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吳長老這樣說,趙鵬在瞬間恍然大悟。

對方肯定是因爲帶來的人全部死掉,勢單力孤之下才退出了陣法。

“吳長老,我們的陣法準備的怎麼樣了?”

“報告大王,已經準備妥當。我們正在積蓄力量準備一舉擊破天罡天羅陣以及地煞地網陣。”

趙鵬聽說陣法已經布好,不由鬆了口氣。

剛纔他算是沒有白白牽制那個冒牌貨。

否則的話,他們的陣法說不定此刻都沒有結好。

秦巖離開陣法後,首先問手下的人:“陣法布好了嗎?”

“報告無明王,第三個陣法已經佈置好了。它可以極大地增強第一個陣法和第二個陣法。”

秦巖非常滿意。

這說明他之前的努力是對的。

如果不是他之前帶着一百個敢死隊阻撓趙鵬結陣。

說不定此刻天罡天羅陣和地煞地網陣已經被趙鵬他們破掉了。 那麼趙鵬想破掉秦巖佈下的連環陣就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連環陣裏面,趙鵬他們帶着大耗族的人開始破陣了。

在吳長老的指揮下,所有大耗族的成員,無論男女老少,還是病殘孕婦,全部將身上的靈力,傳到了吳長老的身上。

吳長老的身體在瞬間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給人一種不能目視的感覺。

這一刻,吳長老從陣法的中心,慢慢的升起。看上去就像是一顆冉冉升起的太陽,耀眼而輝煌,甚至給人一種神聖無比的感覺。

在靈力的推動下,吳長老就像被點燃的火箭一樣,“嗖”的一聲向天空中彪射而去。

愛上億萬總裁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轟的一聲,吳長老轟擊在了連環陣的陣心上。

天空因爲這一下轟擊,裂開了無數道裂紋,那感覺就像鋼化玻璃被砸破了一樣,只是還沒有徹底碎裂。

吳長老還以爲他這全力一擊,就可以擊破天罡天羅陣以及地煞地網陣。

他沒有想到這個連環陣比他預料的要結實的多。

他繼續拼命的吸收大耗族人身上的靈氣。

一些老弱病殘因爲靈氣消耗過量,他們身上的肌膚開始枯萎。

特別是那些年老的人,本來臉上和身上就長滿了老人斑,摸上去也皺皺巴巴的。

他們靈力被抽乾後,他們的皮膚不但長出更多的老人斑,而且還就像榆樹皮一樣變得越來越粗糙,摸上去甚至還有點扎手。

其中一個人轉過頭對趙鵬說:“大王,不好了。我父親身上的靈氣馬上就要被吸乾了。你趕快讓吳長老停下吧。”

其他人聽到他的話,也紛紛向趙鵬求助,請求趙鵬不再繼續攻擊連環陣。

發出請求的這些人,他們的父母以及孩子都出現了生命流失的跡象。

那些沒有父母孩子的人卻不以爲然,他們提出了反對的意見。

“大王,萬萬不可。我們現在應該孤注一擲,擊破這個陣法。否則我們所有的人都會死在這裏。”

他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他們沒有老人也沒有孩子在這裏。

他們非常希望擊破陣法趕快離開這裏。

至於別人會不會死,那就是別人的事情了。

趙鵬也是這個想法。

老人和孩子在行軍的時候本來就是累贅。

剛開始撤退的時候,他就不想帶這些老人和孩子。

但是他畢竟是王,如果他不帶這些人,人們就會說他是冷血動物,甚至不會給他賣命。

迫不得已下,趙鵬才帶上了這些累贅。

現在既然能借此機會滅掉這些累贅,並且可以擊破政法。

這可是一箭雙鵰的好事情。

他是不會讓吳長老停下的。

“閉嘴! 撒旦危情 你們這些人太自私了。誰沒有父母誰沒有妻兒。我大耗族爲了種族的延續犧牲幾個人算什麼。如果停下來,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會前功盡棄。現在讓你們犧牲一下親戚朋友有什麼了不起。”

聽到趙鵬的話,那些有老人和孩子的大耗族人都憤怒不已,他們恨不得殺了趙鵬。

他們也特別想離開陣法。

只是他們已經被陣法禁錮住了。

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從陣法裏跳出去。

其中一個士兵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他父親的皮膚乾枯的就像榆樹皮,甚至於身上的肉都變成了風乾肉。

如果再不停下來,他的父親就會被抽成木乃伊。

“大王,求求你了,讓吳長老停下吧,你就是讓我死我也願意。只求你能饒過我老父親一條性命。”

趙鵬對這個人的請求無動於衷,依舊滿眼冷峻的看着天空。

天空上,吳長老拼命地抽取着陣法中所有人的靈氣。

然後再把這些靈氣注入到天罡天羅陣和地煞地網陣的雙重陣心上。

念念不敢忘 陣心在吳長老的持續攻擊下,裂開了更多的縫隙。

這些縫隙從一道變成兩道,從兩道變成了四道,從四道變成了八道。

每道裂縫越來越粗。

剛開始肉眼都無法看到。

慢慢的這些縫隙可以塞進去一根頭髮,可以塞進去一張紙。

到了最後,可以塞進去一根小拇指。

看到這裏,吳長老欣喜無比。

他在心裏面大聲的嘶吼起來。

快成功了,快成功了。

我們終於可以脫困了。

吳長老更是瘋狂的抽取着陣法中所有人的靈力。

終於有一個老人堅持不住,被抽乾了身上所有的靈力。

他變成了一個皮包骨頭的骷髏,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因爲他身上的靈氣被抽乾了,他在倒下的那一刻,骨頭碎裂成無數根,看得人揪心無比。

