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了秦巖的話後,孟超快速的穿上衣服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對秦巖說:“咱們走吧。”

秦巖笑了笑說:“果真神速,走。”秦巖跟孟超兩人直奔寒冰洞。

孟超說:“我只認識路,我現在的法力是沒有辦法進入寒冰洞的。”

秦巖笑着說:“你只要把我帶到寒冰洞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孟超問:“你到底是什麼人?我感覺你好厲害的樣子。”

秦巖說:“我不是好厲害的樣子,我是非常的厲害。”

秦巖出門後一直到天黑也沒有回來,九窈有些擔心的對周小雨說:“秦巖出去了一整天了都沒有回來,不會是有什麼事情吧。”

周小雨說:“別擔心,我想他一定是有自己的事情要辦,所以耽擱了。”

詩詩問:“恩人去哪裏了?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辦呀?”

周小雨說:“他出門去打聽一些事情,沒什麼太重要的。”周小雨知道詩詩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如果告訴詩詩她們幾人來自哪裏有什麼事情要辦,估計詩詩知道了他們的身份會被嚇到,所以她想還是不要告訴詩詩的好。

李天霸一整天無事,小白一直嚷嚷着讓李天霸教他法術,本來李天霸不肯教小白的,但是拗不過閒來無事這道坎,就半推半就的教小白法術了。

詩詩說:“恩人那麼厲害,你們都不用擔心他。”

詩詩跟九窈周小雨把她被秦巖怎麼救的事情給她們說了一遍,因爲實在是無話可說,就變着法的找話題。

周小雨給她們講她去世前跟當秦巖守護者之前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九窈對她們講她在唐朝的一些事情。

突然間詩詩問:“你們兩人原來不是魚人世界的人呀!”

九窈跟周小雨知道自己不小心說漏了嘴,九窈說:“詩詩你千萬不要傳出去,我們不是魚人世界的人。”

詩詩笑着說:“你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你們放心吧。”

周小雨對九窈說:“咱們兩個說着說着話什麼都暴露出來了,怪不得主人喜歡一個人行動。”

李天霸走過來說:“你現在終於承認你笨了吧。”

周小雨說:“你居然偷聽我們說話?是不是男人?” 李天霸覺得很搞笑,他一直就在這個屋內跟小白在一起修煉法術,他就算不想,她們三那麼大聲的聊天,他也能聽到。

李天霸說:“大姐,麻煩你以後說話小聲點,你聲音小點我就聽不到了。”說完李天霸走到了小白的身邊。

小白說:“李哥,你是不是閒的,沒事非得過去讓人家說你一通你就爽了是吧。”

李天霸說:“你小子是哪一邊的,這法術還想不想學了。”

小白趕緊在李天霸胸前用手捋了捋說:“別生氣呀,我這不是好心提醒你嗎?”

朕只想壽終正寢 李天霸問:“你這是提醒我呢還是笑話我呢?”

小白說:“我當然是提醒你了。”

九窈說:“我想出去轉一轉,你們在旅店呆着吧。”

李天霸說:“九窈公主我們一起吧,你自己出去要是有什麼事情,主人回來我們怎麼跟他交代!”

九窈說:“我能有什麼事情?就算秦巖想抓住我的話也得費一番功夫的。”

九窈公主的實力李天霸是知道的,李天霸說:“那好吧,你早點回來。”

周小雨對九窈說:“我跟你一起吧,我也想出去轉轉。”

九窈說:“那好,咱們走吧。”

詩詩可憐兮兮的問:“你們能帶着我嗎?我也想出去玩一圈。”

周小雨跟九窈公主兩人相視一笑說:“走吧。”

李天霸說:“你們三個女的想作伴出去就直說,你們三人一起出去,我也不擔心了。”

周小雨說:“我們還沒說一起出去,你就冒出來了。”

三人在大街上一邊轉悠着看街道兩邊賣的東西,一邊尋找秦巖。

正當三人在一個賣香包的攤位停留下來看香包的時候,詩詩的哥哥看到了她們。

詩詩哥哥直接走到詩詩身邊,對着詩詩的臉扇了一巴掌說:“你這死丫頭跑哪裏去了?居然跟着野男人跑了!”

