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她這麼說,我不由用異樣的眼神望了這位英姿勃勃的女武士一眼。

原來如此。

「鬼才不想得到你呢,在下想要得到的是『博麗之力』。」

明羅頓覺悲憤yù絕,尤其是那個男的,看自己的目光總讓她渾身不自然。

「所以我說那是不可能的,雖然我不討厭你,可也不打算接受你的告白。」

「住口。」

自己連番受到這個無恥傢伙的羞辱,新仇舊恨湧上心頭,明羅只覺得腦海中一片空白,再也忍耐不下去了,立刻抽出長刀高高躍起,凌空一刀就向著對方劈了下來??????

PS:實習終於結束了,板載。 沒有了東方遙在場,一群人在酒宴上頓時鬧得更為肆無忌憚了。大聲呼喝的聲音不絕於耳,有的人是又唱又跳的,再加上那三隻在一邊吹吹打打的sāo靈,巨大的聲響幾乎將星黎殿的屋頂都掀翻了。

周圍是如此的嘈雜,蕾米利亞卻彷彿完全是置身於事外,只是手持一杯紅酒若有所思的坐在那裡,那種沉默壓抑的氣勢,讓每一個想過來勸酒的人都望而卻步了。

自從東方遙帶著靈夢走了之後,蕾米利亞就開始變得坐立不安起來,眉頭時不時的皺成一團,眼睛老往門口或者窗外望去。

「大小姐,您是在擔心靈夢小姐他們嗎?」

一直站在她身後不說話的十六夜?夜看她這個樣子,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雖然蕾米利亞有說過不需要她服侍的,但是作為她的女僕,十六夜?夜又怎麼能夠拋下自己的主人跑到一邊玩樂呢?

儘管她實際上也很想那樣做……

「嗯,有一點。」

吸血鬼少女點點頭,並沒有對自己最為信任的人隱瞞她的真實想法。

「放心吧,東方大人一定會把靈夢小姐安全的送回神社去的。」

「但願吧!」

聽到女僕長的話,蕾米利亞的目光閃了一下,不置可否道。

「早知道還是讓?夜你送靈夢回去好了。」

說這話的時候,她語氣中有些不甘。

「可東方大人也是出於一片好意……」

十六夜?夜不禁苦笑了,她也知道,對於由東方遙送靈夢回博麗神社這件事,蕾米利亞是一萬個不同意的。

要不是不放心留芙蘭朵露和帕秋莉兩個在這裡,她早就一起跟去了。

「哼,我看他這完全是大男子主義作祟。」

十六夜?夜看著蕾米利亞氣呼呼的甩著雙腿的樣子,忍不住抽了幾下鼻子。

大小姐生氣的樣子,也非常可愛啊!

「喲,帕秋莉,你躲在這裡幹什麼?一起來喝酒Da☆Ze。」

「不要,我已經喝不下了。」

「什麼嘛,宴會才剛剛開始Ze,你怎麼可以那麼快就退縮的?」

「真的不行了。」

「來嘛,不用跟我客氣的。」

「魔理沙你這混蛋,竟然又灌帕琪喝酒。」

心情正不爽的蕾米利亞看到魔理沙正好將一瓶酒塞進了帕秋莉的嘴裡,當即怒氣沖沖的就跑去阻止。

結果,連她自己也被拖下水了。

在某些存心不良的傢伙的攛掇下,一幫原本禁止喝酒的小鬼也「不小心」被灌了幾杯。到了最後,參加宴會的人還可以站起來的,已經一個都沒有了。

寒芒四shè的長刀由天而降,即使是天上的月亮在它面前也都黯然失sè。這一刀,帶著劈開一切的氣勢就朝著靈夢砍了下來。

眼看著就要得手了,明羅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得sè,就在這時候,一股巨力從刀上傳來,她的身形猛然頓住了。

帶著絲絲寒意的刀刃在距離靈夢額頭幾厘米處就被擋住了。

不,準確的說,是被抓住了。

相親事件簿[綜]

