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能夠一眼看出小太歲本質的人,絕不簡單!

而且,現在無極亂象正處於高峯期,這古屍橫衝直撞而來,必定是高手。

否則,早被無極亂氣剿滅了。

古屍將掉下來的兩隻眼珠子塞了回去,打量着柳雪,問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沒死?”

葉知秋冷笑:“你都沒死,我們爲什麼要死?”

“哈哈哈,斗轉星移,你們都要死!”古屍大笑,又說道:“我就是奇怪,你們有什麼本事,爲什麼沒死?”

“我不死,自然有自己的本事。你不死,又是什麼原因?”柳雪問道。

古屍擡起手來,指着柳雪等人:“你們不說,我現在就殺了你們!”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柳雪亮出了無極符。

古屍一看見無極符,渾身巨震,愕然驚叫:“無極符,你是……九天妖女!?”

臥槽,雪兒什麼時候,變成九天妖女了?葉知秋一愣。

柳雪也是一愣,蹙眉問道:“你罵我妖女?我以前得罪過你嗎?”

“少廢話,九天妖女,你當年害得我好慘,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古屍怒氣沖天,忽然雙手抱頭,猛一用力,將自己腦袋摘下來,當成石頭砸向柳雪!

這一幕,把柳雪等人全部看傻了!

把自己腦袋扯下來,當成武器去砸人,從古到今,聞所未聞啊!

柳雪不敢怠慢,急忙閃身躲開,喝道:“蠻不講理,你究竟是誰!?”

那顆大腦袋走空,嗖地一下,從柳雪身邊飛遠。

“妖女別裝糊塗,你不認得我,我認得你!”沒有腦袋的古屍,從胸腔裏發出怒吼,雙腳連踢,兩隻腳也脫離了身體,向着柳雪飛來。

柳雪再一次躲開,飛出無極符,切向那個四肢不全的怪物:“我成全,幫你分了屍!”

可是無極符還沒有飛到,古屍的身體卻徹底爆開,一個鬼影從殘肢裏現形,豹頭環眼,滿頭紅色亂髮,滿臉大鬍子,赤着上身,哈哈大笑!

“原來是惡靈附在古屍之上!”葉知秋這纔看明白。

那句古屍只是傀儡,惡靈藉以附體罷了。

現在現形的鬼影,纔是正主。

柳雪打量着面前的鬼影,忽然大悟:“你是共工之靈?”

史上最強閻王

共工?這種遠古巨神,居然也在這裏?難怪他可以一眼看出小太歲的本質!葉知秋大駭!

上次在落花洞遇到刑天之靈,連龍虎山天師也無法降服。這次遇見共工之靈,恐怕日子不好過!

要知道,上次的刑天之靈,本身就被封印在鐵索陣裏。

而這次的共工之靈,卻是無拘無束的!

“哈哈哈,妖女,你總算還認得我!”共工之靈狂笑,手臂忽然伸出,長達丈餘,抓向柳雪。

“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急忙催動赤元劍。

可是,赤元劍只是微微一震,竟然沒有催發成功!

葉知秋驚駭不已,難道自己修爲盡失,連本命法器,也不能催動了嗎?

幸虧柳雪有準備,飛起無極符,切向共工之靈伸來的手臂。

共工素來狂暴,連不周山都敢撞,自然也不畏懼柳雪的無極符,招式不變,手臂繼續伸來!

嗖地一下子,無極符飛過,將共工之靈的一條胳膊切斷!

“哈哈哈……”可是共工之靈毫不畏懼,繼續上前,另一條手臂又伸了出來!

而且,共工被切斷的那條胳膊,竟然自己飛了回來,融進了共工的鬼影裏。

柳雪知道共工之靈厲害,急忙後退,一邊說道:“知秋,帶着大家向坎位走,九步之後轉向離位。我斷後!”

“你走,我斷後!”葉知秋從懷裏摸出了通幽令牌!

赤元劍不行了,葉知秋想用通幽令牌試試。

可是沒想到,共工之靈伸出來的手臂忽然一轉,劈手奪過了葉知秋的通幽令牌!

葉知秋吃驚,急欲躲避,卻慢了一步,令牌已經易手!

這是因爲葉知秋的修爲損失太厲害,所以根本不是共工之靈的對手!

共工之靈從葉知秋的手裏搶令牌,就像成年人從孩童手裏搶糖果一樣。

“哈哈哈,這倒是個好東西,老子要了!”共工之靈打量着手裏的戰利品,哈哈大笑。

“孽障,還我法器!”葉知秋心急似焚,縱身撲來。

“知秋快走,我們現在鬥不過他,活下來再說!”柳雪急忙扯住葉知秋,伸手一帶,已經離開了原地。

小太歲和秦毛人一見,急忙轉身跟上。

葉知秋大囧,說道:“雪兒,通幽令牌是龍虎山的法器,遺失了,我怎麼交代?”魔魅

柳雪帶着大家遁行,說道:“無極亂象之中,共工之靈也未必活得下來。等他死了,我們再來尋找通幽令牌!”

