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星辰說出來,忘川看了看鳳凰炎,然後一想星辰剛才說的話,就知道鳳凰炎定然知道那孩子是誰,而且沒有告訴珈藍。

但是這種事情他也清楚,除非望月讓他不要告訴珈藍,否者他不可能瞞著珈藍!

鳳凰炎看了星辰一眼,眉緊緊的蹙起。

他當時和望月說話的時候,他確定沒有任何人在那裡,那麼星辰又是怎麼知道望月的事情的?

沉默了一會,鳳凰炎啟唇問道,「星辰,你來虛無到底有什麼事情?」 星辰曾經說過,他不是為了珈藍才來虛無的,而是他必須來。

到底有什麼事情?

如果是要找魔王,星辰也不會親自來這裡……

這不光是鳳凰炎想知道的,也是忘川想知道的,唯獨梵心不懂!

星辰搖搖頭,笑著說道,「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你們以後就知道了。」

話落,星辰就沒有再多說,而是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鳳凰炎和忘川見此情況,對視一眼,也沒有多說什麼。

從那次去輪迴殿出來以後,星辰就像是有很多心事一樣,但又不願意說!

珈藍追著那個孩子許久,直到追到了一條沒什麼人的街道才看到了那個孩子。

彷彿在等珈藍一樣,那孩子在看到珈藍之後,淡然一笑,說道,「大姐姐,我們又見面了、」

純真的笑容,靈動的眼眸,如果不是他上次看出了她的雙重印記和說了那些話,珈藍定然只會把他當做一個孩子。

看著那孩子良久,珈藍才問道,「你到底是誰?」

望月眨了眨眼,看著珈藍說道,「我就是我,誰也不是,如果真的想知道我是誰,不急在這一時!」

聽到他這麼說,珈藍微微蹙眉,說道,「你似乎對我很了解?」

珈藍雙手抱胸,淡漠的說道。

望月聞言,微微蹙眉,了解嗎?

他不覺得,以前的小月都是乖巧聽話的,那個時候,他都不曾了解她,更何況是現在的她?

搖搖頭,望月說道,「我並不了解你,只是看著你走過一些路,我們改天再見。」

望月說完,就轉身朝著前面走去。

明明就像是走了一步,但是下一刻人出現的時候,卻在很前面。


珈藍蹙眉,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沒有再追上去。

他既然說了改天再見,就表示他們一定還會再見的,到時候她定然要問清楚他到底是誰!

搖搖頭,不再多想,珈藍轉身朝著來時的路離去。

回到客棧以後,已經是正午了,珈藍幾人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就各自回到了房間裡面。



進入房間以後,珈藍便雙手結印,準備修鍊土系元素的時候,卻看到自己的手裡散發著淡淡的綠色光芒……

看著那綠色的光芒,珈藍彷彿被人重擊了一般,帶著不可置信。

這該不會是木系元素吧?

想到這裡,珈藍從空間裡面召喚出了弒天。

弒天被召喚出來之後,看著珈藍手裡的綠色光芒之後,也被嚇了一跳。

三系元素師本就沒有幾個,現在居然又控制了木系,加起來就是四系元素師了。

最後,弒天嚴肅的點點頭,說道,「珈藍,搞不好你能夠控制六系元素……!」

「六系元素?」珈藍有些吃驚,這天下如今能夠控制六系元素的只有兩個。

一個是天地孕育的鳳凰炎,一個便是無心。

她也能夠控制六系嗎?

看著珈藍有點不相信的神色,弒天說道,「剩下的就只有風系元素和雷系元素了,你先不要去管那兩樣,先把這四系元素控制好,到時候一定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 聽小黑那麼說,珈藍只是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就在珈藍準備修鍊的時候,鳳凰炎推開門走了進來,然後朝著珈藍走去。

剛才回來,吃完飯,忘川和把鳳凰炎拉走了。

現如今看著鳳凰炎回來,珈藍站起身子,高興的說道,「炎,我能控制木系元素了。」

聽到珈藍的話,鳳凰炎也有些驚訝,不過驚訝之後就是高興。

伸出手,替珈藍把額前的頭髮弄到後面去,淡笑著說道,「很好。」

珈藍點點頭,隨即問道,「忘川把你帶走是跟你說了什麼事情嗎?」

鳳凰炎聞言,點點頭,並沒有否認,隨即拉著珈藍坐在了床上,說道,「是關於那個孩子的事情。」

「那個孩子?」珈藍有些疑惑,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鳳凰炎口中的那個孩子恐怕就是她今天去追的那個……

「他的什麼事情?」珈藍有些不明白。

忘川和炎都不認識那個孩子,他們能知道那個孩子什麼事情?

