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能在罈子上站著,身體很輕,雙足同時著地,是四條腿的動物,一步跨越五米左右,而且動作迅速,這半截腳印外形像狗的腳印。

楚陽看到這個痕迹,恍然大悟。這是一個犬科動物的足印。

胡家人擅長的技術是什麼,是訓狐啊,胡三爺身邊一直生活著懶貓,原來自己根本就忽略了狐狸的存在。

楚陽知道結果,立即對小濤說出來龍去脈。小濤也是恍然大悟。自從發現胡三爺的身份之後,就進入特殊狀態,根本無暇考慮別的事,如今在這裡發現狐狸的腳印。才想到胡家人身邊,怎麼可能沒有狐狸? 胡三爺原來給狐狸安排到這裡,守護古墓。

一直經過嚴格訓練的狐狸,它的能力楚陽不用懷疑。

護理看到有人進入古墓,就悄悄在暗地裡搞鬼,想嚇唬走我們。楚陽心裡暗笑:動物就是動物,再狡猾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它不自作聰明,直接跑出去報信,那它的任務就算完成了。現在自己已經無路可退,跑進來就是避難的,還有什麼地方比這裡安全。?答案是沒有了,這裡是最安全的,不然也不會冒冒失失的闖進來。

有了目標,在這個封閉的墓室里,就算狐狸再狡猾,跑的再快,也會漏出行蹤。

楚陽跳出縫隙,舉手電筒沿牆壁搜尋。狐狸一定會躲進角落。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們改變了行動方式。既然這裡沒有鬼怪,所有的事也都是狐狸在搗鬼。那麼有必要先揪出狐狸,省得以後壞事。

三人分頭行動。小濤沿進來時的路線尋找。

楚陽則穿過棺床,直接切入墓室最裡面。

威武從原地開始沿牆壁向墓室深處搜尋。

這樣就可以全面掌控整個墓室的局面。不管狐狸藏在哪裡,最後都會無所遁形。只要它慌不擇路,就會現身。

三個人設計好方案,立即執行。

小濤率先走到台階的位置,這裡是古墓入口,楚陽迅速直接穿過棺床。棺床後面還是一片空地。中間用條石修建的神道,寓意墓主榮登仙界。由於墓室藉助地下岩洞所建,神道和副室一樣,只是個形式。看來古人也是喜歡搞點形式化,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糊弄鬼吧?

棺床上樹根盤根錯節,越往棺床中間樹根越密集,盤繞的層次也越多。棺床中間樹根堆積起來有一米多高。

剛進來時站在台階上俯視棺床,由於角度關係,沒發現有這麼厚的樹根藤蔓。楚陽高抬腳,輕落步,落腳躲開密布的樹根。

樹根密集,空隙狹小,楚陽想躲過樹根還沒有想的那麼容易。無意中一腳踢到前面的樹根,那根粗大的樹根竟然像紙做的似的,噗的被踢碎,木屑紛飛。

楚陽嚇了一老跳,這樹根怎麼腐爛到這種程度?按照常理,這裡環境乾涸,站在這裡猶如身處沙漠。身體里的水分都好像快被吸幹了。這根本不具備腐爛的條件。人都能化作乾屍,樹木也應該千年不朽。就算年代久遠,樹根組織也應該是炭化,而不是腐爛,留下一層空殼。

楚陽附身看了一眼爛掉的樹根,原來只剩表面一層外皮,樹根裡面的組織已經爛沒了,像是鋪設的管道,橫七豎八的遍布棺床。

爛掉的空殼裡散發出一種類似動物屍體腐爛的臭味,熏的楚陽皺皺眉。趕緊直起身。

估計是腐爛的氣體被外殼封在裡面,沒散出來。

楚陽故意在前面踢了幾腳。發現這些樹根並沒有全部腐爛,有的還很結實,踢一腳踢得很疼。

只是外表根本無法分辨哪根是腐爛的,哪根是好的。

主根須都指向棺床中間,看樣子這些東西是從棺床中間長出來的。莫非棺床中間,還有洞口。樹根是從洞口向外生長,然後長滿棺床?

