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能用錦盒裝的東西,價格一定不菲。

不過王竇兒只輕飄飄地掃了一眼,說太客氣了,便把他們迎了進去。

錢管家覺得王竇兒肯定是在詳裝鎮定,這些東西可是他們這種鄉下人努力十輩子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錢管家跟錢員外和錢青青說裡面有一隻大黑狗,十分兇殘,讓他們要小心一些。

王竇兒笑著說道:「我們家大黑很乖的,只要是我們的朋友它就不會咬。

不過它也很聰慧,知道那些人對它的主人不好,那些人對它的主人好。

好的,自然沒事,若是不好,那就難說了。」

王竇兒是故意說的這番話,她的餘光一掃,果然看到錢管家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王竇兒嘴角一勾笑了:「開玩笑罷了,小孩子的玩伴罷了,哪會真的那麼厲害。

不過要小心它卻是真的,它脾氣不好,惹惱了它倒是真的會咬人。」

錢管家不高興地晲了王竇兒一眼。

就不能好好說話了嗎,害得他的心一上一下,差點把膽汁都嚇出來了。

王竇兒帶著他們進了門,一條虛掩在花草中的白色的鵝卵石小路便出現在眼前。

沿著鵝卵石小路一路走,他們看到了一面很高的風車茉莉花牆,花枝招展迎著陽光綻放出美麗而優雅的淡白色小花,味道清香怡人。

一路走,又看到了活水魚塘,上面的水車慢悠悠地轉動,魚兒一躍而起濺起大水花散在空氣中就像一道彩虹……

院子的花草看似隨意擺放,卻讓人感覺十分舒服而好看。

沒有名貴的牡丹,卻讓人彷彿置身於人間仙境。

錢青青看呆了,她想起了那日她和爹爹帶著王竇兒參觀他們家院子的場景。

難怪王竇兒對著他們洋洋得意的滿院子的牡丹花只來了一句還好。

當時他們覺得是王竇兒不識貨,現在想來,哪是人家不識貨,不識貨的人分明是他們父女倆。

穿過屋前的小花園,他們正式來到了小破院。

院子中間搭建了一個小涼亭,柳璟和兩小隻正在裡面納涼看書。

他們沿著用葡萄藤搭出的陰涼小道一路走過去就能到達涼亭。

小院里種滿了瓜果蔬菜,雞鴨成群,還養了豬。

沒有想象中的臭烘烘,反而有種悠然自得的舒適自在感。

錢青青抓著王竇兒的手興奮地搖了搖說道:「王姑娘,我好喜歡你家。」

「謝謝。」王竇兒對錢青青點點頭,兩人拉著手繼續往前走,親密如一對小姐妹。 陸離暫時絕了這心思,但關於他們夫妻倆對這個落魄宗子格外優待的消息卻傳遍了京城,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想收養這個孩子,蕭正楠的叔伯聞風而動,上門找兄弟倆回家,孩子不願意,何氏更不願意,她含辛茹苦帶大的兩個孩子,憑什麼還給他們

何氏這才知道,原來皇后對他們這般好,是想收養她的孩子,難怪從來不管他們的宗正突然庇蔭,難怪皇后對他們如此禮待,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她早就擔心皇後有所圖,竟是應在這上頭。

現在本家找上門來,要帶走她的孩子,是不是打算把他們送到宮裏去攀龍附鳳,那以後她的孩子便不是她的孩子了。

蕭鋒崎對這個曾經的弟媳說:「你不要不識抬舉,送他們兄弟們進宮那是天大的好事,以後我們這一脈可就光宗耀祖了,不比跟着你這個窮酸娘好?就算是為了孩子的前程,你也該忍痛割愛。」

何氏確實被他們說的不自信了,但把孩子交給他們是萬萬不能的,「皇後娘娘並沒有和我提過過繼之事,若她真有此意,自會和我商議,我是他們的生母,這事只有我能做主,輪不到你們說話!」