緊接着第二個老人倒下了。

第三個老人倒下了。

第四個倒下的是一個年滿剛剛五歲的孩子。

然後是其他的老人,婦女和孩子。

看着一個個倒下的人,即便不是自己的父母和妻兒,大耗族人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悲痛。

就連極其冷酷的趙鵬現在也爲之一悸。

只可惜開弓沒有回頭箭。

他不能讓吳長老停下。

更何況都到了這一步,必須堅持下去,甚至是一擊斃命。

那些看着父母被抽乾的人淚流滿面,甚至嚎啕大哭起來。

他們實在是不忍心自己的父母和妻兒就這樣倒下。

但是他們卻無可奈何。

因爲他們不是王也不是長老,甚至連侍衛都不是。

在沒有權力的情況下,他們只是炮灰,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親人被抽乾靈氣,變成骷髏,然後變成一根根脆弱的骨頭棒子。

終於所有的老弱病殘都被抽乾了靈氣。

接下來輪到了一些實力較低的大耗族人。

這些人也很快被抽乾靈氣,變成了一具具骷髏。

看到這裏,趙鵬再一次動容。

他原本以爲抽乾了老弱病殘後,吳長老肯定就能攻破冒牌貨布下的陣法。

可是現在輪到了青壯年,這些青壯年都是他的士兵。

他不希望這些士兵被抽乾。

只是到了此刻趙鵬也無能爲力。

趙鵬特別想問一問吳長老還需要多長時間還需要死多少人,才能擊破那個冒牌貨布下的陣法。

可是他不敢,他怕打擾到吳長老,使得所有努力在這一刻前功盡棄。 此刻吳長老也充滿了疑惑。

剛纔他明明已經將連環陣快要擊破了,只需要稍稍再一努力,陣法就會在瞬間化爲烏有。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天罡天羅陣中以及地煞地網陣中,突然傳來了一股莫名的能量。

這股能量就像一根針一樣,將兩個陣法中的裂縫一點一點的縫補起來。

爲了與這種能量對抗,吳長老不得不拼命地抽取大耗族人的靈氣。

其實吳長老也不想這樣做。

他在攻擊連環陣的時候,他也知道他的腳下發生了什麼。

既然已經做了就不能停下。

所以他也只能忍住心中的那絲悲痛以及憐憫,拼命的抽着大耗族人身上的靈氣。

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只能用那些身體不健康,實力低下的人的生命去換其他人的生命。

經過幾分鐘的強勢拉扯,最終天空響起了一聲驚天巨響。

天罡天羅陣和地煞地網陣在瞬間破裂了。

那感覺就像天空一樣大的一塊鋼化玻璃在瞬間碎裂了。

碎片就像雪花一樣從天空中慢慢地飄落。

這些碎片剛飄了不到幾米的距離,就在一瞬間全部消散。

看到自己攻破了陣法,吳長老忍不住張開雙臂揚起頭,對着天空仰天長嘯起來。

與此同時,趙鵬也激動萬分。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哈哈。我終於成功了。

而組成陣法的大耗族人,此刻也都愣怔的看着天空。

他們原本以爲還要等很長很長時間才能破掉陣法。

也就是說他們還要經歷很多的磨難。

但是誰能想到,這一刻陣法就這樣被破掉了。

他們心中有狂喜,有悲痛,有興奮,也有憐憫。

狂喜是因爲陣法破了。

憐憫是因爲爲了破陣死去了很多人。

那些快要被抽乾的人在這一刻沒有了精神支柱,一個個坐在了地上。

只有那些實力高強的人依舊保持着旺盛的戰鬥力。

他們在瞬間瘋狂地高呼起來:“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

另一邊秦巖帶着四王的手下,站在遠處看着大耗族歡欣鼓舞的樣子。

“我們走。”

秦巖一點兒也不拖沓,帶着所有的手下離開了。

這個時候,如果他們偷襲趙鵬,絕對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爲對方,無論從最高層到最低層,都被抽走了大量的靈氣,正處於最虛弱的時候。

只可惜這些人不是秦巖的手下,而是四王的手下。

他答應過四王,最多損失十分之一的人。

剛纔在陣法裏,已經損失了十分之一的人。

現在就不能再損失任何一人了。

否則他就違背了和四王的約定。

他纔剛剛和四王合作,如果因爲這件事情破壞了他們之間的約定,四王以後就不可能再信任他了。

所以從大局考慮,秦巖就沒有冒險,帶着人直接走了。

看到秦巖走了,無論是趙鵬,還是吳長老,兩人都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在他們看來,這個時候正是攻擊他們的好時候,秦巖居然選擇了離開。

這極不符合常理。

民國之威震關東 “大王,他們居然走了,莫非他們還有什麼其他的陰謀?”

吳長老雖然沒有被迫害妄想症,但是這件事實在是太詭異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所以他想問問趙鵬。

“也許他們有難以訴說的苦衷吧。我們不要理他們,馬上趕路。”

隨着趙鵬一聲令下,所有人都集合了起來。

在這些人羣中有幾個因爲父母和妻兒死掉了,他們十分怨恨趙鵬,表示不願意再回大耗族。

他們看向趙鵬的眼神,充滿了敵意。

趙鵬勃然大怒:“你們真的不願意和我走嗎?”

“不願意。”其中一個人大聲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