鳳凰炎沉默了一會才說道,「珈藍,那是望月!」

珈藍眨了眨眼睛,沒有反應過來。

鳳凰炎見此,輕笑了一聲,再次說道,「珈藍,那個孩子是望月,也就是凈月的哥哥,真正神族以前的統治者。」

許久珈藍才反應了過來,有些獃獃的。

好半會珈藍才呢喃道,「怎麼會是他,凈月告訴我他和樓珈同歸於盡了啊!」

鳳凰炎點點頭,說道,「一開始我也有些好奇,不過望月說了,那是因為他不是天命者,並不能開啟九天誅魔陣的正在力量,所以才會有後來的事情,死在九天誅魔陣中的,只是他們的身體,樓珈的靈魂奪舍了新的身體,也就是你說的那個神秘男人!」

聽鳳凰炎說完,珈藍說不驚訝根本就不可能。

「他們都沒有死。」

珈藍淡漠的說了一句,然後有些想笑。

「因為洪荒大戰死了那麼多的人,神,魔,到頭來,望月想做的還是沒有做到,樓珈也還活著。」

鳳凰炎明白珈藍這麼說的意思。

伸出手,將珈藍擁入懷中,輕聲說道,「珈藍,所有事情都有它的規律,所以他們也無能為力。」

珈藍何嘗不明白鳳凰炎的時候,只是一想到那樣的場景,珈藍就覺得有些頭疼。

本以為數萬年前的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卻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還在。

望月沒有如願殺了樓珈,而樓珈卻如願的重新活著……

似乎是想到什麼,珈藍淡笑一聲說道,「看來一切都是註定啊,桔梗花偏偏出現在了凈月轉世之人的身上。」

鳳凰炎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抱著珈藍。

兩人誰也沒有再說話。

三天時間轉眼就過去了,珈藍幾人也迎來了月城的比武賽。

三天過後的一早,幾人就進入了城主府。

不管是在秀城還是在月城,珈藍幾人的出現都會引起一陣騷動。

月城的城主出乎珈藍幾人的意料,不是什麼男人,而是一名非常貌美的女子。 看著那個女人,梵心蹙了蹙眉,她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她。

但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

女子穿著一襲淡藍色的裙子,容貌雖然比不得珈藍和梵心,卻也是一等一的美人。

目光淡漠的掃過幾人,女子說道,「我便是月城的城主月凝,明天的比武我會親自監督,想要去到下一個城池,就拿出你們的全部實力來。」

那些人聞言,都高聲說道,「那是自然。」

月凝淡漠的點點頭,隨後說道,「今日你們就先住下,會有人帶你們去休息的地方,我們明天在見。」

話落,月凝轉身離去。


直到月凝走了許久,梵心才說道,「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那個女人。」

聽到梵心這麼說,忘川蹙了蹙眉,「你的記性到底是有多差?」

梵心有些無語,說道,「誰會注意啊,而且說不定是在王城見過。」

星辰看著眼前的四人,什麼話都沒有說。

很快就有丫鬟來帶著他們下去休息。

房間裡面,珈藍正在專心修鍊的時候,房間外面卻想起了騷動。

鳳凰炎微微蹙眉,對珈藍結下了一個結界,就朝著房間外面走去。

打開房門,鳳凰炎就看到院子裡面多了十來人。

同一時間,忘川也走了出來,只有星辰和梵心沒有出來。

為首的人看見兩人,從懷裡拿出了一樣東西。

那東西是鳳凰炎和忘川從來沒有見過的,動物不像動物,花不像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看著那神秘的東西,忘川和鳳凰炎微微蹙眉,手中靈力閃爍,就等著出手。

那些黑衣人見此,對視了一眼,便朝著鳳凰炎和忘川而去。

而那神秘東西此刻也噴出了一些淡得幾乎看不見的黑霧,在黑夜裡面完全被隱藏了起來。

誰也沒有注意到那黑霧徑直朝著鳳凰炎和忘川而去,並且他們兩人還在不知不覺間吸入了那黑霧。

黑衣人根本就不是鳳凰炎和忘川的對手,再還沒有靠近鳳凰炎和忘川的時候,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擋開了。

也許是知道鳳凰炎和忘川的力量,那些黑衣人也不在攻擊,快速撤退了。

看著那些黑衣人像清楚家一樣的離開,忘川和鳳凰炎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質疑。

這殺手恐怕就是月城城主府的人,不然的話怎麼會這麼熟悉城主府的布置?

沒有追著去,兩人各自回到了房間裡面


房間裡面正在修鍊的珈藍並沒有被剛才的事情驚擾,依然在專註的修鍊,她整個人身上閃爍著淡淡的綠色光芒!

而另外一邊,月凝背對著那些黑衣人,淡漠的說道,「交給你們的事情辦好了嗎?」

那些黑衣人聞言,單膝跪地,說道,「宮主請放心,屬下已經確定了他們兩人吸收了蜃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