一碼歸一碼,就算要過繼也是跟宮裏的人走,她是絕不可能讓這些黑心叔伯把她的孩子帶走的。

蕭鋒崎被這個不識抬舉的女人氣到了,一個寡婦還敢還么嘴硬,「他們是蕭家子嗣,自然歸宗族管,哪裏輪得到你一個女人說話!」

何氏氣得破口大罵:「當初我夫君亡故你們將我們孤兒寡母趕出門去怎麼不說他們是蕭家子嗣?你們侵吞我亡夫遺產時怎麼不說他們是蕭家子嗣?我帶着兩個兒子在外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時你們怎麼不說他們時蕭家子嗣?現在瞧着他們有好前程了又想認回來?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有本事你就告到宗正那兒去,就算宗正幫你,我也不可能將孩子給你們!除非你們踩着我的屍體爬過去!」

當初何氏被趕出門時蕭正楠還小,他無力對抗這些叔伯兄弟,如今他長大了,見他們還敢上門欺負母親,舉起門栓子打他們:「都滾出去!不許欺負我娘,滾啊!」

蕭家叔伯怕這小子真被皇后看中了要過繼,如今並不敢對他如何,白挨了兩下趕緊走了,一出門就去了宗正那兒,說何氏搶奪他們蕭家子嗣拒不歸還。

德郡王對這些旁枝宗室的事情並不上心,但何氏母子是皇帝叮囑過要特殊照顧的,他也去了解了過往經歷,得知這些無良叔伯當初欺負孤兒寡母,事情都過去了,他也沒去追究,現在他們還敢找上門來惡人先告狀,德郡王是要表示一下他作為宗正的大公無私了。

「你們也說了,蕭正楠和蕭正桐是蕭家子嗣,他們的父親亡故后,原本該叔伯教養,你們這幾年都沒有管他們,何氏一個寡婦帶着兩個孩子多難吶,既然你們如今良心發現了,便把這幾年兄弟倆的伙食費補上吧,算一個孩子一年五十兩,他們都出去兩年了,那就先給個二百兩,還有以後這兄弟倆的學業婚事一應開銷啊,你們當叔伯的都得負擔起來。」

蕭鋒崎兄弟倆傻眼了,還得給錢何氏?老三要機靈一些,他說:「我們可一直沒放棄過小楠和小桐兄弟倆呀,是當初我二哥過世后二嫂情緒失常,執意要帶着孩子出走,這兩年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消息,如今尋回來了,這錢是該給,那我二嫂也該帶着孩子住回來是不是?」

先給錢,把那母子幾個弄回家再說,若真是被過繼了,以後嫡枝就是他們這一脈了。

宗正說:「你們父母過世后早幾年就分家了,兄弟幾個各住各的,何氏一個寡婦帶着兩個兒子住在大伯子小叔子家中也不方便,還是讓他們獨門獨戶住着吧,現在那房子是族中的公房,他們住着也安心,你們兄弟幾個沒事也別老去轉悠,寡婦門前是非多,叫人看了不好。」

蕭家叔伯算是看明白了,這宗正就是向著何氏母子,這也證明了京中流言不是作假,宮裏真的很看重那兩個小崽子,可是孩子要過繼惠不到他們,那有什麼意思。

蕭家叔伯打算回家再想辦法,如今宮裏也沒明確表示要過繼,事情還有轉機呢,如果那兩小子願意認祖歸宗就最好,萬一不願意認他們,那最好就不要過繼了,否則小崽子帶着對他們的恨意進了宮裏,以後還有他們的好日子過嗎?那他們寧願過繼的是別家的孩子,雖惠不及他們,好歹也不會禍及他們。

很多事情人云亦云,傳著傳著就成真的了,幾家王府可急壞了,宮裏那夫妻倆想啥呢,不過繼自己的親侄子,去過繼那外八路的親戚?也有人想着出了五服應該是不能過繼的才對,但是保不齊皇后喜歡,那皇帝又要逆祖制而行了。

何氏不懂這過繼的問題,只覺得皇帝皇后比天大,如果他們要過繼她的孩子,她沒法拒絕,她問兒子:「你們想去宮裏享福么?」

小桐還不懂,他當然想去,蕭正楠則言:「母親和弟弟在哪兒我就在哪兒,若是母親不能陪伴我身邊,去那富貴鄉金銀窩裏又有什麼意思?母親也不必太擔心了,如果皇後娘娘真有這想法,我和她說,我不願意,她是個善良的人,不會逼着咱們母子分離的。」

