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見無極的話,小火滿不在乎的叫了兩聲,而後鑽到無極的懷中去了!

而無極卻發現,小火在進入自己懷中的時候,那條火紅的尾巴上,又多了一條泛着橙色的顏色!

心中疑惑,無極不由將小火揪了出來,仔細打量,才發現那條橙色的線條,是毛色發生了變化!

不過,卻讓小火的尾巴,更是絢麗。小火,被無極捏在手中,使勁掙扎,而後不滿的叫了兩聲,無極才鬆手!

心中卻是疑惑開了:“小火果然和一般的噬靈鼠不一樣?難道出現了變異麼?”

心中想着,也多了期待,不知道小火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咻咻!”

無極思緒間,空中相繼傳來幾道破空的聲音,無極循聲看去,就發現又有幾人踏着月刃來到葬月谷!

並在其中兩個月刃上發現了熟人,分別是殘月殿獲得試練第四的少年,還有星月殿獲得試練第五的少年!

無極看了一眼,就知道帶着他們的兩個氣勢不凡的中年人,就是殘月殿的殿主,還有星月殿主!

這六位殿主相繼落下,帶着弟子向拜月行禮,而後眼神都被丹樹吸引了目光!

隨着這幾人到來,不多時,剩下的兩位外殿殿主,也相繼趕來,其中一位帶着狼鬱,顯然是邪月殿主!

“現在人到齊了,我就說說這次召集大家的目的!

大家也看到了,這可丹樹,還沒有孕育完成,想來也就這兩天了!

而丹樹一旦孕育成功,必然會引起天地異象,到時候難免會引來不軌之徒,所以這些天咱們必須守護在此!

這也是爲了,我拜月殿的未來,爲了拜月殿的發展,我相信大家沒有意見吧?”

等人到齊了,拜月掃視全場,親和不是威嚴的聲音響起!

“謹遵總殿主的命令!”

在場所有人異口同聲的應聲,無極也明白,一顆丹樹爲什麼要召集十八外殿齊聚了。原來是擔心,有人來趁火打劫!

“好,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麼咱們就在這裏守着,至於這些年輕人,就讓他們多交流交流吧!

各位都是天資聰穎實力絕佳之輩,都是我拜月殿的未來,說不定以後,咱們的位置就要他們來坐了,現在讓他們先多多交流一下也好!|”

拜月見衆人同意了,隨後提議道!

凡是帶了弟子來的殿主,其實也就隱月,邪月,殘月,星月四人!

而他們的帶來的弟子,除了星寒和明覺,都是試練前幾名,想來也是有意帶他們來長長見識!

畢竟,這四人的成績,就算此次的第四名,都堪比以往第一,這充分說明了幾人的潛力!

而拜月的話,這一落下更讓四人聽出了別的味道,拜月這是有意讓年輕的弟子交鋒一番那!

不過,他這話卻讓狼鬱興奮不已,上次試練狼鬱已經認定了無極搶了他的第一名,所以他正好趁這個機會,找無極討回當時的恥辱!

他要告訴整個拜月殿的人,他邪月纔是外殿第一人!

拜月的話,無疑是正中下懷!

而星月殿和殘月殿的兩人,雖然上次失利,但是他們始終不認爲是自己的實力不如別人!

所以,這時候,正是他們證明自己的時候!

“既然總殿主說了,我們四人不如再次比試一番,也當時慶賀丹樹出世如何!”


星月殿的少年,一臉笑容,自信的目光在無極,狼鬱和殘月殿的少年臉上掃過,明顯是挑釁!

“我同意!”殘月殿的弟子,面色依然淡漠,卻是第一個迴應的!

“那我就陪你們玩玩!”狼鬱囂張的說着,眼睛掃向無極道:“你不會不敢吧!”

“嘿嘿,我怕到時候,一不小心傷着你!”無極嘿嘿一笑,嘲諷道!

“哼!大話誰都會說,結果如何試過才知道!”聞言狼鬱頓時一怒,聲音頓時陰沉下來!

“那我就陪你玩玩!”無極笑着向着一旁的空地走去!