「這怎麼可能!」

明羅只感到全身的肌肉猛的縮緊,這一刀可是她含怒而發的,就算是普通妖怪,也不可能擋得了這一招。而這個人類卻僅憑著血肉之軀,就輕易的接下來了。

這兩根看似脆弱的手指此時卻像是一把鐵鉗,無論她怎麼用力,手中的長刀都紋絲不動。

連抽回來都不可以。

明羅第一次正視起了這個其貌不揚的男子來。

「武士的劍,不應該揮向沒有還手之力的人。」

我盯著這位女武士,冷冷的說道。

「這……」

明羅一怔,臉上頓時露出了羞愧的神sè來。

的確如對方所說的,靈夢現在明顯是喝得酩酊大醉了,自己卻還向她出手,真的對不起自己手中的劍。

對方冰冷的目光一直注視在自己身上,明羅不知怎麼的,冷汗慢慢的冒出來了。

望著這個面露拘謹神sè的少女,我正想著是不是要再裝得霸氣一點,就覺得脖子一緊,差點喘不過氣來,背在身後的傢伙竟然用力將我摟緊了。

「好冷啊!」

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方才差點就被人砍了一刀,靈夢只是感到非常的冷,就下意識的抱住了身邊最為溫暖的物體。

「誒……」

我忽然想起,自己怎麼都忘記把這傢伙放下來了?

肯定是琪露諾幾個小鬼老是爬到我身上玩耍,我都不知不覺的習慣了。

不怎麼好的習慣。

趁著對面那傢伙還在發獃,我趕緊跑去想把背上的人放下來。

明羅握劍低頭站在那裡,臉sè忽紅忽白的,她發覺自己今天的狀態真的有點不對頭,儘管靈夢剛才說的話很讓她生氣,可也不應該一言不發就拔刀相向,這樣做實在太卑鄙了。

身為武士,應該用堂堂正正的方式擊敗對手,而不是偷襲。

百思不得其解下,明羅皺眉抬起了頭來,卻發現面前那兩個人都不見了。

「快放手,你打算要我背著你到什麼時候?」

「不要,下面太冷了。」

「不要那麼任xìng啊!」

聽到聲響,她扭頭一看,原來他們都跑到神社那邊去了。陌生男子似乎是將靈夢放下來,可靈夢大概是嫌地板太冷,死活不願意鬆手,把男子急得滿頭大汗的。

望著爭吵不休的這兩個傢伙,明羅忽然有些想笑,不過想起自己的立場,又趕緊板住了臉。

好半響,男子才掙脫了靈夢的糾纏,頭也不回的趕緊跑了過來。



被留在走道上的靈夢好像對此十分不滿,用力拍了幾掌地板。

「照顧醉鬼真的是麻煩死了。」

我咬牙切齒的說道,下次再遇到有人在我面前發酒瘋,直接打暈算了。

「請問,閣下和博麗靈夢是什麼關係啊!」

看到還有人也被那個巫女搞的如此頭疼,明羅心中對對方升起了一絲親切感,說話的語氣也輕了許多。

「朋友吧,大概。」

「哦。」

少女的臉上露出了深思的神sè來。

「塞錢……」

我們轉頭看去,就見到靈夢正抱著塞錢箱,眼睛朝裡面瞄著些什麼,最後乾脆趴在上面不再動彈了。

「對於之前的無禮舉動,希望閣下能替在下向她轉達歉意。」

明羅突然對著我深深鞠了一躬。

「為什麼要對她出手?」

我眉頭輕跳了一下,問道。

「因為她,過去曾給在下帶來了永遠都無法遺忘的恥辱。」

明羅望著靈夢,眼神逐漸冷了起來。

「復仇嗎?」

「是的。」

見到對方一臉的堅毅,我的心微微一嘆。

真是可憐,又是一個被過去所束縛的人。

「放棄吧!」

「什麼?」

「你是傷害不了她的。」

「憑什麼?」

明羅一對秀眉立刻深深皺了起來。

「因為有我在。」

少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似乎是在驗證我是不是在說大話。一會兒,她的眼神慢慢的變得凌厲起來了。


「這麼說,閣下是打算插手在下與博麗靈夢之間的恩怨了?」

「我不容許有人破壞如今的平靜生活,誰都不可以。」

我坦然的望著,平淡的說道。

我相信其他人也都是這麼想的,而且靈夢作為我們的朋友,沒有人願意看到她受到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