“我……”葉知秋心急似焚,卻也無計可施。

實力決定一切,自己現在修爲盡失,沒辦法跟共工之靈爭鬥。

可是共工之靈卻不依不饒,追着大家而來,笑道:“九天妖女,你躲得過斗轉星移,躲不過我,老老實實受死吧!”

“如果此刻在外面,我肯定是死了。但是無極亂象之中,共工,你想殺我,沒那麼容易!”柳雪帶着大家,迂迴躲避,一邊笑道:

“倒是你自己,多加小心吧。六千年的斗轉星移大限在這裏,我看你躲不過這一劫!等你死了,我再拿回令牌。現在,先借給你玩着。”

柳雪知道共工脾氣不好,所以故意刺激他。

果然,共工之靈勃然大怒,罵道:“就算我躲不過這一劫,也要先滅了你這個妖女!”

說罷,共工之靈的雙手一起伸長,無限伸長,直撲柳雪。

然而柳雪早已經帶着大家換了方向,恰恰躲過共工的雙手。

嗖嗖嗖!

空中忽然射下一蓬星光,正工之靈!

柳雪等人經過的時候,星光沒有射來。共工之靈追到這裏,恰好遇上。

“呀!”共工之靈大叫,急忙跳開。

可是這一瞬間,柳雪已經帶着大家,消失不見。

“妖女,你別走,出來與我決一死戰!”共工之靈環視四周,破口大罵。

柳雪譏諷的聲音傳來:“蠢驢,你以爲我跟你一樣蠢,在這裏等着無極殺氣?”

話音未落,嗖嗖嗖,又是無數星光,射向共工立身之地。〔5.6日,第二更。〕

七月份的時候,我們會有一個大抽獎活動。

獎品兩百套以上,是純銀五帝錢手鍊,價值百元左右。純銀,不是鍍銀!

qq閱讀這邊的正版付費書友,可以參與抽獎。

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在qq閱讀看書,以後參與抽獎。

其他地方的書友,不能參加活動。

獎品,在qq閱讀,在本書的書評區置頂帖裏,有圖片展示,非常精美,大家可以看一看。

兩章奉上,晚上還有兩章。

〔本章完〕 共工之靈再次中招,哇哇大叫着跳向一邊。

“就這智商,蠢得只配去撞山,還想跟我鬥?”柳雪的嘲諷聲,再次飄來。

“妖女,你竟敢一再辱我!”共工之靈怒擊,在無極亂象之中來回衝突,尋找柳雪等人。

撞山,說的是共工怒觸不周山一事。

這個故事,又被叫做共工觸山,在華夏國曆史上,和女媧補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並稱爲四大神話。

但是關於共工觸山,又有很多的版本。

有的記載說,共工和顓頊大戰,戰敗以後撞了山;有的記載說,共工是水神,和火神祝融大戰,然後撞了山;還有記載說,共工和和大禹交戰,還有說,共工和女媧娘娘大戰。

究竟共工當年與誰交戰,現在難以得知真相。但是,關於共工撞山的後果,所有的記載,幾乎都是一樣的。

學術界裏面,認爲最權威的說法,是《列子》《淮南子》裏面的描述:

“昔者,共工與顓頊爭爲帝,怒而觸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在這次來崑崙之前,柳雪和葉知秋,也曾經閒聊起共工觸山的傳說。

柳雪推測,這件事發生在公元前四千年左右,距離今天,恰好六千年!

也就是說,共工觸山,發生在六千年前的那次斗轉星移之中。

至於古籍裏面描述的“日月星辰移焉”,恰恰是斗轉星移的表現!

現在,六千年的大輪迴到來,又是一次斗轉星移。

共工之靈到處亂撞,怒吼着,漸漸離去。

柳雪帶着大家,繼續在無極亂象中躲避殺氣。

葉知秋嘆息,說道:“雪兒,我現在是個廢人了,掉進弱水裏,渾身修爲損失一大半,我感覺現在的狀況,還不如剛剛下山的時候。現在身處無極亂象之中,又有共工之靈追殺,我卻不能不能分擔……”

“別胡說,在我眼裏,你永遠都不是廢物,是寶物。”柳雪打斷了葉知秋的話,又說道:“修爲沒有了,慢慢練回來就是,不必灰心。”

“可是斗轉星移就在眼前,我的時間不多了。”葉知秋黯然。抗戰之正規部隊

按照雪兒的推測,最多還有兩年的時間。

兩年之內,要麼成神得道,要麼……死!

“斗轉星移,是靈界劫難,也是機遇,說不定我們立地成仙呢?開心點。”柳雪微微一笑。

葉知秋苦笑了一聲,沉默無語。

修爲沒了,龍虎山的通幽令牌也丟了,葉知秋哪裏開心起來?