楚陽尋思著。慢慢向棺床中間靠攏。面前根須變得密集,樹根也相互擠壓覆蓋。這種現象越往棺床中心越嚴重,前面已經盤根錯節,猶如亂麻。看的楚陽心裡不舒服。

手電筒光穿過樹根不規則的空隙,影子很斑駁。根須中似乎有什麼東西。

根須纏繞,手電筒光線大部分被樹根阻擋,照進去的很少,裡面光線很暗,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

楚陽試探著走上堆積如山的根須。靠近根須里的物體。想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東西黑乎乎的,有足球那麼大。楚陽第一感覺是有人把罈子扔到這裡。但是隱約間那皮球旁邊還連著一個什麼東西。

光線太暗,楚陽又靠近一點,因為腳下根須很亂,其中還有很多已經腐爛,楚陽站在上面有點吃力,往前走也很費勁,需要先探路,一點點試探著走。

走的很近了,楚陽費勁巴拉的走過去,看一眼就後悔了。這裡面裹著的居然是一具屍體。屍體渾身焦黑,只剩一副殘骸,頭骨都燒成焦炭,只是還保留著大體的形狀。看不出是仰是卧。伸展著四肢,但是稍微細小點的骨頭都已經沒有了。樹根將軀幹緊緊纏裹。就在那副軀幹上居然還有幾隻手臂從根須縫隙露了出來。

同樣焦黑,看不出皮膚是否還在,手臂向上雙向展開。指骨已經不在,只留下禿溜溜的手掌。姿勢好像再向外伸手求救。

楚陽看的頭皮發麻,這是被扔進洞里的嗎?這死相也太難看了?

這動作是在求救,難道這些樹根是活得,在吞噬這兩個人?

楚陽心有疑問,不想看卻又好奇,不由自主的又看了幾眼。

這幾眼卻把楚陽嚇得半死,只見密密麻麻的根須中,到處都是殘肢斷臂。這些殘肢斷臂都是外表漆黑,被樹根扭曲纏繞。順著縫隙照進去,原來腳下也都是屍骨,只是都殘缺不全,沒有上面的兩具完整。

楚陽被上面兩具屍骨吸引,殘肢和根須很像,顏色也暗。又纏裹在一起。以至於楚陽沒注意整個根須堆里堆滿了焦黑的殘骸。

不知道還好,一知到腳下都是屍骸,楚陽趕緊向後退。

誰知剛邁出一步,一腳踩碎了腳下的樹根,整隻腿直接陷進屍堆。

有些根須裡面腐爛,外表完整,楚陽上來的時候小心翼翼,可下去的時候有些慌亂。根本就記不住那個是好的哪個是爛的。

楚陽單腿陷入屍堆,重心不穩,身子一歪,就向前趴了下去。

楚陽反應倒是挺快,雙手趕緊伸出支住身體。由於身下都是樹根,楚陽伸手時對準了眼前的一條樹根,一把按上去,誰知那條樹根居然也是個爛的,手一下子把爛樹根按爆了。噗的一聲灰塵四起,夾帶著一股腐臭撲面而來。楚陽趕緊屏住呼吸,這種腐爛氣體在根須里封閉太久,絕對是有毒的。 這東西絕對不能惹。還是離遠點為妙。

楚陽退後,想走到對面雕像腳下,必須繞過中間的浮光。

楚陽改變路線,但是目光卻沒離開綠色浮光。浮光應該沒有思維意識,沒有受楚陽影響,和第一次出現一樣,慢慢淡化。

手電筒光無意中穿過綠色浮光。照向對面的雕像。

就在這一剎那,楚陽又繃緊了神經。

對面雕像旁邊,有一個人舉著手電筒,正照向這裡。

墓室里還有其他人,楚陽當機立斷,迅速將手電筒支到對方臉上。誰知那人反應也快,楚陽手電筒照在那人臉上,還沒看清楚樣貌,那人手中的電筒也同時照在楚陽臉上。時間居然拿捏的超准,幾乎分秒不差。電筒光芒晃得楚陽睜不開眼。楚陽趕緊抬肘遮住光芒,對面的人也將手電筒移開。