原來詩詩的哥哥沒錢花了,就想到去醉花樓找詩詩要一點,他知道詩詩在醉花樓裏面工資很高的。

結果他去了醉花樓不但沒有見到詩詩,還被紅姨狠狠的打了一頓,他一邊捱打一邊問爲什麼打他。

紅姨就把詩詩跟着野男人走了的事情跟他說了。

他聽後非常的生氣,他把詩詩賣到醉花樓,是想讓詩詩不斷的賺錢供他賭博的,沒想到詩詩居然跑了。

現在他終於找到詩詩了,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詩詩。讓她乖乖的跟他回家,然後他再繼續把詩詩賣到醉花樓去賺錢。

九窈跟周小雨見詩詩捱打了,九窈立馬站在了打詩詩的男人的面前,周小雨立馬去抱被打倒在地的詩詩,周小雨問:“詩詩你怎麼樣?有沒有事情?”

詩詩對周小雨說:“我沒有事情的。”

九窈生氣的問打詩詩的男人:“你是什麼人?敢在大街上打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詩詩哥哥問:“你們是誰?我管教我妹妹關你什麼事!”

原來這個人是詩詩的哥哥,九窈已經聽秦巖跟詩詩說過了,他哥哥把她賣給了醉花樓的紅姨。

九窈厲聲說:“我是詩詩的新主人,你不是把她賣給醉花樓的紅姨了嗎?我替她贖身了,她現在是我的人,你膽敢打我的人,你是不是想進官府吃官司?”

詩詩哥哥明顯被九窈的氣勢嚇到了,他說:“你是她的主人,那你拿出證據來。”他捱打的時候聽說賣身契已經毀了,只要她們拿不出證據,就沒人能管他教訓他妹妹這件事情。

周小雨扶着詩詩站在九窈的身邊說:“你妹妹自己就是證據,我們在醉花樓爲她贖身的。”

詩詩哥哥哈哈一笑說:“你們在撒謊,爲她贖身的明明是個男人。”

詩詩哥哥說完,圍觀的百姓發出“奧”的聲音。

詩詩哥哥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立馬改口說:“你們不是她的主人,她就得跟我走。”說完一隻手抓住了詩詩的胳膊。

周小雨一腳踹在了詩詩哥哥的胯骨上,詩詩哥哥立馬飛出了三四米遠,周小雨不敢使用高深的法術,她怕被有心人看到了。

詩詩見哥哥被打,有些不忍立馬閉上了眼睛,畢竟血濃於水,就算她哥哥多麼的混蛋也是自己的親哥哥。

詩詩對九窈還有周小雨說:“我們不要搭理他了,我們趕緊走吧。”

詩詩的哥哥被踹了以後,倒在地上不起來,周小雨知道自己並沒有使用多大的力氣,詩詩哥哥完全是可以起來的,但是詩詩哥哥就是不起來,看樣子是想耍賴了。

詩詩哥哥說:“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公開行兇,我懷疑他們是叛亂份子,大家要替我做主呀。”說完在地上躺着哭了起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羣衆被他的演技折服了,有人說:“姑娘膽子這麼大,難道真的是叛亂份子嗎?”

有的人說:“我看這兩位姑娘神情不像普通人,看樣子跟叛亂分子好像,我們趕緊去報官,說不定還能拿到官府的賞錢。”

詩詩急忙反駁道:“你們不要胡說八道,她們兩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怎麼可能是叛亂分子,你們不要聽我哥哥瞎說八道。”

很多人都已經沒有興趣關係詩詩跟哥哥的矛盾了,大家都把心思放在了周小雨跟九窈的身上。官府的賞錢太有誘惑力了,寧可錯抓但不放過。

九窈跟周小雨對魚人世界還不是很熟悉,周小雨趕緊問詩詩:“詩詩,他們口中所說的叛亂分子是什麼意思?”

詩詩說:“七公主去世後,民間傳言是大公主害死的七公主,七公主從小就樂善好施喜歡幫助別人,她曾經救過清風營的營主慕寒,兩人自此成爲了好朋友,七公主死後慕寒誓言要殺了大公主替七公主報仇,清風營的人現在到處殺害大公主的親信,現在刑司部早已經下了命令,要絞殺清風營的叛亂分子。”

九窈公主說:“我跟周小雨可是女的呀?他們怎麼就那麼認爲我們是清風營的人呢?”

詩詩說:“清風營除了營主外所有的下屬都是女人,而且各個身手不凡。” 九窈跟周小雨瞬間無語了,周小雨對九窈說:“我們趕緊離開這裏,不然用不了一會咱們兩肯定進牢房走一圈。”

詩詩也着急的說:“小雨姑娘說的對,我們趕緊走吧。”

詩詩的哥哥聽見她們說要走,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擋住了她們三人的去路說:“你們不能走,你們兩可是叛亂分子。”

周小雨恨恨的說:“我看在詩詩的面子上饒你一命,沒想到你這麼不識擡舉。”

正當周小雨準備好好的教訓詩詩哥哥的時候,一羣官府的人把周小雨九窈等人圍了起來。

周小雨說:“沒想到官府的人動作這麼快?”