“好,那這第一場就由咱們倆來吧!”狼鬱冷聲說着,身體縱躍間就來到無極對面!

“隱月殿,無極請賜教!”

無極淡笑而立,看着對面面色陰沉的狼鬱,心中開懷不已!

“邪月殿,狼鬱!”

狼鬱道了一聲,就向着無極發動了攻擊,出手就是貪狼步,有了上次的經驗,他知道對付無極就要快刀斬亂麻。雖然不知道無極爲什麼,能夠這麼強的持久戰鬥能力,但是速戰速決,絕對是最好的辦法!

腿風襲來,狼鬱的身形,頓時變得模糊起來,無極的眼前,滿是狼鬱的身影,而且,狼鬱的氣息,比上次戰鬥,明顯強大了很多!

“你就只會這招麼?”

無極鄙夷的一笑,星辰戰衣激活,應着衝了上去,體內無極星力循環不休,雙手之上修羅刃彈出,銀色的光輝映襯下,血色的鋒刃多了一種華麗的感覺!

可鋒芒卻更勝,森寒的光刃捲起無堅不摧的氣勢向着狼鬱席捲過去,於此同時無極驟然加速,整個人就衝向狼鬱!

砰砰!

狼鬱的貪狼步攻來,無極就這麼閒庭遊步一般,以修羅刃擊破腿風。整個人就這麼扛着狼鬱雙腿的抨擊,撞到狼鬱的懷中!

無極的速度很快,所以當無極衝進他懷中的時候,原本狼鬱正爲攻擊到無極而開心的時候,就看到了無極似笑非笑的臉,就在自己眼前出現!

“你竟然沒事?”

狼鬱眼睛頓時睜大,他自信自己的貪狼腿威力可開金石,卻沒有想到無極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這讓他如何不驚,但是也只是一驚,而後就要倒退,可是無極卻不給他這個機會,身體如影隨形的跟上去,修羅刃不斷的刺在他的身上!

只是,無極力道把握的很好,剛剛足夠劃破他的衣服,將他的皮肉割破!

只是瞬間,無極雙手就不知在他的身上劃出了多少下,從領口一直到小腹,狼鬱的衣服上破開了無數道,前面的衣衫完全變成了一條條布條掛在身上!

一陣風吹過,布條紛飛,倒退的狼鬱才發現自己的樣子,心中頓時一陣羞怒!

無極這種做法,明顯實在羞辱他,臉色不由漲紅,雙目噴火的緊盯着無極!

而這突然的一幕,在拜月等殿主的眼中卻是好笑萬分,霓紗穀雨幾個女孩子,看到狼鬱身上布條飛起,白花花肉體上一道道血痕的時候,不由對着無極低罵出聲!

如此戲劇化的一幕,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料,星寒看着無極臉上更是笑容不斷,無極這樣搞怪,對狼鬱來說絕對比殺了他更難受啊!

“無極,我要殺了你!”

被無極如此戲耍,狼鬱哪能不怒,也顧不得自身的形象雙眼滿是怨毒的盯着無極,雙手寒芒一閃,兩個月刃出現在手中!

而後月刃脫手而出飛向無極!

看到這一幕,無極滿臉古怪之色,就是場外的隱月父子,都掛上玩味的笑容!

而拜月和其他外殿殿主,卻是讚賞的看着狼鬱,邪月殿主看着狼鬱,更是自豪道:“這一招一出,就算那無極花樣再多,必輸無疑!”

“沒想到他竟然練成了這一招!”看到這一幕,星月殿和殘月殿的兩個弟子,看着狼鬱的眼神不由警惕起來!

這一招他們也修煉了,只是沒有學會,然而,他們卻看到了一個和他們一樣的弟子,練成!

就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卻聽到隱月震驚的聲音:“竟然是鏡花水月,邪月殿主收了個好徒弟啊,恭喜恭喜!”

“哈哈。隱月師兄客氣了,運氣運氣而已!|”聽到隱月的話,邪月更加開心了,要知道狼鬱的對手,是隱月殿的,這對他來說,其他殿主的表現,都不及隱月殿的震驚來的舒服!