楚陽瞪著眼看著對面的那個人。光線很暗,那個人完全隱入黑暗。只留下手電筒光芒。如果沒有手電筒光,根本就不會注意到他的存在。楚陽只能看到那人的手電筒光斜斜照向他的右上方。

楚陽無意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電筒,居然也是斜斜的照著自己左上方。

對面的人似乎在模仿自己。楚陽心裡一涼,這他媽的是個神經病么?

對方的舉動有兩個疑點,對方隱藏在黑暗中,如果是想隱藏,那就不會打開手電筒。況且還用手電筒直接照自己的臉!

這就是擺明了要告訴楚陽,他藏在那裡。

如果打開手電筒卻只在那裡站著不動,還故意模仿自己,引起自己注意。這隻有一種可能,就是對方在召喚自己,而且不想讓威武和小濤知道,所以一直沒出聲。

楚陽本能的看看小濤和威武,兩個人幾乎一寸寸的搜查墓室每一個角落。他們兩個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邊了,就連剛才自己爬上屍堆都沒過來?楚陽覺得有點奇怪。

也許墓室空間太大,楚陽不說話,在手電筒不直接照射的情況下,小濤和威武根本就注意不到自己這邊的情況。

看著對面朦朧的光影,面對黑暗中那種無聲的召喚。楚陽的內心在掙扎。

對方究竟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背著威武和小濤。

楚陽知道自己現在走過去,威武和小濤不會注意,因為剛才分配任務時,人影出現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位置。

如果長時間不過去,小濤反而會起疑。

楚陽慢慢的向對方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沉重。

這似乎是無意識的行為,他已經顧不了太多,楚陽心裡產生一種好奇,或許說是慾望,對未知事物的求知慾。

楚陽想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目的。

楚陽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這個人在這裡多久了,是剛來的還是一直藏在這裡。

隨著距離慢慢拉進,對面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楚陽本能的用電筒照向對方的身體。剛才自己照對方的臉,對方立即用同樣的方法還擊,這表明對方對這種行為很反感。 七夜奴妃 所以楚陽這次沒有照對方的臉,而是照向對方的身體。

對面電筒斜照向前方地面,不停的輕微晃動。就在楚陽照向人影的同時,人影的手電筒也照向自己。又是保持同一個動作,同樣的時間。

他也在向自己靠近,楚陽感到意外,突然停住腳步。

楚陽腦中立即做出反應。自己在無意識中突然將電筒照向對方,對方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對方在看到自己動作之後,才會做出反應。

正常情況下自己應該稍快一點兒。但是眼前這位居然能保持和自己同一個節奏,這需要什麼樣的反應速度?

楚陽腦中突然想到胡三爺。除非這個人能看穿自己的想法。

但是很快楚陽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正常人都會選擇右手拿著手電筒,但是對面人影用的卻是左手。自己印象中胡三爺不是左撇子。基本可以排除胡三爺的可能。

楚陽電筒照到那人身上,慢慢上移,從腹部移到胸口,再到脖子。

對面的人也同時做出回應,又是一模一樣。

手電筒照到那個人的胸口,餘光映出一個模糊的面孔。這個人長得不醜,但是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他恐怖。瞬間楚陽石化了,獃獃的看著面前的這個人。一時間不知所措,似乎只有發獃才能表現出他此刻的心情。

對面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胡三爺。而是長了一張特別熟悉的臉。

那是自己的臉!