帶頭的官兵說:“我們得到舉報,說兩位姑娘是清風營的人,爲了證明二位的清白,勞煩二位跟我們走一趟。”

詩詩笑着對帶頭的官兵說:“官人,您肯定是認錯人了,你看我這兩位姐姐長得哪裏像清風營的人了,她們可都是好人呀。”

帶頭的官兵笑着說:“既然是好人,爲何不敢跟我們走一圈?我們好調查一番呀!”

周小雨說:“還有沒有王法了,難道官人想在大街上不分青紅皁白的抓人嗎?”

官兵說:“我們是接到舉報,奉命行事,還請二位姑娘跟我們走一趟,不然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九窈拉了周小雨的手臂一下說:“我們跟他們走吧,如果大打出手我怕會惹出什麼事端。”

詩詩立馬說:“不行,我聽說刑司部的牢房都是有去無回的,兩位姑娘不能進去。”

周小雨笑了笑說:“你回客棧去通知李天霸讓他不要輕舉妄動,等主人回來後再做定奪。”

詩詩點了點頭,周小雨對官兵頭頭說:“官人,這個人跟我們是一起的,請把他一起帶走吧。”周小雨怕詩詩的哥哥糾纏詩詩,乾脆帶着詩詩哥哥一起進官府。

詩詩哥哥聽到周小雨的話後說:“你這個死女人,你說什麼?”

周小雨聽到詩詩哥哥的話後,氣的一腳把他踹飛了,周小雨本身就是女鬼,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叫她死女人。

官兵頭頭看到後有些驚呆了說:“你果然是清風營的妖女,法力這麼高強!”

“什麼?法力高強就是清風營的?還有沒有天理了?”周小雨問。

見周小雨還在氣頭上,官兵頭頭自知不是周小雨的對手,客客氣氣的說:“姑娘還是跟我走一趟吧,如果姑娘是清白的,我們趙大人一定會給您主持公道的。”

詩詩看到他哥哥飛出去老遠,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詩詩雖然恨透了她的哥哥,但是她哥哥受到傷害後,她還是不由自主的擔心了起來。

周小雨看到詩詩的樣子後,搖了搖頭,這姑娘也太善良了,周小雨說:“你哥哥只是暈過去了,他沒事的。”

詩詩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說:“小雨姑娘,你們兩人要小心。”

周小雨說:“記住我跟你說的話,一定不要衝動。”

九窈與周小雨跟着官府的人,前往了刑司部,有兩位官兵駕着昏迷的詩詩哥哥也前往了刑司部。

刑司部的大堂內,趙大人問:“堂下何人?爲什麼不跪下?”

周小雨輕蔑的看着趙大人說:“我們沒有犯罪憑什麼給你跪。”

九窈心想,等我老公統治了魚人世界,我到時候打斷你的腿,敢讓我堂堂公主跟你個奴才下跪。

趙大人拿着驚堂木往桌子上一拍說:“大膽,進了大堂膽敢不跪,來人呀給我各打三十大板。”

話閉進來了四個侍衛,拿着兩張長條椅子進來了。

九窈直接對趙大人說:“你個狗奴才居然敢打我?我看你不想活了。”

趙大人被九窈公主的架勢嚇到了,如果不是他見過魚人世界的七位公主,他肯定會認爲堂下的女子是其中的一位公主,這威嚴太像了。

趙大人厲聲對侍衛說:“都看什麼看?還不趕快動手?”

九窈公主對周小雨說:“看來我們有理也說不清了,不如修理他們一頓趕緊走。”

周小雨說:“看來只能這樣了,這個趙大人根本就是個糊塗官。”

九窈公主跟周小雨三兩下就把堂內的侍衛打倒在地了,兩人正想走的時候,刑司部的司長白洪飛身進了大堂。

白洪皺了皺眉,笑着對九窈公主說:“請問姑娘是哪裏人?姑娘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跟魚人世界的人不一樣?”

九窈公主跟周小雨睜大眼睛看着白洪,兩人心想:難道此前的人跟樹人世界的巫師是一樣的人?可以預知未來?這個人剛纔是飛進來的,比樹人世界的巫師厲害太多了。

九窈公主說:“閣下是不是鼻子出問題了,魚人世界全部都是水,什麼人可以進來?”