皇後娘娘不是國母么?全天下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如果她想過繼孩子,哪個孩子都可以的,那麼多比他漂亮比他聰明的孩子,皇後娘娘挑誰不好,挑他幹嘛呢?皇後娘娘坐擁天下,母親只有他了。

何氏深深感動,這個兒子沒白養,小桐則一臉懵懂,何氏看着也擔心,如果皇家要過繼的話,小楠已經懂事了,怕養不熟,可能會選擇年紀較小的小桐,他只知道宮裏有好吃的好玩的,如果被帶走了很快就會忘記親娘和哥哥吧。

。 分身開始孕育后,白羽便不再關注那裡的情況。

分身的具體情況,五十年後,也就是混沌城十五年後,自然會有分曉。

「該繼續參悟了,後面的玄妙真是難吶!」白羽搖了搖頭。

剛開始的時候,他基本上每個月都能悟透一條新的玄妙,但是當他參透了前面兩幅圖,也就是前面三十六種玄妙后,後面第三幅圖,那七十二種玄妙的難度又提升了一大截。

從之前的一個月悟透一種,又到兩個月悟透一種,到現在的三個月悟透一種。

到現在為止,他才悟透四十九種玄妙。

「好在拜師后,那本《碧海空青》就不需要我花積分購買了,這倒是實打實的福利。」白羽露出一抹笑容。

這本秘法乃是冰峰之主所創,他作為親傳弟子,所以對他自然就不再收費了。

要不然,即便他享有原始秘境的折扣價,以他現在的積分,也暫時買不起第三層的秘法。

沒了第三層的秘法,對於他參悟後面五十九種玄妙的速度,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雖然他手裡還有多次混沌碑的參悟機會,但是也不能隨意的浪費。

按照五師兄所說,最好是留一部分的參悟次數,等到界主級再使用,他現在才宇宙一階,使用過多也是浪費了。

畢竟界主時期,與宇宙本源相連,是參悟本源法則最快的時候。

而且想要獲得混沌碑的參悟次數,除了闖通天橋之外,也只有最高層才能贈送一些。

所以白羽一旦消耗完混沌碑的參悟次數,以後再想獲得這麼多就很難了。

……

時間流逝,即便是在初始宇宙,時間也不可能停滯下來。

所有的天才都在飛速的進步著。

混沌城第四年底,最後一名天才通過通天橋一層,也代表著所有活下來的人,都通過了第一層。

混沌城第七年,伯蘭通過通天橋第四層。

同年,羅峰通過通天橋第三層,並拜師真衍王。

混沌城第九年,戎鈞闖過通天橋第三層。

至於其他人,雖然一個個都憋足了勁想要闖到第三層,因為通過第三層之後,才能前去拜師。

不過拜師也不是一定能夠成功,畢竟那些不朽的宗師人物,一個個都活了億萬年,天才看到的實在是太多,已經很少很少會收徒了,除非出現適合自己流派的驚才絕艷之人,他們才會再考慮。

而成功拜師的也只有羅峰。

混沌城第十六年。

又過了五年時間,到現在為止,通過通天橋第三層的,還是只有白羽,伯蘭,羅峰,戎鈞,其他人一個也沒有,那些排名前十的雖然很早也進入了第二層,但是第三層對於他們的難度依舊有些高。

畢竟通天橋第三層已經算是一個小關卡,難度等於前幾層的累計,所以失敗也算是正常的事情。

按照歷屆的天才戰來看,三十年結束后,一般能夠沖入前三層的經常不足五個,即便是某屆特別優秀,也沒有超過十個。

混沌城,某一處天台上。

正盤坐著的白羽突然露出的興奮的笑容。

這一次高興可不是因為再悟出一種新玄妙。

到現在為止,一百零八種玄妙,他已經悟透了九十一種,現在想要悟透一種新的玄妙,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如果現在去闖通天橋的話,通過第十層沒有絲毫問題。

不過白羽暫時並沒有這個念頭。

不鳴則己,一鳴驚人。

他準備完全悟透108種玄妙后,同時去闖過十二層通天橋和宇宙級通天山。

不過,悟透108種玄妙,至少需要十年的時間,現在還早著。

白羽興奮的是,那孕育了五十年的燭龍分身,終於出世了!