然而,拜月聽到隱月的話,眉頭卻是不經意的一皺,看向隱月這邊,就見隱月看着邪月的眼神中一閃而逝的嘲諷!

就連明覺星寒臉上都掛着揶揄的笑容,再次看向戰鬥的眼神不由變得認真起來!

“嘿嘿!”

無極看着月刃向着自己飛來,臉上掛起好笑之色,而後不動,任由月刃飛到自己身前,化成鏡花水月將自己困住!

“哈哈,無極看來你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啊,真是可悲,可悲啊!”

見無極輕易被困住,狼鬱臉上頓時露出嘲笑之色,於是狂妄萬分!


笑聲震天,身體上布條紛飛,無極卻是看傻子一般,看着狼鬱,嘴角彎起一個鄙夷的笑容!

“我看可悲的是你吧,衣不遮體,你當真不知羞恥!”

聽到無極的話,狼鬱臉色又黑了下來,剛來的好心情,頓時散盡…… 無極和狼鬱的這一戰,觀看者幾乎都是拜月殿的大人物。無極的話,更是讓狼鬱面上無光,狼鬱這一刻,簡直有種撞牆的衝動!

不過幸好無極還是很講究的,並沒有把他襠下的布料弄壞,還能遮羞,不過即便這樣,他也把無極恨死了!

“先讓你得意,等殺了你,所有的恥辱都可以洗刷了,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知道,我纔是拜月殿外殿第一人!”

狼鬱心中嘶吼着,體內的靈力不斷噴涌而出,之他並沒有修煉映月決,他心決並不符合鏡花水月的屬性!

所以,鏡花水月一爆發,將無極困住,這個鏡花水月就變得如同囚牢一般,顯得有些陰森,無極頭頂的月亮都染上了些黑氣!


不過,這並沒有影響鏡花水月的威力,雖然狼鬱沒有修煉映月決,但是他本來的心決,就是陰屬性,所以依舊可以將無極封住!

而且陰屬性的靈氣更具備侵蝕力,無盡的月刃在攻擊到無極的時候,更是夾雜着腐蝕力,想要涌入無極的體內!

看到這一幕,不瞭解無極實力的都認爲勝負已定,穀雨更是滿臉緊張的看着無極,滿是擔心之色!

夜月看着無極的模樣卻露出一絲笑容,看着狼鬱的眼神,怎麼看怎麼順眼!

另外,最關注這場戰鬥就是霓紗了,她比任何人都在意無極的實力,她不希望無極強大,因爲在她心中無極就是修羅餘孽!

看到眼下無極被困住,她心中就輕鬆了很多!

狼鬱此刻也是如此,見無極被困住,已經露出了勝利的笑容,看相無極露出嘲諷的笑容!

“嘿嘿!”


無極嘿嘿一笑,被封住的手臂竟然擡起,而後右手中指豎起,而後左右搖晃一下,而後無極環視周圍:“看來他們都不看好我呢?那麼遊戲結束吧!”

無極星力加速運轉,體內的氣血頓時沸騰一般,無極低喝一聲,束縛無極的鏡花水月,就被無極睜開!

“轟!”

無極猛然掙脫,而後身體彈起,修羅刃再次攻向狼鬱!

狼鬱不是秦雄,他的鏡花水月比起秦雄十分之一都不如,無極掙脫自然輕易萬分!

只是,這一幕一出現,觀戰的衆人都在難以保持鎮定!

“怎麼可能!他竟然破開了鏡花水月!”邪月更是不可置信的驚呼出聲!

“大驚小怪!”隱月淡淡嘀咕一聲,好似自語,但是這個聲音偏偏傳遍全場,所有人都聽得到!

邪月聽在耳中,胸口不由一悶,想到剛纔隱月的話,還有自己的自豪,他突然感覺自己就像個猴子一般,隱月就是耍他呢!

“隱月,你早知如此,是也不是!”邪月面上火辣辣的,看着隱月的眼神滿是怒火!

“我怎麼會知道!”隱月語氣依舊淡然,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