思了一會兒,道:「這個我倒是知道些眉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炎無雙介面道:「但說無妨!」

聶骨王點點頭,隨即道:「我曾在神王宮的一本古籍中看到過有關三荒蠻域的描述。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書了,而其描述的三荒蠻域卻和我們眼前這個大不相同。只是名字一樣罷了。」


朱雀閣領隊追問道:「古籍上面是怎麼說的?」

「劇古籍記載,三荒蠻域,乃極惡之地,曾是妖仙魔將聚交會友的地方。一次妖魔匯聚在此處,神王得知便派遣神兵天將前來征討他們。經過一番大戰,那些妖魔自是被天將降服。幾乎所有妖魔都被就地制裁,只有一魔法力高強,無法斬殺。」


「這隻妖魔倒地是誰古籍上沒有詳細的記載。只說是叫什麼……轉天炙魔王,乃洪荒異獸王——炙皇飛龍所化。」

聶骨王繼續道:「眾天將使了無數招法都無法將其擊殺,但是又不能放虎歸山。所以,天將們便集合神力將其封印在三荒蠻域之中……」

聞言,炎無雙突即暴喝道:「什麼?竟有妖魔在三荒蠻域中!」

聶骨王道:「綜上便是古籍所述,只是一個故事罷了。連三荒蠻域的外表描述都沒有。可能根本就沒有這個地方,而這裡只是恰好和它名字相同。」

隨即,炎無雙才平靜了許多。他思量了一會兒,說道:「難道就沒有神仙研究過這件事嗎?」

聶骨王答道:「好像是沒有,不過不必擔心。就算是真的,那妖魔王也被天將封印了。不會再出現了!」

炎無雙點點頭,若有所思。隨即,望向三荒蠻域的方向。原本就已經很擔心許濤的他,現在是更加焦慮了。 三荒蠻域,一處茂密的原始樹林內。

這裡似乎很久沒人來了,除了長得無比粗壯的大樹外,幾乎儘是鬱鬱蔥蔥的綠草。

這些草兒長得很出奇,每一根都是那麼直挺挺的。而且足有一米身長,三指那麼寬。密密麻麻。

而就在這繁密的綠草之中,卻是生長著一個異類。

那是一朵花,準確的說是一朵霸王花。因為它長得實在是太大了。

光它的身長在這些草兒中就像是鶴立雞群了。而它的樣貌才是讓草兒們羞愧不已的地方。

它長約兩米,莖部十分粗壯。就像成年人的臂膀一般。呈現為一種十分淺淡的綠色。

而在這莖部的頂上,便是一朵冠形的綠色締結。在締結上又展開四片紅色的花瓣。

這花瓣可不像一般的花瓣那樣細薄。它顯得厚實,好像扯也扯不斷。其上的紅色也不一般,就好像是血染成的紅色。

只有四片花瓣,但卻不顯得零落。而且看著卻更美麗,因為這四瓣花瓣十分的寬大,不止有血一般的紅色。在花瓣的後部,更是有著奇異的鮮黃色的紋路。

四片花瓣共同圍成的中央卻更加奇異,那裡根本看不清樣子。只是見得泛著淡淡紅芒。

此花名叫赤血妖。乃是一樣靈物,但只是很普通的靈物罷了。

如果觀察仔細,你會發現在這赤血妖的體表正是亮著一層淡淡的光暈。這是它在吸納天地間的靈力!



而因為它能將靈力吸來,周圍的草兒才能長得這麼茂密。但是,它也只能在白天有細微光芒的照耀下進行吸納。

這赤血妖長在這裡卻是一枝獨秀。周圍的草兒只是陪襯。仔細看著這裡倒是有種十分安詳的感覺。

但是,如果你的視線再向外轉移轉。你會發現這裡其實並不安詳。因為正有戰鬥在進行。

那是一名少年和一隻蛇形凶獸的戰鬥。

少年穿著平淡,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如果真要說的話,也就是他的風衣比較顯眼。

他的風衣乃是最普通的藍色,短袖,沒有拉鏈。在風衣的背部,倒是有著一隻玄武的圖案。這玄武圖案也只是一片更加深沉的藍色而已。

而與他的戰鬥的蛇形魔獸甚是恐怖,體長足有十米。碗盆那麼粗。通體為奇異的紅色,但是又有藍色的紋路交映其上。

它的蛇眼乃是黃色的,看著卻是森然。而且,它在蛇謝吞吐間,總能使得周圍的空氣發生排動。

神界的修士也給凶獸劃分了有些等級,卻是簡易。倒都是按照和他們修士等級相應的層次劃分的。

比如一隻剛出生的凶獸,並且擁有一定的元陽之力的便叫一級初期凶獸。待得其長大一些,並且元陽之力也隨之龐大起來便稱之為一級中期凶獸。

一般普通的凶獸成年便擁有和神界的煉法術士抗衡的實力,那時便稱之為二級初期的凶獸。

以此,隨著實力的增強,凶獸的稱號就與能與之抗衡的修士相扶襯。所以,與培元學士抗衡的自是一級凶獸。煉法術士對應二級凶獸。華成修士對應三級凶獸……

而修士中的四個檔次劃分在魔獸中就是初期,中期,後期,巔峰之分。


這隻蛇形魔獸名喚赤血蛇,是一種只會棲息在赤血妖旁,並保護其的凶獸。

而這隻赤血蛇卻只是二級後期的凶獸。與那少年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因為少年在與之纏鬥了幾個回合后便是輕鬆將之斬殺。

只見得從藍色風衣少年手中凸顯出一把閃電鋒刃,隨即這鋒刃脫手而出,直襲赤血蛇。

閃電鋒刃迅猛十分,縱使那赤血蛇的速度也不可小覷,但終究不是它的對手。

閃電鋒刃在赤血蛇頸部一閃而沒,隨即,在赤血蛇被斬中的地方湧出一灘血液。接著,赤血蛇的身體便凝固。

最後,它那顆瞪著黃色蛇眼的頭顱突即掉落。眼看是不活了。

見狀,藍衣少年卻是得意的笑了笑。隨即,朝那赤血妖走去。

雖然剛經歷一番戰鬥,但這少年似乎完全沒有消耗。一頭柔順的黑髮隨著清風飄動,清秀的臉龐洋溢的笑容。乍一看去倒是一名正氣的少年。

來到赤血妖的面前,少年不禁為其鮮艷的外表感嘆。但是,沒過多久他便要動手摘取這樣靈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