大腦經過短暫的空白,楚陽立刻反應過來,必須保持冷靜。

正面交鋒的敵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一直影藏在暗處。

一個長著自己面孔的人,做著和自己相同的動作。楚陽立刻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面前是一張鏡子。楚陽早就應該想到這是一面鏡子,但是考慮到這裡的環境,楚陽第一時間排除了鏡子的可能。

因為他知道鏡子是墓中的大忌。據傳人死後會有靈魂出竅,在四處遊走。但是這時候靈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如果靈魂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會受到驚嚇,直接灰飛煙滅,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受到刺激,變成厲鬼。

雖然只是傳言,但是墓葬文化本主張死而復生,榮登仙界。這些思想來就虛幻,所以鏡子一說人們也深信不疑。

有的人家辦紅白喜事時都用紅布或者是白布把鏡子蒙上。喜事據說老祖宗會回來湊熱鬧,怕驚嚇到老祖宗。白事就不用解釋了,怕驚動亡魂,招惹一些不幹靜的東西。

這裡出現一面鏡子,這是絕對不合常理。這東西留在這兒給誰照,給鬼么?除非墓主生前是個愛臭美的主,死了也要在墓里配個鏡子。

楚陽心裡嘀咕,這東西擱到這夠瘮人的,黑乎乎的墓室里多出一面鏡子,盜墓的看到肯定會嚇個半死。不過盜墓的膽子天生就大,靠安個鏡子就想嚇住他們不太現實,也就是說這面鏡子還有別的用途,只是自己還不知道。

早期玻璃叫做琉璃,都用來做在一些小物件,這些琉璃製品晶瑩剔透,深受高官權貴們的喜愛。但是玻璃做成平面,之後又發明出鏡子,中間隔了幾千年。最早的玻璃鏡也是在清朝傳入中國。在此之前中國古代都是使用銅鏡,銅鏡在中國使用期長達4000多年。可以說是根深蒂固。

如果鏡子是修建大墓時安放在這裡的。

那就不會是玻璃鏡,應為當時玻璃鏡還沒研製出來。 鏡中人背影還在原地,楚陽看了眼鏡中背影,又看看小濤和威武。

「你們真的什麼都看不到么?」

小濤搖搖頭。

「你不是發燒了吧?這石頭上有什麼可看的?就是黑了點,刷過黑漆就能看出花來?」

威武也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楚陽,示意自己也沒看到。

楚陽看反應就已經猜到了結果。看來這裡是有古怪。

鏡中人收起手電筒,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看著身影融入黑暗,楚陽一陣緊張,心想:自己該如何與鏡中人溝通?有楚驕的消息,不能輕易放棄。

楚陽在牆面上摸索,這裡是不是有什麼機關。弄的威武和小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眼前石壁漆黑光滑,沒有一點縫隙。楚陽正摸索之時,眼前突然一亮。黑暗中閃現一抹綠光,確切的說是青綠色光芒。光芒瞬間充斥了整個鏡中世界,光芒以鏡面為界,鏡面以外依舊昏暗無光。

楚陽瞪大眼睛看著鏡中世界,他確定鏡子里反射的,不是身後的墓室,鏡中是個陌生的世界。

鏡中同樣是一個山洞,山洞石壁藤蘿遍布,中間有一圓形石盤。石盤表面刻有花紋,角度的關係,楚陽看不出是何花紋,只感覺紋路很深,像是很多水槽。石盤中間有一圓形石台,石台上升起一股青綠色火焰。

楚陽頭瞬間炸裂般疼痛,這股青綠色火焰,楚陽何止是記得,簡直是銘記於心,是刻到骨子裡的銘記。

這竟然是冥泉業火!

鏡中人背影依稀,正站在石台邊緣,伸出食指。

食指上有一道細小的傷口,一絲血霧正從指尖噴涌而出,融入冥泉業火。

隨著血液的融入,業火更旺。

楚陽渾身發抖,冷汗已經濕透了衣服,臉上仍然不斷滲出汗珠。

鏡中人在用自己的血,點燃冥泉。鏡中人慢慢轉過頭,看了一眼楚陽這邊。竟似知道有人觀看一般。然而眼神空洞,楚陽知道他沒能看到自己,他只是在做這些事,希望會有人看到。

楚陽瞬間回過神來,鏡中人竟然不是自己,那張面孔居然變成了楚驕。

「楚驕!」

楚陽驚叫一聲。他知道對方根本就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一切都是假的,這一切都是有事先人設計好的。