……

地球,洞天世界。

一條百米長的渾身銀白色鱗片的巨大長龍,盤旋在湖面上方。

這條長龍的外貌華夏古籍中的真龍有些類似,但又有些差別。

「天賦能力是什麼呢?」燭龍分身適應了移動后,開始沉入心神,感應這具身體的天賦能力。

「我靠!變態!實在是太變態了!」遠在混沌城的白羽忍不住站立起來。

燭龍分身的天賦神通就兩種,一個是洞淵視界,一旦施展,敵人就會被拉入光明與黑暗交錯的洞淵之界當中被封禁。

如果僅僅是這樣,這也算不上什麼強悍,畢竟鯤鵬身體也有一招吞天,殺傷力比這更強大無數倍。

洞淵視界強大的地方是,它可以不斷的增強,給一個被鎮壓在洞淵之界的敵人,身上的力量會被源源不斷的抽取,用來增強洞淵之界。

封禁在裡面的敵人越多,洞淵視界的威力就越強。

這天賦能力配上他的兵種,簡直有無限的潛力,甚至到後面可以鎮壓那些宇宙尊者,直接讓敵人無法逆轉時空進行復活。

當然,缺點也很明顯,一燭龍分身死亡,洞淵之界也會摧毀,裡面的所有生命都會死亡。

當時候,如果還有宇宙之主進行嘗試復活他們的話,他們還是會被逆轉時空復活。

第二個天賦能力,光陰如梭,這是一個保命的天賦能力,具體有兩種使用之法,第一種是發動后,會進入時間和空間的間隙之中,只有不是同時精通時間和空間本源法則的人,根本找不到它的身影。

如果再配上鯤鵬身體的『扶搖直上』神通,快速的在時間和空間的間隙中穿梭,很難有手段可以留下他。

第二種,則是跳躍時空,直接把危險跳過,進入未來的時空,直到危機消失,才會在未來的某個時間段出現,這個是逃命的終極手段,除非是掌控時空的宇宙之主,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到他。

前者使用簡單,沒有什麼代價,可以隨時隨地的使用,後者發動一次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會都靈魂造成很大的損傷,即便是讓分身直接死亡,重新塑造,靈魂層面還是受傷的狀態,無法復原。

至於天賦秘法,則是兩種跟兩種天賦能力配合的秘法。

第一個是《日月之息》,輔助修鍊之用,可以吸納洞淵之界中的力量,來提升實力,其中還包括增強洞淵之界之法等等。

第二個是《時空之引》,修鍊之後,可以感知時間和空間間隙裡面的危險,在裡面穿梭的時候,可以提前躲避,修鍊到高深后,可以在間隙之間進行空間跳躍。

這兩本秘法,都跟兩種天賦神通相輔相成,倒是跟鯤鵬身體的情況差不多。

弄清楚天賦神通和秘法后,燭龍分身才感受自身對於本源法則的感應。

過了片刻,它便搖了搖頭。

它現在才行星級對於本源法則的感應非常微弱,至少也要到達恆星級,才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它估摸著,不會弱於鯤鵬身體對於本源法則的感應的天賦。

「時間本源法則和空間本源法則,可惜了……」白羽搖了搖頭。

倒不是這兩種本源法則不好,這兩種本源法則可是最強大的本源法則,同時出現在燭龍分身上,自然是極強了。

白羽可惜的是,如果在進入混沌城之前就孕育出燭龍分身來,他肯定是第一時間就選擇宇宙混沌碑。

但是現在,水和空間兩大本源法則的本質玄妙,他都快全部悟透了,他不可能把重心轉移到參悟時間本源法則上。

雖然人類身體和鯤鵬身體不好分心去參悟時間本源法則,但是燭龍分身還是可以獨自參悟時間本源法則和空間本源法則。

總得來說,有了第二分身後,他對空間本源法則的參悟速度,絕對會增加一大截。

「不過現在還是先把實力提升上來。」鯤鵬身體立馬吩咐木池去購買各種時間和空間屬性的寶物。

燭龍分身提升實力最快的方法還是吸收時間和空間屬性的寶物,再輔以洞淵之界的力量吸收,雙管其下才是最高的效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