說話間,身外怒吼聲再起,共工之靈又殺了過來。

“蠢貨,還沒死嗎?渾身靈力,還剩下幾分了?”柳雪藉着奇門遁形的身法,帶着大家從容躲避,一邊出言譏諷。

共工之靈狂怒大吼:“便是隻剩下一分力,我也要殺了你這個妖女!”

“呵呵……”柳雪輕蔑地一笑,早已經帶着大家,和共工之靈擦肩而過。

在無極亂象之中,共工之靈本事再大,也找不到柳雪。

如果沒有無極亂象的掩護,柳雪和葉知秋等人,都得死。

因爲他們現在,誰也不是共工的對手。

小太歲也覺得好玩,大罵共工,又問道:“姐姐,這個蠢貨什麼時候纔會死?”

“遲早會死。”柳雪說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從這鬼地方出去?”小太歲又問。

“我覺得,至少還要三個時辰。大家放寬心,三個時辰,會很快過去的。”柳雪想了想,說道。

葉知秋嘆氣,只能慢慢熬着了。

但願如雪兒所說,共工之靈最好死在無極亂象裏,然後把通幽令牌找回來。

四面八方,忽然又傳來鬼叫之聲,慘烈無比。

似乎有無數鬼魂,正在無極亂象中,被集體消滅。

“雪兒,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鬼叫?”葉知秋不解。

“你忘了冥界的九幽大陣?”柳雪搖搖頭,說道:“冥界應該也失算了,所謂的九幽大陣,遇上了無極亂象,也是摧枯拉朽,瞬間被毀。這些慘叫,就是冥界那些陰兵鬼將發出來的。”婚到濃時,顧先生說愛你

“冥界上百萬陰兵,難道要全部消滅於此?”葉知秋驚駭不已。

“外圍的陰兵鬼將,應該可以逃走。內圈的……恐怕都得死。”柳雪說道。

說話間,身外的鬼叫聲更加淒厲,慘不忍聞。

柳雪也嘆息:“斗轉星移,風金水火之劫,冥界還是逃不過去。兩年之內,整個冥界都會毀滅,那時候,恐怕更加悽慘……”

“冥界沒了還得了?以後的人死了,魂魄怎麼辦?”葉知秋不敢相信。

“低級的魂魄會飄蕩在陽間,自行消散。高級的魂魄和元靈,說不定會另建一個地府,然後慢慢發展,掌控陰陽兩界,直到六千年以後的再度輪迴。秦廣王他們現在的地府,大約就是上次斗轉星移之後建立的。”柳雪說道。

葉知秋覺得不大可能,搖頭道:“據說現在的地府構成,都十幾萬年了,怎麼會只有六千年的歷史?”

“最多一萬兩千年,我敢打賭。可惜崑崙山神陸吾寂滅了,神魂俱滅,否則,他應該知道一切真相。”柳雪說道。

共工之靈又從身後追來,打斷了葉知秋和柳雪的說話。

不過,共工之靈每次都是擦肩而過,並不能破解柳雪的奇門遁形。

就這樣,大家在殺機四伏的無極亂象中行走,忽東忽西,忽前忽後。

一開始,共工之靈還時不時地追來。

可是大約兩個時辰之後,便再也聽不到共工之靈的聲音了。

“雪兒,共工是不是死了?好久沒有聽見他追來了。”葉知秋說道。

“我也在想這件事,假如這蠢貨沒死,胡亂撞出無極亂象之中,以後……肯定是我們的心腹大患。”柳雪的語氣,也有些憂鬱。

“無極亂象這麼厲害,他能跑出去嗎?”葉知秋問道。

“不一定,任何事都有偶然。好比上次在夾山坳,白無常沒了,但是黑無常卻活了下來。共工之靈的道行,可比黑無常高了無數倍。”柳雪說道。

葉知秋頭大,假如共工之靈真的活了下來,自己和柳雪,還能活下去嗎?〔5.6日,第三更。〕

〔本章完〕 葉知秋和共工之靈交過手,知道他的厲害。

而且雪兒也說了,如果沒有無極亂象的掩護,這裏都不是共工的對手。

最可怕的是,共工之靈認定柳雪爲死敵,如果他這次逃脫了,肯定天涯海角追殺柳雪。

甚至,共工之靈會追殺所有和柳雪有關聯的人,比如柳煙、王晗、蘇珍幼藍,說不定還會追殺和葉知秋有關聯的一切人物。

這貨一怒之下都能撞山,你說他什麼幹不出來?

而葉知秋現在的修爲損失大半,那時候,該拿什麼來保護柳雪和大家?

還有,通幽令牌還在共工之靈的手裏。

如果共工之靈從無極亂象裏跑了,這個通幽令牌,恐怕一輩子拿不回了。

想來想去,葉知秋只能希望老天爺開眼,讓共工之靈寂滅在這裏。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