白洪閉上眼睛,帶着詭異的笑容說:“殭屍跟鬼都可以進來!”說完白洪睜開了眼睛,盯着她們兩。

九窈公主跟周小雨兩人確實是一位殭屍一位女鬼,這個白洪簡直是太恐怖了。

樹人世界的巫師能算出吉凶,但是眼前的白洪貌似不用算都能看出來。

九窈公主跟周小雨知道她們這次是遇到高手了,不但火眼金睛,而且還法力高強。

趙大人樂呵呵的從大堂跑了下來問:“白司長,你是說她們不是我們魚人世界的人?她們是鬼?”

白司長點了點頭,趙大人對白洪說:“白司長,事不宜遲,趕緊把她們關起來吧。”

趙大人今天本來想,不管她們兩位是不是清風營的人,都要把她們當清風營的處置了,好去向國王邀功的。

現在白司長居然給他說了這麼大的一個好消息,有外來物種入侵肯定比小小的清風營要功勞大多了。

白洪說:“她們兩位法力高強,她們的同夥肯定也不會差到哪裏去,不能把兩位姑娘關起來,應該安排上等的客房等待她們的同夥來找她們。”說完白洪哈哈大笑了起來。

周小雨說:“想困住我們,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了。” 白洪笑着拿出一張符紙,在周小雨的面前晃了一下,周小雨立馬失去了理智,呆呆的站在原地。

九窈趕緊拉住周小雨的胳膊晃盪着她,想晃醒她。

白洪說:“沒用的,除非我給她解符咒,不然你是叫不醒她的。”

九窈公主防備的看着白洪,她怕白洪對她也使用符咒,白洪笑着說:“我的法力全部在這位姑娘的符咒上了,你也不用害怕我現在奈何不了你,但是你如果把我怎麼樣了,你的朋友一輩子就是這樣了。”

九窈公主心想:怪不得白洪能輕易的把周小雨制服,原來是把自己的法術全部搭上了。

九窈公主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白洪說:“我只是想見見你們的同夥而已。”

詩詩趕緊回到了賓館,李天霸見詩詩神色慌張的回來了急忙問:“詩詩姑娘怎麼了?”

詩詩把剛纔的事情原封不動的跟李天霸還有小白說了。

小白說:“完了,要出事情了,我說我今天的右眼不停地在跳,原來真的有事情發生。”

李天霸說:“跟你眼睛跳有什麼關係,別話說八道。”

詩詩說:“恩人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呢?他不會也出事情了吧?”

李天霸有些無奈的說:“你們兩人怎麼都不會說話?主人法力高強誰能傷的了他?周小雨跟九窈公主也是故意跟着那些官兵走的,如果她們兩人不願意誰也抓不了他們。”

詩詩聽了李天霸說的話後,瞬間感覺塌下來的天又升起來了,焦急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來。

小白問:“難道我們就這樣等着嗎?萬一刑司部的那幫人給兩位姑娘用刑怎麼辦,官兵雖然是飯桶,但是刑司部裏面很多將軍法術都是很高強的,我聽說刑司部有個司長不僅法術高強還懂巫術,能讓人變的瘋瘋癲癲。”

李天霸問:“你不是沒有來過魚人世界嗎?怎麼對這邊這麼熟悉?”

小白說:“這麼厲害的人當然是聽說的了。”

李天霸說:“如果那裏面真的有此人,那就麻煩了!”

詩詩說:“小白說的人我也聽說過,很多人聽到他的名字都害怕,就連趙大人也對此人避讓三分的。”

小白說:“你看吧,我說的對吧,怎麼辦呢?我們要不要去救她們呢?”

李天霸說:“就算去救人那也是我去,帶着你不是去救人是去自投羅網。”

詩詩說:“其實我們也不必擔心,畢竟周小雨姑娘跟九窈姑娘不是清風營的人。”

李天霸覺得詩詩說的話有道理:“我們先等一等吧,看看一會她們能不能回來。”

李天霸想如果到了晚上秦巖不回來,周小雨跟九窈不回來,那他就去刑司部去救人。

秦巖跟孟超到寒冰洞附近後,孟超看着白茫茫的一片冰雕對秦巖說:“那裏就是寒冰洞了,你確定你可以進去嗎?”

秦巖問:“你難道不想進去嗎?”

孟超跟公主見過幾次但是從沒有跟公主親密接觸過,能近距離的觀察公主他肯定想呀。

但是他法力有限進不去,只好在遠處靜靜的看了。

秦巖立馬做了一個結界,對孟超說:“一起進來吧。”

秦巖進去是無需結界的,只是看在孟超這人還不錯的份上幫他一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