這只是個幻境。

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他終究沒能忍住淚水。看著鏡中的楚驕,楚陽閉上眼睛。楚陽此刻終於明白了,二叔是想告訴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救回楚驕。

楚陽看著石壁發獃,最後竟流出淚來。小濤有點按耐不住了,伸手懟楚陽一拳。楚陽居然都沒反應。

威武一見不對,掄起巴掌啪地給了楚陽一巴掌。

楚陽驚叫著回過神來。捂著臉一臉茫然看著威武,都給打傻了。

「你小子著了道了!」

楚陽這才反應過來,捂著半邊被扇腫了的臉,差點氣的背過氣。

沒法子,礙著威武的身份,吃點虧就吃點虧吧。

楚陽捂著腮幫子,回頭看了一眼牆壁。牆壁上漆黑一片,剛才的光芒和所有的影像全都不見了。

楚陽腦子裡現在全都是剛才幻境里的景象。

幻境里的楚驕,用鮮血引燃了冥泉業火。他想讓自己看到什麼?

冥泉重燃之日,楚驕復生之時。

難道他是想讓自己點燃冥泉?

楚驕是在向自己求救。

楚陽猶如突然覺醒,快步跳上棺床。抽出短刀,在食指上輕輕一劃。劃出一道小口。鮮血順著口子就淌了出來。

就在獻血湧出的一剎那。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指尖上的鮮血尚未滴落。竟然化作絲絲血霧,向屍堆飄散而去。

與此同時。屍堆上飄出一縷微光,迎合著血霧。緊接著屍堆底部躁動起來,好像有很多東西掙扎著要逃出根須的包圍。一時間,整個屍堆如波浪般起伏起來。

巨大的根須像是受到重創,接連爆碎。灰塵氣浪接踵而來。其中瀰漫著一股腐臭的氣味。

隨後趕到的威武和小濤都驚呆了。

小濤臉都綠了,驚恐的喊道:「這是怎麼回事?」

楚陽回道:「冥泉重燃之時,楚驕復生之日。」

小濤更吃驚了。一把拉過楚陽,按住楚陽的傷口。血霧立即停止飄散。

「你聽誰說的?」

楚陽回答:「在幻境里楚驕就是這麼做的。」

小濤都快氣爆炸了。

「哎呀,你傻呀,那是幻覺,沒準是胡三爺設下的套!」

看來一涉及到楚驕,楚陽就亂了陣腳。

其實楚陽又何嘗不知道那是幻境。只是他不想放棄一絲希望。哪怕只是幻覺,都是假的,他也要試一下。

棺床中心迸發出一股青綠色的火焰,業火重燃照亮了整個墓室。楚陽暗自欣喜,這裡果然是冥泉業火。

為了救出楚驕,初陽連自己天生的剋星都不在乎了,要是在以前看見冥泉早就撒丫子溜了。現在看見了居然還沾沾自喜。

楚陽掙脫了小濤的手。將手指高高舉起。傷口暴露在空氣中。楚陽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正瘋狂的抽出自己的血。

業火越旺,吸力就越大,楚陽高舉的手指突然一陣劇痛,傷口竟然自己慢慢擴大。楚陽大驚,這業火太過貪婪,居然在偷偷的擴大自己的傷口。

楚陽心知不妙。立即抽回手。按住傷口,轉身就跑。

「快跑!」楚陽大喊一聲,情況有點不受控制,再繼續下去,自己就會被抽空。

業火出現整個墓室都開始震動,猶如地震了一般,巨大的棺床不停的顫抖。棺床上盤繞的根須在不停的收縮扭曲。猶如活了一般。

冥泉業火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水汽。灑落在地面的血酒紛紛化成血霧,飄了過來。楚陽三個人連滾帶爬的跳下棺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